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大国崛起之东方日不落 > 第六十一节 讹诈(4)
    跟科林达成了默契之后,当广州官府不放心,派蔡世文来催促撤军的时候,科林跟周琅十分配合,将军队从广州城附近的炮台和要地撤回了黄埔。

    他们建议马嘎尔尼先走,因为马嘎尔尼肩负着政治使命,最好尽快离开广州,一旦晚了,就错过了今年的风期,如果现在出发,在夏季之前就能返回广州,到时候对方也完成了条约的批准。

    马嘎尔尼确实很着急,如果不是突然发生了这次冲突,他早就走了。他本来的日程是1月下旬,结果现在都2月下旬了,他却还没有出发,再不走,就真的赶不上风期了,虽然可以强行出海,但危险性大增,对于他肩负的使命来说,不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加上这里的主要士兵主要是台湾的武装力量,还是要回台湾的,并不需要马嘎尔尼在这里,所以马嘎尔尼在蔡世文的送行下,带着第一批軍队,也就是他使团中的軍队,加上临时征募的那些英国商人、水手和其他欧洲冒险家离开了广州。

    马嘎尔尼离开第二日,蔡世文依然来催促,城外的军队一天不走,城里的官员就一天不能安心。

    可是这次,城外的軍队非但没有走,反而再次向广州开进,尽管马嘎尔尼带走了许多舰船,但科林手里的五艘武装商船,周琅手下的幸运号,和广州官府归还的东方曙光号,都足以控制这段水面。

    炮台虽然移交给了清军,可是已经丢失过一次的阵地,守军完全没有防御下去的信心,关键是没想到对方还会攻来,根本就没有打仗的准备,结果科林再次轻易占领这些炮台,比上次还要轻松。

    蔡世文目瞪口呆,他滞留在黄埔,等来的消息是夷人大军重新占领了那些炮台。

    知道晚上,他才得到了召见。

    “大,大帅,这是为何?”

    蔡世文也按照这里的士兵称呼周琅的方式来称呼,他实在不明白周琅为什么要出尔反尔,明明已经答应了的事情,怎么突然又反悔了。官府的老爷什么意思,蔡世文十分清楚,就是缓兵之计,连蔡世文都看出来答应那些条件是不可能的,甚至他也清楚他盖下的那颗大印根本就不是两广总督的,除了几个字之外,规制和形式都不对,甚至连字体都不对,难道这个天地会乱党的反贼也发现了?

    如果对方发现了,那么会怎么对付自己,要知道可一直都是蔡世文在跟对方沟通,如果对方认为是他蔡世文骗了他的话,是不会迁怒于他,在这里就把他杀了祭旗?

    只见周琅冷哼一声:“何事?何事,你会不知道吗?”

    事到如今,蔡世文只能咬牙死扛到底了:“小人着实不知啊,小人都是按照广州府的大人们的吩咐做事的。”

    周琅笑道:“我当然不会迁怒于你,只是广州的大人们有些欺人太甚了!”

    蔡世文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对方果然发现了。

    “不关小人的事啊,小人只是奉命行事。”

    周琅点点头。

    其实周琅确实猜到了广州官员们玩的猫腻,没别的,他们答应的太痛快了,这不正常。马嘎尔尼要求的那些条件,基本上都快赶上鴉片战争时候了,历史书上可是写的明白,鴉片战争那真是一波三折,最后都闹到北京去了,所以周琅才猜测,这肯定跟琦善一样,是广州的官员们玩的缓兵之计,根本就没打算认真履行协议。

    至于用假大印的事情,周琅确实没弄清楚,他也没见过两广总督的大印,反正印章上的字就是两广总督等字,这点上他跟马嘎尔尼一样都没有疑惑。

    但他不需要知道全部真相,他只需要一个猜测,然后诈一下蔡世文就可以了,果然蔡世文暴露了对方果然搞鬼的事实。

    “你回去告诉城里的大人,我可没有那些夷人好糊弄,让他们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说完就赶蔡世文离开。

    蔡世文再次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怎么回到广州城的都不知道。

    城外炮台再次陷落,广州城比上次还要慌乱,因为大家好容易松懈下来的心,突然因为诡计暴露又一次遇到了险境,上次还能在危机中勉强维持镇静,这次就真的慌乱了。

    几个官员又聚在一起讨论,这一次坚持打的人就少了,提出应该撤离广州城的官员多了起来。

    别人可以撤,广州知府是绝对不能撤的,他是地方官,担的干系最大,其次是当地的军官,广州将军也不能撤,广州知府得死,他也得流放。

    盛住这次不敢出馊主意了,最后大家还是决定,依然要跟对方谈谈,这一次他们要什么就给什么,还是一条,先让他们退兵,再说其他的。

    盛住离开巡抚衙门刚刚返回粤海关,就听下人通报说有人在等着他,说是城外来的人。

    盛住吓了一跳,城外的人还能是谁,找他干什么?

