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无敌之大唐 > 第39章箭林弹雨攻城疾
    万马奔腾,箭出如雨!

    大漠雄鹰、无敌勇士阿不力的斩猴计划失败了,不但没有干掉那只可恶的猴子,反而遭遇对方射雕手反击,被射中右臂。

    未战先折一大将,这让突厥小可汗忽必利很失望,也很生气。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只猴子依然在手舞足蹈、上蹿下跳,一张黑脸立马转青、转红,甚至有白化的倾向。

    除了那个白脸国师一脸淡定,半眯着眼睛,手拈短须,似在神游天外。

    而附近的其他人皆低头缩脖子弯腰,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

    小可汗在生气的时候,可没有人敢触霉头,否则,杀头都算是轻的,以前就有不识相的倒霉鬼,结果被灭了整个部落。

    王者一怒,没有流够鲜血,是不会平息的。

    就在此时,幸好回回炮已就位,而骑兵攻城车也与朔方城的城墙对接上了,两万多突厥铁骑跃跃欲试,迫不及待地等待王的命令。

    万事俱备,只欠王命。

    小可汗忽必利将马鞭指向朔方城,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一声令下,攻城战开始了!

    操作回回炮的突厥兵早就窝了一肚子火,攻城战尚未开始,就莫名其妙地挨了一顿胖揍,几十架回回炮就被摧毁了近三分之一。

    这让他们无比的憋屈,同时,在数万大军的注视之下也很丢脸,但却因为回回炮尚未安装就位,而小可汗也没有发出攻击的命令,从而无法反击,只能拿皮鞭将那些唐人奴隶抽几鞭子解恨。

    在攻城令下达之后,那名统领回回炮的小当户迫不及待用突厥语大喊大叫:“发射,都给老子发射!报仇!报仇!”

    剩下的回回炮纷纷将石弹朝朔方城的北城门发射,带着复仇的怒火,想要在第一时间破开城门,抢下第一份功劳,好为他们正名。

    “咚咚……”

    近三百斤的石弹势如流星,在空中划过一道美妙的轨迹,然后,纷纷砸在朔方城的城门范围内。

    之所以说石弹是砸在城门范围之内,是因为回回炮的准头和八牛弩差不多,不可能像火炮一样精准。

    石弹命中的有城门、城门楼以及附近的城墙,甚至还有在城门之前十多丈远就坠落的,还有最离奇的越过了高高的城门楼,落在城内的空地上,砸死砸伤了好几名辅兵。

    在回回炮的一轮打击之下,城门破了好几个大洞,但却依然矗立,并没有轰然倒塌亦或是破碎。

    城门楼也遭到了攻击,顶部被砸了一个大洞,坠落下来的石弹在滚动中弄伤了一名士卒。

    魂飞魄散的亲兵,立马将薛纳给连推带拽弄进了木屋子里。

    而薛纳分给赵无敌的那名亲兵,已经从同伴死亡的悲伤中解脱出来,此时不顾自身安危,站在赵无敌身前,并将铁盾顶在他的头上。

    这种舍身为人的行为让赵无敌很感动,不过,他想问问亲兵:你的身体和铁盾能抗住近三百斤的石弹吗?

    显然不能。

    回回炮继续在发射石弹,北城门已经被轰破了,但是城门后面那座石山却粉碎了突厥铁骑想打马进城的期望。

    而且,那石弹继续轰击石山,很显然不是个好办法,除了让石山继续变厚之后,毫无作用。

    既然不能城门攻进去,那就轰击城门楼、箭楼、瞭望塔,还有八牛弩以及那些怪模怪样的木头屋子。

    对于不能走城门,突厥人并不沮丧,他们依然信心十足,攻势犀利。

    不能走城门算什么?爷爷还有骑兵攻城车,照样马踏朔方城,杀光所有唐军,抢光你们的衣服、铁锅、粮食、女人……

    一想到女人,突厥人不由得心生懊恼,特娘的朔方城就是一座兵城,哪来的女人?

    石弹纷纷,如同那流星雨爆发,朝城头之上的重要设施攻击,并取得了很大的战果。

    有八牛弩被砸为齑粉,有箭楼被轰倒,就连那朔方城最高的建筑物瞭望塔也未能幸免,仅留下几根木头柱子,让人们凭吊。

    城门楼也毁坏严重,木制屋顶被轰塌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也布满大洞。

    好在那些怪模怪样的木头屋子很争气,虽然有多架遭到了石弹攻击,基本上还没有散架的,这给了边军极大的信心。

    就在赵无敌神经兮兮看着漫天飞舞的石弹时,有几个杀才给推过来一架木头屋子,说是薛纳将军吩咐的,免得这个臭小子“出师未捷身先死”。

    赵无敌一头就钻进了屋子里,松了一口气,心情一好,脑袋瓜子也变得好使了,又想出一个主意。

    他让这些杀才们冒着弹雨,将八牛弩给移到屋子里,并相互配合,小心翼翼地推动屋子,占据了射击的位置。

    有了木头屋子的防护,八牛弩又复活了,依然成为回回炮的噩梦。

    这时候,突厥铁骑开始冲锋了!

    一共八架攻城车自东至西一字排开,分别与城墙相对接,这样一来,也就有了八条骑兵攻城通道。

    而朔方城边军也将木头屋子卡在攻城车的坡顶位置,堵死了骑兵冲锋之路,并且,一张张强弩安着冰冷的箭矢,对着攻城车的斜坡。

    根据薛纳的安排,对付突厥铁骑的冲锋,就是死守攻城车通道,以强弩为主,弓箭手为辅,不惜一切代价,耗死突厥人。

    突厥人也不傻,他们不可能一窝蜂冲上狭窄的攻城车,然后,给人当靶子。

    每一架攻城车的后方,离攻城车百丈以外,集结着五百突厥铁骑,每两骑并排,依次延伸,整装待发。

    而剩下的突厥铁骑依然超过两万,在旗幡的指引下,每五千骑为一波朝朔方城奔腾而去,临近弓箭射程的时候纷纷射出了手中的箭。

    他们在打马回转的时候,利用娴熟的骑射之术,再次回身射出了一箭。

    五千突厥铁骑,一人射出两箭,那可就是一万支箭。

    万箭齐发,一眼望去黑压压一大片,遮蔽了天空,就连呼啸的北风,都受到了影响,变得凌乱。

    朔方城的北城墙之上,数千边军将士,大多数都没有木头屋子躲避,只能顶着铁盾以及蒙着牛皮的木制盾牌,惨叫声不绝于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