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江湖略 > 第三十五章 惊人失银
    张惠茹不由得一惊,当即停下脚,扭头向声音望去。

    只见在包子铺的柱子上,懒洋洋靠着一个人。此人长方脸庞,剑眉星目,相貌俊朗,约莫有十七八岁年纪,正笑嘻嘻地看着她,笑容带着几分正气,又带着几分放荡不羁。此人穿一身粗布葛衣,双手抱胸,在他左腋下,夹着一根二尺来长的木棍。

    张惠茹眉毛微挑,问道:“是你在说话?”那男子道:“不错,是我在说话。”张惠茹冷声道:“你又是谁,凭什么多管闲事?”那男子下巴一扬,笑道:“我能是谁,我当然是我啊!多管闲事?天下人管天下事,怎么叫多管闲事!”

    围观众人见有人要当街骑人,都瞪着眼要看热闹,此时忽见有人出头干涉,顿时一片哗然。有人起哄道:“喂,小子,人家姑娘肯出银子,有人肯当马骑,这叫作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干你什么事,要你这小子来管!”又有一人道:“小子,你是吃饱了撑的罢,这么好看的热闹不看,却出头管闲事,真是脑子有病!”

    张惠茹听众人口声,竟都是站在自己这边,当下大为得意,含笑看着众人攻诘那男子。

    凌霄见状,心想是时候收场了,倘若这样下去,保不住会惹出大麻烦。刚要站起身,李衍忙一拉他,丢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说:“你这师妹平时太也霸道,吃些亏也好,先别理会她,静观其变。”凌霄会意,点了点头,复又坐下来。

    张惠茹见自己占了风头,越发得意,格格笑道:“野小子,这回多管闲事,管得里外不是人了罢!”说着走近那男子,来回踱着步,眯着眼细细打量他。

    那男子听她骂自己“野小子”,微微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野小子,野小子!好,好,骂得好!”说到这句,脸色微变,轻叹了一声,道:“是啊,说得不错,我可不是没人要的野小子么。”

    凌霄、张惠茹听他哈哈大笑,声音浑然震耳,不由得一惊,心中都暗道:“好充沛的内力,此人功夫了得,倒也不可小觑了他。”二人对望一眼,心底都加了几分戒备。

    那男子却不理会张惠茹,懒懒散散走向众人,朗声说道:“众位不要乱嚷,听我一言如何?”待众人安静下来,方才说道:“各位想看热闹,原也不奇怪,在这里的各位,有挑担子卖菜的,有当伙计跑堂的,既有做小本生意的,也有做大本买卖的,各色人物都有,是不是?”众人都道:“不错。”

    那男子哂然一笑,续道:“虽然各色人物都有,却各有各的苦处,各位看热闹的,平日不是受掌柜的气,便是受官老爷的气,我说的是不是?”这句话说出,众人登时静下来。那男子又道:“各位平日受了气,无处可泄,但为了生计,却又不得不忍,是不是?”这句话问出口,人群中隐约有人发出唏嘘之声。

    那男子回头看了张惠茹一眼,转过头来,大声说道:“大家平时受了气,只好忍着,忍气忍惯了,今天却看见有人为了活命,竟然甘心给人当马骑,你们看这热闹,心底总算找回一些安慰:在这个世界上,总算有人比自己还低贱,要给人当马骑才能活命,如此一想,平日所积怨气,也便一扫而光。我说的,是也不是?”他此言一出,众人尽皆嘿然。其中有几个人知趣,悄然无声地走开了。

    李衍听了那男子一番话,连连点头,心想:“这位兄弟年纪不大,竟有这般见解,当真难能可贵!”看了凌霄一眼,凌霄也回看过来,二人互知其意,同时点了点头。

    那两个乞丐见煮熟的鸭子又要飞了,登时急红了眼,从地上跳将起来,嚷道:“你这野小子,无故多管闲事!我们给这位姑娘当马骑,那是我们心甘情愿,又不是人家逼迫的,你充什么大尾巴狼?人家给银子,别说把我们当马骑,就是当驴骑当骡子骑,与你何干!”

    那男子哈哈一笑,问道:“你们是要饭吃的,要银子做什么?”两个乞丐道:“有了银子,就能买包子吃。”男子笑问:“你们想吃包子?”两个乞丐道:“当然想吃了。”男子鼻中笑了一声,说道:“想吃包子,这个容易!”

