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邪云记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鬼之仆傲因
    莫名奇妙的空间、死亡国度惊现神圣之地,不可思议的际遇、阴躯萧云终遇真正天鬼。一切显得是如此的离奇,与世界的本质却又无比贴切。虚假的人活在荒谬的世界里遇到真正的鬼,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

    难怪自居正义的人一旦占据高位,便露出鬼的面目有了鬼域伎俩,然后被更恐怖的鬼来个贼喊捉贼、鬼打鬼。其真实目的无外乎是利益的争夺、权利的交接,谁能成为那个高高在上的鬼王而已,又何必侮辱了正义这个字眼。

    此刻拥有人心鬼躯的少年、和拥有猪命龙种的大妖,这对本就荒谬无比的主仆终于见了鬼,还是鼎鼎大名的太古天鬼傲因。可能这个鬼要实在些,并不讲什么正义和什么什么梦,开口说出的便是直接交易。

    “人族小子你想出去吗?如果你帮老子把噬灵神矛拔去,爷爷就做回好事帮你脱困怎么样?”

    傲因话声过处萧云傻了嘟嘟呆了,这太古天鬼傲因怎么说话就像个土匪?不过这最喜吃脑子的天鬼似乎应该就这德性,倒很是符合他的身份,应该是其本色体现,看来这是个并不矫情的实在鬼。

    “主人、这个家伙是至凶啊,可千万别被他骗了,我们还是离他远些为好。”嘟嘟惟恐主人真会去为傲因解除镇封,连忙急切的小声规劝。

    可萧云听到嘟嘟所言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得傲因再次大喝道:“卧槽!你这小猪崽子真不是个东西,老子当年还帮过你睚老二的忙,现在看到爷爷落难了还不来帮一下,你给老子等着!”

    随即巨大的黑色心脏把嘟嘟好一顿臭骂,说什么当年他帮睚眦偷仙丹时望过风,一起调戏过弥勒佛祖的小姨子,偷看过南极仙翁洗澡等等乱七八糟的事情。显然嘟嘟吞噬融合了睚眦真魂之事,也被天鬼傲因察觉到了。

    这一通希奇古怪兼闻所未闻的奇谈怪论被抖搂出来,只听得本就傻了的萧云更加呆了,一双银瞳直直的看向嘟嘟显得既震惊又钦佩。少年目瞪眼口呆的神态似乎在说,原来嘟嘟你还有这么多伟大的成就啊,怎么就没听你说起过?

    被傲因臭骂的嘟嘟因为融合了睚眦真魂,自然也得到了神兽的记忆,条件反射之下顿时恼羞成怒了,顾不得和主人解释便大声回骂道:“黑鬼三放你娘的狗臭屁,老子不是睚眦了、现在是嘟嘟大姐,你再胡说老子他娘的收拾你!”

    “就你这小猪崽子肉身还收拾老子、做梦吧你!我说人族小子,你过来拔了神矛老子就帮你脱困,这破噬灵烧火棍老子也帮你炼化了,你以后就有神器玩儿,给说说到底行不行?”

    “主人、别听黑鬼三放屁,他现在就剩颗心脏,根本没办法炼化神器。黑鬼三你骗得了主人可骗不了老子,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多享受会吧!”

    “嘿嘿、睚老二......哦!应该叫嘟二姐,嘿嘿、老子的二哥变美女了,好象还不错!我说你们不放了老子有本事出去吗?你们两个愿意在这里陪着老子也不错,以后咱还可以多聊会,上回你不是说要去偷......”

    “你给老子住嘴,老子不是睚眦......!”嘟嘟闻言更怒了,铜铃般的巨眼里顿时血雾弥漫。也是、立志要成为淑女的嘟嘟大姐,那能容许傲因败坏她的形相。

    看着嘟嘟和傲因互骂了好半天,呆滞的萧云许久才回过神来,也终于少许弄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看来太古之时睚眦和傲因就是对油盐坛子,根据称呼来看似乎还结拜过,那他们的老大是谁?

