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506章 吉川府邸
    曾经我孤身一人闯荡江湖,二叔就是我的依靠,用各种办法坑我来让我明白社会上的道理。

    现在所有的朋友都是我的依靠,彼此在江湖世界中相濡以沫,这样的感情才是最坚固的!

    时间缓缓流逝,窗外的小雨变成了狂风暴雨,雨点重重敲打在窗户上,让人心里莫名的发凉。

    看着手中缓缓燃烧殆尽的香烟,我陷入了曾经的回忆当中。从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直走到了今天……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声音不大节奏很平静。

    “谁?”

    “珍妮弗。”

    “请进。”我客气了一句,房门并没有反锁。不知道她来是不是因为小野的事情。

    珍妮弗进门我看到她穿了一件黑色风衣,给人一种很正式的感觉,像是要出门。

    “有事吗?”

    “赌局时间提前到今晚,迈克让我过来问你,你要去吗?”

    “当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我来这里可不是休闲度假的。

    “那你换一下衣服,七点钟出发。”

    “好的,我能问问赌局时间为什么提前了吗?”我客气的询问,不知道是不是小野搞的鬼。

    “海上遇到暴风雨。大d和艾利克斯取消了明天的计划,今晚是和吉川先生的朋友一起玩牌。”

    “原来是对手来不了啊,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准备。”

    “正装。”珍妮弗提醒了一句,说完转头离开了房间。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感觉今晚迈克别有深意呀!

    在此之前我打听过赌局的消息,我认为大d和艾利克斯是难缠的对手,剩下的应该才是水鱼。

    今天晚上如果是去杀水鱼的话,那么迈克邀请我过去的意思就非常明显……利益的拉拢!

    如果迈克让我上桌赌牌的话,那就等于让我得到一些实际利益,如果他不让我上桌赌牌,那他就是让我看到一些实际利益。

    得到和看到的区别很大,我猜应该是让我看的可能性比较大……

    有些时候给予一些实质性的利益,不如给人一些看得见的利益更加刺激,这也是拉拢人心的一种手段。

    抽完一支香烟我换上衬衫西装,窗外的暴风雨越来越大,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发凉,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晚上七点钟我准时来到别墅大厅,所有人准备就绪整装待发。所有人都穿了很正式的正装。

    所有人看起来像是去参加酒会的感觉,如果不是琼斯和甜尔尼莎手中提着皮箱,还真不像是去赌钱的样子。

    一般来说赌局都是现金结账。除非是很熟悉的人才会用现金支票或者先玩牌后结账,看来今晚的目标并不熟悉。

    很多事情一琢磨就能看透本质,今晚的对手不算强,关系也没有那么熟悉……应该是以前没有赌过。

    很有可能那个大d和艾利克斯和对方熟悉,不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抽水局,但可以肯定东家一定在本地具有实力。

    迈克挥手示意让我和他坐一辆车,我点点头站在旁边等着,等迈克先上车。

    社会上的规矩有很多,做人要分清楚前后顺序。如果我在迈克之前上了车,那就成了不懂事。

    黑鬼卡尔森打着雨伞开车门,迈克快步上了车。我自己拿了把雨伞上车。

    瓢泼的大雨越来越大,今晚这种天气很适合赌钱,不知为何让我想起了曾经第一次见到的做局杀水鱼。

    那个时候是在龙哥的麻将馆,戴金表的中年人去麻将馆避雨,被大胖子那些人合伙做局,没几天时间就沦陷其中……

    车子平稳的离开别墅区,雨刮的速度很快但是前边视野并不好,车速也不快。

    一般这样的天气所有人都窝在家里,或者在赌场里玩个通宵……

    大约一个小时车子来到了一个开放式的庄园。门口并没有横杆或者护栏,透过车灯我看到吉川屋敷四个字。

    在路灯的照亮下可以看出庄园的大体轮廓,道路旁边是草地假山,内门正前方还有一个雕塑。

    这种地方一看就是私人庄园,门口停了几辆车子,扫了一眼都价值不菲的雷克萨斯。

    估计今晚来的都是一些有钱人,能够参加这样的赌局肯定有钱赚,不过陷阱总是隐藏在馅饼的下边……

    门口有一个类似于酒店门口的遮挡,车子停下立刻有保安上来开门。还有一个年纪很大的老头在等待迎接。

    透过车窗我扫了一眼感觉这个老头是个日裔,这种感觉很奇妙,虽然长得很像但一看就知道不是国内的那些老头。

    迈克下车后轻轻点了点头,老头热情的迎接,从他打招呼的语气和态度来看这老头绝对不是庄园的主人。

    俗话说世界上只有三件事情无法掩盖,贫穷、咳嗽和爱。

    不同的人身上带有不同的气质,当一个人站着不说话的时候看不出端倪,只要一旦开口就会带有职业性的习惯。

    我猜这个老头十有八九是管家,我在打量他的时候他热情的过来握手,双手握住的瞬间让我更加确定他的地位不高。

    一般来说在握手的时候单手是正常,双手是表示谦逊和热情,谦逊多数用在晚辈见到长辈的时候。年龄反过来就是代表热情。

    不管在哪行哪业,一个功成名就的大佬绝对不会双手和晚辈握手,除非是大佬探望贫困户的时候……

    进入富丽堂皇的大厅,这个私人别墅看起来就像是一家小型的酒店,大理石地板很光亮。

    在老头的带领下所有人上了二楼,楼梯台阶上铺着柔软的黄色条纹地毯。显得非常有居家风格。

    一般铺设红地毯的地方都是娱乐场所,深色地毯耐脏不用太频繁的清理,颜色越淡的地毯代表的档次越高。因为清理地毯的频率很高!

    二楼是一条畅通的走廊,地上全部都是木地板,一侧有一个长方形的鞋柜,旁边还有几个简单的沙发。

    所有人要在这里换上简单的室内鞋,二楼中间是一个环形的走廊形状,这样的造型很稀少。周围的柱子全都是木头的。

    感觉整个别墅都透着一股木头味道,走廊墙上还挂了不少樱花和富士山的壁画,看起来很有格调。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这种风格的别墅。处处都透着一股子樱花味。

    走廊上经过了两个女人,一身和服踩着小米碎步,脸上化的跟个鬼一样,手里端着茶盘匆匆经过。

    走廊两侧的门都是推拉门,感觉不需要上锁的样子,所看到的一切基本全都是木头材质,就连墙壁也是。

    老头拉开走廊尽头一个很大的推拉门,上边印着花朵的样式,看起来很有清雅的感觉。

    老头拉开门瞬间做出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让人很担心他的腰能不能受得了,我估计是到地方了!

    “迈克!”一个头发黑中带白丝的中年人迎上来,看模样应该有五十多岁,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吉川先生给人感觉很干练,不管是从眼神还是从气度都很沉稳,身上穿着的衣服看起来很像是古代穿的那种大褂,中间还系着一条腰带。

    不过以前古代的长衫是上下一体的,这个人穿着的是分开的,下边是裤腿很宽大的裤子,应该是一种武士服。

    “吉川先生。”迈克主动过去打招呼,我站在原地没动,珍妮弗和其他人也没动。

    一般打招呼只需要一个地位最高的人,这时候不需要上前去凑热闹,我环顾四周打量这个房间。

    这是一个长方形的房间,在房间一侧是一道屏风,右侧尽头是一张低矮的茶桌,背后屏风是樱花富士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