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创始道纪 > 第三百一十五章,佛眼下的血泪
    悟智大师之前开启了黑色石头上的佛之烙印,当然,他并不知道黑色石头的变化,而是想通过这种方法帮助洛天,让洛天体内的心魔得到压制,将各个能量得到平衡。

    但悟智大师这个无心插柳的做法,却帮到了此时此刻的洛天。

    佛眼下的洛天在哭泣,血泪顺着面颊流了下来,那金色的佛眼下,他看起来就像是放下屠刀的恶鬼。

    金色的佛眼印在了洛天的额头上,旋即消失,四周的邪气快速回归洛天的体内,黑木也再度幻化而出,但黑木看起来状态也很不好,洛天的心魔太强,甚至于影响到了与洛天融合的黑木。

    “你没事吧?”端木紫见洛天和黑木似乎恢复正常,才走了过去。

    黑木摇摇头道:“我需要一个地方静养,将心魔去除,你照顾一下他。”

    说完后卷起邪气,黑木快速地飘离。

    端木紫抱起洛天,带血的眼泪轻轻地滴落在她的手上,喂洛天吃了一颗丹药后,端木紫将洛天带回了学员之中。

    暮雪老师检查后说道:“他这是走火入魔后的昏迷,我们现在也没办法帮他,让他先休息吧。”

    洛天这一倒下却出了大事,副阁主和余澤老师正在对付宝林阁的工匠,剩下的九蛟修士被洛天给吓住不敢乱来,但见洛天倒下后,认为机会到了纷纷朝学员这边围了上来。

    很多选择留下来的学员再度惊慌,有的胆子比较小,竟然在惊慌中哭了起来。

    “别哭了,现在哭也没用,没人会同情你们的,为今之计是想办法逃出去,大家准备好战斗,让老师们打开石墙,他们想杀我们也没那么容易。”端木紫站了出来对众人说道。

    “你当然不怕,你是大通银号的千金小姐,九蛟也不敢对付你,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是出生在贫寒家庭的普通人,谁会在乎我们的性命。”

    端木紫的影响力此刻却没起到什么作用,相反还因为身份的关系而引起了众人的反感。

    “我……”端木紫也不知道如何做。

    但此时,昏迷中的洛天幽幽醒来,抓着狂剑一点点从地上爬了起来。

    “洛天醒了。”有人激动地喊道,到了此时洛天反而成了大家心中的救星。

    然而看见洛天连站都有些站不稳的模样,众人的心再次沉了下去,连杀敌方两大高手,斩杀对方多名修士,洛天的战绩斐然但却扭转不了任何局面。

    “你感觉怎么样?”端木紫急忙问。

    洛天摇了摇头走到了人群前,身后的学员们用期许又惶恐的眼神望着他。

    “你干什么,想用这样的身子继续打下去不成,你这是找死。”端木紫拉着洛天说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

    洛天摇了摇头道:“不是逞英雄,可如果我不站出来,谁还能站出来,我是为自己而战,你那里还有丹药吗,再给我吃一粒。”

    “我已经给你吃过了。”

    “不够,我现在内伤严重,全身都在疼,这样的情况我没办法战斗,再给我一粒。”洛天必须打下去,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他不能死在这里,为了妹妹,为了家人,为了那些他承诺了还没完成的事,他必须活着。

    九蛟的修士们压了上来,包括几名宝林阁的工匠,洛天一人一剑,带血的面容,单薄而孤独的身影,全都映入了端木紫的眼中。

    小时候的她听过很多关于英雄的故事,但那些故事里的大人物们却是虚幻缥缈,无法触碰的,可现在就在她的眼前站着一个人,一个真正的英雄,即便这个英雄满身邪气,爱抽烟喝酒,爱调侃人还很贪财。

    “这小子疯了吗,站都站不稳了还站起来。”

    “快点干掉他,这是只已经将死的牧羊犬,后面那些小崽子就是他守护的羊。”

