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公牛传人 > 第四十章 张飞绣花针
    首节比赛,白已冬登场7分钟,贡献2分4篮板3助攻2封盖。

    这样的表现令人吃惊,陈齐惊讶的看着数据统计,“小白,你几乎填满了数据表。”“还是别填满的好,我不想有犯规和失误。”白已冬拿着毛巾擦汗。

    “对了,斯塔克斯有是什么黑历史吗?”白已冬忽然问。

    陈齐扶了扶眼镜,戏谑地反问:“你怎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骂人先揭短,这个规则在美国一样适用。”白已冬说。

    “斯塔克斯是个混蛋!我的意思是,他是球场上的混蛋,特立独行,这四个字和他是天作之合。”

    “黑历史!我要他的黑历史!”

    “我不是正要说吗...”

    此刻,公牛外线铁三角继续绞杀纽约。

    乔丹皮彭的配合完美无缺,哈勃作为万金油很好的糅合外线的防守。

    约翰·斯塔克斯的表现很不好,之前在白已冬的防守下6次出手只中1球。哈勃上场之后,虽有起色却无法控制局面。

    斯塔克斯是纽约的风向标。相比内向闷骚的尤因,豪放外露的斯塔克斯更让纽约球迷喜欢。同时,斯塔克斯还是纽约主教练莱利的爱将。

    “约翰,放轻松,你已经不是新兵蛋子,应该知道在手感冰凉的时候怎么做对球队更好!”莱利大喊。

    相比场上的局势,斯塔克斯更关心场下的某个人。他的眼睛时不时扫向公牛的替补席,那里有个年轻的中国人正在休息。

    第一节最后10秒,公牛 30比18领先尼克斯。

    球在尤因手里。他的手感一直没来。尤因决定用其他的方式带领球队,朗利低位硬抗,对付尤因,他唯一要考虑的就是防跳投。

    如果尤因要往篮下冒进,他是阻止不了的。

    尤因确有进犯篮下之势,攻势之猛叫朗利心惊。

    就在朗利把防守的侧重点转移到尤因的各个脚步动作的时候,查尔斯·奥克利抓准时间从中央直插篮下。尤因早早见得他的到来,右手一拨,那球如同跟踪导弹一般飞进奥克利的手掌,后者拿球抹篮得手。

    “尤因的这记传球相当漂亮!让我们再看一遍!”加西亚赞道。

    对于这种传球,魔术师已经见怪不怪。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传球能让他惊讶。因为这些所谓的妙传在他还是个球员的时候就玩腻歪了。

    菲尔·杰克逊简单地说了几句:“赛前我说要限制尤因的内线进攻以及斯塔克斯的射篮,目前为止我们做的不错。”“迈克尔,你休息一会,Bye,我想你已经休息好了。”杰克逊的话带着讯问之意。

    白已冬说:“YES,我休息好了!”“那就上场吧。”杰克逊说。

    整套首发阵容,杰克逊只换掉乔丹。其余不变。白已冬依然打一号位,史蒂夫·科尔上场顶替乔丹的位置。

    “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斯塔克斯嬉笑地问。

    白已冬并不想知道:“不想,你也不用跟我说,我对这件事不感兴趣。我唯一想知道的,是你的手感有没有延续下来。”“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斯塔克斯说:“斯派克还等着看我把你打爆,我不能让他失望。”

    “你曾令很多人失望,不是吗?”白已冬像个掌握了致命武器却管不住手脚提前释放杀招的初学者,“许多爱你的人不会忘记1994年的6月22日。”

    白已冬的话音一落,斯塔克斯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那是他的噩梦,他的耻辱,他职业生涯里最不堪回首的一场比赛。

    总决赛的第七场,斯塔克斯被纽约寄予厚望,莱利予以他无限开火权。

    结果,斯塔克斯出手18次,只中2球。其中11记三分球颗粒无收。

    “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斯塔克斯咬牙切齿地说。

    白已冬继续在斯塔克斯的伤口上撒盐:“是啊,看起来18中2不是你的极限。你今晚是不是想挑战一下26中4?”“我发誓,比赛结束你的脑子会开一个洞,那个洞会由我来打开。”斯塔克斯的威胁简单又直接。

