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都市灵符高手 > 第十五章 正气符
    符室中也有电灯,但我没有开,电灯的电磁场会影响画符的效果。我拿出打火机,打着了火,走到四面屋角,重新点燃了蜡烛,在烛火的映照下,符室中重新变得亮堂起来。

    我拿起一根蜡烛,绕着四周再次仔细检查起来,主要是检查那两面窗户,等我再仔细看过之后,不由松了口气,原来这两面窗户上的玻璃都有好几处破损了,露出几个大洞,刚才我没有发觉,现在想,风应该是从这几处玻璃破洞中吹进来,把蜡烛吹灭了。

    应该是虚惊一场,刚才倒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只是这破损的玻璃,现在一时也换不了。

    我看现在外面风又停了,琢磨着画符的工作是不是要继续。

    虽然情况似乎弄清楚了,但鬼吹灯的传闻却还在我心底里打转,刚才那几下风起,着实有些蹊跷,透着一股邪门。

    为了保证不再受邪祟打搅,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思,我最后还是打开了符室的门,走了出去。

    符室位于第二层楼的最西侧,我现在要去的卧室,却是位于东侧,其中要走一段长长的走廊。

    我举着蜡烛,走在黑暗的廊道中,四下一片寂静,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在响,这种感觉,仿佛全世界都沉寂了,只有自己一人还存在着。

    又是一阵阴风吹来,院子里的梧桐树沙沙作响,我手中的蜡烛火苗又剧烈挣扎摇晃,有要熄灭的架势,我赶紧伸手护住摇晃的火苗,不让它熄掉。

    廊道并不长,当我走到底的时候,这阵风已经停了,我站在东侧卧室的门外停下,转过身,正要推门进去,就在我转身之际,目光瞥过沿着廊道延伸向外的露天阳台,突然发现在对面黑暗中,竟有两点蓝幽幽的亮光。

    我一下愣住了,仔细看去,这下看清了,这两点蓝幽幽的亮光,分明就是两只眼睛,在黑夜中,一眨不眨的直视着我!

    我一下寒毛直竖,全身出了一身冷汗,手上一哆嗦,蜡烛掉在了地上,熄灭了。

    “喵——”黑夜中,响起一声猫叫,那两只蓝幽幽的眼睛不见了,一道黑影在阳台上迅疾的一闪而过,跳上栏杆,窜入院子中的梧桐树上,消失不见了。

    原来是那个该死的大花猫,吓了我一大跳!

    我暗自咒骂了一声,寻思着明天是不是该把那个该死的大花猫给抓了炖肉吃。

    惊魂稍定,我从地上捡起掉落的蜡烛,重新打火点燃了,蜡烛的火苗重新透出光亮,驱散了四下的黑暗。

    我推门走了进去,来到里屋外,借着昏暗的烛光,依稀可以看到门框上面贴着一张符纸,那是我先前贴在这里的那张静夜思符。

    我轻轻掂着脚,把这张静夜思符揭了下来。

    拿着这张静夜思符在手,我转过身,端着蜡烛,沿着黑暗的廊道,回头往制符室那边走去。

    烛火微微摇曳着,在墙壁上映出了我孤独的巨大黑影,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拿着这张静夜思符在手,我原本不安的心一下子安定下来不少。

    重新回到西侧的制符室,在门外停下,我又惦着脚,把静夜思符轻轻贴在房门的门额上,贴上去之后,我回头看了黑暗中一眼,心说这下那些邪祟的东西不敢再来捣乱了。

    静夜思符贴在门额上,在夜风的吹拂下,不住的微微颤动,我看了一会儿,见并无异状,就走进了制符室,转身关上了门。

    屋子里,角落处的三支蜡烛还在那里燃烧着,没有熄灭,我把手中的这支蜡烛在它的位置上放好。

    回到符室中央的蒲团上,我重新静坐默祷,不多时,心境渐渐平静下来。

    默祷毕,我站了起来,看了看时辰,经过这一番折腾,子时已将尽,我要赶紧了,错过子时,这符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刚才几次画符都失败了,一切工作还需要从头做起,估摸了一下,这次要画成,中间不能再出现一点差池。

    我换了一张黄裱纸,敕道:北帝敕吾纸,书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酆都城,急急如律令!

    敕完之后,我拿起狼毫笔,沾了朱砂,暗中密咒: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急急如律令!

