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牧野里看天高 > 第六十八章 诸王进京
    本月初十日,参加这次诸王大会的诸侯王陆续进京,京城的路上轻骑绝尘,漫天飞扬,佩金马蹄,带玉软带,诸侯大王年轻气盛睥睨天下傲视京城,引得街上的老百姓全都忍不住驻足观看。其中一些人望着骑马的少年王子竟还能说出几个人的名字来。

    其余几个诸侯王一路跟随只有随从,唯独山阳王刘荆与王妃崔如珠同乘一辆马车来了京城,马车进了京城的大门,刘荆和崔如珠掀开帘幕,望着繁华的京城盛景,忍不住击掌拍手兴奋地大叫起来,“王妃,我们终于回到京城了!”

    “大王,我都快想死这里了,终于可以回来了”,崔如珠高兴了一阵突然又低垂了头,“只可惜我们待不了就得走,要是能够一直住在这里就好了!”

    刘荆望着这一片盛世繁华的景象,心里痒痒难平,“王妃你放心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留在这里了!”

    “真的吗大王?你肯定是骗我的,陛下怎么可能让诸侯王留在京城,哪有诸侯王不到封国就封的道理?”崔如珠抱着刘荆心里虽然知道是在骗她,但还是十分高兴,想想就觉得很美。

    刘荆也不做声,但神态之中颇有几分得意和难以掩藏的自信。

    正在这时,沛王刘辅骑着高头大马一行众人从刘荆身边经过,见到刘荆突然勒马停了下来,“山阳王,我们是奉陛下旨意前来参加诸王大会的,你怎么把王嫂也给带来了,难不成这么点时间都舍不得离开吧,看来你们夫妻真是恩爱,这么如胶似漆的”。

    刘荆抬头一看见是刘辅,知道他是在故意取笑他,“陛下也没有说不可以带家眷啊,再说了我家王妃想念皇后,想要来叙一下姐妹之情有何不可,你个黄毛小子懂什么?”

    “好,那山阳王就跟王妃慢慢在这京城里溜达吧,本王要先行一步了!”刘辅说完长鞭一挥跃马而去,一路随从紧跟后面甚是威风。

    “这个刘辅竟然敢取笑本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此时常知乐与唐小蛮等人也正在街上闲逛,望着一路的尘土和那些意气风发的诸侯,不禁投去羡慕的眼光,“今天京城是怎么了,这些都是什么人啊?真是好威风!”

    “听说这个月陛下要举行诸王大会,这些应该是应邀前来参加诸王大会的各地诸侯!”怀璧立志报国,因此时时留心朝廷政事。

    “大丈夫当如此啊,只可惜我没有他们会投胎,否则说不定现在骑在马上的就是我了!”常知乐一边羡慕一边自娱自乐起来。

    “对,对,夫子曾讲过,光武帝年轻的时候在长安求学时说过一句话叫什么来着?”裴晃从来也没有认真听过一天的课话到嘴边又想不起来。

    “仕官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对,就是这句!”常知乐说完之后十分得意。

    “知乐你不要命了,竟敢当街直呼太后的名讳,要是被廷尉知道了那可是要下狱的”,怀璧吓得赶紧上前将常知乐的嘴巴捂住。

    常知乐拿开怀璧的手,“你要捂死我啊,我知道了,瞧你这点胆量把你给吓的”。

    “俗话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些事情从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强求也是没有用的,你呀还是认命吧,乖乖的做你自己,再说了你要真是投胎到了皇家那我们岂不是就不认识了,所以你还是做常知乐好!”唐小蛮也一旁搭起了话。

    “你们看那不是山阳王吗?”柔雪突然指着前面的一辆马车叫了起来。

    “在哪里我看看!”

    众人往前面一看,正见刘荆和崔如珠坐在马车里,前面还有钱无尽。

    “还真是他们,真是冤家路窄,在京城也能见到他!”

    “知乐你可别乱来,这是京城,殴打诸侯那可是大罪!”怀璧见常知乐气吁吁的样子以为他要上前找刘荆动手。

    “怕什么,山阳王就是欠揍,你不敢打我去”,唐小蛮对刘荆也是十分地讨厌。

    “等等我的姑奶奶,这里毕竟是京城,现在又是诸王大会的紧要日子,要真是打了山阳王我们可跑不了,还是算了等以后再找机会对付他”,常知乐虽然记着仇但也是一个知道轻重的人,不会在天子脚下贸然去干这样的事情。

    “常知乐你们怎么在这里?”

    常知乐和唐小蛮一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刘荆的马车已经缓缓地走近,刘荆一下子便看到了几个人。

    “你管得着吗?”