    他说完转身,缓缓举起右臂,手掐剑诀,手腕陡然一旋,隐隐一道紫色气晕荡漾开去。

    张惠茹距他有一丈多远,毫无任何征兆,忽觉一股凌冽的寒气扑面而至,不由得急退半步。她心中突地一跳,暗道:“这是什么功夫,如此了得!”身上衣衫为气晕激荡,瞬间飘起,转眼又落下。

    那男子手掐剑诀,指向桌上笼中的包子,轻声道:“起!”随着他指腕动作,两个包子有如受人驭使,竟然凌空而起,直向张惠茹面前飞来。张惠茹侧头避过,伸手急抓,那包子就像长了眼睛,绕着她转了个圈,堪堪又悬停在她脸前,离她鼻尖仅有半尺。

    凌霄见此情形,心中大骇,知道遇上江湖高人了。他刚要站起,李衍轻轻按住他,努了努嘴,低声道:“先不急,看看再说。”凌霄只得忍住,凝神望着那个男子。

    张惠茹伸手连抓,抓了数次,那包子左晃右摆,都轻轻巧巧地避开。她如何受得这般戏弄,登时又羞又急。那男子嘿嘿一笑,向她眨了眨眼,道:“姑娘,不要怕,借你包子一用。”说着手腕一抖,剑诀驭使包子,咻地一下,径直飞到二丐面前,笑道:“想吃包子,这就吃罢。”

    二丐见状,吓得目瞪口呆,颤声道:“大侠饶命,都是小的眼瞎,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身如筛糠,腿弯一软,就要跪倒下来。

    那男子右手驭使包子,左手轻轻一拂,二丐顿觉一道气浪卷来,身不由己地后跌半步,站直了身子。那男子笑道:“我要你们的命干什么!你们说要吃包子,包子来了,怎么倒不吃了?”二丐看男子神情,似乎并无恶意,只得强忍恐惧,道:“好,好,大侠……大侠叫我们吃,我们就吃……”牙齿格格作响,只得张口咬了一下。

    包子凌空悬浮,两个乞丐隔空吃包子,围观众人何曾见过这场面,一时间尽皆骇然。

    二丐只咬得一口,嚼也没嚼,哪里还敢咬第二口。那男子笑问:“怎么不吃了,是包子不好吃么?”二丐噤若寒蝉,哪里还说得出话。男子仰面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子曰‘吃包子不喝汤,必定噎得慌’,你们是要喝汤,是不是?”不等二丐答话,左手木棍回身一指,桌上两碗紫菜汤凌空而起。

    这两碗汤中,有一碗是阿窈的,阿窈大急,忙伸手去抓,连声说道:“喂,喂,那是我的汤……我的汤!”却如何抓得住,两碗汤宛若鬼使神差,稳稳飞到二丐面前。

    二丐面如土色,接不敢接,推不敢推,直如傻了一般。那男子笑道:“怎么,你们不接碗,还要我来喂你们么?”二丐忙道:“不敢,不敢!”战战兢兢,只得接过包子,又接过汤来喝干了。男子将木棍一指,两只碗在空中打了个旋,又稳稳的飞落到桌上。

    凌霄在旁冷眼旁观,心知男子是高人,却不知他这是哪门功夫。他用的是剑诀,隐隐约约能感到凌厉之气,那这门功夫便是真功夫,自然不是什么旁门左道的妖法邪术。

    男子向二丐道:“包子也吃了,汤也喝了,你们还想要什么?”二丐吓得魂飞天外,哪里还敢再提别话,眼睛四处张望,只想趁机一溜了之。那男子笑道:“是了,你们还想要银子,是不是?”二丐连忙摇手道:“小的再也不要银子了。”男子哈哈大笑,道:“子曰‘礼之用,钱为贵’,没银子怎么成。”走近二丐,向耳边低语了几句,二丐半信半疑,问道:“这话当真?”男子点头道:“决无半句虚言。”二丐大喜,钻出人群去了。

    张惠茹娇蛮成性,众目睽睽之下,如何忍得这口恶气,喝道:“野小子,你是故意在找茬,是不是?”男子笑道:“找茬?姑娘,找茬的是你罢?”张惠茹怒道:“我……哪里找茬了?”男子放诞一笑,道:“叫这两个乞丐给你当马骑,是不是找茬欺负人?”

    张惠茹知他功夫奇高,却也不甘忍耐,怒道:“我就是找茬了,你想怎么样?”男子哈哈笑道:“怎么样?子曰‘见义不为,脓包怂蛋’,天下的不平事,我不见便罢,只要叫我见着了,那是非管不可的!”

