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修真往事 > 第六十八章,还真灵玉
    四万一阶中品的价格虽然比预期高出了三倍,但对于灵石充足的刘三儿来说还是能够接受的。摸了摸腰间储物袋,他觉得真应该感谢一下叶枫。

    若不是叶枫在戴面具和尚准备再次叫价时,甩出了一道玉符,将和尚赶出局。太阴真金的价格绝对不会在四万一阶中品止步。

    玉符刘三儿之前见过,至于里边藏有何种玄机他却并不清楚。刚刚看到玉符时,他心中虽有不好的念头,不过很快就开始佩服起自己所抱的疯子这条大腿了,够粗的!

    王百万乃交际场中的高手,拍卖会上出现的各种意外他都有经历或者耳闻。但单单凭借一道玉符就让人不得不俯首帖耳的,恐怕只有一种人能够做到。

    老三的担忧不无道理,这位耶律家的瘟神果然无法无天,居然敢在拍卖会上公然袭击要挟竞争对手,指不定一会儿又要做出什么事来,老天保佑一定不要出乱子啊。

    还是按照事前制定好的计划,赶紧把这个瘟神送出太清斋地盘才是。想到此处,王百万不动声色的暗示刚端圆盒上来的女知客下去,并用手指比了个事先商量过的暗号。

    一切还都在掌握之中,更妙的是九十三号已经拍得了一件拍品,完全有了可以提前离场的资格。这比之前计划里要费一件只有瘟神识货的拍卖品,再诱使瘟神出价拍得,以获得提前离场的资格更加完美。

    王百万心情大好,笑呵呵得打开原盒,开始介绍拍卖会的第二十件拍品——二阶上品雷光剑。

    雷光剑长约一尺,祭出时剑身上隐隐有雷电闪动,带有强力驱鬼效果,起拍价二百一阶中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三十。

    雷属性是所有属性中最稀少和威力最大的,所以雷光剑即便只是一把二阶飞剑,也引发了一场强有力的争夺,最终成交价达到了普通二阶上品飞剑的三倍——一万五千多一阶中品。

    随后,更有筑基丹、三阶下品法器、功法秘籍、深海矿石、古兽皮骨、未驯化灵兽等出场,数次引起全场骚动和激烈争夺。

    作为突然间暴富的修真者来说,刘三儿对很多拍卖品都有着浓厚的兴趣,无奈前边坐着一个时不时打瞌睡,但就是没有睡着的疯子,随时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

    刘三儿知道叶枫的见识远不是自己能比的,也知道叶枫的阻止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为了他好。所以,他并没有因此顶撞对方,反而千恩万谢对方帮自己摆平了和尚,又乘着交谈的机会,大拍特拍对方马屁,拍得最后小翠都看不下去了。

    叶枫却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胡谈乱侃着,对刚刚打出的白光只字未提,就等刘三儿主动提问。

    “我说道友,那个最后落到和尚额头的玉符……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一来二去的熟络之后,刘三儿已经不再在叶枫面前自称在下了。他憋了好一阵,终于知道自己不是眼前疯子的对手。对于那一道白光最后化成的玉符,他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那玉符明明是打在了戴面具和尚的额头上,但不知为何,那一刻他心里竟一阵恶寒。

    叶枫深了个懒腰,整个身体缓缓转动半圈,正对着刘三儿和小翠,笑嘻嘻说:“现在才问!刘根硕呀刘根硕,你上辈子是不是乌龟呀!”

    “呃…”刘三儿想了下,觉得无论回答是或者不是都有可能被讥笑一通,于是一脸无奈的干脆不答。

    小翠道:“小姐,我看他不是上辈子像乌龟!”

    “嗯?”叶枫好奇。

    刘三儿也转头看向小翠,心中同样有疑问。

    小翠笑着指了指刘三儿,说:“小姐仔细看看,他是这辈子像乌龟!”

