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高歌 > 190 先让一下你们
    “郑公子今天真是很有风度。“

    “无论结果如何,奴家都扫榻以待。”

    “只要郑公子一句话,奴家愿陪公子上路,以解公子路上寂莫。”

    那些青楼女子太热情了,郑鹏有种路过花丛,被花刺钩着的感觉。

    很会蹭热点啊,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出现在这里,每一个都是自家的活招牌,可以提高知名度,再说林薰儿被神秘富商赎身后,平康坊第一花魁的悬疑再起,这些女子都想郑鹏再作一首,把自己推上去。

    于是,郑鹏再一次受到平康坊花魁的热情的欢迎,不知多少长安才子羡慕妒忌恨。

    郑鹏在阿军和黄三的帮助下,好不容易才挤过“美人墙”,来到朱雀门。

    到了朱雀门,一眼就看到突骑施郡主兰朵,只见她俏生生骑在马上,仰着头,斜着眼,再加上细长嫩白的颈脖,活脱脱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车呢,那个脚踏车呢?”城墙里的李隆基,瞪大眼睛地问道。

    郑鹏一行就三人,都是步行来,只有郑鹏背着一个大口袋,李隆基从高处找了好久,也没看到有什么车,不由吃惊地问道。

    这是干嘛,就这样跟别人比赛?走着去洛阳?

    背着一条口袋干嘛,背些干粮和水,路上好吃喝?

    有传言说郑鹏为讨好兰朵郡主,故意一掷千金。

    不管怎么样,这是比试应有的态度吗?虽说赌注自负,可丢的是大唐的脸面啊。

    高力士一听,后背又开冒冷汗,当时郑鹏说得无比自信,以至自己也起了沾光的念头,跟李隆基说没问题,还说给工部打招呼,让他们全力配合,没想到是这种状况。

    这要是一场闹剧,那自己也成了帮凶。

    高力士都想哭了:郑鹏啊郑鹏,你可把杂家害苦了。

    埋怨归埋怨,高力士可不敢把的皇帝晾着,一边擦着额上的冷汗,一边有些紧张地说:“老奴觉得,郑乐正是一个稳妥之人,说不定...他另有深意呢。”

    “哼”李隆基冷哼一声:“最好不要令朕失望。”

    高力士那脸顿时成了苦瓜状。

    此时,郑鹏终于到达比赛的起点,笑呵呵地说:“兰朵郡主,早啊。”

    “郑副使,你终算来了,还以为你不敢来呢。”兰朵冷笑着地说。

    郑鹏大声地说:“我们大唐男儿,个个都是好男儿,吐个唾沫就是一根钉,哪能说不来呢。”

    “好,这话说得好。”

    “说得太好了,郑乐正。”

    郑鹏的话音一落,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那些的大唐百姓一个个感到脸有荣光,忍不住大声喝彩。

    兰朵翻身下马,上下打量了郑鹏一番,忍不住说:“郑副使,你就准备这样和百里追风比赛?”

    郑鹏背了一条大口袋,带着两名下人,身后什么都没有。

    本来以为郑鹏使小心眼,把一匹好马的名字叫“一堆木头”,故意让自己轻敌,可也没马啊。

    郑鹏哈哈一笑,二话不说,把带来的口袋里的东西倒在地上,然后指着地上那一堆东西说:“这是某准备的木头,这是当日我们谈好的,没骗兰朵郡主吧。”

    倒在地上的东西,奇奇怪怪的,兰朵只认出了两个圆圆的车轮,一条怪怪的铁链子,其它的一件也不认识。

    兰朵看到郑鹏一脸淡定地样子,心里说了一声故弄玄虚,然后打着拆他台的想法,指着铁链子说:“郑副使,这不是木吧?”

    “是铁的”郑鹏很淡定地说:“郡主的人,不会骑马光是骑,不要马络头、马鞍和脚蹬吧,有什么好奇怪的。”

    兰朵顿时语塞,一时也好不反驳,有些好奇地说:“郑副使,你就用这堆木头比试?”

    “没错,就这堆木头,大丈夫言而有信。”郑鹏一脸淡定地说。

    真是用这堆奇怪的木头?

    不仅兰朵吃惊,就是围观的百姓,一个个也目瞪口呆。

    本来还指望这位精明的郑大才子给大伙一个奇迹,等郑鹏把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一个个马上变得垂头丧气。

    能赢才是奇迹。

    想看一出好戏,没想到来看一出闹剧,不少人看郑鹏的目光都有些异样,就是一开始高呼“郑公子”的那群青楼女子,一个个也变得闭口不语。

    这样的郑鹏,不值得她们助威。

    兰朵也懒得跟郑鹏这种恬不知耻之徒多说话,对她来说,那三百两黄金比郑鹏有趣多了,狠狠大赚一笔,还可以在族里树立威望。

    “郑副使,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兰朵面色平静地说。

    喜欢故弄玄虚,由着他去,反正在真正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是茶前饭后的笑料。

    “随时可以开始。”郑鹏还是一脸的云淡风轻。

    裁判是鸿胪寺卿王昌明,听到两人说开始时,忍不住问道:“郑乐正,你确认可以开始了?”

