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公子千秋 > 第六百零八章 给你一个好差事
    越千秋不想去,严诩当然不会勉强,杜白楼就更加不会多说什么了。等到这两人叫上李易铭和李崇明,带着程芊芊离开,越千秋却并没有从内室中出来,继续反坐在那椅子上出神。直到外间一声杀猪似的的惨呼,把他那飞到九霄云外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

    “你说你这次动手之前,人家保证会有弩弓劲矢给你掩护,但事到临头却没有来。而且,你已经把妻儿送走。可就算是这样,你就没想过,伏击皇子,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你怎么知道英王会来?你为何连越九公子一并攻击在内?若是不说,我便一片一片拔了你的指甲!”

    陈五两这连珠炮似的问题,同样是越千秋最关心的,于是,他虽说没挪动屁股,却一下子竖起了耳朵。

    “我说……我说!我不知道是行刺英王,我根本不知道!我事先并不确定是否要动手,那人只是告诉我,有两个少年可能会和严公子一块到刑部衙门,如果在路上遇到,就用我那一手连珠箭行刺。事成之后,他们会保我远遁,会保我家人平安……”

    啪——

    “竟然想在我面前说这种鬼话蒙混过关?看来你是罚酒还没吃够!”

    听到那响亮的巴掌声,又听到陈五两的呵斥声,紧跟着那呻吟就分明再次被堵在了喉咙口,越千秋虽不知道陈五两怎么炮制人,但还是哂然一笑。正如陈五两说的,这鬼话骗谁呢?如果只是要行刺一个跟着严诩的少年,只要稍稍动动脑子就能想到,目标必定是他。

    而如果呼铁林没说假话,人家想杀的是严诩身边的两个少年,那么虽说也有可能是他加上刘方圆又或者戴展宁,可是,以小胖子常常与他有事没事碰在一起的可能性,呼铁林应该想到其中有行刺皇子的可能。更何况,他今天是被平安公主给推过来的,要是他不来……

    呵呵,小胖子加上李崇明,不是两个少年?那样的话岂非一个不好龙子凤孙一锅端?

    明知道很可能要行刺一个皇子还敢动手,任凭陈五两怎么折腾,这家伙都是自找的!

    挨了重重一个耳光后再次被堵上嘴,眼看着陈五两手中已经是多出了一根绣花针,而寒光一闪之后,那针就深深没入了他的食指之中。那一瞬间,他几乎痛得昏厥了过去,再一次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心狠手辣。而当那一针抽出时,他再也不敢让陈五两再来第二次,慌忙拼命摇头,只恨自己没有尾巴,不能摇尾乞怜。

    因此,当堵嘴布被取出时,呼铁林甚至顾不得那钻心的疼痛,连珠炮似的说:“我猜到可能有人要杀越九公子,可只以为会跟着的不是周宗主,便是其他武英馆的人,我真的没想到是英王……等我把箭袋射空之后才发现九公子马前的人是谁,我都快吓疯了……”

    哪怕是面对瞬间满脸阴霾的陈五两,呼铁林不敢流露出任何怨毒的眼神,更不敢再用半点文过饰非的手段。他生怕再惹怒面前这个煞星,甚至顾不得嘴角流血,那还深深扎着一根绣花针的手指仍旧无时不刻传来让他发疯的痛觉,继续往下说。

    “没看见有人来接应我就已经怕了,却还存着万分之一的侥幸想逃,心想实在不行还能服毒自尽……我之前送走家里人的时候,没敢用北燕秋狩司的渠道,生怕他们杀人灭口,又或者在转移我家人的时候,故意把人送到北燕继续要挟我。所以我把人送去了一条海船上。”

    说出这话,呼铁林不用看都知道陈五两是何等怒色,心中不禁庆幸自己当初做出了唯一正确的选择。尽管在海路上,某些豪商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还会有更多人葬身鱼腹,而他的妻儿登上海船后,也可能是如此结局,可海上追一条船却不比陆上满天下通缉一家人!

    纵使是朝廷,也很可能追不着他的家人!

