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永生的战法术师 > 第二百零八章 娜娜
    “哇哦,库恩你这个学生还真是了不得。”薇薇惊叹一声,用力拍了拍库恩的肩膀,开心地说道:“我还从来没见过一个大活人能碎得这么彻底呢!”

    武者虽然没有施法者那纵观三百六十度的全方位感知,但目力却是极为不错的,此时薇薇和库恩所处的位置,刚好能看到巨兵镇训练场上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遮挡视线的东西存在。

    “就知道惹麻烦,这还是有刘璃在一旁看着……”库恩轻轻摇了摇头,苦笑道,他甚至能想象得出,若是刘璃不在那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一定是不甘寂寞的小萝莉一个人单挑全场的节奏,库恩百分之三百的确定,自己的学生绝对能干出这种事。

    “你这学生是什么来历,一般人就算领悟了心武,也不可能马上发挥出这么强的力量。”视线尽头发生的一切由不得薇薇不惊讶,圣地中能很快领悟心武的“天才”不在少数,但他们刚刚领悟这种技巧时,虽然战斗力同样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但充其量也不过是提高个两、三成,像琳这种成倍提升的可是绝无仅有。

    “我也很意外,以前只知道这丫头身负巨人血脉,但现在看来,她的先祖即便是在巨人族中,也不会是普通的个体。”

    “巨人?就她?”薇薇之前猜测过琳的血脉或许有些不同,但小萝莉那可爱的样子跟巨人这个种族可完全挨不上边,她也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

    “呵呵,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老师你也知道,我任职的城市比邻魔法学院,那里的血脉检测还是很准的。”

    “算了,你这两个学生的问题过后再说,现在先跟我来吧,那两个家伙等你很久了。”

    ……

    “这可真是……”费雷德已经呆住了,琳这一击蕴含的力量,让他这个四阶巅峰武者也心生恐惧。“狂”之心武极其罕见,虽然这种心之武技并不适合持久战,但在爆发力上,却要超出其他心武数个等级,托伦斯的下场就是最好的证据。

    “呃……不会有事吧?”刘璃强忍着胃中的不适,开口问道,他可不想进入圣地的第一天就背上一桩命案。最重要的是,他比较担心琳的情况,这种爆发力按理来说已经超过了小萝莉身体的极限,刘璃现在只希望爆发之后的后遗症不会过于严重,不然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库恩交代。

    “放心吧,辉石的力量比你想象得还要神奇,等时间到了托伦斯就会恢复如初的……当然,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就两说了,毕竟他这次……死得实在太惨了。”

    “我指的是我家可爱的小萝莉,谁管那个恨不得鼻孔朝天的家伙会怎样……”刘璃很想这么说,但刚刚费雷德尽心尽力地为他解释何为“心武”,他多少也是要承这份情的,一时间有些不好开口。刘璃并非凶残嗜杀之人,对托伦斯的情况当然不可能不闻不问,但比起对琳的担心,可怜的圣地“天才”,占的比重有没有十分之一都不好说。

    “刘璃,我做得是不是有点……过火了?”小萝莉蹦蹦跳跳地跑到刘璃身边,悄声说道,活力四射的样子让刘璃心中那点担忧顷刻间消散一空。

    站在刘璃身边的费雷德不止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甚至连小萝莉的问话也听得一清二楚,这位中阶巅峰武者如今百感交集,他着实被小萝莉此刻元气满满的状态惊得够呛,“说好的‘狂’之心武后遗症比较大的隐患呢?说好的动用了‘狂’之心武之后的脱力感呢?修行管记录里写的都是骗人的吧!”

    “放心吧,我刚刚仔细检查了一下托伦斯的辉石,他的生命依然寄存在那里,不要担心。”虽然小萝莉做得有点过火,但费雷德同样理解,刚刚领悟心武时操控起来是多么困难,更别说是“狂”这种作用于爆发性的心武。

    因为有辉石存在,比斗时一方死亡的状况在圣地非常常见,虽然托伦斯死得实在有些惨,但四周的中阶武者要调整好心态却并不需要花费太长时间。只是刘璃此刻却感觉如芒在背,四周的中阶武者基本都将目光投在了他的身上,那分明就是在说:“你不会也像那只小萝莉一样的变态吧!”

