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剑道之轩辕 > 第四百六十四章:眼泪
    虽然在这一刻他不知道多少次失败,也不知道多少次功亏一篑,可他依旧保持着那样平静的形态,当失败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它已经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影响,哪怕失败的代价是带来无休止的轮回也是一样。

    那个虚无的空间中,张祥站立着看着眼前充满灰蒙蒙气息的天空,这些气息他是那样的熟悉,却对于这些气息他又是那样的无力。

    “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这次见面的时间会如此的短暂。”一个声音在张祥的脑海当中在虚空当中回荡,这个声音让张祥充满了厌恶,更让他充满了怒火,平静的心在瞬间波动起来[],阵阵杀意从的身上散出来,充斥满整个空间。

    “哦,过了这么多年,你的脾气还是那样臭,难道我就哪么令你讨厌?怎么说我们也是熟人,没必要见面就对我喊打喊杀吧。”这个声音有点愤然的说着。

    “你很令人厌烦,熟人?不错,我们是很熟,每次你出现每次给我带来的就是功亏一篑重新轮回,对你这样的熟人,难道还要热情招待不成。”张祥语气冷漠的对着虚空道。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成功与否在你而不是在我,就算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让你劫难由成功转变成失败,如果不是你的心理一直存在缺憾,你怎么可能会一次次的轮回?我可告诉过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声音解释着似乎是误会的东西,不过张祥根本就不予理会。

    “哼,想给我找麻烦就快点,我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个浪费。”|张祥点指虚空冷哼道。

    “哎,你还是哪么着急,算了,反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再见了,希望你这次的运气比以前好一点。”说着这个声音彻底的消失。

    张祥重重的一哼,表情瞬间恢复到最平静的状态之下,他知道当这个声音消失的时候就是心劫到来的时刻。

    你为什么杀人?张祥的头顶上方浮现出一排巨大的血色字体,这血红色的打字飘动的在他的眼前闪动起一种诡异的光芒。

    “为什么杀人?哼,你应该很清楚,用得着问我这样的废话吗?”张祥冷漠的注视着这排金色的大字你杀人有什么意义?血色的大字分解组合形成了另外的一句话。

    “杀人需要理由吗?我想杀就杀,我就是天,得罪我之人就该死。”张祥这次没有说什么废话,直接给予了回答。

    在张祥回答完成之后,这句话化成一团团血色的流光消失在虚空中。

    安静,忽然间一切都安静下来,安静的让张祥心中充满了惊疑,安静的让张祥浑身觉得不舒服。

    “混蛋,你在什么,来啊,为什么不来,浪费什么时间。”这个时间过了很久,很久空间中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不耐烦的张祥怒冲冲的点指虚空骂道。

    安静,依旧是极度的安静,不管张祥如何的吼叫,除了他的声音之外,这个空间中再也没有出现任何其他的动静。

    张祥垂头丧气的坐在虚空中,心中充满了怒意,这算哪门子的心劫,妈的,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变一个花样来折磨我如果我能将这个虚空轰碎的话,直接将你抓来碎尸万段。

    好,既然你要浪费时间我陪着,既然你有耐心我也就跟你耗着,我就不信你的这个心劫永远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张祥盘坐下来直接入定,反正没有人回答那就只能跟他耗着。

    张祥不过刚刚入定,空间中出现一阵阵剧烈的漩涡,漩涡中一阵阵让人惊悚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这声音一**的朝张祥的元神冲击过来,将整个虚无空间化成他声音的海洋,将张祥这个小船不断的推动,不断的拍击。

    一声吼叫从张祥的口中出,他的双眼射出一条充满杀意的光芒,妈的,故意跟我捣乱是不是,那就过来吧。

    九天绝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祥的手中,一条血色的光芒在虚空中游荡,随着张祥的双臂将九天绝杀高高举起,一条条雷电穿梭在九天绝杀之上,穿梭在张祥的周围,穿梭在血色的光芒之间。

    轰隆,九天绝杀暴轰出去,一阵阵白色的神雷充斥满整个空间,一阵阵剧烈的轰鸣之声将那个惊悚的声音完全掩盖。

    忽然间一切重新安静下来,轰鸣声消失,那惊悚的声音也骤然消失不见。

    时间缓慢的流逝着,张祥紧握九天绝杀目光扫过空间的每一个角落,他已经处于就要出手的状态,只要对手出手,他将给予致命一击。

    安静依旧是那样的安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张祥的动作也保持很久,可空间中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

    牙齿咬得嘎嘣之声,张祥表情上充满了杀意,可他没有对手出手,空有一声杀意却无处释放。

    重重的坐下来,张祥身上的能量散去,他将九天绝杀放在身边,再次入定。

    就在他再次刚刚入定的时刻,那惊悚的声音再次响起,甚至比刚才还要猛烈几分,张祥的元神在这声音啸叫中,出现一阵阵剧烈的颤动。

    “你混蛋。”张祥咆哮一声,九天绝杀夹带着雷风四种能量爆出去,空间在他充满怒意的一击之下,已经出了嗡嗡的哀鸣之声,似乎为自己承受的伤害感觉到一阵阵的恐惧。

    就在张祥这一击之后,空间再次安静下来,每当张祥要准备出击的时刻,这个空间立刻就安静下来,每当张祥等候一些时间时刻准备入定的时候,那个声音就让人厌恶的出现在空间之内,不断张祥经过多少时间入定,反正只要他以入定这个声音就出现,闹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更闹的他,心中充满了怒火和杀戮之意。

