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当佛爷的那些年 > 第7章 疯狂
    我本想就这么抵赖看能不能扛过去,毕竟如果单纯只是拳脚的话,我哪怕重伤也不至于缺胳膊少腿。

    可是这把匕首出来之后,我刚才的勇气顿时少了一半。我甚至此刻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还跟我装不知道?坏了行规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不过我今天不难为你,如果你交代清楚昨天你拿的货在哪里,我就放你离开!”

    我支支吾吾的没有开口,我还在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办。难道我现在承认东西是我拿的?要是他们已经有消息知道东西是我拿的,那么我此刻坦白才有可能让自己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可是如果他们没有证据的话,那么我此刻摊牌就一定是中了他们的计谋。

    到底摊不摊牌!

    我的脑袋本来就被打的麻木了,现在无数的思绪在我脑袋里面乱窜让我感觉到脑袋好像已经不是我的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他们应该是知道了什么,此刻应该等着我自己坦白而已。

    我身上的冷汗不住的流着,汗水流在我后背上深深的钻入我的伤口中,一阵刺痛瞬间让我脑袋清醒了过来。

    我张开的嘴立刻闭了起来,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今天栽在他们手里有些太巧合了。

    昨天我是从公交车的倒数第三站下车的,但是今天我是从公交站的倒数第六站下车的。这中间差了三站,差不多两公里的距离。而这些人怎么就会知道我一定会在这里下车?

    我脑海当中慢慢浮现出来一个想法,那就是我的行踪被人出卖了!

    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变得合情合理。他们本来应该不认识我,但是既然这个男人说我是同行,那么一定就知道了我在刀疤脸手底下做事。

    而最近表现的反常的人就只有陈健和陈康两人,也就是说,这两人最有可能出卖我的行踪。我说为什么今天在方舒学校门口遇到了陈康,原来他居然是为了跟踪我。

    我现在有些后悔出手帮了陈康,这种人明显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估计不一定能领我的情。

    不仅如此,我们每天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要上交,而陈健和陈康能出卖我的行踪,那么我每天上交的东西他们自然也会告诉给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过我昨天没有把方舒的钱包交上去,所以这些人从陈健陈康那里得来的消息当中并不包括我拿了方舒的钱包。

    也就是说,这些人并不确定东西一定是我拿的!

    我心里暗暗后怕,如果我刚刚没想通这一点从而承认我拿了钱包的话,那么我今天可就真的栽在这里了。说不定我的手早都会被这把锋利的匕首剁了下来,到时候哪怕刀疤脸出面也不占理。

    不过现在我的底气已经非常足了,接下来只要一口咬定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能扛过去了。因为万一我这边有个三长两短,刀疤脸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倒不是刀疤脸他们对我有多关心,而是刀疤脸他们不想被人驳了面子。而我也相信这帮人在没有完全占理的情况下不会把我怎么样,除非他们不想在西安市混下去了。

    果然,他们虽然还对我大打出手,但是我就是死活不承认。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朝着我招呼过来。

    终于,不知道他们是打累了还是对我失去了兴趣,带头的那个男的挥了挥手,剩下的这帮小弟停了下来。

    我的身体此刻好像已经不属于我了,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疼痛到了极致就是失去知觉。不,不仅是失去了知觉,我甚至连控制身体的能力都暂时没有了。

    我张了张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嘴到底有没有张开。呼吸在此刻都变得异常费力,就好像有一块厚重的石板压在我的胸口,我感觉我每一口气都是用尽身体的全力去吸的。

    “大哥,就这么放了他?”鸭舌帽指着我对着刚才的男人说道。他的脸上还有一些淤痕,看样子他昨天丢了货也没少挨打。

    不过他这句话一出,我心里面顿时把他家里的女性问候了个遍,合着打人挺爽的啊,有本事和我单挑啊!把我手脚绑住然后一群人来打我算什么本事!

    中年男人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怎么着?都被打成这样都死不改口,你还想把他打死不成?”

    鸭舌帽没有说话,不过眼睛狠狠的看着我。

    “行了,小子算你命大,钱包我拿走了,算是给我兄弟的医药费。”

    中年男人这话一出,鸭舌帽脸上颜色顿时好了很多,可是我心里快气到爆炸。这他么是我今天我份子钱啊!这些钱被拿走了,我今天回去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我看到中年男人嘴角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显然他一定是故意的!

    不过我没有开口去要,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现在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反抗,我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甚至我觉得我究竟能不能回去都是个问题。

    中年男人带着一伙人离开了,不过走了两步中年男人停了下来。

    中年男人回头看着我,脸上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对着鸭舌帽说道。

    “去,帮他松松绑。”

    说完就带着剩下的人从这个死胡同走了出去。

    而鸭舌帽则一脸阴笑的朝着我走过来,我心下一凉,暗道不妙。

    这中年男人真他妈阴,明知道知道鸭舌帽还想揍我出气,还让鸭舌帽留下来。而且这样一来,如果到最后我这边去寻仇的话,中年男人直接把鸭舌帽推出来就已经够了。

    鸭舌帽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中年男人算计,上来就是对我一顿猛踹,招招都对我下死手。

    我只能死死的抱住脑袋,可是突然我被鸭舌帽一脚踹到胸口。我一个气短,顿时窝在地上起不来了。

    身上各处的疼痛让我直不起身,眼泪已经疼的开始在眼眶里面打起了转。不过鸭舌帽可没给我喘息的机会,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再次朝我袭来。

    我紧紧的将身体蜷成一团,本来我打算就这么扛过去。可是就在鸭舌帽停手的这个空挡,我突然看到他手中出现一道白光闪出。

    我立刻就认出了他手里的东西,这东西正是刚才中年男子插到地上的那把匕首!

    赤手空拳虽然打我挺疼的,但是并不致命,我现在挨上一顿也不会被打死。

    可是他此刻拿出来一把匕首,问题立刻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这可是能直接要我命的东西!我万万没想到鸭舌帽会这么冲动!他居然想要我的命!

    人在危急时刻总能爆发出比平常更多的能力,看到这把匕首亮出来之后,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想都没想,一个箭步朝着鸭舌帽直接撞了过去。

    鸭舌帽显然没有意识到我居然会反抗,竟然没有丝毫的闪躲,直接被我撞了个结实。而他手里的匕首应声而落,我急忙一个俯身抓起匕首,立刻割断了我手腕和脚腕上的绳子。

    “滚!滚!滚啊!”我拿着匕首朝着鸭舌帽比划着,倒不是我不敢拿匕首扎他,而是刚才我那一套动作耗费了我全部的力气。

    再加上刚才有个杂碎踩在我的手上狠狠的碾了几下,我连握住匕首的力气都没有多少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究竟有多狼狈,但是我知道我此刻是疯狂的。我刚才还害怕死掉,可是这匕首拿到手中的那一刻,我心里早已做出了决定。

    如果鸭舌帽还敢过来,那么我拼了命也要拿这把匕首朝着他扎过去!

    “滚!滚啊!”我大声的喊着。

    “别…;…;别过来!”鸭舌帽刚才的气势完全没有了,此刻战战兢兢的朝着胡同口跑了过去。

    看到了鸭舌帽好像一条落水狗一样跑开,我笑了,我笑的很开心,但是眼泪却在此刻突兀的流了下来。

    因为我突然感觉我此刻好像一个穷途末路的人,在生死关头最后爆发出来的疯狂。一股莫名的孤独感打心底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