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 第五十章 故人居
    罗星城!

    叶石锦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来,这人一副凶悍模样,身体极其雄壮,肥头大耳,满脸胡须,一个名字突然就出现在脑海中。

    熊二!模糊的记忆,让叶石锦突然就说出了熊二的名字。

    黑泽莫名其妙道:“熊二?是问道峰的人吗?”

    这句话打断了叶石锦的思路,暗自叹息一声,他摇头道:“不是,是我的一个老友……嗯,对,是一个老友!”

    他又道:“罗星城应该是你们三家控制的吧?外来修真者为什么要过来?有什么目的吗?”

    黑泽说道:“不知道为了什么,不过这次来的修真者似乎越来越多,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也没有探查到什么消息。”

    叶石锦沉吟了一下,说道:“嗯,有时间,我会过去看看的。”

    黑泽点头道:“如果我有消息,也会来告诉前辈的。”

    蓝仙儿道:“下次我来通知大叔!对了,大叔,有几个问题一直想不通,能不能请教一下?”

    叶石锦笑道:“咦,小仙儿也会请教问题了啊!哈哈,好吧,你问吧,如果回答不出来,可别怪大叔啊!”

    蓝仙儿这次请教的是用剑方面的问题。

    叶石锦可算用剑的大宗师了,这几个问题都简单到了极点,他随意指点了几句,就连黑泽都吃惊不已,他也是用剑的行家,可叶石锦的解说竟然对他也有启示作用。

    结果黑泽听懂了,蓝仙儿却听得懵懵懂懂,叶石锦思索了一下,开始用最浅显的话说明,其中还用了一些简单的比喻,总算让蓝仙儿明白了不少。

    不是蓝仙儿不聪明,而是叶石锦的层次太高了,他理解的剑理,已经远超蓝仙儿的想象。

    蓝仙儿道:“很快就是三大宗门交流切磋的日子了,宗门肯定会邀请大叔参加观礼,大叔,可不许推辞哦!”

    叶石锦无所谓道:“嗯,好,有时间我就过去看看。”

    …………

    罗星城就在罗星河的下游,距离遗迹和三个宗门差不多有三百多里路,以前是西南边陲的一个土司城,不过在百年前,这土司城就彻底荒芜了。

    现在的土司城,已经被一个大商家占据,据说这商家有很深厚的背景,一个中原的修真宗门是这商家的靠山,并且有高手常驻在这里。

    罗星城已经扩大了几倍,原本是河边的一个小城市,现在沿河十几里都是各种建筑,这里有各种各样的店铺,南来北往的人很多,是西南一带的交通枢纽。

    据说在两百年前,这里就有很多修真者出入,只是随着时间流逝才渐渐减少,直到最近十来年,又有很多修真者涌入罗星城,并且花费高价收购住宅,更有不少人就在罗星城附近直接建造房屋,让整个罗星城急速扩张开来。

    随着修真者越来越多,罗星城的秩序反而好了很多,本地的地痞流氓一个个龟缩在家,没人敢在外面嚣张,只因为他们被连杀几十个人,都是修真者下的手。

    罗星城这里民风彪悍,经常欺负外地来客,可最近不灵了,一个不好就欺负到修真者头上,那后果也就别提了,打残是轻的,大多数就是被直接斩杀。

    如果要围攻,那就杀一群,所以罗星城的人被杀怕了。

    叶石锦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本地人见到他犹如见鬼一般,躲得远远的。

    他是傍晚才到的,直接飞到罗星城,在僻静点的地方落下,刚刚走入城中就发现,本地人对自己无比畏惧。

    叶石锦站在土司府的大门口,结果什么也没有想起来,他发现失落的记忆有不少。

    其实这也是他自身的问题,因为在两百年前,他压根就没有在土司府门口出现过,他是直接飞落在土司府内的,这到哪里去寻找记忆?根本就没有这段记忆,所以想不起来绝对正常。

    他有点失落地向着大街走去,这是一条石板路,还是很少见的青石铺砌的路,经过几百年大车在上面行走,两道极深的车轱辘印痕,深深陷下去。

    小城和大部分城市一样,肮脏而喧嚣,不时有马车载着沉重的货物过去,路上不停的有野狗晃荡,人来人往,倒是热闹非凡。

    走不多远,叶石锦就看到了无数酒幡旗帜,五颜六色的,有挂着的,有插旗的,由于修真者大批到来,罗星城的酒店大发展。

    就算是中低级修真者,那也是有钱的主,他们消费力极高,也就推动了酒楼酒店的发展。

    叶石锦看到一面很漂亮的大旗,一座三层木楼,那旗帜上三个大字。

    故人居!

