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竞技 > 超能名帅 > 第359章 丧家之犬

第359章 丧家之犬

 热门推荐:
    坐在曼彻斯特郊区别墅的客厅里,贝隆和经纪人伊达尔戈相对无言。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敏感脆弱的人,否则的话,他在帕尔马和拉齐奥效力期间,根本不可能压制内德维德和、西蒙尼和克雷斯波等球星,成为球队名副其实的当家核心。

    没有强大的内心,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但是现在,他看起来却满是消沉。

    加盟曼联之前,他是拉齐奥的当家球星,是意甲数一数二的顶级中场,风头甚至盖过了尤文图斯的齐达内,就连内德维德都只能给他打副手。

    可是现在,短短两年时间,齐达内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巨星,内德维德也俨然成为了尤文图斯的当家球星,而他贝隆,却在曼联郁郁不得志,人生际遇实在太过无常了。

    有时候,他甚至在想,如果当年没有假护照风波,他没有离开意甲,那这一切是否就不会再发生?他是否还会是当年那个威风八面的白巫师呢?

    假设的事情,没人知道,但眼前的难题却迫在眉睫。

    “我跟弗格森谈过了。”贝隆低声说道。

    经纪人费尔南多·伊达尔戈燃起了一股希望,追问道:“他怎么说?”

    “他说……”贝隆有些难以启齿,“……转会的事情由管理层负责。”

    伊达尔戈彻底失望了,“他这是在推搪,不负责任地推搪。”

    “我知道。”贝隆苦涩一笑,“但有些话,他也不好当面说。”

    谁都看得出来,曼联对他的耐性已经到了极限。

    他是队内薪水最高的球员之一,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的表现远远配不上他的薪水。

    曼联给了他两年时间,现在看来,他们已经耗尽了所有的耐心。

    站在生意人的立场看,他们也没做错,只是……这是一笔生意吗?

    “胡安,谁都知道,你在曼联的表现并不算差,你在很多场次都表现出了很高的水平,你需要的是信任,是更好的环境和空间,贝克汉姆离队后,他们应该给你更多的信任。”

    伊达尔戈显然对曼联的决定感到很不满意,因为两年前,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初为了邀请贝隆到曼联,他们可是许下了很多承诺,可结果并没有全部兑现。

    例如,他们承诺为贝隆量身打造战术,可事实上,这份承诺只在初期兑现,而那段时间,贝隆也表现出了丝毫不逊色于意甲时期的水平,甚至还当选过了英超月度最佳球员。

    可之后一场伤病,贝隆停赛,弗格森重新回归了传统打法上去,成绩也稳步提升,等到贝隆伤愈复出之后,就很难再在球队中找到位置了。

    斯科尔斯、贝克汉姆、吉格斯、基恩、加里·内维尔……他们这群人在曼联踢了多少年,彼此默契十足,而且踢球时跟贝隆完全不在一个节奏上,这让贝隆很难适应。

    而且,曼联对中前卫的要求,也让贝隆很难适应,因为他肯定没办法一边想着如何控制节奏和梳理中场,另一边还要死命的回撤防守,积极拼抢,那根本不是他所擅长的。

    对于这些问题,贝隆也不止一次跟弗格森提起过,得到的回答都是安抚,要他保持足够的耐心,教练组和管理层依旧还是信任他之类的芸芸。

    可现在看来,贝隆觉得,他还是过份高估了自己在曼联的地位和影响力。

    连贝克汉姆都能卖,更何况是他呢?

    想到这里,贝隆惆怅地长长吐了口气,整个人仰起头,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就这样离开曼联?

    就这样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留下漆黑的一段?

    费尔南多·伊达尔戈也很头疼,因为他对此无能为力。

    作为经纪人,他能够跟曼联管理层,跟弗格森说得上话,可对方态度这么明确,他很难挽回,所以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赶紧物色好下家,离开曼联。

    但这一点,贝隆从感情上又不大能够接受。

    他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当年盯着世界第一中场的头衔来的英超,如今却要灰溜溜地,像丧家之犬一样离开,他怎么可能接受?

    “我得到消息,目前明确表态对你感兴趣的球队有两支。”

    贝隆依旧还是仰着头,没有说话,但伊达尔戈知道他有在听。

    “尤文图斯想要卖掉戴维斯,他们希望能够得到你,填补他们的中场。”

    贝隆放在沙发皮面上的手明显抖了一抖。

    去尤文图斯?

    那不是要给内德维德打下手?

    伊达尔戈也理解贝隆的心思,心中一叹,继续说道:“我听说,昨天,切尔西也正式向曼联提出问价,他们想要邀请你加盟蓝军。”

    “切尔西?”贝隆终于看向了自己的经纪人,双眼一眯,“高寒!”

