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龙虎之峰 > 第二百零八章 大川直也的心愿
    “日夲还有一个人,能够和喻倾城较量。”饶宜放下了手上的茶杯,眼中闪着隐约的光亮,“日夲军部已经准备促成这次比武了,喻倾城和这个人的交手必然一死一伤,而她不论胜败,我手中的情报都能够在关键时刻让她失去军委的支持!到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天下就太平了。”任昌远他们听了,都是长长的缓出了一口气。“老饶,真有你的,来,我们敬你一杯!”

    大家说着,却看见张文忠好像不怎么高兴。“老张,怎么了?”

    张文忠说道:“老饶,老任,我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你们说咱们国家好不容易出了一个真正的国术大宗师,这应该是挺让人骄傲的事情,而且听说喻倾城在边境维稳,立了不少战功,也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功臣。咱们这么算计她,是不是不太地道?”

    任昌远拍了拍张文忠的肩膀,说道:“老张啊,破四旧那会儿你就不会来事儿,怎么老毛病又犯了?别扫兴啊,来来来,喝酒!”

    饶宜笑了笑:“你们随意,我不喝酒!”

    日夲,北海道。

    大川直也和藤田柔子正坐在客厅里,招待客人。大川回到日夲之后,家里就来了许多的外国友人,其中一位黑人中医迪里昂,大川也是早有耳闻,也慕名许久想要拜会的。如今迪里昂专程到北海道来拜访他,这本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大川现在的精神却怎么也提不起来。

    因为大川的母亲并不在北海道,而是被皇武会的人接走了。

    几名白人保镖站在房间的四围,川谱和大川,柔子三人一起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一段视频。视频里,是一位住在疗养院里的中年日夲妇女,她得到了很好的照顾,不过视频的最后出现了一个穿着日式军装的男子,向着屏幕鞠了一个躬:“您好,大川阁下!我是井野,听说您驾到了日夲,因此我们陡胆录下了视频,传给了您。”

    “……”川谱皱着眉头,和大川一起看完了几分钟的视频。之后大川放下了手机,川谱忍不住说道:“实在看不清是在哪家医院,真是遗憾。大川先生,没有想到皇武会的人居然以您的母亲为人质,逼迫您去和喻倾城比武?我实在是太失望了,甚至是愤慨,只可惜我除了会点医学,没有办法帮你。”

    “怎么办,大川君?”藤田柔子咬了咬嘴唇,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应对。虽然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但是日夲国内依然有一群疯狗一样的人,传承着二战时期的偏激思想,他们不光坑害了自己,家人,甚至还坑害了不少的同胞。但是对于他们的胁迫,大川不能抗拒,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事情。

    当一件事情,上升到国家利益,民族信仰的高度,任何人都不能抗拒,大川直也是如此,喻倾城同样是如此。

    “这可能是命中注定的吧,看来我的喻倾城终究会有这一战。我不应该选择逃避,而是坦然接受。”大川直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落地窗前,看着灰雾惨淡的天色,北海道又要下雪了。“能够和喻倾城较量武道,是我的荣幸!虽然我不希望把武道和世俗间的纷扰纠缠在一起,不过现实就是现实。”

    “大川先生,你不要冲动。”川谱也站了起来,走到了大川直也的身后,“你忘了船越先生的话了,不要比武,千万不要比武!你和喻倾城都是当今世界硕果仅存的丹道高手了,传承玄学的使命都在你们身上,怎么能够因为利益的纷争而动干戈,这太愚蠢了。你们这样的人,根本不应该受他人摆布!”

    大川直也回过身来,笑道:“但是没有办法,我挣脱不了命运的束缚,我从小父亲亡故,母亲又有先天性心脏病。是皇武会的资助让我们母子活了下来,我在学校参加了空手道社团,遇上了我的恩师,是国家和民族让我有了今天。哪怕他们的意志是错误的,与我相违背的,我也必须要回报,这是身为一个武道家义不容辞的责任。”

    “唉。”川谱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大川说道:“感谢您的造访,迪里昂先生。我愿意和您一起探讨玄学,不会让您白来一趟的。我要和喻倾城比武,必然要把身体的潜力开发到极限,享受和她比武的每一招每一式,或许我会死,所以我希望能够把我的经验留下来,分享给大和挚爱武道的人。”

    “我会的。”川谱点了点头,“我们一起,写一篇空手道的论文,希望日夲以后修行空手道的人,能够真正明白这门武技的内涵。”

    可以说,大川直也本身是愿意和喻倾城交流武功的,虽然他的本意是像船越文夫那样,切磋技艺,这样的生死比武和他的初衷是相违背的。但是现实永远和人的梦想有差距,大川是一个生在日夲,长在日夲的武道家,不像船越文夫那样出身在羙国,所以他不能逃避国家和民族赋予他的职责。

    大川是一个性格坚定的人,既然知道无法逃避,就要直面人生。“柔子,你也和我们一起参加论文的编撰吧!你的武道境界不在藤田先生之下,只需要堪破一层小小的迷雾,就能够领悟武道真正的神髓,我相信你能够做到这一点。毕竟我在比武中有什么闪失,空手道的事业,就要交给你来继承了。”

    藤田柔子的眼睛一下就红了起来,不过还是坚定的说道:“是的,大川君!”

