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求生记 > 第424章 会面小王庄(2)
    尤鸿远咬牙切齿,目光漂移,心中实是不甘,想他堂堂一州同知,以往何时被人胁迫至此。

    有心不答应,可自己那千娇百媚的小妾,还有传承尤家血脉的儿子怎么办?

    可若是就此低头,身为朝廷命官,被下贱商户给弄得灰头土脸一事势必成为笑谈,别指望这事儿能捂得严实,纸里包不住火,早晚会被其他人得知。

    更重要的是,这涿鹿商社可不是州府里那些普通的,一家一户自己经营的小商家,一旦将他们的紧要之人放走,手上没了筹码,对方就没了顾忌,完全可以离开保安州,给他们定的官买行头一事势必就这么废了。

    思及至此,尤鸿远心里甚是不甘,下意识地就开口道,“我若不还人呢?”

    “不还?”宋献策扫了扫对面这个面容狰狞的所谓父母官,微笑道,“尤大人,我知道你是高高在上的父母官,我们在你眼里不过是低贱的商户,可你若认为我们软弱可欺,那就错了,尤大人若是一意孤行,选择与我们硬抗到底,那么...今年年底,令公子必将成为京师宫中的一名小火者就是了。”

    “你说什么?直娘贼!”尤鸿远骂了句脏话,竖起食中二指,指着宋献策直发抖,“你怎敢如此,怎敢如此?我...我和你拼了。”

    说罢站起身,欲朝宋献策扑去,被白师爷眼明手快地一把抱住,这才发现近在咫尺的锋利弯刀,背上密密麻麻被惊出一层冷汗,他的人,除了白师爷跟着进了屋,其他人都在外面,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在人家的地盘自然是强硬不起来。

    “尤大人,请自重。”宋献策冷声道。

    尤鸿远失魂落魄地一屁股坐回椅子,恁大的人,竟像个娘们儿似的,以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接着两肩不住抖动,不多时,宋献策身后的志文看到,有泪水从这位尤大人的指缝中汨汨流出,原来尤鸿远竟是在无声地哭泣。

    “小捷,怎么回事?火者又是什么?”志文低声地问着宋才捷,这尤鸿远之前还算强硬,是在听到自己儿子会被送去做火者才彻底崩溃的。

    宋才捷附耳低声道,“就是把人阉了送进皇宫做事。”

    “哦,太监啊。”志文自言自语着,刚要点头,表示自己懂了,却分明看到宋才捷眼中一分戏虐,几分玩笑的神情,知道自己定然又有哪里说错话了,右手闪电般地戳中宋才捷肋下,“别废话,到底怎么回事儿,快说。”

    宋才捷一动不敢动,龇牙咧嘴地伸手在身上揉了揉,这地方轻触即痒,力道重了又能让人痛得死去活来,偏偏志文手法奇特,能把人弄得既痛且痒,十分难当。

    “在宫中要有相当职位才能称得太监,才进宫的,大多不是扫地就是烧火,故称火者。”宋才捷低声解释道,志文这才知道自己又是因为后世的观念而造成的错误。

    不过宋献策这厮此招儿甚狠啊,志文带着惊奇从后看了这小子一眼。

    让宋献策出面招呼尤鸿远,是志文提议的,当然,也得到了大伙儿的认可,他这年纪的男子,其实在大明已经有不少成家,做了一家之主,宋献策又是进过学的人,出口成章,谈吐不凡,自然做得这名义上的少东家。

    至于如何与尤鸿远交涉,包括志文在内的众人都没有自不量力想要指点宋献策,相信以他的学识能耐,自能将事情办得妥妥贴贴,只是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直接给尤同知来了一招绝户计,直接将这老狐狸的心理防线给击溃了。

    宋献策此招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已经有点毒士的感觉了,不过嘛,志文挺喜欢的,计谋不分高尚卑劣,有效就行。

    其实志文还是想当然了,把尤鸿远之子送进宫中,可不仅仅是让他绝了后这么简单,尤鸿远好歹也是举人出身,算得上诗书传家,一旦此事真的发生,不论是尤鸿远的个人声名,还是整个尤家的声望,都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日后尤鸿远的同族根本无法立足士林,将成为士林的笑柄,整个尤家的传承就此沉沦,不知要经过多少代才能恢复。

    这么大一口锅,尤鸿远可背不起。

    这边厢宋献策待尤鸿远止住哭泣,收了泪水,用衣袖擦干脸庞,这才说道,“如何,尤大人这会子心平气和了?能好好谈事儿了罢?”

    “罢了,罢了,都依你。”尤鸿远意兴阑珊,“我这就安排。”随后转头对白师爷说道,“白先生,麻烦你出去一趟,找个人速速骑马回州府,将孙大夫他们请到此地。”

    州府离此甚近,派人单骑通报,再将人送到此处,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

    待白师爷出去之后,又对宋献策说道,“我既已履约,还请贵社不要食言才好。”

    “那是自然,我等行商,最重要的,乃是一个信字。”宋献策答曰。

    不一会儿白师爷回到室内,冲尤鸿远点点头,示意事情已安排好。

    宋献策见状,展颜笑道,“来来来,尤大人,还有这位白师爷是吧,咱们不妨一起耐心等候,天气炎热,二位请多喝些茶水,以防中暑,若是时辰晚了,咱们这里自有佳肴和美酒奉上。”

    “不必。”尤鸿远冷冷回呛,“谁知道你们酒水里有没有下药,可别到时候又着了你们的道。”

    “尤大人说笑了。”宋献策并不生气,迄今为止,占上风的是自己,何必一般见识,“真要下药,何不下在茶水里,二位说是不是?”说完促狭地眨眨眼。

    尤鸿远脸色微变,这茶水不会真有问题吧,却见一旁的白师爷毫不在意地拿起茶碗长长地喝了口茶,又觉自己身上并无异常,这才放心,知道被眼前这少年用言语又耍了一道,心下更是不悦,重重地哼了一声,也跟着端起茶碗喝茶。

    只是心气不稳,气息不平,才喝了半口,就被茶水呛住,咳嗽连连。

    “大人别急,茶水嘛,我们还是管够的。”宋献策继续笑眯眯地补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