    小翠说完捂嘴大笑。

    “啊……哈哈哈哈……这一说还真是!”叶枫立即会意,笑声晃得包厢法阵微微发抖。

    我擦,感情你俩是拿我开涮了?好在我打不过你俩,要不然绝对有你俩好看的!刘三儿心下一阵无语,但也知道自己对两人无可奈何。他知道这个时候接话只能引起乌龟话题的无休止延长,于是仍旧和刚刚一样,只长出口气表示无奈。

    叶枫和小翠又互相说笑一阵,发现无论如何言语挖苦,刘根硕都极克制,极忍耐。心想自己还算没有看错人,线人就应该这样,像自己一般的火爆脾气肯定是不行的,刘根硕或许真的可堪大用呢,于是瞪了一眼小翠,笑脸一收,说:“咳咳……玉符全名还真灵玉,产自擎……啊…九天大陆,可以记录除幻象以外的世间绝大多数影音,且做不得伪。”

    “影音?”刘三儿似懂非懂,但叶枫话里说了半截又咽下去的,必然是指此界界主门派——擎天剑派。

    叶枫想了想,说:“嗯……比如刚刚扔给宝钢和尚的那块,记录的就是他数次对同门夺宝杀人的场景,他看了后立刻就知道根本不能抵赖,所以乖乖放弃了对太阴真金的争夺,连托也不敢继续当了!”

    “这么神奇?”刘三儿若有所思。

    “哼哼……”叶枫手腕一抖,一道白光瞬间袭向刘三儿。

    才半步不到的距离,白光又来得突然,刘三儿避无可避。他就算想闪避,也只能撞到小翠身上。上次那一巴掌的印记虽然已经基本从脸上消失,但时不时的还会隐隐作痛。相对于没有杀伤力的化为白光的玉符,他根本不愿招惹小翠。

    玉符被准确无误的贴到了刘三儿额头上,一幕幕香泉班品酒会的场景立即在识海中显现。

    但所有场景,都是刘三儿将毛正恩、广成子、五个和尚一剑破喉的补刀画面。

    太他妈诡异了,所有场面居然和当时一模一样,更不可思议的是里面居然没有叶枫。

    刘三儿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额头上开始不受控制浸出汗来。他拼命回想当晚的一切,连最不起眼的细节也不放过,马上就找到了线索——在他杀死那八个人的时候,叶枫手里一直把玩着一块玉符,不,准确的说是还真灵玉!

    擎天剑派不愧是界主门派,随随便便一个还真灵玉已经厉害到如此地步。难怪杜全知说胡玲挤破了脑袋都想去擎天总山。

    还真灵玉记录的场景完全可以作为自己当晚在香泉班杀死八人的证据。问题她有了证据又给自己看这个证据是什么意思?

    她是想说,她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如果自己不真心替她办事,那么下场要么是被青衣巡查抓捕,要么是被那八个人的后台抓走,无论哪种都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够狠!这疯子真够狠的!

    自己当时怎么就稀里糊涂的上了这疯子的贼船,又一步一步的被她恩威并施,逐渐生出些许臣服之心?

    但自己都已经快要臣服与她了,她又何必在这个时候拿当晚香泉班的事要挟自己呢?

    想不通,想不通!

    这一刻,刘三儿心中闪过无数念头,但他终究还是太嫩了些,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叶枫给他看那块还真灵玉的目的何在。他把玉符缓缓从额头上取下,有气无力道:“道友有何目的,不妨直说吧!”

    “没什么啊!”叶枫笑了笑,招手将玉符收回,又说:“这是每个线人必须经历的,你以后慢慢会明白的!”

    “那…那个和尚呢?他也是线人吗?”

    “哼哼……你这个线人的差事,我原本是想让宝钢去做的,所以才在前段时间跟踪过他,还录制了他对同门夺宝杀人的场景,不过……”

    “不过怎么?后来为什么又选我?”

    “刚才不都跟你说了嘛!我和小翠一致认为你这个胖子虽然修为不怎么样,狗屎运还是不少的,宝钢和尚根本比不了。嗯……而且他死劫将至,就算我就算想用也用不了啊!”

    “哦…”

    “哼哼…宝钢可是开了佛家耳识鼻识天才人物,等拍卖结束后,不管我们在太昊坊的任何地方,他都能找得到的!”

    “什么意思?”

    “嘿嘿…到时候你搞定宝钢,我和小翠会在后面给你加油助威的!”

