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潜婚蜜爱:总裁先生晚上聊 > 第181章 刨……坟?
    她点头。

    他心中诧异,同时会心一笑,他的浓浓是个程序高手,这点事情在普通人眼中是天方夜谭,对于她只不过是手指敲敲的事情。

    “号码告诉我,我马上派人去查。”

    她报了一串号码,他记下后走到一边打电话。

    夕阳下的楼顶冷风肆虐,秋意浓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侧身从笔记本旁边端了杯子在手心,一面啜饮杯中芳香四溢的花茶一面眯眼看着沉下去的最后一点残阳。

    暮色渐浓,一弯淡淡的新月依稀出现。

    宁爵西打完电话,瞧见她大半张小脸都埋在围巾里,遂把身上的大衣脱下连同她整个人一齐揽进怀里:“外面冷,我们进屋。”

    “电脑。”她走之前看向桌子上亮着的笔记本。

    他伸手把笔记本拿过来,搂着她从阁楼上下来,来到温暖的客房,她把他的大衣脱下来拿到衣架那边挂上。

    宁爵西许久没见动静,抬眸见她娇小的倩影站在衣架前,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已灵魂出窍。

    身体被拉进一堵温暖的怀里,他的指尖摩挲着她的脸颊,嗓音低低的:“还在担心你妹妹?”

    她停了一会,眉眼间的情绪并不大,但却是轻轻点了点头:“画儿和我是双胞胎,但她对外面的人和世界一点防御能力都没有,我想不出来到底是谁骗了她!目的又是什么?要钱吗?为什么不打电话过来要赎金?如果不是为钱,又是为了什么?我真的想不通。”

    “我已经去派人调查那个号码,剩下只有等消息。”他看她一眼,眼神停在她唇角一点细碎的花瓣上,喉结上下滑动,低沉的嗓音变哑:“另外你把你怀疑的几个对象告诉我,我再找人去逐个调查,看有没有什么突破和进展。”

    怀疑的对象……

    秋意浓暗暗思忖,徐徐道:“最有可能的是三个人,安浅、薄晏晞,还有……”她没有说下去。

    他追问:“还有谁?”

    她看他一眼,一字一字的说道:“还有秦商商。”

    他的嗓音变的有些暗:“浓浓。”

    她轻笑,语气变的清淡:“不相信吗?”

    他看着她素净的脸蛋,红肿的眼睛,以及没有什么血色的唇片,顿了顿,不紧不慢的开口说:“只要是你说的我就信。”

    她看着他,闲适的笑了笑:“那就先让你的人去调查这三个人。”

    “好。”他深不见底的眸中一片暗黑,在她额上吻了一下,转身拿上手机去窗口那儿打电话。

    他的背影依然那么挺拔矜贵,步伐优雅而从容,她默默看着,垂在身侧的两只手越捏越紧。

    他这通电话打的似乎格外长,她洗完澡出来,他依然在窗前低声讲着,她走过去他刚好打完,回身薄唇轻掀:“那个电话号码查出来了,是一个女大学生,对方称四天前在大街上有对男女找她借手机打电话,说是手机被偷了,当时她没在意,就借了出去。时间大约是你说的一分钟左右。关于长相,女大学生说只是匆匆一面,记不太清。”

    秋意浓平静的接受,和她预料的一样,既然有周密的计划,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线索。

    她把从衣帽间拿到的一件薄晏晞未穿过的崭新睡袍塞给他,温声轻语:“去洗澡准备休息,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吃不消。”

    他看着她眉眼间的沉静,听着她处处透着关心的语气,他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一定是翻江倒海,他也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但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她这样的掩饰,在他面前她不需要掩饰。

    似乎,她又回到了曾经的那个秋意浓,那个背着重重的盔甲,越是滔天巨浪越显得平静如水的秋意浓。

    “哪里不舒服可以告诉我。”

    她愣了愣,才反应过来,闲适的笑了笑:“我没有不舒服的,就是觉得累,你快去洗澡,我等你一起睡。”

