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魔主

第三百九十七章 魔主

 热门推荐:
    尽管身后没有魔兵的追随,但是看着快出闪电杀来的赤源,身为强者的尊严,都不允许墨班后退。因为后退,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

    墨班一抖骨矛,往虚空中举重若轻的刺去。

    赤源这时候才意识到强敌的恐怖,看似无意的一刺,却将他的去势完全封住,眼前这魔头的战斗技巧,在血云荒域之中可以说已经锤炼到极点。当然,赤源也绝对不弱,身形在半空诡异的掠过一道弧形,险之又险的避过骨矛的刺击,无比灵活的往下一沉,分出数道残影,一对凌厉的锋刃的黑骨短刃,带着两道黑色流光往墨班的双脚抹去。

    与此同时,赤源的手下,三十多武卫级血魔挥舞着骨质兵刃,向墨班围攻而来。

    墨班再是强悍,也不敢同时硬扛三十多武卫级血魔的攻击,身形往后狂掠,但魔躯还在半空中时,手中的骨矛迅速燃起了惨绿色的火焰,“嘶昂”,随着墨班的一声大吼,骨矛拖着一道焰尾,往赤源的头颅猛掷过去。

    赤源没有闪躲,甚至缠杀墨班的速度没有稍稍放缓,黑骨短刃一合,就泄出一片层层叠叠、黑色闪电般的煞影,往墨班的胸腹泄去。

    说起来也是奇怪,墨班此矛明明是朝赤源的头颅怒掷而去,速度快到令赤源都无法闪躲,然而赤源却也没有闪躯,但白骨战矛硬是诡异的擦着赤源的魔颅而过,刺中赤源身后一头不及避开的魔卫身躯。

    刹那间的幻相?

    白骨战矛擦头而去,赤源还能感到白骨战矛所附的惨绿色火焰,是冰冷的,要是挨上这一击绝不会好受,但他同时感到抓住黑骨短刃的鳞爪一僵,没想到墨班腹部的血鳞也修炼到坚如金铁的程度,竟然将他的疯狂攻势完全挡住。

    两魔短兵相接,一道道无形的震荡波往四面八方激荡开来,使得数头最先冲杀上来的武卫级罗刹魔身形都是一滞。

    赤源手下一头魔卫,闪避不及,被墨班怒掷的白骨战矛刺中,七八米高的魔躯被白骨战矛带飞起来,狠狠扎入一侧的山壁中,这头魔卫抓住白骨战矛,想要挣扎着跳下来,但白骨战矛上所附的惨绿色火焰,迅速沿着他侧腋下的伤口,将他整个魔躯给吞没掉,只留下惨烈的嘶吼跟嚎叫。

    墨班巨大的鳞爪往虚空中一抓,那支白玉般的骨矛又似闪电般飞回过来。

    远方,墨班手下的数百魔兵,通过大地的震颤、激荡的气劲,感受到了这边剧烈的战斗,再次加快速度,往山谷深处狂奔过来。

    墨班借着崎岖的地形,快速闪掠移动,避免被赤源及其手下围住。

    赤源连连嘶吼,让手下去狭窄的谷口,去拦截墨班的魔兵,避免让数百魔兵一起涌进开阔的山谷里,他同时挥舞着那对黑骨短刃,死死的缠住墨班。

    看到赤源手下的二三十魔卫,都去谷口,墨班这时候骨矛在手,精神大振,以矛当鞭,全力抡了起来,劲气四溅,带着破空的厉啸,劈头盖脸的向赤源怒砸而去,半空留下白骨战矛数十道残影,仿佛一堵虚影之墙。

    赤源看似瘦小的魔躯,宛如一片落叶一般,轻灵的在道道矛影中闪转腾挪,但瞅准时机,骨刃就会划出一道玄奥的痕迹,这时候黑骨短刃的狭长刃口附有黑焰般的煞芒,划向墨班坚硬的身躯。

    这时候,墨班那有如钢铁的魔躯,再也不是坚不可摧了,叫那尺许长的黑骨短刃每划过一道,就会带出一蓬暗沉色的血花。

    墨班这样的血魔,以陈海的标准来看,已经达到武校级巅峰了,魔躯自愈能力应该强悍到极点,寻常伤势应该转眼即愈,但让黑色骨刃划开的伤口,每一道看上去极为恐怖,有一缕缕浓得跟墨汁似的气息,在那一道道伤口上翻滚,不断腐蚀伤口更深处的血肉,不要谈什么自愈了。

    墨班也是焦急,他感知道手下数百魔兵,都被眼前这诡异魔头的二十多头魔卫拦截在谷口外。

    虽然他的魔兵数量很多,但被堵外谷口外,却是无法过来增援他。

    此时陈海半蹲在孤峰之巅,正远远的看着眼前的厮杀。

    赤源的属下的确精锐无比,在一次次的埋伏猎杀中,积累的默契及磨砺出来的战斗技能,都相当令人惊叹,也亏得他之前没有贸然行动,不然他率姚老根等血卫,好不容易在宁海城训出来的近百魔兵,不知道要伤亡多少,才有可能将山谷攻占下来。