    “嘟嘟、你激动什么?傻了吗?你当然不是睚眦,只能是我的伙伴嘟嘟,先冷静些、平心静气!”萧云心知嘟嘟定是因为睚眦的记忆而思维错乱,这才导致如此失态。

    嘟嘟听到主人的话语才猛然惊醒,明白刚才自己记忆混乱失了镇定,连忙压制住纷乱的念头沉默下来。其实嘟嘟早就和萧云一起修炼《他化天经》,虽然既修不出魔念也修不出邪煞,但意志力的凝练也非同一般,不想今日在傲因面前如此失态。

    或许这就是宿命的继承、真魂融合的弊端,太过强烈的外因便会让嘟嘟思维混乱。要解决这样的隐患,估计也只能等嘟嘟成功化形之后,能够修炼大妖真灵才可以得到改善。

    傲因发现嘟嘟已经不再理会于他,不禁感到很是有些惊奇。虽然他早就察觉到萧云主仆俩识海中的魂源印记,也知道嘟嘟并不是当年的死党睚眦,但他依然企图通过这些已经过时了的交情脱困。

    不过傲因倒没有虚言欺哄萧云,说的也都是实实在在的交换条件。只因这专食脑子的天鬼凶则凶矣,可也和睚眦一样恩仇必报、直来直去,否则也不会和同样性情的孽龙、睚眦结为兄弟合称太古血杀三凶。

    “人族小子、老子可没骗你,虽然睚老......嘟二姐没说错,可她也太小看老子了。被镇在这里百万年,老子就算再没本事、望获老儿的这些禁制也早就勘破了,要是老子肉身还在那至于无法挣脱噬灵矛,还用得着求你来帮老子脱困?”

    萧云闻言顿时大惊失色,作为修士他当然知道傲因说的望获是谁。这位便是真正的人族始祖,正是天地人三皇中的天皇氏首位大帝,更是世界之父盘古大尊的嫡系血脉。

    相传开天辟地的盘古大尊自号元始天王,天地构成后石涧积血之中生出太元圣母,元始天王与太元圣母通气结精,遂生扶桑大帝东王公与昆仑瑶池西王母,又生天皇望获等兄弟十二人,伏羲、神农等皆是其后裔。

    萧云很明显没有想到此地竟是天皇氏神族的封禁之地,不过少年也从典籍中或多或少的看过太古时七神伐冥典故。难道这天鬼傲因就是当初天皇氏众神封禁于此的吗?难怪自己可以使用五星神步通行无阻。

    此时又听得傲因再次说道:“老子再怎么落魄,还不至于骗你这人族小子,你又有啥可以让老子骗的?你那烂得要命的肉壳也就你当成了宝,送给老子都嫌是累赘,也不晓得嘟二姐咋就沦落到这个样子,还认了你为主,老子真是去了!”

    嘟嘟闻言不禁又一阵念头纷乱,当即忍不住厉声喝骂道:“卧槽!反了你黑鬼三了,在老子面前还敢这么嚣张!你皮痒了跟二哥我说一声,老子好好帮你松回筋骨,再敢对主人不敬别怪老子不讲兄弟情面!”

    “得、得!嘟二姐你厉害好吗,你也帮兄弟我先脱了困好不好?未必你还不晓得老子从来都说话算话,老子要是能干出龌龊事、那还至于被望获老杂毛的崽子们镇在这里?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兄弟我在这里受苦?”

