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末世之植物战丧尸 > 第七十五章 临时关卡
    “嗨,实话实说,我们就是金桔县征兵局下属的民兵预备役的,和你们这些正规军不能比,我们这一个小县城,附近也没有什么驻军部队,最近的也就是你们陆军123团了。

    丧尸病毒爆发的那天晚上,我们大家都没有休息,被临时紧急征召起来,主要负责护送老百姓撤退,还有守好两个出入县城的关卡,我们这一小队的人被安排在了北边的这里,负责在这里守护进出县城的通道,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往南边林城市方向去的,北上的人比较少。

    我们在这里守了几天了,在丧尸病毒爆发的24小时之内还陆陆续续的有人从这里离开,之后,一直到现在就只有你们这个车队了。

    好在我们来驻守的时候还给我们配发了一台还可以使用的军用通讯器,可以和外界联络,但是,在上次病毒爆发二十四小时之后我们也联络不上我们的直属上级,金桔县征兵局的人了,反倒是联络上了省城杉城那边的指挥部。

    根据省城杉城指挥部的命令,我们小队的任务就是守好金桔县城北面的进出县城关口,务必要求们不放一只丧尸出城去,省城杉城指挥部还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武器弹药,甚至于还有炸药包,手榴弹和迫击炮,但是他们并没有再给我们增加一个人手,因为周围所有的兵力全部都投入到守卫省城杉城那边去了,那可是有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一定不能沦陷的,要不然我们大家都完了。

    金桔县城已经沦陷了,周围方圆几十公里以内的所有城镇村庄的人,除了我们这些留守的以外,已经全部都紧急撤离了,连一只牲口都不会给丧尸病毒留下。

    你们从这边出去,一直北上到省城杉城附近应该全部都是紧急撤离区,免得这里的丧尸区和省城杉城连成一片,那样局势就更难控制了。

    你们能从金桔县二小救出一些孩子们实在是太好了,我们这些民兵都是当地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但是家里多少也有些亲朋好友,子侄外甥有不少在金桔县二小读书,能多救出来一个人也是好的。”

    说到这里,这位士兵语带哽咽,连眼眶都忍不住红了起来,忍不住抬起胳膊用力的抹了下眼角的泪水。

    “小堂弟,你这个小麻烦,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正在给大家进行安全检查的一个士兵,看见自家的小堂弟还活着,忍不住冲上去一把紧抱住一个胖墩墩的八九岁小男孩,惊喜地叫出了声。

    看到有人见到了自己的亲人活着出来,其他人的眼中顿时也升起了希望,都努力往校车上下来的孩子们身上看去,试图能找到自己的家人。

    但是校车上的孩子毕竟只有这么多,很快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变得黯淡了下去,并没有其他人在被救出来的孩子们中找到自己的亲人。

    第一个从掩体后面走出来的士兵也伸长了脖子在后面的孩子们寻找着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失望的垮下了肩膀。

    “我有一个妹妹,今年七岁,也在金桔县二小上学,呜呜呜……”

    傅栋林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了几分钟,才从金桔县二小出来不久的他们自然是知道,学校里那成千上万的丧尸里面自然也不乏六七岁的孩子们。

    “呜……,我没事,从病毒爆发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呜……,你们从这里出去,一直北上,在省城杉城附近的热泉镇上,有一个政府设立的安全基地,那里也是省城杉城的部队指挥部所在的地方,你们快点带这些孩子们过去吧。”

    傅栋林点点头,回到了袁正天的身旁,小声的和袁正天汇报着。

    “他们只是一些民兵,奉命在这里驻守,人可以过,丧尸不能放过去,最近的安全基地在热泉镇,中间全是已经荒芜人烟的紧急撤离区了,我们必须要把这些孩子们送到热泉镇去,然后再继续出发。”

    袁正天点点头,招呼着刚刚已经检查完的人们赶紧上车。

    临时停车杆被拉了起来,军用吉普车和校车大巴在这一小队士兵的目送下离开了已经在丧尸病毒中沦陷了的金桔县。

    袁正天拿起手边的对讲机,说:“杜林伟,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咳咳咳……”

    对讲机的对面并没有传来,杜林伟的声音,而是传出来一阵剧烈的女生的咳嗽声,这让袁正天忍不住沉下了脸色。

    “咳咳咳……,不好意思,对不起,我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了,我好像也有点感冒了,我是在校车大巴上的左伊兰,车上有几个孩子生病了,护士小李妹妹在照顾那些生病了的孩子们,杜医生正在开车。”

    “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一下,最近的安全基地在省城杉城附近的热泉镇上,按照我们现在的车速,在太阳下山之前应该可以到达热泉镇,请你直接转告护士小李妹妹,她家所在的福碧镇属于紧急撤离区,所有的人都已经被强制撤离了,我们就不在福碧镇停留了,直接去热泉镇。”

    街边的一些小商店连门都没有关,显示出主人离开的匆匆忙忙,地上的废纸杂物到处都是,一个面积小巧的早餐铺里,一大盆的白米粥被泼洒在地上,还整齐的码放着的蒸笼上放着几只已经长了绿毛的霉变了的小笼包。

    隔壁的水果店传出来了一阵强烈的腐烂发酵的味道,黑臭的腐烂液体从成堆的水果下面流淌出,滴滴答答的掉在了地上,除了偶尔闪过的几只大肥老鼠和一些不知名的昆虫以外,这一路上见不到一个人影,连狗吠声都没有。

    没有一个人,甚至于是常见的流浪猫狗都丝毫不见踪影。

    路上隔三差五的停放着一些已经再也无法使用的汽车,不过应该是之前已经被人清理过了,倒也不影响车辆的通行。

    军用吉普车和校车大巴就这样一路顺畅的向热河镇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