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擎天一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诈晕
    仅仅是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天穹上的孔洞已弥合完好。

    祭坛上,灵光缓缓散去,再次恢复了平静,和众人当初所见时一般无二。

    “老朽年纪大了,有些嗜睡,现在正事忙晚了,想睡个懒觉,就不留诸位道友了!”

    白袍老者目光缓缓扫过一众元婴修士,不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脸上却是一副笑眯眯的神情。

    “敢问前辈,今后的三年中是否一直镇守此地?”

    御灵宗带队的青袍男子神态恭谨地冲着老者施了一礼后问道。

    “那是自然,此处海域风高浪急,常有大妖出没,这些小家伙又是尔等各宗各派的心肝宝贝,老朽若不守在这里,你们会放心吗?”

    白袍老者点了点头,脸上笑意不变。

    “那就多谢前辈了,晚辈告辞!”

    青袍男子执礼愈恭,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担心西海龙宫会对御灵宗弟子不利,却担心逍遥宗的邪龙尊者会耍什么阴谋手段,万一这座岛屿被邪龙尊者占据,后果不堪想象。

    其它修士同样有这样的担忧,听到白袍老者的回答,却是松了一口气。

    西海龙宫断然不会为了一些资源,和整个北俱大陆修仙界闹翻。

    寒喧过后,敖飞烟、敖飞云姐弟二人代表西海龙宫把众人送到了传送殿,看着众人从传送大阵之上消息不见,姐弟二人相互对视一眼,同样是松了一口气。

    “这次多亏玄爷爷镇住了场面,祖父和父亲一行至今未从天庭返回,叔父又闭关不出,我等几人实力太是薄弱,若是不能尽快提升法力,一旦那些个该死的家伙洞悉了龙宫虚实,龙宫危矣!”

    敖飞烟突然面色一沉地说道,眉宇间有忧虑。

    “是啊,玄爷爷能够延寿至今,已经是奇迹了,只可惜天道循环,再好的灵药也无法让他老人家长生不死!”

    敖飞云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声,话头一转,问道:“你为什么要答应温如玉这魔头踏入小世界呢,你就不怕他使出什么奸计,搞乱这次计划?”

    “你以为其它宗门就没有应对之策?”

    敖飞烟反问道。

    “也是的,这帮家伙方才没有闹起来了,说明他们早已在背地里做好了安排,说不定还准备着联手拿下逍遥宗,如此说来,温如玉若是立足未稳就动手,反而有翻船的可能!”

    敖飞云伸手摸着下巴,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这副模样,和平日里人前鲁莽冲动的形象大不相同,就连目光中似乎也有了几分睿智。

    敖飞烟暗自称许,正想夸他两句,没想到,敖飞云却又说道:“至少那柳长生就不是个善人,温如玉法力境界受压制,若是去找他的麻烦,说不定就会栽在他手中,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修炼的,短短十年的时间,法力数倍增长,竟然能够和元婴后期大修士一战,看来,我要闭关潜修一段时间,等他从小世界返回时,我一定要和他再比过一场?”

    “没出息,胜过了柳长生又如何?他乃人族修士,和你有什么利益冲突?你该要胜过的是那些虎视眈眈的杂龙,而不是他!”

    敖飞烟瞪了他一眼,颇为不悦地继续训斥道:“还有,你这次闭关之时,不得借用丹药提升法力,我真龙一族的天赋神通一旦开启,又岂是……”

    这姐弟二人的言语,柳长生自然是听不到。

    此刻,他正站在一处杂草从生的地面之上,打量着四周围的一切。

    同样是一处山谷,同样是满目苍翠,而这里,却是灵气浓郁,四周围没有苍茫大海,只有群山连绵。

    一百零二名修士被一同破界传送而来,稳稳地出现在这处陌生的天地之后,那道传送光柱这才崩溃碎裂,众人如同天女散花般被一股巨力抛飞了出去,四散飞落,彼此之间的距离有远有近,不过,最远之人,也只在几十里之内。

    不远处的草丛内,敖洪坐在地面之上,身周护体灵光闪烁,双手抱头,眼神迷离,似乎还没有从破界传送的短暂晕眩之中恢复过来。

    金丹修士神魂没有固化,敖洪如此,其它修士恐怕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过,温如玉却不同,以他大修士的境界,若是发出神念攻击,恐怕连自己也会遭创,想到此处,柳长生心中暗自一紧。

    沉吟了片刻,袍袖一扬,一道黄光从袖中无声无息飞出,落在了身畔,扭曲变幻着化作一具身披金色战甲的男子,相貌和柳长生几乎一般无二,却是神情木然,仿若傀儡。

    紧跟着,柳长生身周空间扭曲,身躯越来越淡,片刻间,已是隐匿了行藏,如同凭空消失。

    十余里外,温如玉站在一处大石之上左顾右盼地打量着四周围的地形,神情若有所思,突然,俊秀的面容之上浮出一抹狞笑,猛然间放开了强大的神念之力,四周的虚空瞬间扭曲模糊,一道道透明状的神念灵力怒涛一般冲着四面八方飞卷而去!