    李衍听他说“子曰‘见义不为,脓包怂蛋’”,心想:“夫子说过这话么,我倒记不起来了。”不管如何,此人心性爽直,不愧是个男子汉,当即站起身来,笑道:“这位兄弟,此事都怪我们,是我们理亏,还望多多海涵。”凌霄也忙起身,上前抱拳道:“这位朋友,刚才的事都是我师妹的错,大家就此罢手,不要伤了和气。”

    男子睃目打量了二人几眼,点了点头,道:“嗯,你们两个还算明理,以后多多管教这位姑娘,莫再欺负人了。”凌霄忙道:“是,是,在下知道了,今后一定多加管教。”

    张惠茹如何听劝,“呛”地拔剑出鞘,怒道:“野小子,想打架么!”男子冷冷斜睨她一眼,道:“打架?你跟我打么?”张惠茹道:“不跟你打跟谁打,小子,有本事就出剑!”忽然瞥见他腋下夹的那根木棍,格格笑道:“我忘了你没剑。喂,你那是根打狗棒,还是烧火棍?”

    话音未落,男子右手轻旋,剑诀一指,那根二尺长的木棍陡然飞出,正击在张惠茹手腕上,短剑瞬间入鞘。他又轻轻一翻手腕,那根木棍复又飞回他腋下。

    张惠茹心中一震,颤声道:“你……你……”跟人家打架,自己连剑都出不了,这架可没法打。凌霄忙道:“大家别动手,有话好说!”

    众人都惊骇不已,均想:“此人功夫如此之高,当真世间罕见!”阿窈瞪大了眼,又惊又奇,说道:“哇,小哥哥好厉害,这是什么功夫,教给我好不好?”话说出口,忽然觉得不对,急忙自己掩住了口。

    张惠茹自知与男子功夫相差太多,出剑也是枉然,只得强自按捺,怒目瞪视着那男子。

    男子双手抱胸,懒洋洋看着她,笑道:“姑娘,打架可不好玩,以后别动不动就跟人打架了,倘若遇见什么厉害人物,那岂不是要吃大亏。”张惠茹见他说风凉话,怒气更胜,扬眉道:“吃亏不吃亏,那是我的事,还用不着你来教训人!”

    男子洒然一笑,也不在意,又问道:“姑娘,平白无故干么要骑人?”凌霄忙道:“这位朋友,此事全怪我们。因为我们的马丢了,我师妹无处撒气,这才做出这种荒唐行径。”男子点了点头,道:“这样说倒也情有可原,不过,骑人总是不应该。”凌霄道:“是,是,朋友指教的是。”

    男子又问道:“姑娘,你们的马是怎么丢的?”张惠茹强压怒气,道:“马惊了,自己跑了。”男子点头道:“噢,是马惊了。”略微沉吟,咳嗽了一声,笑道:“姑娘,是我坏了你的好事,没让你骑成人,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当马骑,你来骑我好不好?”

    张惠茹不明他是何意,只道他要戏弄自己,怒道:“你给我当马骑?”男子伸手一指她手中的银子,说道:“不错,我给你当马骑,银子你给我,行不行?”张惠茹自是不信,随口问道:“这话当真么?”男子笑道:“当真。”顿了一顿,又道:“不过么,我这匹马不太听话,也容易惊。”张惠茹不解,问道:“什么也容易惊?”

    男子道:“姑娘,你见过马惊骡子惊,你见过人惊么?”张惠茹奇道:“什么人惊?”男子咳嗽一声,朗声向众人道:“大家见过马惊骡子惊,大家见过人惊么?”众人听了,轰然一阵大笑,都道:“没见过人惊。”

    男子嘿嘿一笑,道:“好,既然没见过,今天就让大家见识见识,大家让开一条路。”众人依言向两旁分开,让出一条路来。男子大声道:“大家快闪开,人惊了,人惊了!”说完这句,拔起两条腿,一溜烟跑出人群,展眼便不见了踪影。

    众人见此乐事,都轰然大笑起来。李衍等想不到这男子竟这般逗趣,也都忍俊不禁,齐声大笑起来。

    张惠茹笑得直不起腰,正在笑着,只听包子铺主人道:“姑娘,别只顾着看人惊,你的银子呢?”张惠茹大惊,抬起手来一看,两手空空,两锭银子早已没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