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末玩淘宝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膏粱王爷
    鲁王府

    鲁王朱以派和秦王朱存极一样,也是两、三百斤的大胖子。

    方原已途经过兖州府两、三次,却一直没有机会来兖州城拜会鲁王朱以派。

    这还是他第一次当面见到鲁王朱以派,却能分明的感到王座上的朱以派深深的愤怒和不满。

    方原自进了鲁王府便察觉到气氛不对劲,朱以派就在王府的偏堂招待了他,粗茶淡饭,甚至难以下咽。

    方原倒也不是非要锦衣玉食讲排场,但朱以派高高在上的态度带着显而易见的敌意,令方原也在暗自揣摩着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朱氏王爷。

    朱以派慢悠悠的说,“方巡抚,你上次在兖州府惹了祸事,却拍拍屁股走人,如今又来做什么?”

    “之前在兖州府不过是杀了几个满清鞑子,这也算祸事?”

    方原略作思量,这才知晓朱以派恼怒的原因所在,本来鲁王他是打算让满清鞑子抢够了就离开兖州府的,却不料方原这个出头鸟,偏偏去歼灭了五十个满清鞑子,招来了满清大军的报复。

    无论是大明官僚、将领、甚至朱氏亲王,大部分都是这么一个鸟样,令方原甚是恼怒,也顾不得朱以派朱氏亲王的身份,呵斥说,“歼灭满清鞑子也算是祸事?鲁王你敢不敢当着陛下的面这么说?”

    朱以派拍案而起,指着方原面门大喝,“大胆!敢和本亲王这么说话,反正满清皇太极在通缉你,皇帝陛下舍不得送你去满清,我捉了你送去满清,便能消除兵祸!”

    对着朱以派这条已是丧心病狂的疯狗,方原再无需对他客气,也是拍案而起,针锋相对的说,“凭你朱以派也敢对我大呼小叫,我看你的封地是不想要了!”

    “反了!反了!来人!”

    朱以派重重的将酒杯摔在地上,早已埋伏好的鲁王府亲兵齐刷刷的涌了出来,将整个大堂围了个水泄不通。

    方原身后护卫的赤古台也是凛然不惧,一百个火枪骑兵也掏出早已上膛的火枪,直直对着朱以派,只要方原一声令下,立刻就能将朱以派打成马蜂窝。

    双方是一言不合就剑拔弩张,火并在即!

    “慢着!”

    一个锦衣青年男子从后堂走了出来,拦下了即将火并的两方人。

    男子冲朱以派拱了拱手说,“王兄,方巡抚乃朝廷巡抚,前来兖州府也是北上勤王,满清即将入侵,更该同仇敌忾,不能自相残杀啊!”

    朱以派怒视着青年男子,厉声呵斥说,“朱以海,这鲁王府是我做主,还是你做主?我是鲁王,还是你是鲁王?”

    方原查阅过历史,朱以海就是朱以派的弟弟,以后南明朝廷的监国鲁王,南明朝廷覆灭后,又和唐王的隆武政权互相倾轧,最后跟着郑成功等人逃到了台湾,在金门病死。

    以方原的判断,这个朱以海四处碰壁仍是四方奔走,直至最后被郑成功给彻底架空,老死在台湾金门,这人是属于有野心,却没军政能力的那一类人。

    朱以海不敢与朱以派正面冲突,只能善言相劝,“王兄既然与方巡抚话不投机,便各走各路,放方巡抚一行离城去吧!”

    击杀朝廷巡抚那肯定是夺去封地的大罪,朱以派也不是傻子,为了一口气去找方原泄愤。

    既然朱以海递上来一个梯子,朱以派也就乐得下了台阶,“好,方原,孤王限你两日内离开兖州城,过期不撤,立刻歼灭!”

    朱以派抛下这么句威胁的狠话,怒气冲冲的回了后堂。

    方原本来还想与朱以派协商怎么抗击满清,哪知道大敌当头,朱以派还有心思计较私怨,并不愿与方原合作。

    他也很是无奈,只能告诉赤古台,下令在馆驿休整的玄甲军准备撤出兖州城。

    方原刚出了鲁王府,却见之前替自己解围的朱以海追了上来,冲他拱手说,“方巡抚,能否到兖州府衙一聚呢?”

    “兖州府衙?”

    方原稍稍一怔,对这个没有封王的朱氏子弟还真不好称呼,愕然问,“朱公子,鲁王已将我赶出兖州城,还去府衙做什么呢?”

    朱以海也没去计较方原的称呼是不是失礼,亲热的拉着方原的胳膊,低声说,“我与兖州知府邓藩锡邓知府为了抵御满清入侵的军务已商议了数日,方巡抚来的真是及时,我们一起再商议商议嘛!”