    听到傲因这番话语,拥有睚眦记忆的嘟嘟自然知道不假,心里的火气也随即熄灭了许多。可如此一来被混淆了思维的嘟嘟再次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又被迷乱了神智,赶忙镇定心神不再理会傲因。

    同样听到了傲因所言的萧云,虽然仍然犹豫不定,但也明白自己如要脱困,可能还真就需要这被镇的黑心相助。少年略一思索之下便详细问向嘟嘟,便将睚眦和傲因的关系了解得一清二楚,得知天鬼傲因也是个和睚眦同样的一根筋杀星。

    或许因为萧云本也是同样的七杀凶格性情,又或是因为嘟嘟融合了睚眦真魂的关系。少年居然莫名的对傲因有了些许好感,似乎觉得这以杀著称的天鬼并不虚伪,倒是个拥有真性情的实在鬼。

    小心谨慎惯了的萧云再次犹豫了好久,这才试探着问道:“傲因......傲前辈,我只会五星神步,这里的神禁是天皇大帝的神道大法,小子就算想救你也过不去,实在是没有办法帮你脱困啊!”

    傲因听得萧云话中已有些意动当即大喜过望,显得好不激动的大声说道:“这个还不简单,老子现在就教你!你听好了,这里的神禁以三光为基,另外还有五星禁、七曜禁,你先要......”

    “主人、这个我也知道,我刚想起来了,这个就是三光神禁......”

    拥有睚眦记忆的嘟嘟听到傲因的解说,顿时很多以往不明所以的疑难一点而通。显然这些太过高深的大道玄妙,嘟嘟以前就算拥有记忆也领悟不了,现在反而在傲因的传授之下大获其益。

    “我说嘟二姐,你能不能别打岔,先急着操心你怎么化形好不好?老子刚说到那了......?”

    嘟嘟闻言好不羞恼,在混乱的记忆干扰之下又待发作,却被正学得兴趣大增的萧云挥手阻止。无奈之下嘟嘟只得压住胸中的闷气,也开始结合她已得的睚眦道则认真领悟起来。

    于是百丈神禁空间之内更加离奇的事情在上演,一个像极了鬼的人族少年、和一头神智错乱的猪妖鬼獠,居然专心致志的和黑色天鬼之心学道。而且还学得极其认真、好不开心,惟恐错漏了其中的精要。

    如此离奇的一幕似乎也在说明,龌龊的人其实比鬼还不如,不见萧云这个人正以鬼为师嘛。鬼似乎真就比人要高尚、要纯洁,要来得更真实。

    或许这个世界真就是这样,不得势时自然还是人,一朝得道鸡犬升天后也就露出了鬼的真面目。但凡初进城时那些激动人心的口号,又有那一句不是在哄鬼?又有那只鬼得势后比它曾经反对过的鬼会更好?

    时间便在萧云废寝忘食的学习中飞速流逝,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少年才将傲因所授领会贯通。但更奇怪的却是,此时神禁之地以外才过去不到百息,而少年在封禁之地内早已度过三年有余,显然这是因为此地布置的神术才有了刹那永恒。

    三年来全力修行太古神道的萧云,无疑获益极其巨大。即算分身不能和本尊一样获得嘟嘟继承的睚眦道则,但同样在飞速精进的忠仆自然不会隐瞒主人,使得少年此次意外陷入神禁之地,居然成为了真正的盖世机缘。

    然而正因为嘟嘟的飞速精进,令神禁之地中一人一妖一鬼都没有想到的变数随即到来,嘟嘟居然要度化形大劫了!其实这也是应当之事,萧云初至雾叶岛时嘟嘟就已身处晋阶的边缘,如今在三年的持续精进之后突破已成定局。

    可是如此一来就把肉身不存的傲因给坑苦了,本就被镇压了无数年的天鬼那里还经受得住天劫神雷?就听得黑色巨心好不悲愤的怒骂不止,句句都是针对他前二哥现在的嘟嘟大姐。

    “卧槽!嘟大美女你就不能悠着点吗?你这是要老子的命啊!老子前世和你又没仇,你前世还是老子的二哥,咋就这么不待见老子啊!”

    感应到化形天劫马上就要到来的嘟嘟,这时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也莫名的很是不愿傲因就此寂灭。虽然她并不是傲因真正的二哥。可睚眦记忆也同样属于她,难免会有些随之而起的香火情,或许这就是另类延续的情谊。

    嘟嘟明白因为自己要突破晋阶,傲因很可能会被天劫来个魂飞魄散,心中觉得很对不住这倒霉的老鬼,连忙向主人求救:“主人、有没有法子可以救救傲老三?他要是真死了我们就会被困至死啊!”

