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龙战野 > 第一百三十八章、新道路
    根据张禄从霍君宇记忆中挖掘出来的蛛丝马迹,再加上从第二位执铃人嘴里套出来的话,可知天垣世界的武人中想要通过辅修术法来寻求破境飞升者,绝非仅仅“升遐会”六老而已,还有一位“前辈”。

    就目前的线索来看,这位“前辈”无意中得到了上古术修传下来的绝纲、断地和摄魂三枚铃铛,欲待详加研究,又恐寿数无多,时不我待,故此分赐名晚辈,代他做此选题。倘若这个人并非无意间获得三铃,而是上古术修的孑遗,则一枚铃铛要修二三十年,三枚最多九十年,并无超逾高人之寿,按道理就该自己修练才对啊,又何必假手于他人?

    当然也说不定,此人早就修成了三铃,只是仍然未窥大道门径,所以交给几个小年轻再去做第二回实验……

    正如第二位执铃人所说,那位“前辈”对术法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并且很可能尚在研究其它遗物,否则的话,三个年轻人修成三铃之后,又该如何将自己的心得交还给“前辈”?难道还真能直接吸取他人头脑中的知识不成?此事太也无稽,暂且可以不必钻牛角尖——因为即便武家的“灌顶传功”,也只能传授功力而已,功法还得长年教学。

    那么这位“前辈”究竟何许人也?

    倘若他是上古术修的孑遗,很可能其名不彰,谁知道是阿猫还是阿狗——如前所述,这种情况可以暂不考虑。若是武人出身,则必然是天垣世界有数的高手——因为习武不到一定境界,是不会去考虑另辟蹊径,尝试以术法来加以辅助的。固然张禄若将那新本的《上古术法原理》交给黎彦超等同伴,他们也可能见猎心喜,就此开始去尝试术法,但以他们仅仅无我境初阶的实力,武道尚未巅顶,再旁修别技,结果必然是邯郸学步啊!

    ——张禄自然不同,他本身就有术法的基础。

    其实霍君宇等人也在邯郸学步,根据唐莹等人的估计,以他们的水平妄图术武双修,结果必然是无所精长,彻底绝了飞升之路——张禄心说我早就说过啦,那“前辈”不见得真有什么好意。

    所以“前辈”本人有九成是高阶武人。当世九名无人境,其中六个都入了“升遐会”,其余三人并不赞同钟政他们的观点,仍然执著于武道,不肯旁骛。不排除在钟政邀请入会失败后,其中某一人转变了原本的固执观念,但又拉不下脸来向同侪低头,所以暗中秘密地研修术法……

    但是钟政说了:“倘真如此,则独孤前辈、玉贤弟也可排除在外……”

    还有三名无人境分别是独孤恨、玉无涯和公仲子圭,其中独孤恨和玉无涯都是知道唐莹也党同钟政,在暗中钻研术法的,那就不大可能把研修摄魂铃的任务交给张禄。因为张禄受到唐莹青睐,居于同宅,等同弟子,这事儿知道的人可不少啊,则张禄一旦知道摄魂铃可助修炼术法,很有可能禀报唐莹,那么铃铛之秘,背后“前辈”的身份,就此必然暴露于“升遐会”之前……

    若然不怕暴露,干嘛不主动来找“升遐会”?若怕暴露,那还不如寻个机会从张禄手中抢回摄魂铃,交给别人去做实验哪。

    也就是说,无人境中可能是“前辈”的,只有一个公仲子圭;此外无我境高阶尚有数人,同样也有嫌疑——究竟是谁呢?

    众人各自沉思,最终邵葵笑一笑:“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管他是谁呢,大家伙儿也算志同道合,并不存在相互妨害的情况——又不是升仙名额有定数,你破境了我就不可能登仙——“彼于我等是在暗,而我等与彼,其实也在暗处。对方得不到我等的修行成果,我等却得到了他的摄魂铃和《上古术法原理》,本身占着便宜呢,为什么还急于把对方给挖出来呢?”