    他眉心的褶皱更深,随即应了一声,拿上睡袍转身进了洗手间。

    说好等他的,宁爵西冲完澡出来,卧室的台灯柔和的铺在床上,床上背对着他的人儿呼吸规律,竟是睡着的样子。

    他拉开被子躺进去,亲了下她洁白小巧的耳廓,她没有动,似是睡的很沉。

    关了台灯,他在黑暗中把她抱进怀里,她像只温柔的小兔子温顺的缩在他怀里,睡的沉而香,唯一不一样的是她的两只手,始终攥的紧紧的,一夜都没伸开,仿佛一直在防御状态。

    这一夜,秋意浓确实是好梦,睡前吞下了安眠药,怎么能不好梦。

    早上不可避免的仍是有噩梦袭来,她冷汗涔涔的醒来,似乎听到了低低的说话声,眯着眼睛寻找声源,他站在窗户前,面前是拉开一尺宽的窗帘,阳光从窗帘缝中溜进来,像黑暗中的一抹光明。

    宁爵西回头见她睁大眼睛坐在床上看着他,不由的走过去坐在床边,用指尖给她擦去额上的细细汗珠:“做噩梦了?”

    “有消息了吗?”她紧紧拉住他睡袍的衣袖,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没有。”他淡淡的气息吐在她脸上:“浓浓,这才过了一夜,再神通广大的人面对毫无线索和头绪的事情也要抽丝剥茧,慢慢调查,给我点时间,嗯?”

    给他点时间,谁给画儿点时间,拖的越久画儿的危险性越大,秋意浓无法和他说这些,说了又能怎样,她不也只能在这里干等消息吗?

    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都查不到。

    要怪,只能怪她没用,只能怪她这个姐姐当的一点不称职,十岁那年把画儿弄丢,二十六岁才找到,可才仅仅过了一年又把妹妹弄丢了。

    这次和上次情况不一样,那次有薄晏晞那个守护神在,这次画儿……说不定凶多吉少……

    越想越害怕,她暗暗拧着大腿,告诉自己不能灰心,不能丧气,不能自乱阵脚。

    在一切没有任何结果前,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早餐后,秋意浓看着窗外的湛蓝天空说:“我想去看看妈妈。”

    “我陪你。”他把她的围巾拿过来,给她一圈圈包裹严实,亲自开车往墓园。

    那处他们曾经去过一次,那次各怀心事,她甚至没让他真正去祭拜过,这次不一样,他准备的非常充分,从后车厢提了一只收纳箱出来。

    “里面是什么?”秋意浓拿着路上买到的鲜花,错愕的看着他手中看上去沉甸甸的灰色收纳箱。

    “祭拜的东西。”他深深看她两眼,揽着她的腰穿过层层墓碑,准确来到秦璎璎墓碑前。

    眼前的景象有些令人惊诧,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戴着工作手套正在墓碑后面忙活,一旁搁着两个人的衣服,看上去像是工作服。

    秋意浓颤抖着双腿跑上前声音都变了:“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工作人员一愣,擦着脸上的汗看向秋意浓,手上可没停,继续抹着水泥:“昨天有人潜进来差点刨了这坟,幸好园内有保安巡逻,不然这坟啊肯定今天就不是这样了。”

    刨……坟?

    宁爵西脸色阴沉,透着阴鸷和冷厉:“是谁干的?”

    那两人工作人员被宁爵西吓的又是一愣,其中一个年长的吞吞口水说:“不、不清楚,我们就是奉命过来把坟补好,其它的你们问园长去。”

    宁爵西看向秋意浓,秋意浓目光紧紧盯着裂了一个角的水泥缺口,颤声开口:“毁坏的怎么样?骨灰有没有事?”

    “听说昨晚发现的及时,没什么损失,骨灰盒没事,你们是家属吧?”那年长的工作人员道。

    宁爵西扶住秋意浓虚软的身体,淡淡点头。

    那两个工作人员见无话可说,埋头继续干活,不到一会儿就把那块角落填上了,除了水泥未干的颜色与旧的不一样。

    把鲜花摆好,秋意浓跪下来,解开脖子上的围巾慢慢擦着墓碑上的灰,小声说:“对不起,妈妈,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您,让人过来打扰了您的休息。”