    这是一座酒楼,建造得古色古香,很明显是中原一带的风格,叶石锦看着亲切,也就漫步过去,想要打听消息,酒楼饭店是最合适的场所。

    叶石锦的形象很出众,不是因为他长得帅,而是他那一头风骚的白发已经垂到腰下了,而且他也没有戴冠挽发,就这么披头散发走在街上,穿着也相当精致,一看就知道是修真者。

    门口拴马桩上,系着十几匹高头大马,一看就是北方的马,西南一带的马匹瘦弱矮小,和北方的马不能相比。

    叶石锦施施然地走入酒楼大门,立即有伙计上前招呼:“爷,您来了!几位?”

    北方的口音,显然伙计不是本地人,这里已经有太多外地人了,难怪黑泽他们会如此警惕,叶石锦道:“一个人!”

    “您老要雅间,还是坐大堂?”

    雅间就什么也听不到了,叶石锦道:“大堂吧,你们是北方馆子?”

    他也有一口流利的北方话,顿时让伙计有了亲切感,很殷勤地领路,将他带到大堂。

    傍晚时分,大堂内已经有了不少客人,叶石锦扫了一眼,心里有数,这里大部分人都是中低级修真者,极少数的凡人,这些凡人穿着打扮一看就是富裕的人。

    一般来说,修真者对凡人是不屑一顾的,只要不惹他们,基本上没有哪个修真者会莫名其妙找凡人的麻烦,罗星城的老百姓大约还不太明白,但是有钱人已经搞明白了。

    所以,普通人绕着修真者走,有钱人却敢上街和修真者在一个酒楼吃饭。

    大堂渐渐开始昏暗下来,伙计们点着几盏油灯,一个伙计在叶石锦的木桌上挂了一盏气死风灯,顿时周围就亮了起来。

    叶石锦已经很久没有上过酒店了,自从醒来后,除了忘记不少事情,他还多了一个毛病,喜欢吃东西了,只是在奇剑殿边的小集镇,实在也没有什么好吃的。

    伙计问道:“爷,您吃点什么?”

    叶石锦虽然太久没有在酒楼吃饭,不过规矩还是懂的,说道:“拿手菜来四样,其他的……你看着上吧!”

    伙计道:“好,我们小店刚到一批北方的烧酒,要不要来一壶?”

    “什么烧酒?”

    “玉壶春,烧锅酒,陈了快十年了!好酒!”

    叶石锦点头道:“那就来一壶吧。”

    这酒他听说过,只是没喝过,叶石锦还是少年时候很喜欢喝酒,不过随着修为的增长,逐渐不再吃凡人的食物,也就断了酒。

    很快,一盘盘菜端上来,一壶酒放在桌上,伙计倒了一杯酒,这才说道:“爷,您慢用。”

    吃菜喝酒,叶石锦耳朵却竖了起来,听周围的人在交谈,哪怕这些人在耳语,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宗门才过来八个人……你们家厉害,一口气来了快二十人了……”

    “谁想来这个破地方啊,什么都没有,一座破烂小城,吃没吃的,喝没喝的……连青楼都没有,全是土窑子,一个赛一个丑,到这里来简直倒了大霉了!”

    “兄弟,你口味那么重啊……哈哈,算了,我可不敢去什么土窑子,要是被师傅知道,还不打死啊!”

    这时候,另外一桌人的对话引起了叶石锦的注意。

    “朝仙宗啊……据说在里面死了很多宗门的前辈,整整一代高手全陷在里面,当年……”

    “这次你会去遗迹?”

    “拉倒吧,我这修为可不敢去,都是门中长辈去,我们就是负责招待跑腿的,你还不是一样……再说了,就算我想去,门中长辈也不许,那是送死!”

    “你们宗门长辈还没有到吧?”

    “没到……时间没到,他们是不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