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金枝 > 第467章 霸道爱语
    李毓的手紧紧地禁锢着贺林晚的腰,让她的身体贴着自己的,贺林晚动弹不得。

    李毓的气息猛然贴近,贺林晚睁大了眼睛,放在李毓背后的双手却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

    就在李毓的唇要与贺林晚相贴的时候,外头有人破门而入,贺林晚猛然转头,李毓的唇便贴在了贺林晚的脸颊上。

    贺林晚听到一声无奈的低叹。

    贺林晚气得恨不得踹他一脚,李毓似乎终于意识到眼前的情况实在不适合风花雪月,便直起身来摸了摸贺林晚的头,小声地笑道:“你先离开,我引开他们。”

    贺林晚皱了皱眉,没有动。

    眼见着脚步声朝着这边来了,李毓似乎想要说什么,贺林晚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跟我来。”

    贺林晚二话不说,拉着李毓就朝开在右边墙上的一扇小侧门跑去,李毓也没有问她去哪里就跟着她跑了。

    从侧门出去又翻过一面墙又到了一条宫巷,贺林晚停下来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拉着李毓沿着这条宫巷跑了一会儿,最后再次拐进了一座宫殿内的小偏殿。

    这小偏殿里应该是住了些宫人的,只是白天可能在哪里当值,所以才没有看到人。贺林晚站在偏殿外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带着李毓跑到了偏殿的一间耳房里。

    这间耳房应该是用来准备茶水的地方,除了一个小火炉子和一个放置茶具的案桌,就只有几个条凳,一眼望去十分空旷。

    “这是哪里?”李毓打量了一下这间耳房,问道。

    贺林晚也打量了一下这间耳房,然后放开了李毓的手,回到门口沿着墙用步子丈量了一番距离,确定了地方之后她开始用手敲击墙上的青砖,贺林晚在敲击的时候是按照一定的韵律和节奏来进行的,时轻时重,时缓时慢,当她敲击到某一处的时候随着“咔嚓”一声,与墙垂直的一小块地方的地砖开始下沉,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只能容一人通过暗道入口。

    一直看着贺林晚动作的李毓不由得有些惊讶。

    贺林晚淡定地说:“皇宫下面有暗道,这些暗道四通八达,入口遍布皇宫之内,能串通这整座宫廷内一百零八座宫殿。你甚至可以从这里直接去到天极殿,神不知鬼不觉。而且……有一条暗道可以直通宫外。”

    李毓听到这里眼中暗芒一闪。

    贺林晚看了李毓一眼,“跟我来。”

    贺林晚当先下了暗道,紧跟而下。贺林晚等李毓下来之后,摸索着在墙上某处轻轻一拍,头顶的暗道就合上了。

    暗道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李毓拿出一个火折子吹燃之后终于能看到五步之内的情景了。

    “咦?”李毓看清楚之后,有些惊讶。

    “有些眼熟是吗?”贺林晚虽然知道这些密道,但是这也是她第一次下来。

    他们身处的是一条长长的密道,密道两边的墙壁摸起来很光滑,有人工雕凿的痕迹。

    “上回我们进入的那个蛇窟与这条暗道很像。”李毓摸了摸墙壁,沉吟道。

    贺林晚点头,一边向前摸索着走着一边道:“是出自同一批人之手。看样子这条密道已经多年不曾有人使用了,因为灯油都耗尽了。”

    李毓上前再次牵住了贺林晚的手,“你以前没有下来过?”

    “我只是看过图纸。”贺林晚摇头道。

    李毓轻轻捏了捏贺林晚的手指,“晚晚,对不起。”

    贺林晚转过头,借着火折子上那点微光仔细看着李毓的眼睛,忽而一笑道:“为什么道歉?是因为你骗了我吗?”

    李毓拉着贺林晚的手一紧,“晚晚。”

    贺林晚摇了摇头,止住了李毓的话,“让我来猜一猜吧。刚刚追我们的侍卫是你的人?按理来说宫里的侍卫不可能这么快就追过来,因为我们两人并没有暴露过行踪,他们的速度快得不合常理。而且就算他们真追来了,以你的本事也不至于慌不择路被人围堵在一座空置的宫殿当中。”

    李毓无奈一笑,“你还猜到了什么?”

    贺林晚想了想,“我记得暗麟乙组的首领程严是禁军副统领,是他在配合你演戏?”

    李毓点头承认。

    贺林晚颔首,然后转身继续前行,“走吧,我得回去了。”

    “晚晚!”李毓手一用力,贺林晚便被她拽回了怀里。

    贺林晚也不挣扎,只是看着李毓不说话,李毓沉默了片刻,苦笑道:“既然你知道追兵是假的,为何要带我来这里?”

    贺林晚认真道:“我今日文贞殿中认出你的第一眼,想到的就是把这条密道告诉你,因为我知道你需要它,跟我们有没有被追兵追得走投无路并没有关系。你想要的,我能给的,我都可以给你。”

    李毓看着眼前神色认真的贺林晚,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将她禁锢在了墙壁和自己的怀抱之间,低下头重重地覆上了那张刚刚毫无自觉地说了一句最霸道又最动人的爱语的嘴唇。

    贺林晚身体僵硬了一瞬,但是李毓的气息却让她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她前面是这个胸膛温暖的男人,背后是冰冷的墙壁,两人之间是不知谁快要跳出胸腔的心脏,退无可退之下贺林晚只能微微仰着头,不知所措地瞪大了眼睛。

    “晚晚,闭上眼睛。”李毓轻轻舔了舔贺林晚的唇,用温柔暗哑的声音诱哄道。

    贺林晚听话地闭上了眼睛,然后便感觉到李毓不容拒绝地撬开了她的唇瓣和牙齿,引导她与他缠绵,他搂着她腰的手也越来越紧,吸吮她舌尖的力道越来越重,仿佛想要将她整个人都吞噬。

    贺林晚双脚发软,呼吸困难,被动地承受着李毓的掠夺。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贺林晚快要呼吸不畅的时候,李毓终于从她口中退了出来,但是他禁锢着她的姿势并没有改变,他的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嘴角,鼻尖,眉梢眼角,这些细碎的吻不似刚才霸道,却格外温柔缱绻。

    最后,李毓将唇印在了她的眉心上,低声道:“你给我你有的,我把我给你。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