    方原暗自盘算,朱以海一个没有封王的王府公子私下竟和藩地的兖州府知府结交,论按明律也是大罪。眼下更是越过了鲁王朱以派,私下结交巡抚方原,看来这个朱以海真是野心不小啊!

    但朱以海有没有野心,还真不是方原关注的重点,方原需要的是能同仇敌忾对抗满清入侵的帮手,朱以派不愿意合作,找朱以海合作也是一样。

    兖州知府邓藩锡在历史也有记载,乃是抗清殉国的忠义之士,与这二人合作,应该能做到协力抗清。

    “好,请朱公子带路。”

    方原跟着朱以海到了兖州府衙,见到了兖州知府邓藩锡。

    邓藩锡令衙役紧闭了府衙大门,带着方原一行人到了一间密室,商议要事,赤古台则只能在密室外护卫。

    朱以海、邓藩锡二人搞得神神秘秘,方原也是起了好奇之心,愕然问,“朱公子,邓知府,你们这是?”

    邓藩锡冲方原拱手说,“方巡抚来得及时,请留在兖州府抵御满清,救救兖州府子民吧!”

    在兖州抵御满清,正是方原的原定计划,但面上却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佯作讶然的问,“组织抵御满清入侵的,该是兖州知府,还有鲁王殿下啊!”

    邓藩锡叹声说,“我曾多次要求鲁王殿下拿出王府的金银募兵、犒军,提升士气,却被鲁王殿下给轰了出来。眼见满清又要来兖州府报复,我这也是着急得夜不能寐啊!”

    朱以海也接口说,“王兄他只知贪恋酒色,固守家财,担不起这个重任啊!”

    方原暗自好笑,朱以海这话里话外的暗示,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朱以派担不了这个重任,就干掉他,换你朱以海来当鲁王呗!

    朱以海想杀了朱以派,自是为了登上鲁王之位。

    邓藩锡之所以支持朱以海,十之八九真的是对朱以派的种种恶行失望了。

    朱以海就是搞政治阴谋在行,说到军政大事却是一窍不通。

    这真是合了方原眼下的口味,搞阴谋干了不敢应战满清的朱以派,方原自然是一万个同意。再加上朱以海不知军政,知府邓藩锡也不知军务,两人在具体作战方案上只能对方原言听计从,便要省去很多所谓的争执。

    但现在朱以海摆明了是在给他方原挖坑,提出干死一个朱明亲王,日后清算起来,谁能脱得了干系?朱以海既想宰了朱以派得到鲁王之位,又不愿担风险,想唆使方原去宰,世上有这么好的事?

    方原装傻充愣的说,“既然鲁王殿下不愿迎战,我去济南府找山东总兵刘泽清再商议商议。”

    朱以海、邓藩锡面面相觑,他们招方原前来,就是想借助方原的势力来铲除朱以派。方原这么一走,两人的计划也就泡了汤。

    邓藩锡忙捉着方原说,“方巡抚,你这么一走,兖州府百姓就只能任由满清屠杀了,方巡抚于心何忍?”

    朱以海咬了咬牙说,“方巡抚,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希望借助方巡抚之力,杀了我王兄,由我登上鲁王之位,共同抵御满清入侵,救兖州府百姓于水火之中。”

    方原暗暗好笑,兖州府百姓又被朱以海给代表了。

    他不紧不慢的问,“谋害大明亲王,那罪名可不小啊!朱公子若当了鲁王,与如今的鲁王有何不同呢?”

    朱以海见方原对诛杀朱以派并没有十分的排斥,忙朗声说,“我会倾尽鲁王府财富,交给方巡抚、邓知府用于募兵、犒军,组织兖州府军民,同仇敌忾,守卫兖州!”

    他爽快的答应了捐出鲁王府所有的家财,并不是他比朱以派大方,而是慷他人之慨。反正这些钱财也不是他朱以海的,能换来个鲁王之位,那是大大的赚了。

    方原要的就是他这话,无论朱以派、朱以海,愿意出来领导兖州军民抵御满清,才配坐在鲁王的位子上。朱以派那个废物亲王,兵临城下还忙着搞内讧,不干死他,还留着等过年啊?!

    方原也就爽快的答应了朱以海宰了朱以派的谋划,“好!既然朱公子为了兖州府百姓愿意大义灭亲,我方原也为了兖州府百姓,跟着朱公子干了这一票!”

    邓藩锡见他终于是应允了,忙起身说,“兖州府百姓必会感谢方巡抚的大仁大义!”

    方原心里只觉得荒谬得好笑,兖州府百姓没有一个人到场,却被三人在密室里三言两语给直接代表了,真是火辣辣的讽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