    其实这是陷入了一个误区,因为摄魂铃的旧主霍君宇是个恶徒,还曾经绑架和审讯过唐丽语、张禄,故此张禄自然目其为敌。但霍君宇这般作为,其实是受了“大老”的指使,此事早已揭过,这和授他铃铛的“前辈”并无干系啊。说白了跟一个犯人有关系的,未必都是教唆者,跟一个仇人有关系的,未必都是你的仇家哪。

    唐莹说了:“倘若我等所料不差,则此人将三枚铃铛分授于人,固然未必存着什么好意,倒也不至于为我等之敌——关键问题是,霍君宇之滥杀无辜,究竟是为摄魂铃所惑呢,还是他本身心性所致?”

    要是摄魂铃会扭曲持有者的心性,把一个好人变成十恶不赦之徒,则那位“前辈”以这种妖器授人,哪怕事先不知情,他也是有过错的;倘若如那第二位执铃者所说,是霍君宇心性不坚又急于求成所致,那就不能怪到“前辈”头上。

    支离异伸出两枚手指,从桌上拈起摄魂铃来,建议张禄:“要不然,你先试着研究研究看?”

    张禄连连摇头:“不是我害怕蹈了霍君宇的覆辙,问题这玩意儿看似神秘,又号称为上古术修的巅顶秘宝,其实也不过如此……”摄魂铃貌似也就起点儿催眠的效果,断脉铃虽能创造一方假天地,但那天地中混混沌沌,远比不上目下众人所呆的醉乡世界——那我还不如跟这儿研究醉乡世界呢,又何必捡了芝麻丢西瓜,浪费时间去琢磨什么摄魂铃?

    当然啦,这也可能是两位执铃人修行不足,还不能彻底发掘出摄魂、断脉二铃的真正威能。但想那霍君宇修炼摄魂铃少说也得有五六年了吧——据说还急功近利,导致心性失常——可最终结果也不过如此而已,那自己研究这玩意儿又得花多少时间?值得吗?

    佘师承却道:“若是研究摄魂铃有成,说不定那所谓的‘前辈’或断脉铃主还会再联络你,你真的不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么?”固然双方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咱们不必要绞尽脑汁去琢磨“前辈”他们的真实身份,但……你们就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吗?

    张禄笑道:“倘若钻研术法有成,一法通而万法通,似此铃铛,自可运用,又何必专门去研究?”对方手里只有铃铛,所以只能研究铃铛,咱们这儿可——伸手朝桌上一指——法宝多了去啦,又何必舍多而就少?还是别被这突然间冒出来的事儿转移了注意力,且按原计划继续研究咱们的就是了。

    钟政也笑:“似此《上古术法原理》,倒也值得钻研,至于那铃铛,还是免了吧……”

    于是暂且放下这些杂事,众人继续专注于自己的研究,如今又有了新本《上古术法原理》的指导,诸老纷纷表示:眼前就只剩下一层窗户纸啦,貌似一捅就破。

    又过一日——是醉乡世界里的时间,外界则将近半个月——邵葵突然要求众人跟他一起返回真实世界,问他缘由,却只微笑不言。于是六人——除掉支离异——心念动时,便即顺利脱离,肉身重现在厅堂之内。

    说来也巧,正赶上支离异过来——唐莹等人深入醉乡世界修炼,彻底闭塞视听,对于外界之事毫无所知,还得老丞相隔三岔五过来应个卯,通报一声,他也相当辛苦啊——告诉唐莹:“令甥孙已然进京了,访你不遇,刚去拜谒天子……”唐丽语终于到啦——“天子使我来问,你何日有暇,方便举办认亲的仪式。”

    唐莹想了一想,说让天子多准备准备,就定在五日之后吧,随即转过头去询问邵葵:“邵前辈唤我等出来,究竟何事?”

    邵葵淡淡一笑,左右望望,看到靠墙的几案上摆着一盆兰草,于是迈步过去,伸手把花盆给抄了起来。

    这本是唐莹心爱之物,但自从得着了醉乡世界,见异思迁,便将兰草抛诸脑后了。这正厅轻易不放人进,花匠想进来浇水都往往得不着机会,导致这盆兰草一天天衰败下去,叶片枯焦,病恹恹地耷拉着,生死只差一线而已——至于花朵,那更不必提了,本非花期,又是这种状态,怎么可能结苞?