    前面调戏一下突骑施郡主没关系,故弄玄虚也不伤大雅,可快要正比试了,得拿出真本事啊。

    郑鹏回头看看地上那些木制零件,点点头说:“准备好了,可以随时开始。”

    王昌明点点头,然后转身大声宣布:“诸位,今天是郑乐正与兰朵郡主来一个比试,从朱雀门出发,往返洛阳,兰朵郡主派出他的代表扎维尔,骑着百里追风参加比试,中途可以休息、吃饭,喂养马匹,但全程不能换人换马。”

    “郑乐正亲自参加比赛,利用一堆木头,对,就是他脚下这堆木头跑完全程,全程不能搭乘其它交通工具,为了以示公正,全程有鸿胪寺和突骑施联合组成的监察队监看,有违反规定的马上取消参赛资格,先回到朱雀门者胜。”

    宣读完规则,王昌明扭头对郑鹏和扎维尔说:“两位,明白规则了吗?”

    “明白。”

    “明白。”郑鹏和扎维尔很干脆地说。

    王昌明有点后悔做裁判,简直就像一场闹剧,算了,早点结束,自己也不想在这里丢人现眼。

    先是让郑鹏和扎维尔站在同一条直线,先大声问道:“扎维尔勇士,准备好了吗?”

    扎维尔一勒缰绳,哈哈大笑三声,这才大声说:“早就准备好了。”

    这一次比赛,扎维尔就当成一次免费游山玩水,眼里露出笑意,心里更是没一点压力。

    王昌明扭头看了一下郑鹏,有些复杂地说:“郑乐正,你准备好了吗?”

    多好的苗子啊,年轻纪纪就有这么大的名气,最难得的是,郑鹏在音律的造诣也很高,得到陛下的青睐,特地给他机会,就等着高升了,没想到郑鹏却玩出火了。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办事没点分寸,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这是关乎国体的事,关乎于陛下颜面的事啊。

    能开玩笑吗?

    “装备好了。”郑鹏一脸淡定地说。

    王昌明也管不了那么多,大声叫道:“两位请准备....出发。”

    话音一落,扎维尔一夹马腹,缰绳一抖,百里追风马上迈开四蹄,就像一支离弦的箭,飞似的向前冲,一下子把郑鹏甩在后面。

    “郑乐正,开始了,跑啊。”王昌明扭头一看,差点没晕倒,大声催促郑鹏。

    扎维尔的马已跑出成十丈远了,可郑鹏像没听到一样,还楞在原地。

    王昌明都急得冒汗了,刚才听说皇帝李隆基就在楼墙上看着呢,都开始了,还发什么呆?

    太监急皇帝不急,王昌明都急得快上火了,郑鹏这才“哦”地应了一声,伸手往腰里掏。

    “郑副使,你要干什么?”一直盯着郑鹏的兰朵,猛地站在郑鹏面前,大声地喝道。

    不是腰里藏里武器,要攻击百里追风吧?

    郑鹏掏出一块用油纸着着的胡饼,递过去说:“突然想起早饭没吃饱,想吃个饼,怎么,兰朵郡主也想吃?”

    还真是胡饼,炸得金黄酥脆,还泛着油光,香喷喷,一闻就想流口水。

    兰朵的眼珠子快掉下来,反应过来,有些不屑地说:“郑副使,吃完这个胡饼,你是不是准备认输?”

    嘴上吹得玄乎,真到见真章就怂了,这个郑鹏有才华,看起来像风度翩翩的君子,没想到是个彻彻底底的大草包。

    “他,他要干什么,干什么?这就是他跟朕说的八成胜算?”楼墙上的李隆基暴跳如雷,都想把手里那茶杯砸到郑鹏的脸上了。

    说好的踏踩车,不见;比赛开始,对手都到无影了,还要吃胡饼,上辈子是猪吗?

    最让李隆基不爽的是,郑鹏还把自己耍了。

    好大的胆子,此刻李隆基心里想着,是把郑鹏流放还是砍头。

    “老...老奴不知”高力士咬牙切齿地说:“郑乐正敢欺君,老奴这就把他抓起来治罪。”

    说话间,楼下传来郑鹏高八度的声音:“认输?不可能,都说来者是客,某不想兰朵郡主输得太难看,先让着你们,算是尽一下地主之宜。”

    咦,不是准备认输?

    李隆基叫住快出门的高力士说:“力士,不急,再看一会。”

    “遵旨

    下面的百姓看到郑鹏比试后,还在原地吃饼跑,都想着他要放弃,有人转身就走,有人大声咒骂,可听到郑鹏说这番话,骂人的闭起了嘴,准备走的收住脚步,一个个盯着郑鹏,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真有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