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必须完结的世界 > 第十二章 风尘客栈
    落日的红霞已经将这片连绵的沙丘染红,高空的秃鹫在低沉的云里盘旋,冷漠地注视着即将死去或已死去的躯壳。

    它已然观察两天,沙丘上的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忽然俯冲而下,轻巧巧地落在了浑身是伤,还少了一只鞋子的年轻男子身旁。

    年轻男子没有上衣,倒在沙丘上。秃鹫在观察,但见不到年轻男子胸口是否微弱的起伏,它发出一声“呜咕”的试探声,可年轻男子还是毫无反应。

    秃鹫展开翅膀,伸长脖子,跳了两步,啄了一下没有动静的年轻男子,同时也做好受骗遭暗算的准备,如有异样,就立马飞上天。男子依旧没有反应,秃鹫大胆了些,它的一只脚爪摁住年轻男子的一只胳膊,然后朝他背上重重一啄。可这只秃鹫老了,它的喙已经发钝,啄了好几下,只出现红色的印子。

    突然男子翻了个身,吓得秃鹫慌张飞走。

    陈陈当时在做梦,他梦到了自己在洗浴中心按摩,帮他捶背的小妹不仅手法熟练,而且恰到好处,每次遇到着力又舒服的手法时,自己竟然不自觉地呻吟出来。他想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小妹懂事又乖巧,转头一瞧,却发现是张毅对他嫣然一笑。

    噩梦!

    陈陈醒了,但感觉有东西还在锤他的背,他想挥手赶走这种让他烦躁的情绪,但下一秒,就摸到了沙。

    沙?如何有沙?他似乎在混沌中被拉了出来,慢慢清醒,随后明白——他出来了。心一喜,一下翻了个身,忽然旁边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秃鹫叫声,接着就听到拍打翅膀的扑通声。

    天空上落下几只稀疏的羽毛,一只秃鹫慌张地飞向红日里。

    他模糊地看着一个黑点慢慢变小,叫声渐行渐远。心里发苦,想到小妹帮他按摩的梦,自己从来没去过洗脚城,想都没有想过,怎么能梦到那种地方,况且还出现了一个让人浑身难受的张毅。

    他的视线逐渐清晰,看到了慢慢下落的红日,映染着茫茫黄沙,不由觉得苍凉。这片天地间,除了风,只剩下他一人。缓了半天,艰难坐起身,抬手一看,手臂内侧全是瘀伤,身上还有一道道的血痕。

    他总算出来了,本想大呼小叫一番,但是实在是提不起力气。闻着干燥的风沙气息,都觉得心里踏实,他感觉不会再有奇奇怪怪的东西来折磨他了。他想到了张毅,想到了小老板,想到了可口又扑鼻的饭菜,连租房里的小床现在都让他觉得舒适。

    可他偏偏没有想到要如何走出这片沙漠。

    软塌塌的沙,只怕踏上去并无异样。他解脱似的吐出一口气,要是一个梦该多好,醒来正好就躺在小床上,张毅和小老板正笑吟吟地看着他,手里还捧着一碗香喷喷的牛肉面。

    陈陈想捏捏自己的脸,但还没抬手,肚里就传来几声咕噜叫,他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吃饭了。心里苦涩,自己应该接受这个事实,他现在踩着的沙,正是他小说世界里的沙,这片沙漠也正是他小说世界里的沙漠。

    他站起身,向远处眺望,四周还是一片望不尽的沙,连绵的沙丘让陈陈发觉,这应该又是场艰难的斗争。他本能地向前走,忽然碰到了一个硬物。是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正埋在沙里。

    陈陈捡起来一看,这个盒子有点像一个不规则的八边形,两层,似乎可以扭动,在盒顶中部有一个向里的圆槽坑,像个铜锁窟窿。他扭了扭,纹丝不动,又晃了晃,空荡荡的,感觉里面什么都没有。

    他丢地上踩了几脚就走了,他真想不通,当时为什么要死命抓住这玩意儿,如果把这破盒子,换成一杯热乎乎的豆浆和包子,说不定自己会嘬一口,还咬几口包子。

    沙很细,踩上去就是一个脚坑,这让陈陈走得很吃力,他每走几步就休息一会儿。路很长,他想起了鬼三尾,又想起了那个躺在古怪树干上的男尸,他总感觉这两者有联系,黄起敏把他丢进这个墓肯定是别有用意,如果是为了保护他,这墓里面的东西明明就比那一群马匪可怕,自己九死一生才逃脱,仔细想来,运气是占一部分,实力勉勉强强还凑合。