    ……

    时间已经到了十一月底,津门已经飘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这天,喻倾城和程蕊正在吃午饭,程蕊拿着一张张的小试纸在每一盘饭菜里试了试。喻倾城一时有些不解,程蕊却说道:“倾城你真的不知道吗?这是测毒用的专业试纸,领导人都会用到的,不论是剧毒还是慢性毒,试纸一接触都能够看出来。我爸爸每天大小便都有专门的人收集化验呢!”

    喻倾城哭笑不得:“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用得着这种东西吗?”虽然喻倾城也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过她自认为还没有金贵到领导人的程度,她的级别也远没有达到国家专门派人过来化验保护的地步。虽然现在看起来事业有成,过得也挺风光,但喻倾城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打手而已。

    就像射雕英雄传里杨康对梅超风说的那样:如果你真的废了武功,我只当你是个要饭婆。

    可以说,要不是有程蕊陪在身边,喻倾城早就退伍不干了。

    “看,看!这一盘菜,汞超标!有慢性毒药,倾城,果然有人想陷害你!买通了我们学院里的厨子……”不过程蕊这位小保姆却是一脸的认真,最后测了一碗汤,哇哇大叫了起来。旁边的的徐师长忍不住说道:“珒门一带地处沿海,冬天的时候食用水超标很正常!你去仓州测一下,比这还厉害,别大惊小怪。”

    向岑他们也说道:“就是,我们每天在一起吃饭,要是下毒咱们全都得死。虽然咱不是领导人,但一下死一堆人动静也不小,程大小姐如果要测,就测那些专门给喻政委单独做的饭菜。你当我们个个都是霍元甲?”程蕊听了,觉得也有道理。喻倾城笑着端起碗吃了口饭,却说道:“霍元甲其实并不是中毒死的……”

    这时,一个警卫员进了饭厅,又拿过了一封上级的任务通知交给了徐师长。

    “什么,大川直也要和我比武?”

    吃完饭后,喻倾城和徐师长一起回到了办公室,见这里居然来了许久之前的老上级。

    特情处罗师长罗雄洲,他现在已经是少将军衔。另外一位是临海省党校的晁政委,他更是挂着中将军衔。喻倾城在这里还看到了特情处的老朋友凌阳,珞月晴。凌阳现在已经是二级军士长了,珞月晴同样挂着中校军衔,大家见面后,给人一种事业蒸蒸日上,又有些岁月流逝的感慨。

    “首长!”喻倾城向着罗师长和晁政委敬了礼,徐师长和程蕊也向他们敬礼,罗雄洲和晁政委也是一脸的笑意,“大家好,因为这次接到了任务,所以我们特地来到了学院先和大家做准备。没有想到学院办得这么好,都快赶上我们党校了,老徐,你真不是盖的啊!等再立个功,少将有希望。”

    “瞧两位说的,我就是一个做行政的,哪比得上二位年轻的时候南征北战?你们的级别,那是应得的光荣啊,我不能比!”徐师长呵呵直笑,和他们一起坐了下来。另一边,凌阳和珞月晴看着喻倾城,也同样是一阵感慨:“哎呀,倾城!几年不见,你的军衔比我们都高了!听说你在边境维稳屡立战功,老战友也替你光荣啊!”

    “瞧你们说的,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程蕊,当年在党校应该见过的吧?”程蕊也笑嘻嘻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凌阳叉着腰说道:“倾城,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没结婚?我和你月晴姐可是娃都生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还是眼光太高,我让你嫂子帮忙说合说合,哪能一直这么单着呢。”

    喻倾城忍不住笑道:“难怪几年不见,你是越来越哆嗦,原来是当了奶爸?老凌同志啊,你都快变成我妈了!”程蕊也一把抱住了喻倾城的胳膊,气哼哼地说道:“不用你们操心,倾城不结婚!”

    罗师长已经抽了半枝烟了,忍不住叫了一声:“喂,几个孩子,能不能先别叙旧了?咱们这次来是谈正经工作的,先开会!工作落实了再叙旧,你们爱怎么聊怎么聊,行不行?”

    喻倾城他们听了,也都装成一副正经样子,一起围坐在了桌子旁边,警卫员也出去带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