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 第两百八十八章 末节指骨13(下)
    哨塔‘末节指骨13’的顶层,珊多拉女士像往常一样飘在塔顶,凝望着远方漫无边际的黑暗。

    “您找我,女士?”骷髅守卫安格斯恭敬的低下了头。

    珊多拉女士是‘末节指骨13’这座哨塔的塔灵,也是一只幽魂类亡灵中的缚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座哨塔其实就是她的身体,而安格斯、波文、达伦等其他亡灵,都生活在她的身体之中。

    “那里,有只,奇怪的狗。”珊多拉女士伸手指向远方,用一种空灵而木讷的声音说道。她那半透明的灵体不住的扭曲着,长至腰间的头发在空中轻轻飘动。

    “狗?”安格斯疑惑的朝塔外望去,却什么也没看到。紧接着,他颅内的灵魂之火大盛,才终于看到了珊多拉女士所指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只十分普通的小型骨兽,说不好生前属于什么物种。就像安格斯一样,你无法仅凭那一身骨头架子,就知道他生前到底是哪儿的人。更何况,他的身体都已经换过好多次了,有时这一身骨头甚至来自于不同的个体。

    他上次重生后的身躯,两条手臂的长度相差很多,导致他用的很不习惯。幸好在一次调查之中,他被一只凶狠的木乃伊干掉了,才有了现在这副身体。

    远处,小型骨兽在原地不停的转圈,开心的追逐着自己的那根骨头尾巴。如果没有人打扰,它的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也许能一直持续到多元宇宙的尽头。

    “它没有人任何危险,女士。”安格斯将颅火恢复如初,“如果您不放心的话,我这就出去消灭它。”

    “不!”珊多拉女士转过身,用那双木然、冷漠的双眼盯向安格斯的眼眶深处,“我想要,那只狗。去把它,带给我。”

    “遵命,女士。”安格斯应道。他转身下楼,准备去抓那只按照生前本能行事的小型骨兽。

    其实,珊多拉女士以前并不是这种冰冷、木讷的性格。在安格斯的印象中,女士以前相当活泼,喜欢在哨塔周围来回翻飞,甚至试图想要飞的更远,却总是在半途中被莫名的力量拉回来。没办法,缚灵就是这样。

    之后,近七百年前的那场大战改变了她。

    那次大战,在中央‘死亡之颅’坐镇的法师大人们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茫茫多的亡灵大军压境,并且在哨塔外徘徊了许久,法师大人们也没能给出更进一步的指示。

    安格斯在那场大战中并没有什么作为。他只坚持了一小会儿,便被他的那些如潮水般的亡灵同类所淹没。在灵魂之火熄灭之前,他看到一只十米多高的死亡泰坦,在用手中巨大的锤子轰击哨塔。

    珊多拉女士当时根本无法阻挡这只死亡泰坦。别无办法的女士选择飞进死亡泰坦的颅内,试图用天赋的‘灵附术’控制这个强大的敌人。

    安格斯没看到最后,但失败的结局并不难猜到。‘灵附术’是对付带有生命的活物的,他不知道对同类用会如何。

    总之,在倒塌的哨塔再次被修建起来后,重生的珊多拉女士就变成了眼前这副样子。

    ……

    此时的大厅中,那场漫长的牌局又卡在波文那里。这个喜欢纠结的毒爪食尸鬼看到安格斯的身影后,赶紧将手中的牌遮挡了起来,并对我们的骷髅守卫呲了呲牙。

    安格斯并没有理这家伙,而是身手推开哨塔大门,径直走了出去。

    哨塔之外,三位和它一样的骷髅守卫、三位手持双刀的骷髅打击者、三个胖胖的濒死时身体会爆炸的腐朽僵尸、以及狂暴食尸鬼班奈特,在附近忠于职守的巡逻着。

    在‘永恒之躯’的这片领域里,每一只亡灵都有着自己固定的工作和位置。班奈特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哨塔周围巡逻,而安格斯和波文他们的工作,则是调查、支援、以及应付其他意外情况。