    尽管能确定自己的家人十有八九是安全的,但他深知一旦陈五两找不到他的家人泄愤,那么就可能把他折腾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除非,他把蒙骗他的家伙全盘卖一个彻底。当下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竟是把自己知道的那条线给揭了出来。

    “那个和我联系的家伙是秦淮河边一个首饰铺的东家。只不过眼下我既然失守被擒,他很已经跑了。但他不止一次来见过我,虽说很会变换形貌,但他并不知道的是,和我那一手连珠箭比起来,我的轻功也相当不差。”

    陈五两顿时心中一动,随即暗想幸亏自己未雨绸缪,今天特意带上了一把弓和一袋淬过最顶尖麻药的箭。否则一旦让这个狡诈无耻武艺却高强的家伙逃了,那么真的是后患无穷。

    呼铁林却没工夫去想自己这番话会给陈五两怎样的观感,只想着怎样让自己有价值一点,至少能有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死法。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丢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我在他走之后,换衣裳从后门出去盯梢他,这才发现了他的底细。而后,我曾经想办法金蝉脱壳,借口去外地缉捕要犯,实则是让一个好兄弟扮成我去做事,自己则在他那儿整整蹲守了半年,终于被我抓到了一点规律,拎出了和他联系的人中,有一个兵部的门子很可疑。转而我又去盯了那个门子……”

    陈五两并没有期望能从呼铁林口中撬出多少有价值的情报,所以当这个明显受不住刑,又因为对失信上线的愤恨而一口气倒出一大堆让人难以置信的机密消息时,始料不及的他眉头紧蹙,直到背后传来了越千秋的声音。

    “陈公公,看来你之前真说中了,接下来在金陵城真的可以来一次大扫除。”

    越千秋嘴里这么说,心里也确实这么想。楼英长当年是物色了个武艺高强兼隐忍小心的飞蛾,结果不知道是人回到北燕的楼英长自己失心疯,还是在南吴这边的哪个大头头突发奇想,上演了一场太疯狂的飞蛾扑火,结果这飞蛾直接把背后一整张蜘蛛网都卖了!

    如果真能从这个飞蛾顺藤摸瓜牵出了北燕秋狩司在金陵的谍报网中一条完整的线,那小胖子和他今次险死还生真心不亏……本来他觉得很冤枉,可看过那绢书之后,他现在觉着,某些事情不是靠无视就能算了的。

    陈五两被越千秋这么一说,顿觉眼前最后一层迷雾猛然间全部散去。他缓缓站起身来,随即冷冷说道:“把你刚刚说的这些人的职司和姓名再说一遍。如果回头一一查实,那么,我会禀告皇上,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同时放过你的家人。否则,你作为里通北燕的叛贼,不妨体会一下什么叫凌迟处死,什么叫亲族俱灭,无处存身!”

    “我说,我全都说!”呼铁林眼神中爆发出了毫不掩饰的期冀,使劲吞了一口唾沫,便再次重复道,“我的上线是秦淮河边陈记首饰铺的东家陈琳……”

    站在旁边的越千秋听他复述一个个名字,确确实实一个不差,所有细节也和之前叙述的完全一致,他就知道,除非这家伙是在很早以前就准备过这样一套糊弄人的说辞,编造好了所有细节,否则,呼铁林供述的就确实是他千辛万苦追查出来的重要线索。

    所以,在情报战线上,威逼利诱策反过来的人实在是不那么可靠。而更愚蠢的是,对威逼利诱被策反过来的人还不知道有节制地使用,甚至提防程度也不够,不被反噬才怪!

    陈五两自始至终一声不吭地再次听完,这才看了一眼越千秋,见少年正在那歪头沉思,对自己记忆很有信心的他没有再开口求证,大步走到门口吩咐了一声。不多时,两个灰衣汉子就悄然进了屋子,轻轻松松把呼铁林从地上架了起来。

    “派四个人,把他给我严严实实看好,不能掉一根汗毛。”陈五两轻哼一声,目光瞟了一眼那依旧深深嵌在呼铁林手指中的绣花针,“也包括那根针。”

    越千秋看着呼铁林根本连求饶都不敢,就被径直拖了下去,非常淡定。在他看来,接下来的事情,陈五两名单在握,手里又有充足的人手,自然把握十足;程家案子那边,杜白楼加上头一次揽事上身的严诩,就算有管闲事的小胖子和李崇明,也坏不了事;总之没他事了。

    可就在他思量着怀中那薄如蝉翼,却重若千钧的那封绢书,还有那个镯子,寻思怎么趁着平安公主小宴的借口溜号回家时,却突然察觉到肩头上压了一只手。

    “九公子,虽说这话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可能不能借你和你的小伙伴用一用?”

