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汉末天子 > 第三十五章 虎牢之战
    “呜~呜呜~呜呜~”

    一大清早,刘协便被悠扬的号角声给吵醒。

    “发生了何事?”揉了揉脑袋,刘协从床榻上下来,一边穿衣,一边对门外道。

    “陛下,大事不好,联军开始攻城了!”卫忠神色慌乱的冲进来。

    “镇定一点,只是攻城,又不是破城,联军要不攻城的话,我们来这了做什么?”刘协咂咂嘴,对着门外喊道:“为朕带甲!”

    “喏!”

    两名随行虎卫进来,帮刘协将一身黑甲披上,这身黑甲可是工部为刘协量身打造,通体以精铁筑城,光是分量,就有百来斤,若非刘协每日勤练武艺,打熬力气,光是这套铠甲,就能把他给压死。

    花了一刻钟的时间,刘协才穿戴好盔甲,许褚已经带着虎卫等在门外,护着刘协朝着城楼的方向走起。

    当刘协上了城楼的时候,战争已经开始,女墙之外,联军如同黑压压的潮水一般朝着虎牢关发起了冲锋,密集的箭簇不断飞射向城墙,两旁虎卫举着盾牌帮刘协遮挡。

    刘协找到了正在城楼上指挥将士御敌的贾诩以及护在他身旁的马超。

    “这些联军疯了,根本没有试探,直接就开始攻城!”马超狠狠地喘了口气,骂道。

    刘协自卫忠手中接过千里镜,看着诸侯阵营,在阵营后方,各方诸侯已经汇聚在一起,遥望战阵,城楼下的联军战士如同蚁潮一般往城楼上汹涌而来,看数量,绝不是一两万,虎牢关外,能够放人的地方,都已经排满了人。

    “陛下,看联军的阵势,似乎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攻破虎牢。”贾诩来到刘协身边,皱眉道。

    一般两军交锋,总有个试探的过程,比如这攻城战,对手一般都会先试探一下城池的防御,然后再确定方略,那样,制定出最有效的方略,选择进攻重点,不但可以提升攻城效率,也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己方过度伤亡,但这一次,联军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一上来,就是全方位无死角的进攻,作为一军统帅而言,这种方法无疑是一种不智之举,对麾下将士不负责的表现,但不得不说,如今联军兵多粮广,这样打,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将人数的优势发挥出来。

    人家人多吗,不过无论如何,对方主将这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打法,哪怕是贾诩,也有些不适应。

    “不奇怪。”刘协将千里镜递给一旁的马超,摇了摇头,冷笑道:“恐怕朕在虎牢关的事情,已经被联军得知。”

    “这怎么可能!?”马超闻言不可思议的看向刘协,如今河洛之地,各大关卡已经完全封锁,就算联军在这边有细作,要如何传递消息?

    “没什么不可能,如今朝中,想要朕这条命的,也不是没有。”刘协冷笑一声。

    “何人如此大胆!?”马超闻言,不禁大怒,他们在这边出生入死,后面却有人暗地里捅刀子,这种感觉,相当不好!

    “没什么不可能!”刘协摇了摇头:“诸位将军准备好吧,联军这一次,怕是不那么好对付。”

    贾诩倒没有什么意外,如今也只有这个说法能够解释得通,他已经数月未曾回朝,对于朝中的事情不太了解,但朝中对于刘协不少新政持反对态度的人大有人在,这次诸侯联手,就是刘协新政引起来的,可以说,是矛盾的一次爆发。

    “是否立刻启用新武器?”贾诩看了一眼那潮水一般的联军,看向刘协道,这可是个好机会,人群如此密集,一旦这些新式武器发威,定能打联军一个措手不及。

    “不急!”刘协摇了摇头,微笑道:“此时用,也不过打退联军,联军若发现虎牢关不可攻,定会分兵攻打其他地方,朕要等他们以为必胜的时候,再给他们迎头痛击,瓦解他们的士气!”刘协闻言摇了摇头,看向一旁的马超道:“如今这关中有兵马三万,又有虎牢关之险,诸位将军撑得越久,我军优势就会越大,此番能否大挫联军锐气,就看诸位将军本事了。”

    “陛下放心!”马超狠狠地一拍胸脯:“根本用不到新武器,末将等必能将联军击退!”

    “要的就是这股气势!”刘协拍了拍马超的肩膀,微笑道:“朕拭目以待!”

