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城主成长史 > 第十章 貌离神合
    贝伦斯摸了摸后脑勺,从树上下来,看着地上棕熊的尸体。

    “怎么了?”昭夜不明所以。

    “你的匕首,看着挺眼熟的。”男人回道。

    昭夜回以冷笑。这人也真的太无耻了,自己的匕首,那是中央星大佬的收藏品,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你看着眼熟也没用,现在它在我的手中,就是属于我的东西。”昭夜果断宣誓主权,然后将匕首收到包里,丝毫机会都不给贝伦斯。

    贝伦斯耸耸肩膀,昭夜的戒备,让他哭笑不得,他看样子,是个贪图别人匕首的人?

    “棕熊也在你的手中,那它也是你的?”贝伦斯笑嘻嘻的指着被昭夜拽着一条腿的棕熊。

    昭夜皱了皱眉。

    别说现在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就是完全恢复,昭夜也不一定能带走这个棕熊。所以,对方这是在威胁自己?

    贝伦斯敏锐的感觉到昭夜的眼神不太友善,鉴于对方手中有目前见到的最锋利的武器,贝伦斯战略性的后退半步。

    “棕熊是你的,是你的,但是,女士请容许我帮助你把它带回去?”

    贝伦斯这话说的有点俏皮,要是一般的女人,说不定能笑出声,顺带原谅他之前的唐突,可是,这句话,既没有戳中昭夜的萌点,也没有戳中她的笑点。

    所以,听完贝伦斯的话,昭夜只是转身拖着熊的尸体走。

    “好,我错了,我错了。”这一拖,贝伦斯心疼坏了。

    跟昭夜不一样,他来时的衣服,只是普通的衣物,根本架不住一路上的变故,所以,贝伦斯刚恢复身体,就对林子里的野兽出手。没办法,他没有裸奔的爱好。

    到目前为止,贝伦斯见到的最大一块毛皮,就是这个熊的皮了,这要是让昭夜这拖回去,估计熊背的皮毛就用不了了。

    贝伦斯的心疼的抓住熊的两个后腿,将熊抬了起来。

    他没有看到,背对着他的昭夜,嘴角微微扬起。

    昭夜,是从最困难的环境下长大的,现在这个环境下,棕熊的皮毛可比家里那一大堆的兔子毛要珍贵许多。

    卫知道跟自己一起生活的人很强大,可是,他的见识局限了他的想象力。所以,当两个人抬着一头巨大棕熊回来的时候,可怜的孩子,再一次被强行刷新了世界观。

    孩子指着棕熊,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昭夜走到他身边,停下步子,然后指着猎物:“熊。”

    孩子的表情,从吃惊变成了疑惑。

    贝伦斯脸上挂着汗珠,脸色也泛着红晕,不过,一路上,嘴角都是挂着笑容的。路过孩子的时候,贝伦斯空出一只手,拍拍孩子的肩膀。

    “来,跟我们一起处理食物。”

    卫可以发誓,这是他见过的最大的猎物。他所在的部落,并不是没有出去狩猎过。不过,很少去狩猎这么凶猛的猎物。

    卫并不是不知道这种生物是什么,确切的来说,他们的部落,就在熊的旁边生活。可是,部落中,没有一个人,敢于挑战熊的权威,他们除了等着被熊吃掉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为了部落的安全,还得按时祭祀。上一次祭祀的时候,选定的祭品就是卫的母亲,也因为这样,卫成了营地里的孤儿,最后逃难的时候,掉了队。

    如果没有遇上昭夜,他早就死了。

    所以,晚上吃肉的时候,某个平时最没有杀伤力的孩子,成了吃相最凶残的人。让昭夜和贝伦斯刮目相看。

    “你饿着他了?”

    “我不会饿着一个小孩子。”昭夜回道。

    昭夜不挑食,难吃的就少吃点,好吃的就多吃点。至于卫,他根本没尝试过好吃的东西,就更别提挑食了。

    “也是。”贝伦斯眯着眼睛,昭夜确实不是一个会饿着那个孩子的人,虽然昭夜对那个孩子算不上好,可也从来没有苛刻他。

    “那他为什么这种吃相?”贝伦斯指着孩子。

    昭夜抬头,看了一眼吃相凶残的孩子,然后又低下头,用匕首切下一片肉,慢慢放到嘴里。卫的眼神,昭夜见过,所以,她一点也不奇怪。

    “吃你的东西吧,也不知道,吃完这顿,下一顿还能不能吃了。”昭夜翻个了白眼,回道。

    天气已经转暖了,这一顿肉还可以吃,下一顿,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那你也太小看我了。”

    然后,贝伦斯将剩下的肉,变成了肉干。虽然费了点时间,可好歹,是能长期保管的存粮。昭夜没有这种逆天技能,荒星一帮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根本想不到存量问题。

    贝伦斯做肉干的时候,卫就蹲在旁边看着。实际上,这孩子对自己的定位已经产生了疑惑。他是昭夜的奴隶,可现在,总是身为主人的昭夜在照顾他。

    “你想学?”贝伦斯揉了揉孩子的脑袋:“想学的话,我来教你,以后,营地的事情,就交给你。”

    相比较什么都不关心的昭夜,贝伦斯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比较在意。

    “谢谢。”这大概是卫第一次使用最新学会的词语。

    两个成年人在营地里没有待很久,贝伦斯在山里发现了一种很容易成活的植物,据说淀粉含量非常高,两个人打算将那种植物倚在到营地周围,以后当做主食。

    “你这次不叮嘱他了?”昭夜离开营地之后,忽然开口。

    以前每次出门,贝伦斯总会叮嘱卫很多事情,这次他没有。

    “营地交给他,我很放心。”贝伦斯微笑着回答。

    “恩,他不需要我们叮嘱。”昭夜点点头,往前面走去。

    越是在困苦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越是需要承担一些东西。昭夜是这样过来的,不需要叮嘱,想要生存,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们清清楚楚。

    “我以为,你从来都不关注他。”贝伦斯声音很温和。昭夜这个人,平时拒人千里之外,可是,有的时候,估计连她都不知道,她冷硬的表象下,都是温柔。

    “不关注。”昭夜还在嘴硬。

    她不敢承认,毕竟,经历过一次亲近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昭夜已经不敢再跟任何人亲近了。痛苦一次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