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于谁人心上成书 > Part 70
    吕子叶今天交班早,于是就回到了陈悄悄的家,可是一进屋却看见她在沙发上哭的泣不成声,连忙跑了过去,吓了一跳。

    陈悄悄因为这件事情,发烧了,是吕子叶照顾了她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中午,退烧了。

    吕子叶打算要是再烧下去,她就带着她去医院了,幸好。

    陈悄悄虚弱的睁开眼睛,感觉浑身上下都缺水分一样,她脑袋浑浑噩噩的,十分难受,这个时候吕子叶端着一碗清粥走了进来,看见她醒了,笑道:“悄悄,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陈悄悄十分虚弱的起身,道:“子叶……”

    “快先别说话了,你嗓子如此沙哑,我给你倒一杯水吧。”说着,就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然后服侍她喝下。

    陈悄悄喝了好多的水,良久才缓了一口气,苍白的笑了笑:“幸好有你。”

    吕子叶接过水杯放在一边,然后摸了一下碗:“先把粥吃了吧,等下再吃点药,你就想休息一下吧。”随即想到了什么,问道:“你高级护理师的工作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陈悄悄点点头,道:“是,结束了……”

    吕子叶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既然如此,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几天吧,医院那里,我去跟院长请假。”

    “不用了。”

    “行了,就你现在的状态,还去照顾患者呢?你连你自己都是病人,怎么当班啊!听我一句劝,还是好好休息吧,赶紧把粥吃了,等下吃药,我现在就去给你请假。”吕子叶交代完之后,又把窗帘拉开了,尽量让新鲜空气进来,随即转身拿着包离开了。

    陈悄悄缠绵病榻的时候,却不知道顾南风自她走了之后,就疼的晕倒了,还是张妈最先发现的,然后送往医院。

    在医院观察了一天之后,第二天顾南风才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脑海里面全是陈悄悄离开的身影,他感觉双眸刺痛,却又闭上了眼睛。

    “夫人,顾少醒了。”守护在一旁的张妈看见顾南风醒了,于是高兴的喊道:“夫人,开来!”

    梁漫雪昨天深夜坐了班机赶紧飞了回来,她的一颗心都要吓死了,在电话里面听见张妈哭哭啼啼的说着:“夫人,顾少晕倒了!”然后她就连夜飞了回来。

    医生说顾南风是胃痉挛,恐怕又是和饮了烈酒有关系。

    梁漫雪坐在顾南风的身边,拉着他的手,柔声道:“儿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顾南风再次张开眼睛,看着四周,顿时了然了,他这是在医院吧,是哪里的医院?“我在哪里?”

    “你昨天胃痉挛疼的晕倒了,临安医院的医生给你输了液,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临安医院!不,他不要在这里!他不要,那个只会让他痛的女人就在这里,他不要让他今后的生活再跟她沾染一丝一毫。

    顾南风一把掀开被子,作势要下地,可是他头重脚轻,却有摔回在病床上。

    梁漫雪吓了一跳,连忙扶着他:“你干什么啊!毛毛躁躁的,你想干什么就跟我说。”

    “我要出院,我不要在这里!”顾南风虚弱的说,梁漫雪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问道:“你是怕见到悄悄对吗?”

    顾南风一下子被说中了心事,胃部又是一阵痉挛,他无助的捂着胃部,痛苦的皱眉。

    “好好好,妈不说了,只要你能好受,妈什么都答应你,好吗?”梁漫雪看着张妈,道:“去,交代一下,我们现在就转院。”

    张妈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听见夫人如此坚决的态度,也不反对了,应了声是,就转身离开了。

    顾南风住院的事情原本就是暗处进行的,而此刻转院也是经过专人打理,任何人都不知道,顾南风当天就转到一所私立医院,从而在那里进行了为期一个星期的住院观察。

    三天之后,陈悄悄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医院里面,继续按部就班的当她的名声格外好的医生,院长对于悄悄在顾南风身边照顾的事情也是闭口不问,这让陈悄悄很感激,毕竟不用再想起有关于那一段如此荒唐的过去。

    吕子叶自从在李慕白那里听说顾南风对陈悄悄的态度之后,她甚至有想过也许悄悄可以接受他的,但是没有想到他们彼此都伤的很重。

    吕子叶自然也是知道顾南风胃痉挛住院的事情,可是她却在陈悄悄的面前闭口不谈,因为她太过了解陈悄悄了,她不愿意面对的,就会自动忽略掉,就算她说了,她也会无动于衷的,只是过后会一个人多起后悔,这是她不愿意看见的。

    顾南风一个星期之后出院了,他仿佛又回到了以往那个冷血不苟言笑的顾南风,做事狠辣不给对方留下一丝一毫的机会。

    AE集团的助理办。

    很多各个部门的高层领导对于再次回归的顾南风更加惧怕了,因为刚刚开会,顾总却因为采购部门经理陈强在汇报工作中出现一个小误差,就直接把人开除了,而且有关于陈强手低下的一众人等统统开除。

    只留下一句话:“领导带领不好手里面的员工,是领导的错,但是手下的员工却没有及时发现领导的错误,就是助长了歪风邪气!”

    顾南风好像比之前还冷血了,他不带一丁点的人情味,连连让手低下的人害怕,甚至走到对面,也仿佛沾染到他身上的戾气。

    梁知夏端着一杯咖啡敲了敲门。

    “进。”

    “顾总,这里是根据去年的财务报表,对比今年上半年的总体数据,您请过目。”

    顾南风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皱眉:“谁让你准备这样的咖啡的!这是人喝的吗!”

    梁知夏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一步,把头低下来了。她不明白,这个加了一半奶的咖啡不是顾总最新喜欢喝的口味吗?怎么……

    “以后我只喝黑咖。”说着,就翻看了一下财务报表,阴冷道:“下去吧。”

    梁知夏连忙端着咖啡杯子,转身离开了。

    顾南风的视线却依旧停留在刚才放咖啡的位置,眉目一凛,住院期间,他完全按照营养师的安排吃住,咖啡自然不让喝,而自己刚刚那一口,却回味无穷,他竟然还如此的眷恋。

    可是如今,但凡沾染到她的所有事情,全部都隔绝,他就像是躲避瘟疫一样躲避有关于她的一切,包括她给他留下的一切习惯。

    因为只有忘记了她,才能重新做回自己,变回没有陈悄悄的顾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