    陈陈奇怪,也许是他不知道这个墓?不可能的,鬼三尾就是他引出来的,他肯定知道里面有什么,可凭什么黄起敏这么有把握他在墓里不会领便当?而且他呆在里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地方可以让鬼三尾歇息,转念一想,自己撞晕过一次,晕倒的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所看的也许并不是这个墓的全部,那个祭台上的大洞,说不定就别有洞天,里面竟然还传来敲钟的声音。

    他还有很多问题,但不知道从哪里想起,感觉整体很复杂,所以干脆懒得再想。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做出来的事情,等自己走出了这片沙漠,肯定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大吃大喝一顿,再舒舒服服睡他个美觉,管他什么钟不钟,鬼不鬼的。

    落日一沉,北漠便昏黑一片。风变得刺骨,这让没有衣服,还少一只鞋子的陈陈冻得发抖。看来这小说里的天气还是很遵循自然规律的,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别。

    陈陈翻过几道沙丘,风变得越来越大,低沉的云让天黑得深沉。所幸的是沙地逐渐变硬,四周开始显出荒石一样的山。陈陈找到了一个嶙峋的山洞,堪堪能容他进去,不能躺也不能倒,只能让他勉强向里靠着。

    他听着洞外呼啸的风声,其中还掺夹着远处什么动物的嗥声。这突然让他心惊,因为他想起来,他现在所在的北漠,是在外城的最北边,也就说他现在没有外城的保护,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因为在外城的外面或者没有探索的地域里,有很多凶猛又奇怪的野兽和怪物。值得一提的是,如果他能一个人干掉一只野兽,再将其身上的角、皮或者有价值的部位拿到王城去贩卖,这能让他过一段体面的日子。

    他走了半个晚上,没有在荒芜的沙漠里碰到一只或者成群的野兽,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是陈陈的好运要来了。

    陈陈靠在洞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实在是太累了。他没有做梦。

    醒来的时候天是昏沉的,大风吹面而过,这不得不让陈陈用手挡着风,防止被沙迷了眼。他很虚弱,嘴皮干得发白起皱,浑身脱皮似的疼。

    他又走了很久,风也越来越大,当他用尽力气翻过最后一道沙丘的时候,却没有力气再下去。陈陈滚下了沙坡,却绝望地看到,黄沙与天的交际处,混沌一片,灰色的沙在不断地向前延伸变宽,像巨大的毛毯遮住了天地。

    沙尘暴。

    陈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要遭受这么多苦难,无论是现实还是小说。他在苦笑。看来躲得了人祸,不,是怪东西祸,却躲不了天灾。每次都叫张毅老实和尚,但他自己也想当一个和尚,不过是个野和尚,不提度,不打坐。每天醒来去化化缘,吃吃豆腐。还可以上寺庙的塔楼敲敲钟,听听庄重沉稳的钟声。早起的时候看看鸟叫,听听花笑,又自由又自在,多好。

    他已经无力去躲,艰难爬起身,打了个坐化的姿势,当风和砂砾汹涌卷席而来打在他身上的时候,陈陈却感受不到疼痛,慢慢闭上了眼。

    是不是人在弥留之际都会向往自由自在的景象。

    狂暴的风将他吹倒,陈陈不再有意识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一句疲倦又熟悉的声音:“你会明白的。”

    黄起敏?这是陈陈最后一个念头......

    枯叶飘向莽莽黄沙里,云里的大雁朝远方归去。

    戈壁当中是一条萧条的宽敞马道,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模样,至北向南延伸,似乎很远,向两边扩展过去,一片荒漠,植被稀少,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岩石,成群的牛在吃着什么。

    在黄沙与荒漠的交界处,有一座大客栈,建在两座四方大山之间,却高于大山。接待着从市集而来往沙漠里而去的过路客、胡商和猎者。

    客栈的庭院门口旁倒放着一块石匾,上边龙飞凤翔篆着几个大字:

    ”风尘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