    旁边,宁爵西从储物箱里拿了香烛、祭品,以及纸钱出来,一一摆开。

    他的姿势虽然不娴熟,但却是诚意满满,做的也是有模有样。

    今天没什么风,他用打火机很快点了纸钱出来,在秋意浓身边跪下,薄唇蠕动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等纸钱烧的差不多了,他伸手抚了抚她的脸颊:“我们去找园长了解情况,看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去吧,我想和妈妈单独待会。”她轻轻摇头,没有起身,目光注视着墓碑上妈妈恬静安然的照片。

    他静静望着她:“我去去就来,你别乱跑,就在这儿等我。”

    男人的身影渐渐离去,她笔直的跪姿慢慢颓然,支在地上的双手一点点的揪紧。

    是谁,到底是谁会恶毒到骚扰妈妈的休息,前阵子在网络上大肆黑妈妈,引来大量网友的辱骂,这次又是刨……坟!

    不敢想这两个字眼,更不敢去想象后果。

    一阵风起,烧成灰烬的纸钱飞舞,她条件反射的闭眼,再睁开身边走过来一个男孩,大约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穿的非常时尚,脸上的表情却是悲痛的,手里捧着开的鲜艳的杜鹃花。

    这种季节不可能会有杜鹃花,秋意浓情不自禁的站起来,自动给男孩让了一个道,以为男孩是经过去往别的墓碑,没想到男孩在妈妈的墓碑前停下来,先是把杜鹃花放在碑前,然后跪下开始哭。

    一抽一抽的,哭的极为伤心。

    秋意浓因这一幕有点惊呆了,走上前提醒:“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这是我妈妈的墓。”

    那男孩转过头,近看之下才发现脸上是有泪,但脸上的悲痛之色分明是故意挤出来的,虚假的不行。

    “我没走错,这不是秦璎璎的墓吗?别打扰我哭坟。”那男孩说完竟对旁边的人说:“来,快继续拍,这儿怪冷的,一会咱吃火锅去。”

    秋意浓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拿着小型摄像机的男孩,专心致志的录着整个过程。

    脑海里顿时跳出来一个词:专职哭坟人。

    网络上有报导到,现实生活中有这么一群人专业是哭坟人,就是有些人在外地或是国外无法回来的,就托这些专职哭坟人过来,哭坟人会拍下视频寄给客户,以拿到相应的报酬。

    秋意浓以前只在网上或是电视上听说过,这是头一次见到真事,还是发生在她妈妈身上的,顿时走上前把准备投入哭坟的男孩揪了起来:“这儿不需要你们,谁派你们过来的,滚!”

    那哭坟的男孩不干了,瞪着眼睛道:“哎,你这个人真是,我们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坟我是必须要哭的,不然拿不到钱。”

    另一个摄像的男孩趴到哭坟的男孩耳边说了句什么,哭坟的男孩跟着爬起来,也不计较秋意浓的无理了,拍拍屁股准备走人。

    秋意浓上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你们是谁派来的?”

    摄像男孩看了看哭坟男孩,哭坟男孩梗着脖子道:“这是客户的秘密,怎么能随便告诉你。”

    秋意浓转了口气:“好,既然你们是打开门来做生意,那么你们有名片吗?下次我有活找你们接不接?”

    “接,接,有钱谁不赚?”那哭坟男孩立马满脸堆笑,殷勤的把一张名片工工整整的递上来。

    秋意浓看过之后塞到大衣口袋里,回到了墓碑前。

    这次她仔细的把墓碑四周看了一遍,记得那次她来的时候看到过墓碑角落有人祭拜的痕迹,想必是这个哭坟人的杰作,至于背后的人,她要查一查。

    园长办公室仍在以前的老地方,秋意浓找到之后,宁爵西正在和园长交谈,她走进听到园长一个劲在点头哈腰的说:“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宁先生,昨晚我们也没抓到刨坟的人,幸亏保安发现及时,坟墓没有遭到破坏,所以这件事能不能就算了?我保证以后的安保措施会更加严格,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您看行不行?”

