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藏宝 > 第4章 苗族老人
    紧接着,只听开锁声响起,门吱呀一声被拉开。

    只见一个七老八十的苗族驼背老人赶了过来,疑惑地看了我们一眼。

    王虎正要说话,我怕他再把人给得罪了,把他拉到了一边开口对驼背老人说道:“老人家您好,我们是路过来旅游的游客,不过好像迷了路,天色已黑,没办法回去了,所以能不能在您这借宿一晚。”

    说着,我从冰块脸手中接过一沓毛爷爷,大约一千多,递到了这位老人家的手里。

    老人家一看到钱,立马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来者是客,哈哈,来者是客,快请进,我给你们准备点吃食和住的地方。”

    我笑着道谢。

    随后两方寒暄了一阵,他就去了厨房。

    还别说,这老人家的确很好客,进了厨房拿个刀出来,这让我们吓了一跳,不过,随后他则走向了鸡舍。

    我赶紧阻拦,说天这么晚了,咱随便吃点就好,不用杀鸡了。

    他嚷嚷说不行,既然你们来了就是缘分,不招待好会被村里人怪罪。

    我哭笑摇头,无奈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

    我们到了屋子里,王虎大大咧咧瘫坐在椅子上,大腿翘到二腿上,抱怨着娘的,出个远门累死老子了。

    我见他这么随意,不由想起了阿紫那个苗女给我说的话,不能触碰苗族的忌讳。

    我看了王虎一眼,叫他别那么随意,客人的有客人的样子。

    他骂骂咧咧瞪了我一眼,丝毫不理会我。

    随后看着冰块脸道:“哎我说,都说苗子好客,这一点也不假,这大晚上的还杀鸡喝酒。娘的,那驼背老头对老子的胃口。”

    冰块脸没说话,我瞪了他一眼让他小声点,得罪了人家要是把我们撵出去,那这一夜只能天当被地当床了。

    王虎摆了摆手,一脸不在乎,就在这时,我发现门口有一个人影。

    我浑身一激灵,冲那人影望去,却见是那位苗族的驼背老人在门口。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庞似乎看起来十分阴沉,一双浑浊的眸子盯着王虎不放。

    这······这情况有点不对劲啊。

    我心里一跳。

    看了王虎一眼,有点疑惑想到

    难道,王虎现在就碰了人家的忌讳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心里暗暗叫苦,给王虎使眼色,却发现人家压根没正眼看我。

    我咳嗽一声,起身接过苗族老人手中的一大盆煮好的鸡肉笑道:“老人家辛苦你了,来来来坐,咱们一起吃。”

    老人又怒哼了一声,不动声色把枯瘦的手掌伸到那盆鸡肉的上面,没说话,随后转身回屋。

    冰块脸冷眼瞪着王虎道:“苗族人最忌讳别人喊他们苗子,你这次彻底得罪人家了,赶紧去道歉。”

    王虎丝毫不在意摆了摆手道:“老子就这性格,不服就干,道歉?不可能。”

    我无奈摇了摇头,这人就是滚刀肉,什么都不怕,不吃一次亏,绝不收敛。

    “算了,吃吧吃吧,我们就住一夜,明天天一亮就走。”

    我把那盆鸡肉放在桌子上。

    王虎手也不洗,直接抓住鸡大腿啃起来,边啃边对里屋的那位老人嚷嚷道:“老头,你这鸡肉这么淡,没放盐啊,出来出来,把你家盐拿出来。”

    我只听到老人在里屋里又哼了一声,并未出门。

    王虎叫了两声,也没见回应,不由气的怒道:“我说老头,我们也是给了钱的,做的不好吃你还来脾气了?”

    说着,他起身往老人的里屋走去。

    我看他又对老人不敬,不由急了,上前一步拉住他。

    没想到,他一甩手,把我推倒,走进了里屋。

    只听,里屋老人怒道:“你干什么?谁允许你进来的?给我出去。”

    大厅内,冰块脸吃了一口鸡肉对里屋的王虎说道:“苗族里屋不经过主人允许是不让进的,你要是再不滚出来,信不信我把你绑在树上一夜?”