    虎牢关的城墙高达七丈,以往的云梯很难起到作用,此前,诸侯一直在赶制新的攻城梯,不过不知是否是为了美观,虎牢关的城墙,有一个倾斜的坡度,云梯可以直接贴在城墙上,让攻城的士兵攀爬起来更轻松,一开始,负责攻城的将领还耻笑这虎牢关新建以后,变得华而不实。

    但等开战之后,这些将领看着城头的弓箭手纷纷探出头来,对着云梯上的人进行射击,面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这根本就是个坑呐!

    不但射手可以从女墙上面对攻城梯上的将士进行射击,那滚木、礌石从上面滚下来也不似以往那般砸到人之后直接落到城下,因为有一定坡度的关系,滚木礌石能在城墙上面多抓一会儿,而这样的结果就是,伤亡比之以往高出了三倍!

    这虎牢关的设计者心思十分险恶呐!

    “上投石车!”负责指挥的夏侯渊看着如同下饺子一样不断从城墙上跌落的战士,心中愤恨,挥动令旗,后方的投石车被缓慢的推上来,护城河虽然被添平,但到现在,吊桥还没被他们打下来,那控制吊桥的竟然不是绳索,而是铁链,这就让这帮攻城将领有种哔了狗的感觉,吊桥不下来,就没办法轰击城门,没办法进攻城门,只凭现在靠攻城梯攻城,根本就是拿人命往里面添,那种有一定坡度的城墙,看起来好对付,但实际上却将攻城的难度提升了几倍,到现在,冲上城墙的将士都没几个,己方伤亡无数,对方却伤亡寥寥,再这么下去,负责第一轮进攻的曹军非被赔光不可。

    “嘎吱~”

    刺耳的机括扣动声中,五十辆投石车被缓缓地推到前线,伴随着一阵难听的木材摩擦声,几十枚石弹随着投石车的轰响,隔着一百二十多步的距离,带着惨烈的咆哮声朝着城头轰过来。

    “轰~轰~轰~轰~”巨大的撞击声中,不少石弹直接落在城墙上,躲避不及的将士被砸了个血肉模糊。

    一枚破空而至的石弹,好巧不巧的,朝着刘协的方向飞来,刘协目光一凝,伸手握剑,却见眼前一黑,许褚铁塔般的身影已经挡在他身前,仰头看着从天而降的石弹,猛地发出一声爆喝,手中举着一柄铁锤,对着那石弹就是一锤轰过去。

    “轰~”

    石弹粉碎,化作无数碎石被许褚一锤子抡到城墙外面,不少曹军遭了无妄之灾,被从天而降的碎石打的人仰马翻。

    “好!”刘协目光一亮,大笑一声:“我军有仲康这等神勇之将,朕无忧矣!”

    因为有许褚这狂暴的一击,也使得守军士气并未因此而大跌,不过对方的投石机若再来这么几轮,士气必然会受到动荡。

    马超一脚将一名刚刚爬上城墙,想要扑向自己的曹军踹下去,怒骂道:“我们的投石机呢?给我反击!”

    另一边,高顺见此,冷哼一声下令道:“投石机,反击!”

    随着马超一声令下,在城墙靠后的位置,一百二十架投石机被将士们固定下来,这虎牢关城墙本就宽厚,高顺坐镇虎牢关之后,除了拔高城墙的高度之外,更将城墙宽度加宽到二十丈,可以容纳更多的守军同时,也请工部人员在这里制造了一百二十架投石机,直接在城墙上制造的,根本无需从城下往上运。

    “轰轰轰~”

    一阵阵咆哮的破空声中,上百枚石弹破空而出,刚刚发了一轮石弹,看着敌军被压制的夏侯渊等人,还没来得及高兴,便愕然的发现上百枚石弹从天而降。

    “轰轰轰~”

    就算是坚固的盾牌,面对这从天而降的石弹跟没有防御也没什么区别,只是一瞬间,整个投石车附近便发出一连串惨叫,人群太密集的关系,这一百二十枚石弹,生生卷走了近两百条生命,更重要的是,两台投石车被石弹命中,成了一堆废弃的木材。

    “这……”夏侯渊只能干瞪眼,这特么也太欺负人了,那城墙上到底是怎么放下这么多投石机的?

    更重要的是,人家居高临下,射程可比他们远了不少,曹军的投石车只能对着城墙轰,而对方的投石车居高临下,覆盖范围可比他们的投石车远了不少,这么对轰下去,他们的投石车迟早被对方磨光。

    而他们,根本看不到对方的投石车,这就是差距啊!

    “井欗!井欗呢?还不给我上!”曹洪有些气急败坏的咆哮道。

    早已准备好的十五架井欗开始朝着城墙缓缓推移,虽然只有五丈高,但已经能够缩短双方之间的差距,只希望,这些井欗能够起到一些作用吧,否则今天曹军攻城,丢脸就要丢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