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的战法术师 > 第二百零九章 同归于尽
    两柄巨镰挥舞出的轨迹,在日光的映射下折射出圆润的弧线交织在一起,奏响清澈的交鸣之声。这些月牙儿般的圆弧美轮美奂,但并不密集,每一次挥舞都清晰地呈现在围观者面前,却让他们产生了一种“这一道弧线就该出现在这里,哪怕偏离一丝一毫都不够完美”的感觉。

    “这是……喂招?”一名看起来略显瘦弱的武者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语,他的实力仅仅初入中阶,但同样是一名巨镰使用者,正是名为娜娜的女孩的同门。在他的印象中,少女给人的感觉并不高傲,但那生人勿进的清冷气质,却让旁人连上前搭话都要思虑再三,“娜娜师姐居然也会给人喂招,这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在娜娜的喂招中,刘璃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耐心,就好像她的每一记攻击,都在清晰地告诉刘璃该以何种角度、什么样的力道,才能做到完美抵御。巨镰本就是一种极难掌握的异种武器,它的重心不在握柄也不在刃口,掌控起来极为不易。以往刘璃都是凭借自己远超常人的力量在使用“归亡”,直到此刻,才逐渐体会到那种与手中的武器融为一体,如臂使指的感觉。

    “将镰柄握紧,但手臂不要那么僵硬,挥击保证力量的同时,用心体会手中武器的重心偏移,不要抵抗,顺其自然地将之回转,再进行下一记挥击。”

    娜娜的指导并非只是让刘璃自己体会,也会偶尔出言告知他的疏漏之处。在刘璃看来,这个女孩儿远不像表现得那般清冷与孤高,只是她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情感罢了。

    “很好,天赋不错,观察也足够敏锐。”娜娜嘴角微翘,心中很是得意。作为议会第三席的后辈,又有一副出色的容貌,她与同门对练时,除了那些刚刚入门的年幼师弟师妹,同龄人很少能专注于武技之上,都会多少顾及她的身份,很少能酣畅淋漓地打上一场。而刘璃虽然对手中武器的运用比较生疏,但凭借那远超常人的力量,让她难得地可以全力施为,“下面用上武技试试吧,你还没有领悟‘心武’,所以我也只用‘身武’。”

    刘璃早就在等待这句话了,手中运用得愈发圆融自如“归亡”仿佛诞生了自己的意识,它迫不及待地引导着自己的使用者,直接以一记蕴含了数重“震”的“叠”之武技砸了下去。刘璃知道,一切不过是他的错觉,“归亡”依旧处于他的掌控之中,但就是这随心而发的一击,其中蕴含的力道,却比以往的挥击要强出数倍。

    刘璃这撤身后退,回转之后的一记横挥,划出了一道长过三米的圆弧,轻颤的镰刃仿佛要撕裂这处空间一般,发出阵阵嗡鸣。

    “来得好!”娜娜娇叱一声,声音中再不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刘璃这一击终于让她感到了一丝威胁,而不是之前那种让人提不起兴趣的单纯指导。

    娜娜手中的巨镰以自下而上的一记上挑迎上了刘璃这势大力沉的横扫。这并非简单的迎击,娜娜同样用上了属于她的中阶武技——“断罡”。

    “什么?他竟然能让娜娜用上‘断罡’!”依旧是那个瘦弱的年轻武者,只是他的惊呼对场中交战的二人没有半点影响。

    身武“断罡”是一种进阶武技,是将融合了“透”与“震”的“断”之武技,和融合了“重”与“震”的“罡”之武技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展现出无坚不摧、无物不破气势的武技。娜娜对“断罡”的掌握虽然算不上炉火纯青,但也纯熟无比,对上刘璃的“叠”之武技丝毫不落下风。

    两柄巨镰的这一次交击与以往不同,它没有金铁交鸣之声,也没有横扫一切的罡风,仿佛时间的流逝也在此刻凝固了一般。极动到极静的变化让所有围观者都产生了轻微的不适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种感觉,他们觉得这一击不该停留在这一刻。武者的直觉是敏锐的,尤其是这些领悟了“心武”的天才,他们的感觉并没有错误,只是交击的后续,并非他们现在的实力能够感知的。

    沿着两柄巨镰交击的轨迹,刘璃的身体仿佛被一把无形的利刃纵向一分为二,鲜血狂喷。而娜娜则是惨遭腰斩,香消玉殒。

    “放心吧,辉石没事。”费雷德第一时间检查了寄存了二人生命,正握在他手中的辉石。听到费雷德的话,差点哭出来的琳才终于放下心来,刚刚就在小萝莉眼前,刘璃和娜娜两个人,死得实在是有点惨。

