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左相请自重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苏通训孙
    景语笑着道:“许是来告你的状的。”

    这苏老相爷是个奇人,每每若是他与顾延二人在朝堂之上意见不和被顾延一党嘲弄,他明明可回击到顾延身上去的,他却也不回。

    而是跑来景语顾黎这边告顾延不尊长辈,不懂礼法。

    明明是朝堂大事却被他弄得好似是两小娃拌嘴请爹娘教训一般。

    景语不得不应下会好好教训顾延,也逼着顾延去向苏老相爷道歉。

    自顾延考上状元至今也有七八年了,因告状之事,景语是没少见这苏老相爷。

    顾延本是很委屈,好几回皆是苏老相爷那党人先行来嘲弄他的,他回击过去罢了。

    苏老相爷可来他爹娘这里告状,他难不成还去苏家陵园里的坟墓上去告苏老相爷的爹娘去?

    前头虽有委屈,可后来道歉多了他也已习以为常了。

    景语也是惯了这老相爷来告状。

    “见过长公主,国舅爷。”

    “苏老相爷。”

    苏通而来,三人各自行着礼。

    景语福身起来后道着:“恭喜老相爷做了曾祖父,苏家女儿能替皇室开枝散叶想必今日里陛下的上赏赐也不会少。”

    “长公主,也是同喜同喜,不知长公主知不知晓顾相说是去江南养病,实则是去成亲的?”苏通未曾落座,开门见山地问道。

    顾黎连连倒了一杯茶道着:“苏老相爷快快请坐,这延儿年岁也已不小了,也是该成亲了。平日里国事繁忙正好趁着休假之时成亲也好。”

    苏通给了顾黎面子落座说着:“国舅爷,话可不是如此说的,成亲之事怎得爹娘都喝不上一杯喜酒?堂堂大印左相入赘商户之家这岂不是消我大印国威吗?

    我念着平日里长公主与国舅爷对我多有恭敬,此事我未告知陛下与娘娘,可这事江南如今是闹得沸沸扬扬,传到长安也是不日便可,还请长公主定夺。”

    “相爷的意思是让本宫棒打鸳鸯?”景语有些不悦地道着。

    苏通拱手说道:“正是,顾相虽不缺这官职之位,但也是皇亲国戚,这事也是平白无故地让天下百姓看皇室的笑话。”

    景语说着:“这女子可也不是一般的商户,乃是江南首富,既是首富也与普通商者不同,此事我延儿开心便好。”

    苏通一脸痛心地道着:“可顾相已受这女子蛊惑,将本该已经了结了的御茶之事给砍了。还应了那女子来长安办茶市,这奏章已到了皇上跟前,皇上都已然应下了。”

    “这不是好事吗?”顾黎问着。

    苏通道着:“并非好事,国舅爷你想想这女子已经可控制顾相爷的心思了,想来也还是那会狐媚人心的女子,许是西梁奸细都说不定。”

    “噗嗤,苏相爷放心,这女子的根底本宫知晓的紧,堂堂正正的大印人。且她幼时也是大户人家出生只不过被大户人家赶出了门罢了,多谢苏相爷来告知本宫了。”景语笑道。

    这老相爷怕是还不知那佘笙便是他的孙女罢。

    苏通见景语这儿说不通,气呼呼的往着外头而去。

    “你就不怕他去告诉陛下与皇后?”顾黎问着。

    “便就去告去,本宫倒要瞧瞧本宫的儿媳谁能动得。”景语拍桌而道。

    “怎得这下子就成了儿媳了?前几日还说着她不好呢!”

    “能让苏相爷如此之人,除了我家延儿还有谁?若是没坏苏相爷的好事他该取笑延儿入赘商家才是,哪里会来让我棒打鸳鸯,想必就是坏了他的好事才会如此。”景语猜测着道。

    能让苏老相爷来告状,想必那女子也定不是普通之人,她就也想要瞧瞧让苏通知晓了顾延娶了被他赶出府门的孙女之后,会是何等模样?

    显然景语的猜测是对的,苏老相爷出了长公主院门便告病回了右相府。

    进了堂屋,里头苏珍川还跪在地上,全无在外面的那番芝兰玉树,而是听话得如同一个方入学堂的小娃儿一般。

    苏老相爷屏退了奴仆,进来便就朝着苏珍川的背脊上狠狠得用着黑色大靴一踢,“你此番未将御茶之事处理好也罢,还将西梁那一烂摊子烂事带了回来,西梁公主那里近三十万两银子我先替你出了,日后若是再如此你也得给我滚出苏家去,苏家从来不养无用之人!”

    “祖父,珍川知错,日后必定不会再有此事发生。”苏珍川双手捏紧拳头匍匐在苏通的脚下道着,面上尽是一片隐忍之情。

    苏通这才放开了苏珍川道着:“你本是苏家小辈之中我最看重的子孙,待你如长房嫡孙无二,你呢日日夜夜流连于青楼之中,让那花魁都有了身孕。”

    “那身孕并非是孙儿的!”

    “哼,晴丹的孩儿是谁的能瞒得过本相?顾黎与长公主护着那晴丹,容不得我插手进去,那孩儿也是这几日就要生了,真生出来日后顾黎定会以此来胁迫你,你的官位更是会不稳,且将那孩儿解决了去,明日里便去长乐园之中,若是那孩儿能生下来你便离了苏府去!”

    苏通声音冰凉至极。

    入冰针一般插入苏珍川的心里头,晴丹的孩儿是他的?

    他知晓此事祖父定不会乱言,可是他并未在那时碰过晴丹呐。

    不管如何这腹中孩儿定不能生下来。

    --

    “晴丹,晴丹。”笙园之中,佘笙满头大汗惊呼出声。

    顾延连着抓着她的手道着:“怎得了?”

    “我见到苏珍川要杀了晴丹与她腹中的孩儿,晴丹,湛郎,救救晴丹。”佘笙方从梦里醒来,不知是在梦中还是在眼前,算日子这几日也该是晴丹孩儿出生之日了。

    顾延紧抓着佘笙之手道着:“钟大夫言那孩子有皇后命,且长乐园是何地方你也是知晓的,便是苏珍川也无胆子敢在那里头害人。”

    佘笙摇头说着:“若是晴丹为了珍川而害了孩子呢?湛郎,我这心安稳不得,姐弟连心,苏珍川走时那神情我知晓他不会放过我的。”

    “你且别忧心,你也知晓是姐弟,且你好歹也年长他一二岁,有为夫在,不会有事的。”顾延顺势半躺着让佘笙睡在他的怀中。

    佘笙擦着冷汗道着:“许是这几日里太劳累了,我想着莫若去趟普陀吧?求观音大士庇佑晴丹。”

    “好。”顾延应着,“你可曾有去去过普陀?”

    “去过几回皆是与茶商一道去的,正好此次前去可给寺中方丈带新茶而去。”佘笙道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