    洛天的状态的确不好,但他还能战斗。

    望着对面茫茫的人群,洛天大喝一声:“费什么话,开打啊。”

    法术的光映满了这个天空,被九蛟的修士围攻中的洛天仿佛一颗挡在河道上的石头,即便一时支撑的住,但终究会被河水冲垮。

    端木紫想帮忙,但毒粉的效果已经彻底在她和其他学员老师的身体内起了效果,他们的修为被压制到了惨不忍睹的地步,即便出手也帮不上忙。

    洛天终究没坚持太久,在干掉了几个九蛟的修士后,他被数道法术同时击中,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龙皮防御的确强悍,但也无法让他获胜。

    “我们死定了。”

    “我想母亲,想家乡。”

    学员们的悲观情绪也随着洛天的倒地而达到了顶峰,哭泣的学员不止一个。

    一个九蛟的修士提着剑走到了洛天的面前,剑尖对准了洛天。

    “有什么遗言吗,小子。”

    “你怎么不去死。”

    洛天一拍地面翻身而起,随后狂剑从背后刺穿了此人的身体,接着洛天一把将此人抓到面前,开始疯狂地吸收他的灵力,这种禁忌的做法洛天本不该在众人面前施展,可现在已经到了危险关头,他也顾不上那么多。

    吞噬了此人的灵气后洛天并未感觉多好,而在此时,九蛟修士之中又一个高手走了出来,人丹境九层修为,如果是洛天正常状态对付此人并不难,然而现在却很难说。

    几道法术打向洛天,被洛天躲过后,从此人的影子中突然蹿出来一个人,一掌打中了洛天的胸口,洛天狂喷鲜血飞了出去。

    这两个是兄弟,弟弟天生矮小便修炼奇术,躲在哥哥的影子之中,平时不易察觉,但一动手如果对方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不注意防范的话就会像现在的洛天这般被弟弟打伤。

    “哈哈,这小子是我们的了。”弟弟笑着躲回了哥哥的影子中。

    哥哥持刀快速冲到了洛天面前,在洛天想爬起来的时候一刀刺穿洛天的手臂,逼的洛天再度躺回了地上。

    “你该上路了。”抽出战刀正要砍下,洛天眼中的时间忽然变的很慢,死亡又一次那么逼近他。

    战刀逼近,洛天无路可退,灵气护罩早已被打碎,龙皮防御或许能让他挨下这一刀,但接下来他们就会转变法术,从内部攻击他,让他身受重伤,最后死去。

    而在这对兄弟的身后还有更多九蛟的修士,灵阁今日的毁灭已成定局,是他一个人无法逆转的。

    如果悟智大师能留下来就好了,如果南宫華前辈在这里就好了,如果……

    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冒出了太多的如果,而在战刀触碰到他皮肤的一刹那,一把剑刺穿了面前修士的脖子,这是一把大剑,刺穿了哥哥的脖子后跟着刺中了影子内的弟弟,这对兄弟被钉死在了洛天的面前。

    人丹境九层的修为,居然就这么被干掉了。

    洛天一怔,不仅是他,其他的灵阁学员都是一怔。

    尸体倒了下去,然后洛天看见一个披散着头发的女子站在面前,可怕的如同利爪一般的手掌,异常消瘦的身体,以及一双透过头发亮起的幽绿色瞳孔。

    这是个无论如何看起来都很可怕的女人,但却救了洛天。

    “那是……牧瑛?”洛天一怔,惊讶地反应过来。

    牧瑛一直在调理身体,所以并没有参加今天的大会,因此她没有被毒粉压制修为,可即便如此她也不可能一剑杀死这对兄弟。

    幽绿色的瞳孔,可怕的爪子,洛天似乎明白了什么。

    “牧瑛,你是不是又动用了身体内的妖族血脉?”洛天高声问道。

    此时已经背对着洛天的女子一顿,却没有回答,她微微转头,隐约间洛天似乎看见了她嘴角边一丝憔悴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