    说实话,王虎脖子上的伤还没好,心里还真有点发憷冰块脸。

    他骂骂咧咧走了出来,吐了一口唾沫,冷眼望着冰块脸,没在说话。

    一顿饭,吃的要多糟心有多糟心,王虎虽然抱怨最厉害,但也就属他吃的最多,三分之二的鸡肉都进了他的肚子里。

    吃饱之后,我们正商量两间房三个人怎么分来着,突然王虎脸色惨白,捂着肚子躺在地上打滚起来。

    “啊啊啊,怎么回事?他奶奶奶的,我的肚子怎么那么疼?”

    这时候,冰块脸也脸色一变,捂着肚子,神色痛苦

    我啊了一声问道:“难道是吃了鸡肉吃坏了肚子?”

    王虎闻言怒道:“妈的,不好,着那个老头的道了,一定是他,是他想要害我们。哎呦。”

    他额头直冒冷汗,浑身都像是虚脱了。

    我正要扶起他的时候,突然老人的屋子里传出一声阴冷的笑容。

    接着,驼背老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对着我们说道:“我好心杀鸡备酒招待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无无理,不给你们点惩罚,真当我们苗族是好欺负的不成?”

    “你·······老家伙,果然是你。”

    王虎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指着老人咬牙怒道。

    冰块脸似乎也没有想到会这样,她轻吸一口冷气感觉不对劲道:“苗族分为青苗、黑苗、花苗、白苗。其中黑苗擅长养蛊施毒,现在黑苗已经很少了,难道你是黑苗?我们不是吃坏肚子,这是蛊虫,你给我们放蛊了”

    老人冷笑一声,也不否认,对着冰块脸道:“女娃子,眼力劲儿不错啊,不过,这只是教训,肚子疼一夜就会好。”

    还有,我再警告你们一句,若是再进里屋,是生是死你们自己掂量吧。”

    说完,转身想要回屋。

    我急忙拦住他说道:“老人家,我们这些小辈不懂规矩,冒犯了您,你看他们也受到了教训,你就给他们解开吧。”

    老人望了我一眼,略带惊疑道:“你吃了鸡肉不也中蛊了吗?为什么你没事?”

    “啊?我也中蛊了?”

    我愣了愣,后背一层冷汗。

    不过,随后,我却感觉肚子一点也不痛,没啥异状。

    王虎与冰块脸也愣了,然后看了我一眼。

    王虎哈哈大笑道:“哈哈,老头,感觉给我们解药,不然我这小兄弟弄死你。”

    说完,他腰间拔出一柄刀扔给我道:“快,小子,逼他交出解药,哎哟,疼死老子了。”

    他吃的最多,中蛊也最多,现在在地上来回打滚,半死不活。

    我接过刀子手足无措,看着冰块脸二人,不知该怎么办。

    老头这时候哼了一声看着我说道:“你以为你始终都这么幸运吗?”

    说完,他嘴中发出尖锐嘶嘶声然后我看到里屋中竟然有大片蛇虫蜘蛛之类的毒物爬了出来,目标正是我。

    我吓得腿肚子打颤,差点站不稳,把刀子扔给王虎冲着老人求饶道:“老,老人家,您您先别激动,我没有恶意啊。”

    我不断后退,感觉心如死灰。

    妈的,都是王虎这王八蛋找的事,这还没找到我师父的可能就死在这里了。

    这些蛊物不像寻常的蛇虫,他们全身花花绿绿,一看浑都布满剧毒。

    它们把我围成一圈,不断收拢,我吓得不断喊叫求饶,可是老人无动于衷,只是冷眼盯着我。

    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心中暗道师父,徒弟我可能今天就交代这里了,您老自求多福吧,我救不了你了。

    不过,持续了片刻之后被蛇虫叮咬的感觉还没传来,我心中暗叫

    妈的,这蛊虫的毒这么厉害,无色无味中毒之后也没啥感觉?

    “嗯?你小子耳朵里那个金色的东西是什么?”

    我正绝望中,王虎突然冲着我大叫一声。

    我心里疑惑,却也突然感觉到了耳朵里却是痒痒的。

    这蛊虫不会想从我的耳朵里钻进脑子里吧,要是这样,我还能有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