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娇仙时代 > 第六十四章同为天狐脉
    而后再看到了这个男子的画,不得不承认,他的绘画天赋确实是值得赞扬,画中人与自己已经有八九分神似了,但问题也就出在这画中,那便是他画中人的美艳高贵却不是如今千面掩饰下的模样,而是未掩饰前的真容,当看到自己真容跃然于纸上的时候,足以让月姬瑶警惕万分。

    接着便是那和自己曾经居住的别院太过神似的亭台楼阁了,那与逍遥宫中极度相似的寝殿以及内室,确实是勾起了她太多的回忆和伤情。

    也就是这个时候吧,他想借自己意志力薄弱的时候给自己暗中催眠,再加上寝殿里游丝般旋转的安魂香,也在悄无声息的给他提供助力,先是让自己放松紧绷的精神,再一面做心理暗示,让她升腾起放弃一切的念头,这一切做的都很好,只可惜,月姬瑶早有防备,手中紧紧握住了幻音铃,当她快要迷失本心的时候,手中幻音铃带来的疼痛让她清醒了。

    “没错,就是那副画了我本相的画,纵使你修为高于我,可以看到你的本来的模样,但是你这身宫服着实不是能轻易想象出来的。”

    没错,那就是画中人的模样是月姬瑶每每回忆起过去的时候,脑海中自己的模样,而如今她再没穿过那身宫服,旁人怎能画就?如今他能画出,那便不是亲眼所见,而是窥探了自己的记忆画出来的。

    男子闻言,不由得拍了下脑门说道:“哎呀,没想到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不过他对于月姬瑶架在脖子上的剑不恼也不惧怕,反而还笑着称赞道:“夫人果然是冰雪聪明,真是厉害,为夫佩服佩服。”

    没想到都到了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那男子见月姬瑶祭出锬玉剑已经一副开战的模样,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月姬瑶不由得啐道:“呸,谁是你夫人,可别风大闪了舌头。”

    “谁是我夫人啊,那当然指的就是你了,你是我夫人,怎能对我这般霸道。”说着话间也不忘挑眉瞥了她一眼,继而说道:“人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之间没有隔夜的仇,夫人何必动刀动枪呢,再说了,人家哪里是什么妖孽?人家就是妖孽也是仅仅对你而已。”

    “信口开河,你给我住口。”

    月姬瑶说着,加重了下手下的力道,而那男子对月姬瑶的愤怒丝毫不予理会不说,无所顾忌的表情简直是欠打,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指夹着郯玉剑挪开脖子。

    皱眉说道:“刀剑无眼,夫人小心伤了自己。”

    而他挪开的郯玉剑,用手指随意一指,所指之处,竟然变出一个小榻,他直接歪在上面,姿态摇曳,衣襟处有些松散露出玉色的肌肤,媚而不妖,而他似乎不以为意,甚至还对月姬瑶抛出一个媚眼,哪里还有之前的楚楚可怜的模样,简直就是无赖。

    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如此孟浪,月姬瑶都有些不忍直视,微微转移目光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这个男子虽说用了幻境,但并没有加害自己的意思,到对他的目的更加怀疑了,只是他这举止到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见到月姬瑶连直视都不敢,这般羞涩如此反应,他不由兴味十足的坐直了身子,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哟!堂堂逍遥宫未来继承人,不都该是夫侍无数,怎么的你这表现倒像是个未解人事的雏啊?”

    听他这市井小人之言,月姬瑶更如同点着了捻子的炮仗,立刻暴跳如雷,举着剑再次指向他。

    “闭嘴,你给我休得胡言乱语。”

    看到月姬瑶脸红红的,气急败坏的模样,男子更加惊讶,下一刻就像看到宝贝一样问道:“莫不是我说中了?”

    月姬瑶被人说中,心里不爽,只是想到他竟然知道自己出身来历,这样被人看透的感觉更是不好,持剑说道:“还敢胡说,看招。”

    说着,锬玉剑像前攻去,男子不紧不慢的微微闪身躲过一击笑着说道:“看样子被我说中了,所以恼羞成怒了?不过既然你还未成人礼,我不介意亲自调教。”

    若说之前他是有意试探,现在可是赤果果的调戏,月姬瑶怎能应允,自然不能轻易饶恕,手里的锬玉剑更加快了攻击的速度,愤怒的月姬瑶动起手来,让男子也开始有招架不住的感觉了。

    “夫人真是狠心,对为夫也下得去手,可惜为夫却不舍得伤了夫人。”那男修一边躲闪一边口出调戏之语。

    “哼哼,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是个什么妖怪。”月姬瑶突然拿出灵幻宝镜对着那男修照了起来,他就不信,他会不现原形。

    灵幻宝镜一出,果然万物无所遁形,宝镜中竟赫然出现一九尾天狐,此九尾天狐看到镜中自己也颇为奇怪。

    “奇怪,奇怪,没想到灵武大陆竟然还有这么好的东西。”男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并且自言自语说道。

    原形毕露,却并没有现形的羞愧,而是对着宝镜自我欣赏起来。

    只见镜中天狐自恋的欣赏自己,先是动了动耳朵,又输理了一下顺滑的皮毛,通体雪白的天狐摆动着他引以为傲的尾巴,那几条毛茸茸的尾巴也随着他的身体摇摆起来,,还对着月姬瑶抛媚眼。

    他竟然并非什么妖怪,而是一只九尾天狐。

    看到月姬瑶吃惊的张大嘴,男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怎么?是不是见了我本来模样便被吸引了,更觉得我魅力不可阻挡?”

    虽说他言语中煞是自恋,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只骚——包的九尾天狐论品相,确实是天狐中的极品,通身雪白没有一点杂毛,在天狐中也算是极品。

    真是没想到,这厮竟然与自己一脉相承,之前她没想过他会是九尾天狐,与她父亲同属一族,虽说她母亲是人修,但她血液里终究还流着天狐的血脉,而妖修之间向来都是和睦相处,不会彼此伤害,所以她也打消了伤害这只九尾天狐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