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无敌英雄系统 > 第八百四十二章:来龙
    见君青衣向自己卖起了关子,心中本就对那位娲神圣灵有几分好奇的宁渊,此刻更是来了兴趣,连声追问了起来:“什么意思?”

    君青衣一笑,轻声道:“着急什么,待会儿你不就知道了?”

    “嗯!”

    君青衣打定主意将这关子卖到底,宁渊也没有什么办法,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动用什么非常手段来让君青衣就范吧。 .

    无奈,宁渊只能将话题转移,问道:“那方才你两在里边谈了些什么,不会还是要你……吧?”

    听宁渊这别有所指的话语,君青衣也很是无奈,道:“这倒不是,只不过此次圣灵婚选,内中缘由分外曲折,若是……!”

    “恭迎灵主!”

    君青衣话语未完,殿外便传来了一阵迎拜之声,宁渊回身望去,只见一行人缓步踏入殿中,其中为首者,赫然是一老妪,满头白发,面带风霜,身子略有几分弓驼,手中还拄着一根沉香龙头拐,自透着一股威严之意。

    在这老妪身后,宁渊不仅见到了一众圣殿祭司,还见到了两个曾与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一是那将他接引进入这不周天地的护法伽罗,而是方才为他挡下了一道破灭劫雷的猴子。

    见这两人一左一右的跟随在这老妪身后,宁渊先是一怔,随后神色忽然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这猴子与护法伽罗,身份皆不寻常,一者是出身妖族的佛门道子,一者是娲神圣殿三大护法之一,能让他两人跟随在旁,还摆出如此依仗的,整个娲神圣殿之中,怕是只有……!

    似惊觉了什么,宁渊神情变得越发怪异了起来,转眼望向周遭,只见在座的众人,此刻大半都是一副错愕神情,那些个方才还意气满满,准备在这圣灵婚选之中一鸣惊人,夺得这娲神圣灵乘龙之位的一众天骄英杰,更是一脸的呆滞与茫然。

    这也不怪他们如此失态,任谁见到自己势在必得的未来妻子,竟然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一时之间都会无法接受的。

    如何还能处之淡然者,也就只有那曾拜访过娲神圣灵的几人了,好比如陆阳明。

    满场错愕之间,但见这位儒门圣君朗声一笑,起身向那老妪行了一礼,言道:“儒门陆阳明及众位师弟,见过灵主!”

    此话一出,场中不少人的面色,瞬间苍白了几分,那坐在陆阳明身旁的谢乾君更是如此。

    这位老妪,难道真的就是那位神秘万分的娲神圣灵?

    开什么玩笑!

    这是不知内中缘由的众人,此刻最想说的一句话。

    娲神圣灵,世间仅有的十一位天道强者之一,已渡过道圣五厄,成就不朽永恒的存在,怎有可能会是这般模样?

    众人无法接受,更加无法理解,作为天道之境的强者,已初步超脱这天地桎梏的娲神圣灵,早就没有了寿元的限制,成就了真正的永恒,不要说寻常的时光流逝,岁月衰老,便是那让道圣闻之色变的天人五衰,都无法对她起到作用。

    因此,按照道理来说,这娲神圣灵想要青春永驻,容颜不老,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情,现今为何会是这般模样?

    难道是她有意而为之?

    不可能,且先不说女子天性,就说此刻这老妪之身,明然与那天道强者的不朽道体不符,那岁月腐朽的痕迹,时光苍凉的遗留,是如此的明显,甚至连她的气息之中,都隐隐透散着几分腐朽衰败的意味。

    若仅仅只是面容变化,那还可以理解,谁没有点独特的爱好不是,但这气息腐朽要作何解释?

    一位已超脱天地,成就永恒与不朽的天道强者,为何会走向衰老与腐朽呢,难道是这位娲神圣灵认为自己永恒的生命太过无趣,因此散去了一身的修为,想要主动走向终结不成?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圣灵婚选算什么,一场闹剧么?

    众人心中一片混乱,满是疑惑与不解,唯有那拜见过娲神圣灵的几方势力,此刻还能面色不改的起身行礼相迎。

    “天族云忘歌及众位族弟见过灵主!”

    “无尽海敖庆领众位海圣见过灵主!”

    ……

    眼见几方势力起身恭迎,其他人也终是惊醒了过来,不管这老妪是否真是那位娲神圣灵,这礼数终归不能少。

    “见过灵主!”

    众人起身,行礼相迎,君青衣也将还有些恍惚的宁渊给拉了起来,向那位灵主微微颔首,以示尊重。

    众人行礼相迎,那位灵主也是坦然受之,在一行人簇拥下来到了大殿中央,这宴席的上首主座,拂袖一挥,淡笑言道:“老身而今已卸下了灵主之位,现在不过只是圣殿中的一位祭司罢了,诸位不必多礼!”

