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的战法术师 > 第二百一十章 心武“归亡”?
    “刘璃,你怎么样了?”当刘璃终于悠悠转醒,出现在眼前的是琳的可爱面孔。刘璃不记得自己睡了多久,但临死前的情景却深深地烙印在脑海之中,不管是娜娜一记上挑将自己一分为二的感觉,还是他以“归亡”将面前的女孩腰斩的一幕,都记忆犹新。只是在刘璃心底,却依然有一种强烈的违和感,他隐隐觉得,自己在“死后”似乎又经历了什么,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记忆好似被迷雾阻隔一般,回忆中的画面只有白茫茫、雾蒙蒙的一片,这种感觉让刘璃很不踏实。

    有得有失,刘璃虽然不记得在真正的“全知”状态经历的一切,但临死前的那一幕却不停地在脑海中回放着。那蕴含“叠”之武技的一记横扫,虽然没有法武双修的威势,但在两柄巨镰交击的瞬间,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由内心深处涌出。那种奇妙的感觉就那么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如同涓涓细流,静谧无声,只是刘璃觉得其中蕴含着最深沉的恐惧。

    与小萝莉领悟心武时那暴烈的迸发不同,刘璃的心武更加柔和。只是在场观战的都是中阶武者,无人察觉到那悄然展现的武技。或许与刘璃交手的娜娜对此若有所觉,只是辉石的起效时间存在着一定的误差,那个姑娘的半截“尸体”正躺在距离刘璃大约四、五米远的床上呢,距离活过来估计还需要几分钟时间——此处这个房间,正是给对战中死去的武者准备的“复活间”。当然,像死成一篷血雾的托伦斯……他自然用不到这里。

    “刘璃?你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见刘璃久久不语,一旁的小萝莉不由问道,亮闪闪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担心的色彩。

    “啊,没事,只是临死前的那次交击对‘心武’有一丝领悟,但还没有完全抓在手里,估计想真正运用到实战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小萝莉转过头去的刘璃一边穿起早已准备好的衣服,一边回答了她的问题。他并未对琳隐瞒什么,相识这么多年,足以让琳成为刘璃最信任的人之一,自然不吝与她分享喜悦。

    “呼……还好之前在沙漠中行走,为了伪装没有穿那件‘空间行者’法袍,不然真不一定能保证它完好无损。”娜娜最后一记上挑让刘璃现在想来依然心有余悸,他对“空间行者”能不能防御住这一记毫无信心,毕竟那只是一件法袍,不是盔甲,就算蕴含再神奇的力量,也不是跟武者正面对刚用的。而且圣地这种魔力真空的环境,法袍的力量能发挥几分还犹未可知。

    “娜娜小姐怎么样了?”刘璃心中多少有些后悔,对方是真心实意地在指导他,这一场对战至少让他对巨镰的掌握提高了一个层次,最后那一记腰斩……刘璃不知道会不会给那位姑娘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哼,就知道在外边拈花惹草,等我回去告诉小松鼠……”琳的碎碎念让刘璃冷汗直冒。虽然他真没这个心思,但松鼠那一关的确不好过——猫娘姑娘现在还对妃莉有不小的成见呢,就连与恒的关系也是刚刚好转,若不是琳的样子太具有迷惑性,没准连小萝莉都要被她写进防备名单之中。

    “咳……”一声略带一丝尴尬的轻咳从数米外的屏风之后传来,复生的娜娜恰好听到小萝莉说到“拈花惹草”,不免有些羞恼。

    “呃,娜娜小姐……我妹妹的胡言乱语,还请不要见怪。”还好不管是刘璃还是娜娜都并非扭捏之人,刘璃简单地解释了一句之后,这个话题也就此揭过了。

    “真可惜,这次没见到神奇的魔法。”娜娜对没见到法武双修技巧一事表示失望,不过她很快就将这种失望抛诸脑后了,只要刘璃暂时还要呆在圣地,她不愁找不到机会,“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阿娜特,不过熟人都叫我娜娜,三阶巅峰武者,心武‘静流’的使用者。”

    “你好,我是刘璃,这是琳。我们两个现在同样处于三阶巅峰。六阶武者库恩是我们的导师,这次也是他带我们来圣地的。”似乎圣地武者间,相互介绍时习惯言明自己的心武。不过琳的心武刚刚领悟,之前围观的武者们都亲眼所见,而他自己的心武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是以也就没有多此一举。

    “库恩?是不是那个笑起来很丑的……咳咳。”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娜娜只有再次轻咳一声掩饰尴尬。

