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是修仙者 > 第84章 莫名多出的情敌

第84章 莫名多出的情敌

 热门推荐:
    见王俪萤依旧一脸质疑,杨若风直接拉着王俪萤到了山洞外,取出玄铁棒:“你离远一点,我怕伤到你,你可看好了。”

    王俪萤后退两步,摩拳擦掌的,手指关节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一脸的威胁:“你可别拿小成的生死棍糊弄我,不然把你腿打折。死气那么重,别以为我感觉不出来。”

    杨若风轻描淡写:“幼稚。”一棍劈出,十几丈外一块如小山般巨石旁直接出现了一根棍影。

    心不在焉的王俪萤,目光瞬间一凝,身体略微紧绷,以她的实力,竟然在棍影中感受不到丝毫的死气。若不是亲眼看到,单凭感知,她绝对会以为眼前什么都不存在。

    杨若风模仿之力很强,该不会是他用灵力模仿出来的没有杀伤力的招式,来糊弄我吧?

    在她心中如此想时,棍影上一抹浓厚的死意一闪而过,清晰感知到的她,眉头一皱,目中露出一抹惊悚。随即就看到,巨石在一棍之下四分五裂,地动山摇,隔着十几丈都能感觉到脚下一震。

    而空气中浮现层层涟漪,连带着周围许多小一些的石块以及十数丈内的树木统统被摧毁,而她也不自禁的退后了两步。

    之后,一个闪身来到碎石崩飞、木屑漫天的边缘位置,看到寸寸龟裂的地面,像极了因干旱而开裂的大地,每一道裂缝都有尺深。

    身体不禁一寒,如果杨若风突然给她来这么一棍,她绝对躲不过去,不死也要骨断筋折元气大伤。

    杨若风缓缓走来,笑着道:“怎么样?看到了吗?您老人家给鉴别下,是不是已经大成了?”没有刻意的得瑟,但这种时候,王俪萤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就觉得欠揍,想打两巴掌,而她也这么做了。

    杨若风被拍翻在地后,捂着脸从地上跳起来,也没有发怒,挑了挑眉毛,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身体略微前倾,一腿在前,抖个不停,一只手扶着额头,一只手指着王俪萤。

    轻佻的道:“是不是被我的天资和悟性所惊到了?觉得和我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配不上我了,心中觉得很不安心,很是烦躁,才突然打我的?”

    一甩头发,微微昂着头,嘴角微微勾起:“我是那种人吗?今天我杨若风在此发四,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王俪萤刚刚还有些恍惚,还在后悔,怎么突然就控制不住几几呢,但此时被气笑了,她从来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脸上却没有显露,而是如娇羞的花儿一般,脸蛋微红,扭扭捏捏的露出了羞涩的笑容后,低下头去,道了一声:“来嘛!”

    杨若风有些激动,他从来没见过王俪萤的这一面,脑海里闪过王俪萤娇俏的身体,鬼迷心窍的向前跨出了半步,突然就僵在了半空,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不对劲,很不对劲,这可能是一个假的王俪萤。

    一脸愤愤的叫道:“王俪萤,你又憋什么大招坑我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有什么放马过来,别整这些没用的。”顿了顿,又自语似的说了句:“哦,你也杀不了我。”

    王俪萤抬起了头,脸色恢复了在外人面前的冰冷,一双眼睛盯着杨若枫,在杨若风被看的心中有些发毛,思考着要不要转移话题的时候。王俪萤脸上绽放出倾城的笑容,杨若风呆了呆,不知道王俪萤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此时,王俪萤的内心戏很足:这种时候杨若风还不忘装逼,真是挺有意思的。这人虽然大多时候没个正形,但现在看来还是蛮可爱的。

    而且,他虽然没有修仙资质,却有很强的修仙天赋,又有好到令人嫉妒的机缘,实力增长更是如有老前辈带一样,真实的家族背景也是扑朔迷离,笼罩在迷雾之中,让人看不真切,但露出的冰山一角,就让人感觉到很是强大,说不定其家族不会比我所在的家族差多少,如果能……

    思绪无限纷飞,她想到了家族为她定下的一门亲事。

    那个人是一个大家族的嫡系少爷,论修仙资质是蓝色顶级资质,只弱于杨若愚所拥有的紫色资质;论实力不到三十的年纪已经是元婴期,年轻一辈无出其右者;论相貌是玉树临风,很是俊美,是许多春闺仙子的梦中情郎。

    哪一样都要甩杨若风十万八千里,但她就是觉得对方很讨厌。所以,她一个人带着丫鬟双儿去炎阳山,表面上是探索恶鬼潭的秘密,实际上却是为了躲避这个未婚夫。

    这几年来,她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在她这样的大家族子弟身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们是没有权利做主的。看着杨若风却突然觉得,这会是一个好的突破口。

    可是,心中又甚是纠结,如果将杨若风当做挡箭牌,会不会有些对不起杨若风?要不要提前告诉杨若风?