    他在曼联的时候跟高寒较量过,知道这名年轻主教练的可怕,同时也能够感受到马德里竞技的传控风格,挺适合自己的技术特点的。

    “但他们打不了欧冠,只能打联盟杯。”伊达尔戈提醒道。

    贝隆点头,他清楚这一点。

    去尤文图斯,能踢欧冠,但战术地位肯定不会高。

    去切尔西,同样风险很大,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在怀疑,高寒的传控打法是否能够适应英超。

    贝隆已经二十八岁了,再没几年状态了,要是下一支球队再重蹈曼联覆辙,那他的职业生涯就彻底完了。

    就在贝隆委决不下的时候,经纪人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伊达尔戈接通了电话,嗯嗯地应着,还说了一句,“他就在我旁边,”然后就看向了贝隆,捂住了手机的话筒,“是高寒,他想跟你说两句。”

    贝隆吃了一惊,但还是伸手接过了电话。

    “喂,你好,高寒先生,我是胡安。”

    “胡安,你好。”电话里传来了高寒的声音。

    “多余的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我只问你一句,你甘心就这么离开英超吗?”

    …………

    …………

    卡灵顿训练基地的主教练办公室里,弗格森有些坐立不安。

    弟弟马丁·弗格森已经回来了,也带回了最新的进展。

    埃因霍温进一步提高了对阿尔扬·罗本的要价,从原来双方谈得差不多的五百万欧元,迅速提升到了一千万欧元,这让马丁·弗格森从荷兰无功而返。

    “我跟埃因霍温接触过,他们明确表示,起码得这个价。”马丁·弗格森摇头叹道。

    罗本在荷兰确实表现得相当不错,是埃因霍温最具潜力的球星,但一千万欧元确实有些高了,因为他根本就还在顶级联赛和国家队证明过自己。

    作为上个赛季荷甲联赛表现最出色的球员,阿贾克斯边锋范德梅德的身价也才差不多是这个数,可范德梅德二十三岁,更为成熟稳定,而且还在国家队表现出色。

    现在,一个罗本就要价一千万欧元,弗格森难以接受。

    “看来,对于罗本的估值,我们和埃因霍温有着很大的出入。”弗格森沉声说道。

    他混迹欧洲足坛多年,自然知道这种谈判伎俩。

    说穿了,就是想要抬价。

    “马丁,你去跟布莱克本接触一下,再放出消息,我们已经转移目标,要买达夫。”

    马丁·弗格森当即点头答应。

    这也是常见的应对策略,转移目标,跟对方比拼耐性。

    当然,如果从估价来看,一千万欧元买罗本,还真不如直接从布莱克本买达夫,起码后者在英超证明过自己的实力,不存在适应性的问题。

    反倒是罗本,引进来之后,能不能够适应英超,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作为欧洲足坛唯一一家能够自负盈亏,财政健康的俱乐部,曼联的转会策略一向都很讲究技巧和务实,尤其是在天价引进贝隆失败的教训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巴黎那边情况如何?”弗格森关心地问。

    马丁·弗格森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太大的进展,昨天彼得·凯尼恩约见巴黎圣日耳曼主席弗朗西斯·格拉耶,但被拒绝了,他们明确表示,在我们不提升报价的情况下,他们不会跟我们坐下来谈。”

    曼联对罗纳尔迪尼奥的报价已经提升到了一千七百万欧元,但具体巴黎圣日耳曼所想要的三千万欧元,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这也是双方俱乐部一直没能好好坐下来谈判的最大障碍。

    “但我在巴黎收到消息,他们的债务已经很严重了,脱不下去了,而且媒体爆料出来的,所谓皇家马德里介入转会,实际上情况却有所出入。”

    “怎么说?”弗格森关心问道。

    过去这几年,曼联堪称是欧洲足坛数一数二的顶尖豪门,论影响力也只输给皇家马德里。

    所以,弗格森相信,对于罗纳尔迪尼奥这个级别的球员,曼联最大的竞争对手是银河战舰,甚至就连西甲的巴塞罗那,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后者这几年的处境谁都清楚,而且,今年夏季,巴塞罗那头等大事是内部清洗,而不是引援。

    “皇家马德里确实对罗纳尔迪尼奥感兴趣,但他们并不着急,更希望提前定下来,明年再运作,但巴黎圣日耳曼急需用钱,不可能接受皇家马德里的建议。”

    弗格森听后,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这么说,巴塞罗那急于内部清洗,我们是目前转会市场上唯一对罗纳尔迪尼奥感兴趣的球队了。”

    马丁·弗格森点头道:“是这样没错。”

    “管理层那边怎么说?”

    “彼得·凯尼恩跟我说,我们现在应该先暂时中止跟巴黎圣日耳曼和球员的接触,给他们点压力,让他们先主动把要价降下来,球员也适当给俱乐部施加点压力,这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的谈判。”

    “嗯,”弗格森点了点头,“那就照他的意思去办,暂时先搁置一下,反正现在才七月初,时间还早着呢。”

    “明白了。”马丁·弗格森回道,“哦,对了,我刚刚收到消息。”

    “什么?”

    “切尔西已经跟贝隆谈妥了。”

    “这么快?”弗格森有些讶异。

    “是啊,听说是高寒亲自出面,给贝隆打了电话,早上的决定。”

    弗格森眉头一皱。

    贝隆的实力,他是清楚的,只是阿根廷中场确实难以融入曼联的中场。

    可去了切尔西……

    弗格森倒吸了一口凉气,总觉得这不是一件好事。

    甚至,隐隐然间,他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