    他们这组除了打牌的几个家伙和安格斯自己外,还有一只炽焰骷髅文森。文森会使用灼热射线,还会投掷出烈焰球,对他们亡灵同类的杀伤极大,是他们之中最厉害的。

    安格斯走到哨塔魔法保护的边界处,将背后的盾牌挂在手上,又将武器从腰间拔了出来,然后才抬脚迈过边界。

    与其他位面相比,黑暗界域显得相当贫瘠。除了魂石等个别几种魔法材料外,其他有价值的东西少之又少。但不管怎样,这里都是他们亡灵的家园。他们的母亲大人无私而亲切,用磅礴浩瀚的负能量供给他们活动。

    数只普通僵尸挡在了安格斯前进的路上,漫无目的往复徘徊。它们没有从属,没有意识,只渴望能够品尝活物的血肉。

    但这里可是黑暗界域,他们的愿望注定很难实现,还不如让自己陷入永恒的长眠。

    安格斯长剑一挥,将眼前一只僵尸的脑袋劈成了两半。这是你们最好的归宿,他想道,虽然我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但至少可以帮助你们解脱。

    遇到危险的僵尸群试图反击,却被安格斯干净利落的将它们全部斩杀。我们的骷髅守卫虽然不是高等亡灵,但是能被法师大人们选中,将原始印记永远留在死亡之颅内,从而被动的达到了不朽,那他自身的实力肯定是眼前这些小杂兵远远比不了的。

    又往前走了一小段,安格斯终于看到了那只正在向‘衔尾蛇’学习的小型骨兽,后者此时依然在原地不住的绕着圈。

    待他慢慢走近后,这只小型骨兽才停止了那愚蠢的动作,抬头向他望去。

    下一刻,安格斯颅内的灵魂之火突然汹涌的燃烧了起来,他想像那些高等亡灵一样,用灵魂之火直接对其进行威压。

    虽然骷髅守卫根本不具有这样的能力,但在他想来,凭自己灵魂之火的强度,来对付一只和狗差不多大的小型骨兽,应该还是能够实现的。

    可惜的是,他那灵魂之火的强度终究还是差了些意思。小型骨兽受到威压后,并没有原地待命,而是扭头开始逃跑。

    安格斯略微有些懊恼,随后抬腿追了上去。

    小型骨兽慌不择路的逃跑着,速度相当快。在它后面追赶的安格斯默默在心里盘算,如果追到离这里最近的那块‘虚空石’,还是追不上的话,他就打算返身回去。

    “服从”是安格斯永远的信条,而且珊多拉女士的位阶也确实比他高,他的确需要听从她的命令。不过,女士毕竟不是法师,守卫哨塔的任务依旧是第一位的。

    远处,那块比周围的黑暗还要黑无数倍的固体块状物渐渐显露出了身形,那就是‘虚空石’。负能量位面的某些区域,会因为位面崩坏的强度过于大,导致位面自身裹夹着大量的能量开始不断折叠。折叠稳定之后,便会形成这种悬浮着的绝对黑暗物质。

    虚空石极度危险,几乎任何与虚空石相接处的东西都会被立即摧毁。在安格斯的记忆里,他隐约记得在其他位面中,好像也有类似的东西存在。

    所有位面在虚空中都会不断的瓦解、崩坏、毁灭,之后开始进行重组、孕育、成长,这种‘虚空石’是完整位面在隔绝那种难以逆转的崩坏时的一种自我保护手段。

    离那块虚空石越来越近,正当安格斯打算放弃时,前方的那只小型骨兽却突然停了下来。

    小型骨兽的整个身体都蜷在地上,还将自己的尾巴缩回到了盆骨内,就那样缩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恐惧着什么。而下一刻,安格斯也知道了个中原因。

    一只浑身冒着绿火的梦魇兽,从远处飞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这只梦魇兽的背上,还端坐着一位高大的死亡骑士。

    在这位死亡骑士身旁的空中,飘着一只小女孩模样的幽魂。小幽魂飞到骨兽的旁边,蹲下身,用自己那半透明的灵体摸了摸后者。

    随后小幽魂扭头朝那位死亡骑士问道,“大个子叔叔,我能养它么?”

    “不行!”死亡骑士回答,“这东西是别人的!”。他翻身下马,朝安格斯走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