    “对你来说,打架是不是比把球投进更容易?”白已冬继续刺激斯塔克斯。

    两人在三分线外你一句我一句的对喷,皮彭却将球传给朗利,由朗利来完成这一次进攻。

    朗利在罚球线右侧持球,连着向两个方向起步晃动。

    尤因的防守相当扎实,死死挡住朗利的下盘,不给他推进的机会。朗利运了几步球堪堪顶到油漆区外。于他而言,这已是极限。

    朗利的背部靠向尤因,借着尤因身上的巨力向后一脚秒开,拉开身位,起身跳投。

    尤因的封盖分秒即到。朗利将自身十八般武艺全部使出,勉强躲过封盖。

    “唰!”尤因的防守已经做到极致。防不住这一球只能说明幸运女神站在朗利的身后。

    被白已冬激怒的斯塔克斯第一时间伸手要球。斯塔克斯是纽约的特权球员,只要他要球,除了尤因,其他人都得把球传过去。

    “去死吧!”斯塔克斯向前突破的时候给了白已冬一肘。

    白已冬吃痛,正想追击,身体被尤因卡住。

    斯塔克斯摆脱白已冬,跃起中投。身前猛地出现一个白发鬼,正是扑出来补救的罗德曼。

    受罗德曼的影响,斯塔克斯投丢了这球。

    “11中4。”白已冬像数据统计员一样。

    斯塔克斯喝道:“住嘴!”“你连自己的命中率都无法直视,又怎么直视我呢?”

    白已冬的垃圾话越来越多。斯塔克斯忍着,因为他没有进球。如果不能在进攻端有所建树,与白已冬对喷是自取其辱。

    朗利发现白已冬一边追着斯塔克斯一边骂,有种错觉,和斯塔克斯对位的人不是白已冬,而是那个让所有人难堪的迈克尔·乔丹。

    “丹尼斯,你看到Bye了吗?”朗利问道。

    罗德曼笑道:“你眼睛没事吧?Bye不就在那吗?”“我是说,你看到他把斯塔克斯骂到无法还嘴了吗?”朗利问道。

    罗德曼说:“他本来就擅长吵架,这很正常。”“他平时不这样。”朗利说。

    罗德曼臭屁地说:“这点像我,对队友很友好,对对手很残暴。”“不,你一点也不友好。”说完,朗利把自我陶醉的罗德曼晾在一边自己跑了。

    科尔过半场的路上遇到麻烦。德里克·哈勃把在乔丹身上受的气全撒科尔身上,白已冬一看势头不妙,赶紧上前接应,好歹拿来了球。

    这时,白已冬遥望高位,只见皮彭一只胳膊压着梅森举手要球。

    梅森在他的前面,皮彭的身边没有其他球员,传的好就是直接得分的机会。

    不知怎的,白已冬几乎没有犹豫,单手抓起球便扔了过去。

    “哇喔!”加西亚叫出了声。

    白已冬的传球刚好绕过了梅森的站立摸高点,直直地落入皮彭的怀中。皮彭接球一步上篮,轻松得分。

    “这球妙极了!Bye!”皮彭脸色愉悦,和白已冬击了一掌。

    白已冬笑了笑,偷偷看了眼场下的乔丹。乔丹没什么反应。白已冬心里不禁抱怨,为什么他就不能像皮彭一样直接表扬我?

    安东尼·梅森罚球线大力运球。白已冬有点惊讶。梅森完全不像是可以控球的样子。浑身像黑炭,胳膊上的肌肉如同从岩石里提取出来似的,坚不可摧。

    在白已冬的印象里,梅森应该是和奥克利一样的内线硬汉,然而现在却在高位和皮彭一对一。

    梅森运球的声音非常响,白已冬担心球会被他拍破。梅森并不进攻,他在等待其他人跑位。

    德里克·哈勃最终在弧顶三分线得到机会。梅森的球刚好传到,前者抬手一记三分,落袋。

    白已冬看了梅森半天,脑海里飘出了五个字。

    张飞绣花针,说的就是此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