    墨班麾下的魔兵,不断的被斩断肢骨,怎么都没有办法冲过狭窄的谷口,但墨班手下的魔兵数量太多了,还是能将赤源手下二十多魔卫缠住,要不是墨班此时的情形将更加的不堪。

    墨班魔识感知到手下的魔兵正在一个接着一个的减少,但这还不是他这时最大的麻烦,看似魔躯瘦小的赤源,战斗力是他所想象不到的,只是他如果稍稍漏出一丝的破绽,就会被狡猾的赤源用黑骨短刃拉开一道尺许长的口子,他势大力沉,却没有办法击中赤源。

    “今天会栽在这里?”以往都不知道畏惧作何写的墨班,这时候心里出现一丝犹豫,考虑着是不是先退出去,避免斗个两败俱伤?

    赤源身形突然诡魅往后掠出十多米,墨班不明所以,低头就见脚下有一点灼热无法的热潮蓦然喷涌出来,迅速扩大,将要化作一团能将金铁都瞬间融化的烈焰就将生成。

    墨班无数次生死历练的直觉告诉他,必须要躲开,但是赤源却将手中的两把黑骨短刃电射而出,在高空急速的旋转着,像一只绞肉机般,往墨班头颅切割而来,也将墨班的魔躯笼罩,令在这一瞬之间无法闪躯。

    墨班突然间心里生出一阵惶恐,他躲不开赤源全力的一击,而全力的一击不是来自头顶翁鸣震响的黑骨短刃,而是来自于地下,仿佛有一股岩浆喷薄的力量,就要将他的魔躯撕碎、焚灭,他却逃无可逃。

    墨班再次将手里的白骨战矛向赤源掷出。

    白玉战矛被深浓郁的绿色火焰包裹着,带着摄人心魄的尖啸,甚至半空中还震荡出来肉眼可见的波纹,但墨班都没有来得及看他这怒掷一矛的战果如何,就见他脚下先喷出一道巨大的青色火柱,瞬间将他的魔躯包围起来,烧成了焦炭。

    看到焚世烈焰成功的引发起来,赤源松了一口气。

    这一战他看似赢的轻松,却已经使出浑身的解数,赤源体内的真元法身,已经消耗到极点,好在墨班已经被在火柱吞没,他只要避开墨班临死恶掷而来的白骨战矛,他就可能继续占有这座灵泉潜心修炼。

    赤源摧动体内积储深厚的煞元,魔躯正要以极刁钻的角度掠出,脚下却猛然一痛,不知道从何处掷来的一杆短矛,已经刺穿他的魔足,将他的左腿死死的钉在坚如精铁的岩层之上。

    不待赤源搞清楚突如其来的偷袭是怎么回事,墨班被焚世烈焰吞噬时所怒掷出来的白骨战矛,已经从他的腰腹射穿。

    白骨战矛所造成的伤势对他来说原本算不上什么,令他头痛的还是白骨战矛所附的绿色火焰,并没有熄灭,而是瞬间将他的魔躯笼罩起来。

    赤源正苦苦抵挡住绿焰的侵蚀,但脑后涌动的劲风似狂潮澎湃,一枚流星铁锤怒砸过来,他躲无法躲,后脑似被铁锤砸成稀巴烂,七八米高的魔躯轰然倒地,识海似在骤然间被撕碎一片,转眼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巨大的白色山峰,万道流光霞彩的迸射,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啊!”撕裂灵魂的痛苦将赤源从昏迷中抽离出来,刚才似乎捕捉到往世的数瞬记忆,却令他痛不欲生。

    赤源睁开双眼,就见一个看似寻常的同类,就站在自己身前,一双血瞳妖瞳,死死的盯着他,妖瞳里有一种漩涡般的神秘力量,要将他的神魂抽离、吞噬。

    天啊,这头血魔竟然也会吞噬神魂的秘法,赤源吓得魂飞魄散,黑骨短刃已不在手边,一双不弱于战矛的鳞爪,就朝眼前这头血魔的喉管抓去,却猛然有一阵强烈的冲击,直接在他的识海最深处散发出来,掀起惊天波澜,这一瞬要将他的神魂彻彻底底的撕裂,令他痛不欲生,也令他的鳞爪无从抓出。

    “我留下你的性命,从此往后,你便是我的第九血卫!”

    一个威严的声音直接在赤源的神魂深处响起。

    “你是谁?”赤源惊恐问道,他待要动用神魂深处的力量,压制伤势,却惊恐的发现自己修炼已久的神魂力量,已然被削弱了近一半,啊,他昏迷时已经有半数神魂被眼前这血魔吞噬掉了,而在神魂最深处还被眼前这血魔动了手脚。

    “你说我是谁?我是你的魔主!”陈海将魔神秘相的形象,直接打入赤源的识海深处,给他留下来更深刻、更不敢抗绝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