    接着叩齿三通,合净水一口,向东喷之,聚精凝神,存思运气,提着狼毫笔,在黄裱纸上一笔画下。

    先画符头,刷刷刷几笔,一挥而就,接着再画符胆。

    “天地…;…;”刚刚起笔开写,外面突然又有异变。

    “呼——呼——呼——呼——”

    突然间,又是一阵风声大作,来势似乎更是凶猛,四下的风从破损的玻璃缝隙中涌了进来,四下角落的烛火又开始剧烈的摇晃起伏,被吹得明灭不定,似乎有随时熄灭的迹象。

    但这一次,烛火终究还是没有被熄灭。

    烛火未灭,我没有受到干扰,心无旁骛,继续奋笔疾书,同时口中轻轻念咒:赫郝阴阳,日出东方,敕收此符,扫尽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镇煞金刚,降伏妖怪,化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

    此外,不握笔之左手也随之不断作出书符时必用的日君诀、月君诀、天纲诀等手势。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我这次书写的符辞,正是原来时空大名鼎鼎的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狱中诗“正气歌”的开头。

    这首正气歌,千古流传,这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了,而我要作镇宅符,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到底该怎么写,后来想,镇宅符,要镇的就是那些暗中作祟的鬼魅邪祟,而所谓邪不胜正,浩然正气就是一切魑魅魍魉,邪祟鬼物的克星,浩然正气一出,诸邪祟鬼物退散,用来镇宅应该十分合适!

    所以这张镇宅符的符辞,我就选定了这首大名鼎鼎的正气歌的开头,我想,这应该够用了吧。

    室中的烛火,剧烈的摇摆不定,挣扎着,但终究没有熄灭,我抓紧时机,一气呵成,这符胆已经完成了!

    紧接着一鼓作气,再画符脚,聊聊数笔,一切从简,符脚也画成!

    “呼——呼——”

    风声再次大作,窗帘被吹得翻起,猎猎作响。

    我不为所动,已经看到胜利就在眼前,画符毕,将笔尖朝上,笔头朝下,以全身之精力贯注于笔头,用笔头撞符纸三次,然后用金刚剑指敕符,敕时手指用力,气随意动,以己之真气,依附到符上。

    最后将已画好的符纸,提起绕过炉烟三次,整个画符仪式完成!

    在符成的那一刻,我再次感觉到,周围的气场中传过来一股股水波涟漪似的波动,这是成符时的灵力波动,而且这次我感觉更加强烈,这股灵力的波动强度,比起上次还要强上数倍,约莫十数息的时间之后,才渐渐悄然散去。

    这个时候,外面的风已经彻底停了下来。

    我手捧着这张新鲜出炉的正气符,仿佛捧着一件宝贝,一时气势大盛,打开制符室的门,大步走了出去,下了楼,走过大厅,来到大门的门楼后,找了个梯子,把这张正气符贴在了一根房梁后面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我之所以没有把它贴在门前显眼的地方,没有别的原因,只是担心这张符被人看到,顺手给揭了去,那样岂不是冤枉大了。

    虽然我租住的这处住所,平时怕是没什么外人来,但小心点总是没错的。

    我之所以对这张正气符这般紧张小心,也是因为,据那位张正常张天师在符辞法中的说法,以这符辞法作符,也是有冷却时间的,符成之后,起码九九八十一天之内,不能再用同样的符辞画符,即使画了也不会成功。

    若是依着这种说法,那么起码三个月之内,很可能更久,我是不能再画出同样一张正气符了,所以现在我才会对这张正气符如此宝贵。

    有这张正气符作为镇宅符,我一下安全感大增,起码心理上是如此,随后我便上楼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去露天阳台之上,面对东方,修炼了一遍洞玄经吐纳术,随后出了门,走过一条街,去一家早点铺买了早点回来,一边吃着早点,一边打开手机,然后又是几条信息冒了出来,一看之下,都是班主任高自强来的,现在也没其他的人来找我了。

    我没理会这些信息,径直一边吃着早点,一边用手机上网,浏览着信息。

    没过多久,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果然是高自强打来的,不用猜,定然又是给天师府正一观的道士作说客来的,我没理会,也没挂断,造成一种人不在的假象。

    可是我低估了高自强锲而不舍的决心,铃声一直响个不停,一轮拨号结束了,紧接着又继续拨,我本来还想跟对方比拼一下耐心,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但持续了几个回合之后,感觉到对方誓不罢休的势头,我只能认输了,今天这个电话我若是不接,我估计他一直能够拨打到我的手机停电为止。

    而且,我还不好把这个号码拉黑,毕竟是曾经修道院的班主任。

    我是不是该换一个电话号码了,我这么想着,无可奈何的按下了通话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