    这只手来得无声无息,越千秋只觉得整个人身上的汗毛根一瞬间全都炸了起来。这是人家把手放到肩膀上,按照刚刚那趋势,只怕是把手探入他怀中,他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反应!他竭尽全力放松浑身肌肉,随即强行挤出了一个笑脸。

    “陈公公,我娘今天才第一次请客,结果我这个儿子就带着两个客人跑了,我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您现在支使我不算,还要支使我请去凑热闹的其他客人,这太说不过去了吧?”

    虽说察觉到越千秋刚刚仿佛肩头一僵,但陈五两就算多疑,也不至于想到越千秋和程芊芊在屋子里那么一小会就有什么瓜葛,毕竟,人还是越千秋主动送去长公主府的。因此,他非常自然地把越千秋的推脱归结到讨价还价,当即笑眯眯地抛出了条件。

    “你之前不是为了你那些武英馆的小伙伴们,去和叶相爷谈过条件?放心,我不会让你们白出手,但凡今次抓到人建功的,全都以擒获北燕谍探,赏赐应有的出身,同时褒奖他们的门派。另外,总捕司武德司之类的他们恐怕看不上,可玄龙将军旗下还有一堆职位空着,这却是我可以向皇上提请的。”

    他眯了眯眼睛,随即似笑非笑地说:“你师父向皇上提请,日后总捕司专管缉捕江洋大盗,武人为非作歹。武德司侦缉百官不法事。至于玄龙司……则是专管剪除北燕秋狩司的谍探,以及他们收买的叛贼!一旦把南边这一摊子剪除干净之后,那么,就把手伸到北边去!”

    见越千秋登时目露异彩,陈五两不禁笑了:“从前总捕司和武德司常有职权交叉之处,而玄龙司又见不得光,如今有你师父上书来这一档子,虽说文官们会不高兴一阵子,但总的来说,却是职权分明了许多。他这次的决心下得不小,你这个当徒弟的就不帮他一把?”

    “陈公公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是无法反驳……因为能说的话大多被你说去了。”

    越千秋叹了口气,随即伸出了右手食指:“我只有一个问题,既然师父才是干这个的,那眼下不应该我先去通知师父,然后再去干活吗?”

    陈五两顿时哈哈大笑,笑过之后才打趣道:“也难怪你师父对你比对自己儿子还好,你果然事事全都想着他。程家的案子之前就是长公主在查的,就让你师父和杜白楼一查到底。至于你这边,得了功劳难道你会独吞?还不是大多得算在你师父头上?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这不是应该的?”

    越千秋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以后要讨价还价谈条件,绝对不能和陈五两这个吝啬鬼谈!当然,他也不是不知道,陈五两并不是人手不足,而是有些投石问路的意思。毕竟,万一总捕司、武德司又或者玄龙司出动,回头却证明是呼铁林故意设计,那么就丢脸大了。

    也就是说,陈五两本来就寄希望于他那不拘一格的行动方式!

    想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后扭头就往外走,等一手快要放下帘子时,他才干咳一声道:“陈公公,你把这事儿交给我,回头闹出点什么来,我可全都推你头上!”

    当陈五两琢磨出越千秋这话里头仿佛流露出几分不对劲的时候,他一个箭步上前拉起门帘,却只见越千秋早就跑得没影了。

    想到越千秋平常确实是自恃靠山硬,不管和人打架还是吵架,那都是得理不饶人,回回硬碰硬,就连偶尔的迂回也是为了更凶狠地打击敌人,他不禁生出了一种不那么美妙的预感。

    这小子不会真的打算捅破天吧?不可能吧,一张快烂透的蜘蛛网,几只苍蝇蚊子之类的虫子,人能干出什么事来?

    刚刚呼铁林供述出的那一条线,一个首饰铺的东家,一个兵部的门子,一个礼部的小吏,一个守城门的队正,位置最高的也就是一个因病提早致仕的中书舍人……等等,那个中书舍人的家好像在裴府别院隔壁!

    他要出手,这些人就是多一倍也能拿下,给越千秋那也是半送功劳半试探,以防呼铁林胡说八道。可现在看来,完全交给越千秋是不行的,他得立刻通知韩昱!

    在玄龙司还没有正式完成之前,可不能让越千秋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