    “大王这个臭小子曾经当众欺负过我,你得替我讨回公道”,崔如珠到现在还记得常知乐对她的戏耍,哭哭啼啼地向刘荆诉苦。

    谁知刘荆不知道为何这次见到常知乐等人突然态度变好,“王妃他们毕竟是我山阳国的子民,能够在京城见到自己的老乡那也是一种缘份,现在先不跟他一般计较,等回了山阳国我再慢慢地教训他”,刘荆哄好崔如珠又向唐小蛮招手,“小蛮我们又见面了,哈哈!”

    “哼,流氓!”唐小蛮把头扭到一边懒得去看刘荆。

    “大王她为什么叫你流氓?你们背着我干了什么事儿?”崔如珠一听追着刘荆便问个不停。

    “我们没干什么事儿?”

    “你骗人,快说你们到底怎么了?”崔如珠揪着刘荆的耳朵不放。

    “王妃快松手,痛!”刘荆被崔如珠扯着耳朵,刘荆使唤着钱无尽赶紧走,钱无尽在前面一边令马夫加速驾马一边在旁不停地替刘荆辩解,车马渐渐地远去。

    “活该!”唐小蛮见刘荆那副模样也不禁觉得好笑。

    刘庄得知了今日刘荆等诸侯进京的消息,早已命时准在城门处等候。

    各个诸侯陆续到达城门之处,见到皇旗立即下马,迎上前去,“诸位大王,陛下有旨,令臣在此迎接各位大王前往别馆住下”。

    “中常侍大人,咱们才刚刚到京城还没逛够呢就这么直接去别馆多没意思啊,不如你先回去我再到处看看自己再过去吧!”刘荆曾在刘庄的太子府中见过时准,因此对他并不陌生。

    “请山阳王恕罪,既然陛下有旨那还是遵从为好,我们现在就去别馆吧!”

    “大王算了我们还是先去别馆安顿下来再说,到时候我们自己再出来就是了!”钱无尽赶紧提醒刘荆,知道时准是刘庄身边的贴身之人,不想节外生枝。

    刘荆本想先在京城玩够了再去复命,见时准坚持这样只好如此,又往各处看了看,“怎么没有见到东海王刘疆还有东平王刘苍啊?”

    钱无尽东张西望看了看,“也许他们在后面还没有来吧!”

    于是先行到场的诸侯随同时准一起前往别馆。

    刘荆刚到别馆便在门口碰到了楚王刘英。

    “楚王还在很是积极,来得这么早,竟然赶在了我们前面!”刘荆随意跟刘英攀谈了几句。

    刘英点了点头,“大家都差不多,我也没有来多长时间,只是陛下召见当然要早日前来!”

    刘荆一听有些不满,“楚王对陛下还真是虔诚,这么听话呀!”

    “陛下乃万民之主,我等虽然是陛下的兄弟,但是毕竟君臣有别陛下的话普天之下谁敢不听?”

    “行,那你慢慢听吧,赶了一天的路本王得先进去休息了,中常侍大人本王住哪里呢?”

    “山阳王这边请!”时准低着头在前面亲自给刘荆带路,刘荆理所当然的大摇大摆与崔如珠走了进去。

    刘英看着刘荆一副傲慢自大的样子不禁窃窃笑了起来,回头看了看叶无声,叶无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刘庄得知诸王已经陆续进京被安置在了别馆之中,派人去召来窦固。

    窦固进入宫中之后,刘庄屏退殿内的宦官和宫女,只留下自己与窦固两人在里面。

    窦固见状知道刘庄将有要事告诉于他,连忙上前,“拜见陛下!”

    “起身说话”,窦固起来之后刘庄问道,“诸王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时准给迎进别馆了吧?”

    “中常侍大人出宫已有时间,现在诸王应该都已经去了别馆!”

    “朕的兄弟们现在都住在别馆,他们的安全十分重要,因此想派你亲自去负责别馆的安全!”刘庄认真地说道。

    “臣谨遵陛下旨意,一定保护好各位大王的安全!”

    刘庄顿了顿,“朕让你去别馆除了保护诸王的安全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朕继位不久,先帝众子皆英武勇敢,难免对朕有微词者,因此朕想让你在别馆多多留意一下诸王的动态,看看他们的言行有无不可之处,若是有的话趁还在萌芽之时朕也好以言语劝诫,让他们及时回头,免得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刘庄的话已经说得十分的露骨,窦固听得明白,刘庄派他保护诸王是假,监视诸王是真,他是担心诸王之中有对他不满之人,妄图觊觎着皇位,窦固心想这次诸王大会恐怕不是回京述职那么简单,刘庄是要借此了解诸王的情况。

    “臣明白陛下的意思,一定会好好替陛下保护好各位大王!”

    窦固出了大殿,正碰着涅阳公主从对面走过来,正准备掉头绕过她,涅阳公主一眼便见到了窦固,很快跑了过来追上他。

    “窦固你见到本公主干嘛跑啊?”涅阳公主跑到窦固前面把他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