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升级系统 > 第17章 蒋少云
    全新三星悬赏任务,击败二十万战力指数的男性,并且要宿主自行寻找,必须在七天内完成。

    对于这个坑宿主的任务,王飞有一万个不情愿,偏又不得不去做。

    瞄了眼任务奖励,王飞又无形多了份动力,心中默念道:“战神之眼,有透视、探测战力的能力...”

    抛开其他能力不谈,单独把透视拧出来,这简直是天底下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能力!

    什么是透视?

    那是一睁眼,能够看透一切阻碍的目光。

    王飞坐在办公椅上扫视一圈,鬼使神差的把目光落在沈妍身上。

    今天的沈妍,穿着格外靓丽,上身穿着一件大号T恤,恰好盖住了特短的浅蓝牛仔裤,大白腿显露在空气中,高挑之余又不失个性,显得腿特别长!

    想起任务奖励,王飞咽了口唾沫,他没打沈妍的主意,只是单纯在想这个任务的奖励,最终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而已...

    答案很显然,这个好处是无穷的...

    “任务必须完成啊,妈蛋,老子要得到透视能力。”王飞激动得小心肝都在颤抖。

    一得透视,无所遁形!

    沈妍察觉到被注视,开玩笑的问道:“哟,难得你王飞能看我这么久,要不要便宜你,多看一点?”

    “你能不能要点脸,像个女人一点?”王飞瞬间窒息,他如果不认识沈妍,又没有修改身份背景得到一个老婆,指不定真有可能会和沈妍在一起。

    沈妍双眉挑起,豪爽道:“老子就是这个样儿,没那么做作。”

    王飞当场没话接,寻思着要尽快把任务完成,得先请个假啥的,好多出时间去完成任务,否则鬼知道算不算离开工作岗位,然后另外一个升级任务判定失败?

    市场部,分为好几个工作区,每个工作区都有一套完整的管理方式,由各个分区经理维持日常。

    而再往上,便是市场部真正的高层。

    不过现在的市场部高层,一个个都在等内部处理的结果,又或者在背后想办法,压根没时间见人。

    王飞直接到了分区经理的办公室,先是抬手敲了敲门,然后问道:“赵经理,是我,王飞。”

    话一脱口,门立即被拉开,站在王飞面前的身影,是和他年龄相仿的青年,市场部分区经理赵通,穿得人模狗样。

    这个赵通,是王飞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进了同一家公司,关系不怎么好就对了,以前在公司碰面,也装作不是同学。

    因为王飞是正常应聘,而赵通是依靠关系进来,短短的两年时间内,可谓是平步青云,在同学之中算是年轻有为,自视甚高那种了。

    所以在这之前,赵通自然是不和王飞接触,隐约有点看不起王飞的意味,只是没有过于刻意的表现出来。

    工作两年,每次开同学聚会,赵通从不和王飞搭话,偏又告诉老同学,他现在是王飞的上司什么的,吹嘘自己年薪多少,一度让王飞面上无光。

    然而现在,赵通跟变了个人一样,稍胖的脸堆积出谄媚,一副和王飞关系极为熟络的模样,一手勾住王飞的肩膀,笑道:“我说老王同学啊,你进来还敲什么门,咱俩的关系还用得着敲门吗?你这是没把我当同学,得得得,进来再说吧。”

    说着,王飞便被热情的拉进办公室。

    赵通顺手把门关上,当即和王飞坐在沙发上,装模作样的套近乎。

    “王飞你这家伙,骗得我真够久的,你好意思啊你?”

    “平时也不来找我,你都不知道我多想你来找我坐坐。”

    “在这公司里,就数我赵通和你最好了,咱们一个学校出来,又同一个公司上班,我刚还想去找你叙旧呢,没想到你亲自来了,哈哈哈,果然是老同学。”

    ...

    听着赵通一顿虚伪的话,王飞心里油然而生的出现一股厌恶。

    这个社会,果然是有钱才是王道,不熟的都能变成熟人,别提有多现实了。

    如果王飞没成为苏岚老公,赵通绝对鸟都不带鸟他的。

    “我是来请假的。”王飞直入主题,不想逗留太久。

    赵通死勾着王飞肩膀,不禁有些意外,苦笑道:“老王,你想走就走,整个公司都是你和苏总的,哪用得着亲自来告诉我啊?”