    “我…凭什么……好吧,我干了!”刘三儿认怂了,彻底败给了叶枫这个疯子。

    “真听话!”叶枫笑嘻嘻说:“看在你这么识时务的份上,就把下一个出场的拍卖品给拍了吧,不用每次都加价最低了!”

    刘三儿无语。

    下一个,也就是本场拍卖的第五十件拍品是一对储物戒指——狮虎戒,男女带在手上都很适合,也可作为情侣戒指男女各戴一只,每只空间三方,除此之外并无特别之处介绍。

    狮虎戒的起拍价三百一阶中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

    对于炼器修真者来说,储物法器的首选还是储物袋,储物手镯和储物戒指都是有身家的练气士才会选择的。

    所以,王百万在报出狮虎戒的底价之后,场中加价的人并不是很多,每次加价也都在一百一阶中品左右。

    等价格涨到一万二千一阶中品的时候,一楼大厅里叫价的只剩下三位,三楼包厢无人叫价,反倒二楼王真所在的三十八号包厢和刘三儿三人包厢边上的八十八号在不断加价。

    “一万四!”刘三儿举牌。他这个价格比前一次报价一下多出了整整一千,倒不是他不屑五十五十的往上加,实在是不想耽搁时间。

    像狮虎戒这般的三方存储空间戒指每只放在市面上也都要一万多一阶中品,现在两只合在一起才一万多,拍卖方是绝对不会以这个价格把东西卖出去的。

    平心而论,刘三儿还是很想要这对储物戒指的。毕竟等他新得来的剑法有所成就之后,与人对敌时是可能要双手同时拔剑的,那么就需要在左右腰间都挂只储物袋,这也太招摇了一些。带戒指就不同了,以他平时的打扮,没有几个人能想到他手指上的戒指会是一万多一阶中品一个的储物戒指。再加上,他打算在拍得戒指后,仍旧在腰间挂上储物袋,里边随便塞点东西,便是被偷走了也不心疼,还更能增加别人对自己手戴储物戒指的错误判断。

    “一万九!”三十八号王真包厢里的男人一下加价五千。

    “两万五!”八十八号包厢的老者声音一下加价六千。

    刘三儿想了想,举牌道:“三万!”

    “三万五!”王真包厢内的男人继续加价五千。

    “四万一!”八十八号包厢老者毫不犹豫的再次加价六千。

    “四万六!”三十八号包厢紧随其后加价。

    这种凶猛的加价法,外加价格已经超出了储物戒指的正常价值,所以一楼大厅里很快就没人跟进了。

    刘三儿看了眼早已经转身盘坐回去的叶枫背影,问:“我说,都这个价了,还跟不跟?”

    “哼哼……想要的话就跟呗!”叶枫模棱两可的说。

    刘三儿犹豫了下,举牌道:“五万!”

    “五万六!”

    “六万一!”

    “七万!”刘三儿一咬牙,报了个自己都觉得吃惊的价格。七万一阶中品在市面上买那种三方的储物戒指五根手指都能戴满了,现在偏偏拿不下两个来。

    而三十八号都是首次出价,其中一个里还有刘三儿认识的人,两方应该都不是拍卖方的托,出价这么高为了什么呀?

    “七万五!”

    “八万一!”

    “十万!”叫出这个价格时,刘三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很担心这个价格太高,三十八号和八十八号都不再跟进,自己加价的举动就会变成搬石头砸自己脚了,少不了又要被叶枫和小翠嘲笑一番。

    也许真是价格太高了,三十八号暂时没了动静。

    “哼!十万零三千!”八十八号的老者有些不乐了,说:“隔壁的道友,小老儿与这戒指颇有渊源,可否行个方便?”

    总算还有继续出价的,刘三儿长出口气,低头时见叶枫正起身往包厢外走,丢下句话:“先等等,我去会会这个老头!”

    “狮虎戒一对,八十八号包厢里道友出价十万零三千,这价格未免也太高了点吧!”王百万高声呼喝着,又一边低头看着原盒内戒指,疑惑说:“难道戒指另有玄机?”

    叶枫走得快,回来的更快,进门不等坐下就冷笑着说:“哼哼…老东西这托当得绝了,居然跟三十八号商量着要把价格炒上十五万,差点把我都骗了!真以为一人一万五的提成好拿?别到最后了被抓去矿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