    来拜见盛住的人,正是魏连理,他带给盛住一句话,说他家大人愿意保盛住性命,告诉盛住,不要离开海关衙门。盛住问原因,魏连理说他家大人想跟盛住交给朋友,其余的话一句没说就要告辞。

    盛住很矛盾,目前的情况是,城里的兵根本就挡不住那群海寇,城丢了他根本不在乎,追究责任他也排在后面,他最关心的还是他的小命,可城外的要地都被对方占了,水路海寇的大船又锐不可当,怎么看都是死路一条,唯有化装成平头百姓逃亡这一条路可走,但现在对方跑来说希望他留在海关衙门,愿意保他一命,说是想交个朋友,这可信吗?

    盛住打死都不相信,招惹夷人这件事的起因,毕竟是他盛住查海寇引起的,现在海寇都打上门来了,不找他盛住算账还会找谁,让他不要走恐怕是想抓了他问罪。但如果要走,又实在是放心不下家当,化装成百姓出逃,也着实太过冒险,那等于放弃了一切反抗,被人认出来可就真的完了,另外路上风餐露宿的,他吃不了那个苦啊。

    想到这里,他心下一横:“先生且慢!”

    先叫住这个使者再说。

    结果魏连理被扣下做了人质。

    广州炮火连天,蔡世文却又一次见到了周琅,就是来问周琅怎么才肯退兵的问题。

    现在周琅也做不了主了,军事进攻已经全部是科林在指挥,总兵力有五千人,真正有战斗力的,也就是一千五百印度土兵,科林和周琅手下各三百华人士兵,但打惊慌失措的广州城的清军是足够了。

    周琅也认为,打下这座城怕是不难,难的是占领和统治。

    统治周琅就不考虑了,就算是占领也没有力量抵挡清军之后的反扑,占着广州城不走,等于跟清王朝宣战。

    现在就跟满清全面开战,周琅还没有这个本钱,他得先走好这一步,这一步走好了,他才能积攒第一桶金。

    首先就是先吓一吓那群尸位素餐的官员,只有真正把他们吓住了,才能要什么有什么,相信蔡世文带回去的消息,会把他们吓到的。

    因为这消息的背后,则是科林向广州城发起的猛烈攻击。

    科林是一个战斗经验丰富的军官,可广州城实在是太大了,英国人估计广州城和城外西关等商业区有一百万人口,这恐怕是英国一些商人为了鼓励其他人来中国进行贸易而进行的夸大宣传,但这座城拥有五十万人却不夸张。

    光是城墙以内恐怕就有二三十万人。

    人且不说,对军事影响最大的是城墙,将近四千丈长,科林手里能用的兵力有限,全面进攻兵力不足,因此不断的从黄埔抽调軍队过去。

    科林自己的五千人全都调走了,周琅手下训练时间最长的三百人和陈逆直指挥的五十个炮兵也在跟随科林作战,但刚刚突入城区,科林就感到兵力捉襟见肘,广州城内弯弯曲曲街道,实在是让人头痛,给敌人提供了太多偷袭的机会,导致科林需要防备的方向越来越多,兵力越来越紧张。

    现在守卫黄埔的,就只剩下周琅手里的五百士兵。

    就这点士兵,科林依然派人来求援,希望能增援三百人过去。

    周琅则建议,科林先暂缓进攻,熟悉一下广州的情况,慢慢推进。

    打下广州城不难,难得是占领这么大一座城,这是周琅一直都很清楚的情况。现在科林兵力变得紧张,不是战斗力不够,而是攻击太快,造成入不敷出所致。只要缓慢推进,广州城里的清军是挡不住的。

    现在科林已经占领了四方炮台以及广州城北段城墙,南方的商馆区暂时放弃了,可城南沙洲上的炮台却在手里。

    这些炮台、城墙都需要分兵占领,导致进攻兵力日渐薄弱,兵力一少,控制面积不足,洒在广州城那么大的进攻正面上,当然处处空档,清军虽然羸弱,可总能激起一些小股部队的勇气,或者悬赏重金也能找到一些亡命徒。

    但科林等不及了。

    他担心马嘎尔尼返回,他必须要在马嘎尔尼知道情况返回之前,拿下广州城,造成既定事实。于是他亲自跑来催促援兵,由一艘小船搭载从前线回来了,身边只带了十几个护卫。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踏入盈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