    ……

    刘璃之前曾询问过费雷德,被辉石保存生命的人从死亡到复生这段时间是什么感觉,而费雷德是这样回答他的:“没有感觉,记忆会停留在死亡的前一刻,大多数人复生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检查自己身上致死的伤口。”

    但刘璃此时的感觉却与费雷德的描述截然不同,他发现意识再次被锁进了自己的冥想空间之中,如同那次在图伦镇重伤之后,前往精灵之森途中的感觉一样。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刘璃的冥想空间已经再次稳固了下来,其中再也见不到晋升之前那交错在一起的晶簇,而是变成了一块完整的晶体,将那神秘的湛蓝与五枚远古符文一起封印其中,就像琥珀封印小虫一般。

    刘璃曾一度以为,施法者的冥想空间位于身体之中,只是到了现在,他愈发觉得,或许之前的猜测过于草率了。刘璃的意识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关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之中了,这种感觉不同于冥想,被锁在冥想空间中的意识,对于外界的情况并非一无所觉。

    他能“看”到自己和娜娜死状凄惨的“尸体”,能看到挂在小萝莉眼角的泪珠,能看到费雷德那看到辉石无碍之后松了口气的神色,也能看到四周围观的年轻武者们脸上的惊骇。当刘璃心中产生了“想看看这个圣地的样子”这样的念头时,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视角”开始上升。聚集着武者的训练场、名为“巨兵”的小镇、高耸的圣山和四周的林海也开始一一映入眼帘。刘璃不知道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却感觉这种状态……似乎还不错。

    渐渐地,刘璃又发现了新的情况——他察觉到不管视野拉得多高,对细微之处的观察力都不会遭到丝毫削减,正如此时他已经将观察的位置拉到了千米高空,但下方小萝莉眼角的泪珠却依然分毫毕现。

    “这种神奇的感知力,究竟是什么?”刘璃心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于冥想空间中的意识就“听”到了问题的答案。为他解答疑惑的声音并非第一次出现,那是“祂”的声音。

    “这是你的天赋,真正的‘全知’。”

    “祂”仅仅解答了刘璃的疑惑,之后再无声息。不仅如此,这个声音的出现,直接把刘璃从“全知”状态中拽了出来。回归神来的刘璃发现,他意识又回到了自己那被劈成两半的“尸体”的位置。

    ……

    “薇薇,那个小女孩儿就是你最年轻的后辈吧,‘断罡’掌握得很熟练啊。”杰拉尔德不吝赞赏,脸上的笑容也称得上帅气,但配上那几近三米的身高,却让人感觉十分怪异,还好在场的诸位都已经习惯他超乎常人的体型了。“与她对战的年轻人就是库恩的学生吧,作为第一次来圣地的武者,也算做得不错了。”

    “那么这场比斗也算是同门间的切磋了,所以说……呵欠,有必要搞得这么血腥吗?”穆依然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连说话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

    “可惜了,本来是一场精彩的对战,没想到就这么虎头蛇尾地收场了……”薇薇略微有些失望,她本来想让另外三人看看这个身负“龙王之印”的年轻人的表现,只可惜刘璃根本没来得及使用法术就悲剧地死掉了。

    “你也别纠结了,本来圣地这环境就不适合动用魔法的力量,你不能指望小伙子动用本源力量,就为了在我们几个老家伙面前表演一下,再说他也根本不知道我们在盯着那边啊。”老者倒是不以为意,并未因为没有见到刘璃动用法术而失望,“小家伙儿已经很不错了,刚刚最后一击足以证明他触摸到了‘心武’的雏形,不然也不可能跟小丫头拼得势均力敌。”

    “还有另一个小丫头也很不错,我们圣地里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种第一次对战就领悟心武的天才了。”老者笑得很开心,他觉得就算灾变真的来临,他们几个超阶即使拼掉了性命,也毋须担心武技传承后继无人了。

    “那是!老头子你也不看看库恩是谁教出来的,虽然长得丑了点,但其他方面可都不错,他能捡到两个这么好的苗子也是因为我教导有方!”薇薇非常开心地往自己脸上贴金,丝毫没有在意口中的“丑徒弟”就在身后不远处一脸哀怨地看着自己。

    库恩也很无奈啊,他此时完全不敢插嘴,站在圣地“四人议会”旁边的他只感觉如坐针毡……即使是闲聊,那也是四位超阶之间的对话,哪有他这个六阶“小辈”说话的份。

    “好了,现在来谈谈正事吧……穆,你那边有结果了吗?”

    “啊……呵欠,有结果了,那个叫刘璃的年轻人,正是太古龙王口中的‘继任者’,这件事已经得到回生龙王的亲口确认了。”

    “呵……继任者吗?之前还以为那只是个传说,没想到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