    “嗯!”

    此话一出,心中疑惑重重的众人,终是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的望了望那位灵主,随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拜见过娲神圣灵的几方势力。

    感受四方探来的目光,儒门几位御君微微皱眉,即刻望向陆阳明,暗声传音道:“师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此,陆阳明却是一笑,反问道:“什么怎么一回事?”

    见他这明知故问的模样,儒门几位御君气得不行,却又不好发作,只能按着性子,继续问道:“师兄,莫要玩笑了,这灵主卸位是何意?”

    “不错!”

    谢乾君亦是出声,死死的盯着陆阳明,说道:“师兄,这择婿之人究竟是谁,你之前为何不与我说清楚。”

    “哈哈哈……”

    感受着几位御君与谢乾君将近要杀人的目光,陆阳明不仅不惧,反而笑得更是戏谑了几分,言道:“小师弟,方才师兄不是与你说了吗,见到这位娲神圣灵之时,你要有点心理准备,这提醒在前,你自个不听,如今反倒向我兴师问罪来了,这不好吧?”

    “你……!”

    注视着笑容满面的陆阳明,谢乾君与几位御君强压着将他痛打一顿的冲动,继续说道:“师兄,此事关系重大,你若是再这般胡闹,那就休怪我等回去上禀师尊,请出儒道尺来了!”

    “哎,你们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来这一招?”

    见此人祭出了“告老师”这等杀手锏,陆阳明终是收敛了几分,摇了摇头,说道:“好了好了,我说就是,这位灵主并非是娲神圣灵,也不是那择婿之人,如此,你们可是满意了?”

    “满意你个头!”

    听着话语,几位御君恨不得照着陆阳明的脸来上一拳,这么重要的事情,先前他竟然只字未提,看看旁人,那无尽海,诸天百族,三天神界,这些拜会过娲神圣灵的势力,哪个不是早早清楚了,就只有他们儒门,一直被蒙在鼓里,还是被自己人给蒙的,这叫什么事啊?

    想到这里,几位御君不由得一阵叹息,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么重要的事情,师尊为何点名要让陆阳明领队,就算要处理那恶诛之祸,诸位师长无暇分身,也用不着让这不靠谱的家伙来啊。

    几人暗声叹息,陆阳明却是轻笑依旧,探手拍了拍谢乾君的肩膀,说道:“小师弟啊,不要怪我,师兄这也是为了你好,身为吾儒门道子,人中龙凤,怎能以貌取人如此肤浅呢,先前师兄不与你说,便是想要让你表现吾儒门君子之风,见那灵主也是风轻云淡,荣辱不惊,好得其青眼,没想到你竟让我失望了,哎……”

    陆阳明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直让谢乾君心中生出了一阵冲动,想要冲着陆阳明那俊俏非常的脸庞来上一拳。

    好在,他最终还是忍下去,而陆阳明也改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情,说道:“好了,先前是玩笑,但接下来可是真正紧要之处,莫分神,注意听!”

    ……

    暗自传音议论的人,不仅仅只有儒门,在座的各方势力大半都是如此,那位灵主见了,也未出声压下,反而是静候了片刻,随后方才说道:“诸位见到老身,心中定是有诸多疑惑吧?”

    “这……”

    此话一出,众人面上都有几分尴尬,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见此,那位灵主却是毫不在意,轻笑说道:“娲神圣殿久居蛮荒,少有在这世间行走,因而外界对吾圣殿传承,大多都是一知半解,此前老身又有诸多琐事缠身,未能与诸位一一会见,如今生出几分误会,也是常理之中,但请诸位放心,这择婿之人,非是老身,而是……”

    话语之间,灵主执杖一点,虚空中顿现灵光,犹若画卷一般铺展开来,凝现出了一处别样景象。

    灵光梦幻,隐约朦胧,其中可见一株并蒂莲华,扎根于一片混沌之间,双莲一青一红,青莲盛开,红莲欲放,瑰丽无双,风华绝艳。

    见此,众人皆是一怔,不明所以的望向了灵主,询问道:“灵主,这是……”

    灵主一笑,并未回答,而是说道:“诸位可知,吾娲神圣殿传承起源?”

    “这……”

    听此,众人皆是神色迟疑,片刻之后方才有人出声接道:“娲神圣殿乃是妖族起源,传承之初来自娲神!”

    “不错!”

    灵主点了点头,继续言道:“吾娲神圣殿为妖族起源,由娲神造化洪荒万灵而生,而这洪荒万灵中最先得娲神造化者,便是这一株天青地赤的并蒂双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