    渐渐的张祥的理智已经被怒火,已经被杀意所吞没,在如此无休止的折磨之下,在这无休止的反复之后,本来就没有多少耐性的张祥仅存的理性已经彻底的被杀意,被怒火所吞噬。

    杀九天绝杀爆着狂暴的,可怕的血色光芒,带着灰蒙蒙的灭之力,带着白素神雷,白凡业火,白荡飓风,黑缅寒气一次次对空间,对根本不存在的那些东西起一次次,一**的攻击。

    张祥的心神已经迷失在虚无空间当中,他的身体却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作,这一切都生在为他人也不知的情况之下,却更为人所担心。

    “祥哥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没有一点消息真是急死人了。”欧阳慧云焦急的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脸上满是烦躁之意。

    欧阳慧心,向雪盈两个人虽然没有说什么,可她们两个人的脸上也满是焦急之色,冰雪女神莲冰虽然脸上没有显出什么,可在她的心中也已经如同火烧眉毛一般。

    “冰儿姐姐,以前祥哥经历的心劫也是这么漫长的时间吗?”欧阳慧心忽然问冰雪女神莲冰道。

    冰雪女神微微的点头,目光一步不移的凝固在张祥的身体上。

    “老大啊,求求你,赶紧有点反应吧,你有点反应我们还可以放心,你这样搞下去我的心脏会承受不了的。”魔岩一边抓着自己的头嘴里一边嘟囔着。

    众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急躁神色,心中都浮躁非常,眼看着张祥就在眼前却一点动静没有,你说这个谁不着急啊。

    他们着急,他们焦躁,张祥比他们更加着急,更加焦躁,甚至已经焦躁的迷失了自我。

    空间一阵阵剧烈的波动,四个人出现在张祥的眼前,冷冷的注视着张祥,目光中充满了杀意。

    “混蛋,终于肯出现了杀。”张祥咆哮着朝这几个人冲过去,九天绝杀轰鸣着将四种能量朝四个人罩过去,轰隆,轰隆,轰隆,一阵阵爆炸之声,一阵阵能量的破碎之声瞬间将整个空间激荡起来。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出,眼前的四个人消失,张祥也坠落在地上,四个人没有任何的声息出,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在张祥的攻击之下他们甚至没有丝毫的反抗就消失不见,那一声惨叫的出来自张祥,来自在他的口中。

    在虚无空间中,张祥的身体已经虚弱了很多,刚才的一击消耗了他元神大量的能量,更不知道什么原因让自己受了重伤,现在他的情况很不乐观,身体已经瘫倒在地上,只能扶着九天绝杀呼呼喘气。

    张祥现在已经清醒过来,他的神情充满了孤寂,充满了落寞,还是没有克制住,还是落入了那个疯狂的境地,看来一切都已经注定,看来一切都要重新开始。

    张祥面前已经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不是他熟悉的任何一个人,也不是他曾经杀掉的任何一个人,确切的说这个人是他杀掉的所有人的元神的联合体,尽管他只是存在虚无状态之下,却足以对已经受到重创的张祥的元神构成致命的威胁。

    这个元神的联合体看着张祥表情很平静,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他冷冷的注视着张祥,眼神里目光中充满了恨,充满了怒火。

    “终于又到了这个时刻,一群神王级别的元神,加上大批的其他等级级别的元神,我就是在全盛状态之下都未必是对手,又何必浪费这些时间让我重伤再出手呢?来吧,众人不敌我也要死的其所。”张祥扶着九天绝杀站起身来,双手紧握剑柄遥指眼前的这个元神联合体。

    这个元神联合体一步步的朝张祥靠近过来,根本无视他手中的九天绝杀。

    出手,这个元神联合体出手,一阵阵激荡的波纹从元神联合体的手中出,一阵阵毁灭元神的震魂之力从他的手中出,朝张祥的元神冲击过去。

    吼叫声有些无力的从张祥的口中出,九天绝杀劈斩出来,却没有包含太多的能量,也没有包含多强的威力。

    啊,一声惨叫从张祥的口中传出,他的身体变得越虚无越飘渺,就连手中的九天绝杀都已经远远的扔到了一边。

    震动,冰雪女神莲冰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动,凄然之色已经密布了她娇美的脸庞。

    “你失败了吗?你难道这次也要失败吗?你可以成功,可以的,真的可以的。”冰雪女神莲冰失神的看着张祥的身体嘴里轻声喃喃道。

    听着冰雪女神莲冰的话,向雪盈,欧阳慧心,欧阳慧云的脸上瞬间布满了凄苦,布满了忧伤,难道说祥哥已经失败了吗?难道说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祥哥,你不能死,不能,绝对不能?”欧阳慧心口中出一声凄厉的叫喊,眼泪是奔涌而出。

    欧阳慧云,向雪盈的口中也出了哭泣之声,身体是一阵阵的颤抖。

    “不,你不能死,为了我,为了他们三个人你不能。”冰雪女神莲冰的身体一阵**,眼眶中也浮现了泪光。

    一点晶莹的光芒从张祥的身上浮现出现,那是充满冰雪能量的光芒,透过这点光芒张祥听到了对他的召唤,听到了对他的留恋。

    “不,我不能轮回,轮回就意味着我将再一次经历无尽的忧伤,不,我不能为了冰儿,为了雪盈,为了慧心,慧云我不能就这么消失掉,我不能绝对不能。”张祥的身体依旧是那样的飘渺,依旧在不断的消逝,可他的信念却在那个瞬间达到了一个顶峰。

    在虚无空间之外,张祥的脖子上挂的冰雪女神之泪闪动着充满忧伤,充满悲戚的气息,受到气息感染的张祥心中也充满了忧伤,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他的眼角滑落了泪水,他自从修炼之后,不曾哭过,这是他第一次留下眼泪。

    这一滴眼泪从的眼眶滑落,从他的脸庞上划过,留下一条忧伤的痕迹在脸颊,低落,那颗流水滴落下来,落在冰雪女神之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