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于谁人心上成书 > Part 69
    对不起!

    这句话听在顾南风的耳朵里却变成了吊他胃口。

    是啊,他怎么给忘记了呢,她当初接近自己的真实目的,如果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那么恭喜她,她成功了,可是现在推开自己到底算什么!

    “陈悄悄,你不过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现在已经成功了,何必如此扭捏,收起你那一套,我奉劝你,适可而止!”顾南风压抑不住所有的情绪,就连心底的情绪淹没了他的理智,让他不经思索脱口而出:“像你这样的女人我身边一大把!你如此故作矫情,在我看来简直是作死。”

    “什么?”陈悄悄一愣,怀疑自己所听到的。

    “什么?你现在还在装吗?你吊我胃口也适可而止吧。”

    陈悄悄彻底明白了,原来她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成为如此不堪,她做梦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看轻自己。

    顾南风看着她此刻的神情,却不明白她现在到底如何想的,可是就在这时,他看见了墙上挂着的日历,正是本月,而日历上面红红色的笔画着一道一道的,那颜色像极了失血的花朵,一笔一划像是一把把的刀子,刺入他的心脏。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算计着要离开这里,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留下来!

    他在自作多情。

    “保持距离,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李慕白的话还似乎在他的耳边回想,连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她的想法,而他却越陷越深,如今成为一个笑话,他真是太傻了,太傻了了!

    “你以为感情在我顾南风身上算什么,什么也不是!”受创的男性自尊心迫使他可以说出更伤人的话:“陈悄悄,你以为你是谁!你还想走进我顾南风的心里吗!做梦!”更加的气恼自己明知道一切的真相,可他还傻得一头栽进去。

    陈悄悄突然冷笑一声,抬头迎上他那双眼睛,她看着那双眼睛,心更加的刺痛,拥有浅予的眼睛又如何,他依旧是冷血的顾南风!

    如果他想羞辱她,那么他确实是做到了。

    “出去!”陈悄悄嘶吼着,几乎用了所有的力气,她的眼前一片漆黑,暴怒已经让她没有办法再继续控制情绪,再跟眼前这个冷血的男人好言相劝。

    “奉劝你别再试探我的耐心!”也不是非得要眼前的女人不可,他看着她的神情,如此的倔强,此刻他胃部一阵绞痛,昨天他喝了烈酒,而且一整晚都没有休息,连同早上的饭菜都一口没有动,此刻胃部的绞痛让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我叫你出去!”

    一瞬间,顾南风彷佛看到她眼角泛出了泪光。

    不想在顾南风面前示弱,陈悄悄很快地将眼角的泪水眨了回去,以致顾南风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我累了,请你出去!”陈悄悄强忍着将要决堤的泪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来平静,虽然她自己明白,她的话语已经带着一丝丝的颤抖。

    顾南风胃部抽痛的让他没有办法站稳,而是依靠在衣柜旁边,他不是要让她哭的,不是的!他所有的愤怒都是因为得不到相应的回答,没有得到的回应,如此的伤人。

    良久,陈悄悄看着他没有动弹分毫,于是点点头,了然了。

    是啊,这里是他家,她凭什么要赶他出去,这一刻,陈悄悄所有的理智似乎都重新归位。

    她此刻才突然庆幸,她真是太幸运了,一早就让张师傅把自己的行礼带走了,如此她就可以轻松的离开这个地方。

    她扬起头,淡然的说道:“相信顾总不会跟我这样的小人物计较,抱歉!”说着,她就迈着步子离开了。

    顾南风明白过来之后,他想要伸手去抓,可是只是抓住了她的衣袖一角,但是他如同救命稻草一样:“陈悄悄不许走!”

    如此的卑微,如此的话语,根本不像顾南风说出来的一样。

    “放手!”陈悄悄没有回头,更加没有看见顾南风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没有放手,反而那双手死死的抓着她的胳膊,如此的用力,陈悄悄厌恶的用力一挥,挣脱了他的钳制,潇洒的离开。

    顾南风因为没有了支撑点,他突然摔倒在地,只是看着她如此决绝的离开,丝毫不犹豫,甚至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陈悄悄这个人只会让你痛苦!”

    李慕白早已经说了,为什么他到现在才愿意相信,他这句话并没有说谎,为什么要体无完肤之后才去明白。

    陈悄悄没等离开别墅,她的眼泪就悄无声息的落下了,一路狂奔着朝着外面跑去,甚至连同上前询问的张妈都没有理,就这么跑走了,头也不回。

    这个时候顾南风艰难的起身,走向窗子,只来得急看见陈悄悄一路跑着出别墅的大门,然后那抹娇俏的身影就此消失……

    顾南风的心莫名的“咯噔”了下,他本能的希望她可以回头可是……。

    “陈悄悄,你我现在到底算什么!”

    “顾南风你放开我!”

    “顾南风,你要让我说几遍,你我不过是医患关系,除此之外,什么关系都没有!”

    她早已经说明白了,只有他越陷越深而已。

    顾南风一直在窗户前,看着跑走的陈悄悄,深谙的眸子渐渐笼罩了一层薄薄的怒意。他薄唇的一侧浅浅的勾了一个淡淡的弧度,那样的弧度透着一丝邪佞和冷然。

    原来,他不过自作多情罢了!

    用心感受到的伤痛,原来比承认输了还痛!

    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改变了很多,悄无声息的改变了原本平静的一切,也改变了陈悄悄当初要接近的初心。

    陈悄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小小的区域,比不得大别墅的豪华,可是却有唯一能温暖她心窝的一丝暖意,拥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陈悄悄蜷缩在沙发上,用力的咬着嘴唇,她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如果她知道结局是这样,她就不会如此。

    可是为什么心会如此疼痛,她这一个月无微不至的照顾,换成旁人看来,不过是她作茧自缚,想要争夺原本不属于她的东西而已,原来真心错付,竟然如此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