    面对这些灼热的目光,刘璃只能暗自苦笑,他可没信心像琳一样,这么快就领悟属于自己的心武。虽然刘璃自认武技修为还算不错,凭借超人一等的力量面对同阶武者也往往能够战而胜之。但他同样明白,若是真论起武技天赋,自己不但比不上这只暴力萝莉,跟远在精灵之森接受训练的小松鼠比起来都要稍逊一筹。

    “怎么样,你要不要也去试试?”就在此时,一旁的费雷德火上浇油地来了这么一句,惹得一群年轻三阶双目放光。虽然他们被刚刚那血腥至极的场面刺激得不轻,但武技修炼哪有一帆风顺的。心武,最重要的就是一个“心”字,若是没有那一往无前的执着,又怎么有资格去窥探那武技的巅峰。况且利用辉石进行切磋,又不会真正危及生命,就算这年轻人和那个小女孩儿一样变态,大不了死得惨点,收获的经验可是实打实的。

    “我就……好吧,我也试试。”本欲拒绝的刘璃看到四周那充满战意的目光,这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心武随心,心随意动”,这“心随意动”指的可不是收发由心,这个“意”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意志力——若是没有一颗勇往直前的心,又何谈领悟神奇的“心之武技”。

    另一个让刘璃决定下场比斗一番的原因,是一个站在远处的短发女孩……或者说,是她身后背着的,那一柄在外形上与“归亡”极其相似的巨镰。刘璃希望和对方交手,没有人知道一个善使巨镰的武者对他的吸引力有多大。

    要判断一名武者的真正实力,仅凭阶位是不可能的,需要综合几方面因素来考虑。其一自然是对武技的掌握,包括刘璃熟悉的“身武”和刚刚知晓其概念的“心武”。另外天赋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点,比如松鼠的“凝神”,亦或是刘璃的“全知”,对战斗来说都是一大助力。

    但另一个影响实力的重要因素却往往被人忽视,那就是对武器的掌握。诚然,掌握更多的武器使用方式,有利于武者面对更加复杂的战斗,但在这个世界,任何一名武者,都有自己最善用的武器。而这,恰是刘璃的短板。

    刘璃对巨镰的运用已经逐渐跟不上他的武者等阶了,毕竟他没有接受过关于这种武器的系统训练。刘璃使用巨镰的方式,几乎都是从同属长兵器的长枪,和库恩偶尔教授的镰戟方式中推导出来的,说白了就是——野路子出身。此刻见到一名真正的巨镰使用者,自然是见猎心喜,偷师的冲动几乎按捺不住了。

    “你好,可以向你讨教一下吗?”当刘璃走到女孩面前,说出这句话时,围观的年轻武者无不惊讶异常。

    “天呐,他居然要挑战娜娜,是什么给了他勇气?”

    “这小子不会是看娜娜姐长得漂亮,以此为借口过去搭讪的吧?”

    “看他的表现倒是不像,难道他觉得娜娜好欺负?那可是议会三席的后辈。”

    “不过也有可能啊,他不是说今天刚刚来到圣地,或许还不知道娜娜的身份。”

    “全知”状态将刘璃的感官提升到了一个极其敏锐的程度,周围的窃窃私语他自然听在耳中,但此时他心中只有喜悦——“对方的实力越强,自己能学到的东西就越多。”这是刘璃唯一的想法。

    “哦?可以告诉我,你选择我作为对手的原因吗?”娜娜没有直接拒绝,她看得到刘璃眼中的清澈,那是渴望变强的目光。

    “呃……说实话,我惯用的武器也是巨镰,只是这种武器过于罕见,从未接受过系统训练,所以想从跟你的切磋中学习一下。”刘璃并没有隐瞒自己的目的,但依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他知道这种做法有些不合规矩,却没办法抑制心底的冲动。

    “噗……你还真是老实。”听到刘璃的解释,娜娜展颜一笑。这公开的对战本就不忌讳观摩他人的战斗取长补短,但像刘璃这样直接言明要偷师的却也从未出现过。“好吧,你的回答让我很满意,指导你一下也并无不可,不过……你的武器呢?”

    “啊,我的武器,或许有些特别,希望你不要太惊讶。”刘璃说着,心念一动,以精神力激发了右手手腕上那一枚华美的手镯。

    “你是……传说中的施法者?”娜娜从来没有离开过圣地,只是从身为议会三席的长辈那里听说过关于施法者的传说,这个直觉敏锐的年轻姑娘觉得,从那柄晶莹剔透的巨镰上散逸出来的,让人心悸的力量,就是那传说中在奥德大陆上无处不在的元素。

    “哈,我还没见过施法者,就让我来领教一下,那些盛传强悍无匹的手段是否名副其实吧!”若说之前娜娜只以为这是一场无聊的指导战,那么现在,这位真正的天才才算得上是真正提起了兴趣。

    “呃,我只是想学习一下巨镰的使用……”看到面前女孩眼中那找到新玩具般的目光,刘璃有些后悔,场边的武器架上还摆着几柄训练用的巨镰,自己又何必取出“归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