    离其最近的几名修士还没彻底从跨界传送之中清醒过来,脑海之中已然如同被重锤所击,神魂震荡,耳畔轰轰作响,眼前发黑,瞬间晕死在地。

    一人、二人、三人……

    十里、百里……

    转瞬之间,四周围躺倒了一地的修士。

    温如玉放开神识细细查探,除了不远处另一名相貌儒雅却是神情阴冷的逍遥宗白袍中年男子外,其它的一百名修士竟是全部倒地晕死了过去,没有一人幸免!

    警惕地抬头望天,仔细观察着四周围的天象,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界面威压也没有生出排斥,顿时松了一口气,心中暗自得意,嘿嘿一笑,冲着白袍男子说道:“风师弟,西海龙宫那只老不死的乌龟竟然还想用心魔立誓这一招限制你我,实在是可笑,至于这界面威压会对元婴修士排斥,恐怕也是那老龟故意在大言唬人!”

    风姓男子同样在仔细地观察着四周围的天象,听到温如玉的言语,却是目光闪烁地说道:“师兄且不可大意,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此人,竟然也是一名封印法力压制境界的元婴修士。

    “好吧,谨慎一些就谨慎一些,你我分头行事,我去把这条小龙崽抓起来搜魂,倒要看看他龙族究竟搞什么鬼,这处小世界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说罢,脚步一抬,腾空而起,片刻间,他的身影已是凌空出现在了一名逍遥宗弟子的头顶上空。

    这名逍遥宗弟子破界传送之前就在他身畔,如今也离他最近。

    右手食指一弹,一道绿光从指尖飞出,没入这名逍遥宗弟子的眉心之间,这名男修面容扭曲,一脸的痛苦,双手抱头在地面打起了滚,紧跟着,睁开了双眼,晃了晃昏沉沉的头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哼,没用的废物!”

    温如玉冷哼了一声,身影一晃,冲着第二名逍遥宗弟子所在的方向飞遁而去。

    风姓男子也没有闲着,同样是身影一晃,腾空而去,出现在了其它逍遥宗弟子的头顶上空。

    第三名,第四名,不多时,五名离着二人较近的逍遥宗弟子先后醒转,另外两名逍遥宗弟子,却是离着这二人距离远了一些,依然在昏迷之中。

    “跟在本尊身后做什么,还不快去把四周的蠢货一个个抓起来,记住了,不要伤了他们的性命,本尊还指望着他们替我逍遥宗寻宝呢!”

    温如玉面色一冷地冲其跟在身后的一名逍遥宗弟子吩咐道。

    而下一个出现在眼帘之中的修士,却是一名散修。

    这一次,温如玉却是手指一弹,一只犹如小蟑螂般的黑色甲虫落在了这名散修的面孔之上,沿着其鼻孔飞快地钻入了这名散修的体内。

    温如玉并没有停留,继续冲着下一名修士而去。

    不多时,第二只黑色甲虫钻入了一名中等宗门弟子的鼻孔之中。

    风姓男子则祭出一件通体赤红的大鼎,把离其最近的一名修士收在了鼎中。

    就在此时,一声惨叫突然响起,一名逍遥宗金丹弟子祭出了一件网状法宝,正要把仙剑宗弟子王然困在网中,没想到,“晕倒”在地的王然,竟是突然间跳了起来,挥动手中紧握着的玄铁阔剑,一剑把这名逍遥宗金丹弟子的身躯拦腰斩为两截。

    “温如玉,你以为在这里能只手遮天,王某倒要看看你能施展出多大的神通!”

    王然的声音如同雷鸣般响起,震得四周虚空嗡嗡颤抖,话音方落,一剑挥出,斩在了那名逍遥宗弟子的头颅之上,把其头颅一劈两半,紧跟着,腾空而起,扑向了温如玉。

    温如玉扭头望了过来,面色微微一变,显然,方才的神魂攻击根本就没有伤到王然。

    王然在“诈晕”,其它宗门弟子会不会也有“诈晕”之人呢,想到此处,猛然扭头望向了敖洪所在的方向,放开神识扫过,敖洪以及那名“化形妖将”依然是晕死在地,未见有什么反应。

    本章节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