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王者荣耀之主宰异界 > 第五十五章 种子
    对于南宫可有的挑战,叶修虽然不放在眼里,但是他这个星魂海斗恰好赶上了叶修快要渡劫的时候了。

    星魂海斗,在星魂中,五五对战,赢得一方,会晋升一星,输得一方,则是会损失一星。简单来看,和排位赛很像。但是里面的情况,又有些不同。

    总之,如果叶修赢了这场星魂海斗的话,那他就会直接从青铜一满星晋升为白银三一星。这也就意味着,叶修需要渡天劫了!

    青铜晋升白银,需要渡过青铜劫,只有渡劫成功才能真正的晋升为白银。如果失败的话,不仅不能晋升,反而会掉一星,致使自己的实力受损。

    所以,每当修为等级晋升之时,每个人都会慎重无比,需要准备很久,来保证渡劫的成功率。

    而叶修如果要晋升渡劫的话,那将会比其他人更难!

    至少难上十倍!

    “看来,是需要将后山上的宝物取出来了,不然,这个小小的青铜劫恐怕都渡不过去。”叶修望着窗外喃喃道,天劫对叶修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要说是比别人难上几倍,就算是难上几十倍、几百倍,只要是天劫,叶修都不惧。可是,就怕在渡天劫的时候,会有其他别的意外发生。

    而且,叶修几乎可以肯定,自己渡劫的时候,绝对会发生一些别的情况。

    所以,他需要准备。

    经历过无数风浪的叶修,比其他人更加明白谨小慎微的重要性,万古之中,有多少无敌的大能,没有陨落在绝世强敌面前,而是倒在了一件件不起眼的小事上。这样的事,叶修见得多了。

    所以,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看起来青铜劫对于叶修来说微不足道,可是也许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有可能葬送了叶修现今的一切。

    天劫天劫,终究是与“天”有关,不得大意。

    “我出去一下。”叶修和傲雪说了一声,便独自向着后山走去了,他没有带着傲雪,这次不是去看情况的,而是要把东西拿出来了,带着傲雪有些不方便。有些东西,还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就算是傲雪也不行。

    后山,也就是鱼羊山,穿过那道结界,很快叶修就到达了山顶森林中的那个寒泉边。

    鱼羊山,在《山经-东山经》中有着明确的记载。

    “有山,名鱼羊,位西蜀之首,西蜀者,东荒之西也。其上多松,有兽焉,其状如羊而鸟鸣,名曰寒羊,其脂寒香,可以已食。顶有寒泉,寒水出焉,水有鱼焉,其不见影,名曰月白,其肉寒鲜。羊生鱼存,寒泉寒水,其泉至寒,其水稍逊,入泉万物凝之,如水万物冰之。其为西蜀之首,鱼羊山也。”

    这段话,是《山经-东山经》中的原话,里面提到的西蜀,在《荒经-东荒经》中也有提到,就是现在踏天道派坐落的位置。而这座后山,也正是传说中的鱼羊山。只不过,现在的宗门弟子没有人知道罢了。

    当年,叶修让踏天仙帝将踏天道派建在这西蜀之地,自然是有着他的原因的。踏天仙帝成就仙帝之位后,也在一直为叶修奔波,寻找那些对叶修有帮助的逆天重宝。

    在一处旧土中,踏天仙帝发现了一粒了不得的种子,那颗种子,周身闪耀着九彩光芒,体内似乎蕴含着无穷的破苍伟力。面对这样的种子,就算是踏天仙帝这样的绝世人物,也看不出它的来历。

    所以,踏天仙帝将这颗种子带回了神山,让叶修亲自辨认。

    那颗种子,叶修的确认识。

    它不属于这片天地间,算是很久很久之前的遗留,踏天仙帝能在旧土中得到一粒这样的种子,可以说是极为难得的。

    不过,叶修没有让踏天仙帝将这粒种子留在神山上,这样的东西太过逆天,可以说已经到了苍天不能忍受的地步。如果被苍天感应到,绝对不会让这颗种子留存于世。神山上到处都遍布着苍天的意识,就算是有叶修的保护,苍天也会不顾一切将这颗种子销毁。

    所以,叶修让踏天仙帝将这颗种子带了出来。

    这样的东西,自然不能随便找一个地方存放。

    想了很久,叶修最后才决定让踏天仙帝将这粒种子藏在鱼羊山的寒泉中。叶修知道,这粒种子已经奄奄一息了,它能从那个悠久的年代中留存下来,就已经够令人震惊的了。等到踏天仙帝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快不行了。

    它是一颗种子,但是它也是有生命的,那个时候,它已经快死了。面对这样的东西,叶修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消亡,那个悠久的年代中,每一件留存下来的东西,都是万古难寻的绝世重宝。哪怕只是一粒尘埃,那也是了不得的东西。

    鱼羊山上的寒泉,无物不凝,将这粒种子放在里面,虽然不至于让它恢复多少,但是至少不会令它消逝。

    可能说出去踏天道派中的弟子都不会相信,他们宗门的选址,其实是因为一粒种子。

    而这三山中踏天仙帝遗留下的重宝,也都是为了这粒种子服务的。

    像是西山宝库中的那个葬圣鼎,就是叶修让踏天仙帝专门找到的。

    种树,叶修不是说说而已。

    这粒种子,就是一粒树种。像是种这样的种子,这方天地是不会同意的,这样的种子,不管种在哪里,都不可能存活的。况且,它现在的情况很不好,需要温养。

    叶修凝视着眼前这泓寒泉,目光深邃悠远,只见叶修的右手泛起一层金光,魂海之内那道踏天仙帝留下的帝影顿时爆发出无上的气势,他那已经不算凝实的身影,此时依旧挺拔威严。无尽的帝威,肆意的席卷着整个魂海空间,星宇之上的星辰斗转,魂海之内的汪洋翻腾,仙帝的气势此时展露无遗。

    山顶之上突然刮起了大风,周围的寒羊好似受到了惊吓,四处乱窜,鸟鸣声此起彼伏。叶修身上的金纹紫袍,猎猎作响,而他右手上的那层金光更是暴涨三分,化为一道光柱,径直射向了叶修身前的寒泉之中。

    本来平静无波的水面,顿时激起了层层水浪,那溅出的水滴落在地上,顷刻间便将一方土地化为寒冰。此时的寒泉边上,除了叶修所站的三尺之地,其余地方,已经完全被寒冰覆盖。

    时间慢慢流逝,金色的光柱也渐渐暗淡,直至消散。

    当狂风停止,万物具静之后,叶修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方古朴的盒子。这盒子很小,通体水蓝色,散发着淡淡的寒意,外面雕着几层不认识的花纹,看起来华丽不凡。

    “呵呵,怎么样?垂涎已久的东西现在在我手里,心中不好受么?”叶修翻手将盒子收起来,笑着对身前的寒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