    “咱得公私分明,我就是个普通职员,请假当然要得到批准,我大概请个七天假期左右吧,能让我请不?”王飞双手抱胸,实在感到有些恶心。

    “必须的,不过老王你也太不厚道了,害我从上学的时候就以为,你就是那样的呢。”赵通大笑几声,就像是哪有好处往哪钻的墙头草。

    王飞反问道:“那样...是哪样?”

    赵通当场语塞,脸上浮现出尴尬,但很快又被掩饰下去,话锋一转,说道:“那什么我有件事想告诉你,就是咱差不多又要开同学会了,我到时候会通知你地点,你如果有空的话就过来一趟。”

    “看看再说吧,我不一定有空的。”王飞回了句。

    赵通咧着笑容,主动斟茶倒水,然后发出几声感慨,叹道:“时间一晃,咱都出来社会两年了,各自有了事业,就拿咱们班来说吧,我只能算比较好的,老王你就不同了,我想除了蒋少云以外,已经没人能比得过老王你了。”

    赵通的语气,无形带着几分嘲笑,却又难以被识破。

    蒋少云?

    “你是故意说的吧?”王飞皱起眉头,眼神瞬息阴沉下来。

    “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老王你误会了,以前都不懂事,其实现在想想也没啥的,”赵通急忙否认,心底却在冷笑,就算你王飞今时不同往日,又能如何?当初在上学的时候,还不是差点被蒋少云玩死?

    这种既不得罪人,又能揭人伤疤的事,赵通简直不要太过瘾。

    “不懂事?没啥的?”王飞神情越发阴霾,不由摸了摸后脑,在头发的掩盖下,那里有着一道伤疤。

    当初在上学的时候,蒋少云可谓是横行霸道,只因为没有替他跑腿买水,这么简单的事情,直接把王飞揍了一顿。

    从那以后到毕业,王飞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这后脑的伤疤,就是蒋少云给留下的,差点被他打死,好像这蒋少云就喜欢专门欺负王飞这种人来找存在感似的。

    事后蒋少云屁事没有,王飞则是白留了个疤。

    有些人就是这样,欺负你等于玩乐,为了过瘾,甚至有的根本没有理由。

    从以前王飞就听说过,这蒋少云不简单,事实证明确实如此,但王飞不清楚是不简单到什么地步。

    “如果换你试试,被人欺负那么多年,你会有什么感受?”王飞心里有股无名火,这几乎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丑事,只因为当初没实力,玩不过人家。

    赵通摆出一副和事佬的面孔,辩解道:“少云哥他以前是过分了点,但那时候确实不懂事,咱现在都出来社会那么久了,也没必要计较太多,况且就算真要计较,少云哥他...”

    “你的意思是,就算我真要计较,也未必能玩得过他?哟,你还叫上少云哥了。”王飞呼吸凝重,双手渐渐握成拳状。

    “我不是这个意思,咱得和气生财嘛,你和少云哥关系不好自然是不了解,我和他关系勉强算可以,偶尔有过联络,人家现在混得那是风生水起,京城和北陵来回跑,过的那种生活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你如果还要计较的话,不是显得老王你太小气了?”赵通外表看似相劝,实则内心巴不得王飞去招惹蒋少云,好再重演大学时期的好戏,而且马上就要开同学会,以往蒋少云没时间来,这次是亲口答应来的。

    到时候,这两个仇家肯定会碰面!

    蒋少云这个人,身份一直成谜,反正据赵通所知,就是有权有势。

    现在王飞势头正猛,没人知道赵通有多眼红,心里有多不舒服。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去,这么长时间没见,我倒想会一会这蒋少云。”王飞双目一闪,那是有仇不报非君子的眼神。

    “必须的,咱俩是老同学嘛。”赵通察觉到王飞的变化,暗道鱼儿上钩了,到时候坐山观虎斗,简直过瘾!

    甚至赵通已经开始想象,王飞被蒋少云踩在脚底下,像条狗一样的画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