    萧云看着嘟嘟明显焦急的神态也不由得心生忧虑,可这里三位就属他修炼最是日浅、经验最是缺乏,他又能有什么好法子?少年纵是非常感激傲因的传道之恩,也确实不愿天鬼彻底消亡,但这样的要求对他无疑太高了。

    无奈的萧云也只得问向傲因:“傲因前辈、小子修炼日浅真没什么法子,确实不是想要推脱。您有什么好方法小子一定尽力相帮,只要能让前辈你得以幸免,小子就拼着被劫雷天罚,也必定为前辈办到!”

    傲因听得萧云的话好不感动,这刚刚认识的人族小子难怪能成为嘟二姐的主人,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至情至性之人。老天鬼明白自己现在正处于生死一刻,再耽误下去必然会带来万劫不复的结果。

    虽然傲因对嘟嘟无心引起的死劫耿耿于怀,但更明白再怎么去纠结也换不回自己的性命,现在唯一还能活命的机会就是认主,逃出被镇压的真避入萧云体内,来日才有复起之机。

    无路可走的老天鬼也只得认命,有了萧云这个主人才能够继续活下去。而且这个人族小子似乎还不错,看他对待嘟嘟便知其为人很真诚,至少不是什么刻薄寡恩之人。

    就听得傲因长叹一声说道:“也罢!看来这就是老子的命,百多万年后还是逃不过这一劫!萧云、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认你为主,我们只能缔结共生契约,否则我情愿寂灭,你们也必定在此归墟。”

    萧云闻言立时被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就是傲因的方法,心中暗道这叫个什么事啊?难道收了一只妖还不够,现在又要收一只鬼?那以后自己真就是比另类还要另类的‘人’了。

    一时间萧云也没了主意,只是怔怔的呆楞着不敢置信。却是因此把傲因和嘟嘟都急坏了,就听得老天鬼急声喝道:“你倒是快些啊,一会劫雷下来老子可就死彻底了,你们也都要死在这里!”

    “主人、主人,快答应吧!再耽搁我们就真要都死在这里了!”嘟嘟显然不愿意主人葬身如此,或许心中那毫无理由的情份所至,也不愿意傲因就此死了,这冥冥中的定数谁又搞得清呢?

    一妖一鬼焦急无比的吼声惊醒了萧云,本就至情至性的少年看着嘟嘟急得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也明白傲因所说的才是唯一生路。当下把牙一咬迅速有了决定,便决绝无比的向老天鬼有了答复。

    “傲因、我可以救你、也可以和你缔结共生契约,但必须是你、我、嘟嘟三个一起缔结。说实话我还信不过你,我只信任嘟嘟,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好了。”

    “行、行,怎么样都行!我的个小祖宗,你快点好不好,再磨蹭就真要来不及了!”

    于是萧云带着嘟嘟,按照傲因传授的入阵之法迅速来到法坛中心,一番其快无比的法诀催动之后,嘟嘟识海中的契约符印便已被召出。随即少年也只是奋力将噬灵神矛提起少许,让傲因得以逃离神魂。

    可见萧云并不怕傲因使诈,若是老天鬼的神魂欲行不轨,他早已暗中催动的百颗玄阴煞雷瞬间便会将此地夷为平地。只有神魂得脱的傲因能幸免才真是奇了怪,老天鬼若敢行夺舍之事便是自寻死路。

    所幸萧云的谨慎都是多余,本就不龌龊的傲因并没有施展鬼蜮伎俩。就见被少年捏诀催动的血红符印光芒一阵闪耀,只是朝着黑心中飞出的幽光虚虚一摄,晶莹至极的一缕黑色命魂源根顿时飞出,迅速投入到萧云本尊和嘟嘟的契约符印当中。

    转瞬后少年便有了冥冥中的奇妙感应,本尊分明又新添了一位天鬼之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