    杨若风见王俪萤不说话,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纠结的,有些惊吓,这姑娘不会是被自己刺激傻了吧?捡起一颗小石子,砸在王俪萤肩膀上,小声问道:“喂,你没事吧?”

    王俪萤回过神来,撇了撇嘴,女神形象完美倒塌:“没想到你修仙资质不怎么样,悟性倒真的是很厉害。”

    杨若风知道没事了,给了一个“你懂的”眼神,笑着道:“是不是爱上我了?女追男隔层纱,你还是有机会的。”

    王俪萤简单直接粗暴:“滚!”

    之后才道:“遇到冥修和大妖的事都是假的吧?鬼才会爱上你这种人,整天没个正形,别怪本姑娘没提醒你,再这么下去,以后找不到道侣,可别哭。”

    杨若风嘿嘿一笑,手中出现一个乾坤袋:“那就不用您老人家操心了,我这人向来诚实,你怎么就不信呢?呶,这就是那冥修的乾坤袋,我还没来得及看呢!”扔到王俪萤怀中,一阵波涛汹涌中,王俪萤满脸质疑的打开了乾坤袋。

    入目尽是灵石,几乎堆满了所有空间,在最上面是杨若风的黄金锁子甲。

    王俪萤冷笑一声,将乾坤袋扔回去:“你的黄金锁子甲还在里面呢,下次作假前,记得做的完美一些,一下子就被拆穿,很丢脸的。”

    杨若风不信,那么一个强大的冥修,怎么可能只有灵石呢,也没有出言反驳,直接将乾坤袋中所有东西统统倒了出来。除了灵石外,露出了一个盒子,一张地图和一块令牌。

    地图是血红色的兽皮制成,颜色和彼岸花有些相似,是残破的,看不出来是什么地图,其上缭绕着一股死气。

    王俪萤说:“我现在有些相信你遇到冥修了。”

    杨若风道:“我都说我很诚实了,你还不信。”捡起了一旁的令牌。

    令牌细长,有尺长,却只有三指宽,上宽下窄,有些像令箭。在上面刻画着一个头戴帝冠,面色肃穆,身穿青袍,只在袖口处有金色装饰的男子。在其身前是一张长案,上面有一摞书册。整体画面很小,但却栩栩如生,很是精细,甚至能看到最上面一本书册上写的字:生死簿。

    一旁的王俪萤像是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这是十殿阎罗之一的秦广王。相传秦广王蒋,二月初一诞辰,专司人间寿夭生死册籍,接引超生,幽冥吉凶。我现在相信你是真的遇到冥修了。”

    杨若风昂了昂头:“那是自然,我就说我最诚实了。”目光落向黑色的盒子。

    盒子只有巴掌大,近乎方正,其上没有禁止存在,很轻松就打开了,里面只有一颗浑身上下通体漆黑的草,只有巴掌长,叶子却很是宽大,将近乎四四方方的盒子填满了。

    杨若风觉得这一株仙草很是不凡,苦于认不出其来历及功效,问王俪萤:“你能看出这是什么吗?是不是能提升修为的仙草?”

    王俪萤略带惊讶的点头:“是仙草没错,还是很有名、很贵重的仙草。相传只生长在黄泉之畔,由死去的鬼魂滋养而生,修仙界百年难得一见。但是只对魂魄受过重伤,或者三魂七魄中失去了其中几道魂魄的人有效果。简单来说,此草叫做幽冥草,能够补全人的魂魄,但对你来说,没有丝毫用处,意不意外?”

    杨若风从天堂跌落云端,将希望放在了地图和令牌上,又问道:“这令牌和地图,你能看出来它们有什么用吗?”

    王俪萤摇头:“看不出来,但材质不错,看起来也有一些年头了,想来不是普通东西,收起来吧,说不定哪天就用到了。”

    待杨若风有些郁闷的将灵石等物一股脑的装入空间戒指后,又问道:“那遇到大妖收你做师弟,也是真的了?”

    本不想说话的杨若风又来劲了,扔出了朱念兰的令牌:“当然,咱俩什么关系,我还能骗你不成。”想勾肩搭背的称兄道弟,被王俪萤嫌弃的打开了胳膊。

    王俪萤一眼就看出令牌的不凡,翻来覆去的看着,越看越是心惊:“你这是真的遇到大妖了?”

    杨若风点头,添油加醋的讲述了遇到朱念兰的经过及其来历,临了还一叹:“这就是太优秀的烦恼啊!”

    王俪萤很敏锐的发现了其中的漏洞:“如果被他知道你并非齐天大圣弟子,肯定会撕碎你的。”

    杨若风:“……”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王俪萤表面上一脸的幸灾乐祸,心中却很不平静,没想到这种好事都能被杨若风遇上,试炼山的大妖可是在东洲都能横着走的存在了,就连他们家族,也不愿随意得罪这样一个大妖。

    深吸了一口气,终于下定决心,将杨若风当做挡箭牌,风风火火的拉着杨若风回到山洞里,说了让杨若风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你有情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