    如今这盆可怜的兰草,还没有一把韭菜来得漂亮。

    邵葵拾起花盆来,面朝众人,只见他轻轻用手指一捻,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原本有些恹恹的兰草瞬间精神,叶片转黄为绿,苍翠欲滴,随即缓缓舒张开来,露出了一朵小小的蓓蕾,接着蓓蕾绽放,乳白色的花瓣翻开,嫰蕊吐处,满室皆芳。

    众人全都大喜:“君得之矣!”

    邵葵所展示的这一手,分明就是术法。武道、术法习至高深,都能合天地之气意,化腐朽为神奇,但相比之下,武道之能大多数都可名之为“破坏”——削金断铁、裂石分水,甚至于移山倒海——固然某些武技吸纳的是天地荣生气意,一拳打出,但见草长莺飞,繁茂若春,但那终究是幻象罢了,不是真能活死人、肉白骨。能使一支兰草瞬间开花,这肯定是术家之道呀!

    其实在张禄加入以前,“升遐会”诸老对于术法就已经有了一定的研究,可以施展一些小法术,也能使用部分上古术家法宝——好比说那个“远程视频会议”,其实就是通过法宝完成的,真要是空手也能施展,他们便根本无需再下问张禄了。可以说,那时候的诸老入门矣,而未窥堂奥,好比刚识得几百上千个字,但还不会写文章。如今邵葵施展这一手,却是明确告诉同伴:我已经摸着术法的门径了!

    所以他才特意要把大家伙儿全都叫回天垣世界来,醉乡中的天地法则与真正的天垣有所差异,更方便术法的施用,在醉乡玩出这手来并不见得稀奇,得要能在天垣世界也施展无误,才可确证。终究醉乡是假的,天垣是真的,而且他们全都是天垣人——当然张禄除外。

    众人全都真心诚意地向邵葵贺喜,邵葵笑着拱了拱手:“既如此,今日便是告别之期。”我不想再跟你们一起跟醉乡里研究了,那里时间流速有异,实在太浪费生命。如今他已窥术法之堂奥,在醉乡和在天垣继续修行,差异并不算大,可醉乡一时等于天垣一日啊,还是跟外头钻研,进展会更快速一些。

    海陵督一把扯住他的衣襟:“休走!”你找着门儿了,我们可还如同盲人摸象呢,不赶紧分享经验和成果,倒想扯乎,你这太不仗义了吧。邵葵淡淡一笑,甩脱海陵督的手,顺便就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经验之谈,都记录其上,君等自学可也。”支离异二话不说,先伸手给抢过来——我研究时间最少,最为吃亏,这玩意儿我得先瞧。

    钟政关照邵葵,说你自可返回自家居处去修行,若有新的收获,希望能够尽快传达给我们,此外——“种种经验之谈,都当笔录下来,将来汇集成册,以惠后来之人。”我们不能光想着自己修行、飞升,必须得给后人留下研究成果,以使这术武双修的技能永久传承下去。邵葵鞠躬为礼:“钟兄所言甚是,我不敢敝帚自珍。”

    送走了邵葵之后,众人又再返回醉乡去修行,有了成功的例子,自然信心更为充实,同时也激发起诸位高人的好胜之心。修炼五时后——也就是外面的五天——唐莹带着张禄返回,前往参加政元天子收唐丽语为女的仪式。

    仪式很简单,参与者不多,黎彦超和风赫然自然也到了。黎大少不是一个人来的,身旁还跟着他的伯父、西黎长老黎匡明,很明显那是作为家长代表,来跟天子谈联姻之事的。

    天子并没有要求唐丽语改名换姓,所以唐小姐还是唐小姐,不是桓小姐,但两家联姻,而不关唐府之事了,而是桓和西黎做买卖。

    仪式过后,便即排开盛宴,唐莹随便吃点儿就退场了,她还赶着回醉乡去继续修行。四名小伙伴凑到一起,则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取出太痴魔赏赐的符箓来,悄无声息地踏入了福禄世界。

    张禄早就打定主意,这回一定要利用双倍重力来苦修武道,绝不能再莫名其妙地浪费机会了。然而真等踏入那块碎片天地的时候,他却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一步步地又向那有剑痕和龙尾的山谷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