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投资之王 > 第333章 见与不见
    张晨刚刚回到滨城就接到了孙洪彬的电话。

    “彬哥,你这消息也够灵通的,我才刚回来,还没进家门呢,你就知道了,是不是在我身边安了个间谍啊?”张晨在电话里笑嘻嘻道。

    孙洪彬不知道张晨是真的开玩笑还是借着开玩笑的口吻起了疑心,也笑嘻嘻解释道:“我刚和刘明联系过,说大伙儿一块儿晚上出来聚聚,他说你应该这两天就回来了,我就想着给你打个电话。”

    张晨看了看表:“今天不行了,我得赶紧回家,爹妈念叨几天了,今天说什么也得回去吃饭。”

    孙洪彬理解:“刚回来,是得先回家看看。这几天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几个人出来一块儿聚聚,香水湾正好马上冬季停工了,我这最近也没那么忙了,你明后天有时间吗?”

    在工程方面,孙洪彬虽然有建两栋楼的经验,但那毕竟是为房管局代建,算是承包工程。而香水湾,是孙洪彬真正意义上自己开发的第一个项目。

    对于开门红,孙洪彬极为重视,发誓要一炮打响顺池的知名度,要让滨城整个地产市场看一看,他孙洪彬是怎么运作项目的。

    张晨想了想,“明天。。。。。哦,24号,不行,我24、25号都没时间,要不然你们先聚吧?我刚回来,事情太多。”

    孙洪彬嘿嘿笑道:“理解,贵人事忙吗,那你看看元旦前哪天有空?”

    张晨有些奇怪,孙洪彬挺直爽的一个人,往常没这么磨叽:“彬哥,你是不是找我有事儿啊,有事你直说不就行了。”

    孙洪彬嘬了口牙花子,“也不是我找你有事,是有人想来滨城和你见一面,跟我打听你哪天有时间。”

    张晨奇怪:“有人想见我?谁啊?”

    孙洪彬:“老刘,刘传之。”

    张晨哑然失笑:“彬哥,你离开联响都多少年了,就算当年老刘对你不错,但后来的事情也让你们两清了,你说你趟这浑水干嘛呢?”

    孙洪彬正色道:“话不是这么说,我和老刘当年确实有嫌隙,但没他,也没有我今天。要只是杨源庆开口,我最多跟你提一下。但老刘找到我,这事情我还真得帮忙。”

    刘传之。。。。。。

    张晨略略沉吟,“彬哥,这样吧,我这些日子本来就要去京都一趟,到时候我抽时间去拜访刘总一趟,但具体日子我真说不好。”

    孙洪彬高兴道:“有你这句话就成,对了,你们下手也够狠的,联响最近销量下滑了至少三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张晨冷笑道:“彬哥,这事儿你还真得跟刘明说,他才是外星人科技的董事长,我就是个小股东,连董事都不是。再说了,当初联响怎么整外星人的你应该也听刘明说了,要不是我们反应快,现在外星人就已经被他整垮了,当初他怎么不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孙洪彬碰了个钉子,尴尬道:“算哥哥失言。”随机自嘲道,“我也是觉得老刘这么大岁数了,能跟我开这个口,挺不容易的。而且这事老刘确实也不知道,我觉得老刘还是挺有诚意和解的,所以跟你提一句,你要是不愿意,当哥哥没说。”

    和解?张晨心中冷笑,怎么和解?

    他和刘传之还有杨源庆都没有私人恩怨,不过生意场上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联响已经是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pc机供应商,外星人想要成为市场上的老大,必然要挑战联响,两方面的利益点是完全冲突的,根本没有和解的基础。

    国内市场足够大,厂家再多也能吃得饱是用来骗对手的,要是自己也信了,那才是真傻。

    但张晨自然不会傻到和联响撕破脸皮,在自身还没强大到可以反杀联响的时候,必然要放低姿态,麻痹对手,让对方放松戒心。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这是张晨给外星人定下的长期战略。

    张晨在国外,玩的是资本,相对被投资人一方,投资人一般都处于强势地位,当然可以嚣张一些。甚至姿态越高,越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和信赖。

    但在国内,张晨搞的不止是投资,无论是外星人、门户网站还是科洛托,实际上都已经参与了具体经营。加上华夏文化中对低调中庸的推崇,处事方式自然和国外有所不同。

    到什么庙,念什么经。

    心念一转,张晨笑道:“你说这话不就是见外了吗,我就是对之前联响的下作手段来气。”

    孙洪彬爽朗的笑道:“就知道你没那么小气,行,回头你有时间了给我打电话。”

    到家前,张晨又给林小夏也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回来了。

    林小夏最近正忙着期末考试,她们不止有文化课考试,还有专业考试,对于艺术生来说,专业考成绩比文化课重要多了。

    “小夏,最近进步的很快,形体这一部分是你的强项,但有些动作还不够标准,下周就是期末考了,你还得把这段舞多练一练。”专业课老师和颜悦色的对林小夏道。

    林小夏乖巧的点点头,学校里是个小社会,藏不住秘密。自从上次张晨帮她教训了赖小玉后,在王芳这个大嘴巴的宣扬下,整个学校都知道林小夏有后台,甚至有些传言越传越玄,也就没什么人再过来触这个霉头。

    到更衣室脱下练功服,换上平时穿的运动服,林小夏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张晨的。

    再打回去,关机了。

    张晨也郁闷,重生后总忘记给手机充电,也怪这时的手机待机时间太长,大部分都能待机一周时间左右,不像后世的智能机,频繁使用,需要一天一充甚至两充。再加上现在的手机也没什么功能,除了打电话发短信以外,张晨都想不起来把它从口袋里拿出来看一眼,经常直到没电关机了才会发现。

    吴天把自己手机拿出来,递给后座的张晨:“您用我这个打吧。”

    张晨看看外面,再过一个路口就到家了,随口道:“不用了,马上到了,回家在充电。对了,到前面建国路夜市的时候停一下,我去买点熏肉带回去。”

    刘金龙道:“我去买吧。”

    张晨道:“不用,你不知道哪家的熏肉好,我自己去。”

    建国路夜市距离张晨家不远,里面有一家熏肉做的极好,门脸很小,但每天都排队,直到二十年后也是如此。

    买了二斤熏肉,张晨提着塑料袋往回走,却看到一个卖炸串的摊位前也挤满了人。

    卖什么的?生意不错啊,以前没见过。好像是个姑娘和一个中年男人在摊子上忙活。

    张晨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两串鹌鹑蛋、两串鸡排、一串豆腐,东西齐了,两块二。”

    陆心怡?

    张晨看了两眼,脚步没停,回到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