    “没错没错,就是那个一点自觉都没有的老男人!”小萝莉立刻就与娜娜产生了共鸣。琳是个天才,库恩一向满意她的修习速度,经常一脸微笑地夸奖小萝莉,这给琳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本来刘璃还想问一下,娜娜是否知道自己领悟的心武究竟是什么,但看到两个找到共同语言的姑娘聊得热火朝天,完全没办法插嘴的情况,他决定还是暂时放弃。他和琳还需要在圣地待一阵子,正如娜娜没有着急见识神奇的魔法一样,刘璃同样认为之后有的是机会详细询问。

    “咕噜……”腹中传来的一声轻响让红霞瞬时攀上了娜娜的面颊,与琳之间热火朝天的交流让她忽视了饥饿感,直到此时才终于醒觉——可怜的姑娘早餐根本没吃多少东西,也没想到在上午会经历一场堪称惨烈的战斗。

    “走吧,在镇子里找到吃的应该不难,娜娜你有什么推荐的地方吗,我也有些饿了。”看着满脸红霞的娜娜低头不语,羞赧难当的样子,刘璃好心地开口为她解围。

    仍然聚集在训练场边,或是独自训练,或是继续围观比斗的年轻武者们,看到从复活间出来的三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不禁张大了嘴巴。娜娜平时都是一副清冷高贵、生人勿近的样子,再加上她那显赫的身份,他们何时见过这姑娘掩嘴轻笑的样子。尤其是那些情窦初开的男孩,更是有一种美丽的“巨兵之花”要被外来者勾搭跑了的悲催之感。

    刘璃完全没有在意四周那灼灼的目光,他对娜娜本就没什么企图,自然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至于琳……她再次凭借可爱的相貌迷惑了四周的年轻人,甚至没有人忍心对这个可爱的小萝莉心生一丁点敌意与不满。

    ……

    刘璃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自穿越过来以后,不管是大城小镇,还是与奥德大陆临近的小世界,人们平时都喜欢在酒馆填饱自己的肚子,而且进餐的同时都喜欢点一杯或多或少富含酒精的饮料,就连娜娜也不例外。至于姑娘那“一起喝一杯”的提议,刘璃自然表示敬谢不敏,反倒是一旁的小萝莉接受得非常痛快。

    “我想知道,在我最后那一记攻击时出现的那种感觉,究竟是不是心武。”没有理会依然风卷残云般横扫桌面上一切食物的小萝莉,已经吃饱的刘璃,终于找到机会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感觉上是没错的,不过我并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之武技。”娜娜回忆了一下与刘璃交手的最后,那两柄巨镰交击的一幕,不确定地开口道:“你的心武中散发出的沉寂感是我之前从未见过的,或许只有我的老师能解答你的疑惑。而且我隐隐有一种感觉,你的心武似乎还有更多的变化,不过之前的交手结束得太快,我并不是十分确定。”

    ……

    “那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们四人议会一致通过,圣地会介入这场战争。”老者以盖棺定论的发言结束了石窟中的讨论,同时这也预示着克洛诺斯与拜尔两大帝国的战争,将会像刘璃与娜娜的对战一样草草收场。

    “好了,既然正事谈完了,就让我们聊聊别的吧,比如那个年轻的‘继任者’……说实话,我到现在都不确定‘继任者’这种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杰拉尔德声如洪钟,回音在石窟中激荡,惹得其他人眉头微皱,“刚刚距离太远,但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他领悟的心武真的是那种东西吗?”

    “小点声,你这大嗓门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震得我头疼。”薇薇不满地嘀咕着,“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个问题啊,奥德,你怎么看,这里就属你实力最强,感知也最是敏锐了。”

    “应该就是那东西了吧,心武‘归亡’,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与主世界大陆板块同名的老者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似乎并不完全,总觉得在那沉寂的感觉之后,应该还有后续的发展。”

    “呃……你们在说什么?我倒是知道,我那个学生手中的武器名为‘归亡’,但心武‘归亡’又是什么,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心之武技?”涉及到刘璃,库恩再也无法顾及这种场合该不该有他插话的余地,他生怕刘璃出什么问题,军团长大人深知酒鬼和魔女有多宝贝这个学生,他可不想被两位高阶施法者联手找麻烦。

    “呵呵,你没听过也正常,毕竟你太年轻了。”回答库恩的依旧是那个名为奥德的老者:“不用担心,并不是什么坏事,心武这种东西,归根结底也是要被武者掌控的,我们几个老家伙研究武技这么久,早已不会再出现心武噬主这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