    宁爵西正要说什么,秋意浓走上前插话:“秦伯伯。”

    “意浓。”秦园长惊喜的看着秋意浓:“这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记的你母亲去世的时候你还只到我腰这么高。”

    秋意浓低头淡淡一笑:“是啊,秦伯伯还是小时候记忆中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我老喽,脸上皱纹多了不少,你就不要骗我了。”秦园长哈哈大笑,随即指着宁爵西道:“我看新闻上说你们……”

    “秦伯伯,我妈妈的墓到底怎么了?”秋意浓若有似无的打断道。

    秦园长把刚才和宁爵西说的话又重说了一遍,末了叹了口气:“意浓啊,这件事是我们园方不对,但是你看……”

    “我知道的,秦伯伯,我知道您在这里当了一辈子的园长,做事向来谨慎。”秋意浓肯定道:“我也很放心把妈妈的骨灰放在这儿,只是请你以后要多费心,如果有什么情况能不能及时告诉我。”

    “好好,你把电话号码告诉我,我记下。”秦园长塞了纸和笔给秋意浓。

    宁爵西在旁边看了没说什么,便走出去打电话。

    办公室内,秋意浓与秦园长交换号码后,边拧笔帽边道:“秦伯伯,您是我外公的远房侄子,是自家人,所以能不能请您实话告诉我,当年我妈妈的墓穴租费是谁大手笔一次性交了一百年?”

    秦园长是个爽朗性格的人,听到这句话之后,眼神闪躲起来:“是你外公。”

    “不对。”秋意浓肯定的摇头:“我记得有一次我外公说漏了嘴,说是他让人赶过来交钱的时候,已经有人交了,而且时长为一百年。”

    “那你应该问你外公。”

    “秦伯伯。”秋意浓加重了一丝语气:“外公已经是作古的人了,而且埋在秦家老宅那边,您这样就是不想说了。”

    “孩子。”秦园长长叹了口气,为难道:“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为好,何必追根问底。”

    她低下头,很久之后轻笑道:“我明白了。”

    ……

    宁爵西放下手机,身边走过一道身影,他长腿一迈,上前拉住她的手:“尹少说他的人查过了安浅,目前为止没有发现她有可疑的地方,他的人会继续跟踪和调查安浅,有什么异常会马上告诉我。”

    微风吹过她的发尾,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其他两个人呢?”

    “薄晏晞出门的机会很少,几乎不难调查,至于你说的秦商商,目前躺在医院。我派了人去调查她之前的所有行踪。”

    她静静听着,然后清淡的对他说:“我们走吧,回青城。”

    两人回别墅拿些随身物品,她的包也在别墅客房,两人从上面下来,女管家一脸喜色的对秋意浓道:“秋小姐,宁先生,好消息,太太打来电话说她要在外面玩十天半个月,让我们不要担心。”

    “什么时候?”

    “大概四十分钟前,你们还没回来的时候。”

    “电话打在哪儿?”秋意浓快步下楼,紧张的张望:“书房吗?”

    “是的。”女管家点头,喜滋滋的说道:“太太在电话里非常开心的样子,她说她在外面散散心,可能玩个十天半个月的。原来不是绑匪,这下好了,太太是安全的。一定是薄先生在天有灵保佑她,一定是薄先生舍不得太太。”

    宁爵西与秋意浓互看一眼,对女管家道:“你没有发现一点异常?”

    “真的没有。”女管家很仔细的想了良久,“太太我了解的,她是个藏不住事的人,要是真的不开心,她是装不出来的,我检查过薄先生书房用来装现金的保险柜,里面少了几万块美金,这说明太太身上带着钱,不会受苦,可能就是躲起来玩几天,等玩够了就回来了。”

    宁爵西没再说什么。

    秋意浓沉默不语,她总感觉这件事处处透着捉摸不透的诡异,一颗心并没有放下,反而悬的更高了。

    画儿就算贪玩,不可能会背着她躲起来玩,因为再过一周多就要过年了,她曾答应过画儿要一起过年的,画儿还说要一起去逛街买新年的新衣服,怎么可能突然跑出去玩,连和她打招呼的举动都没有。

    这不正常。

    同时,女管家也说得对,如果画儿不开心,是被人逼着说的,肯定会破绽百出,管家服侍了画儿这些年肯定会听出来的。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无法想通,头痛欲裂,她抱住额头,身体摇晃,被身边的男人牢牢接住,大手按在她的肩膀上:“浓浓,不要担心,管家说的有几分道理,起码你妹妹现在非常开心,没有危险,至于她的下落我会让人抓紧去查。”

    只能这样了,只能寄希望于他身上,秋意浓轻轻嗯了一声。

    车内,她闭上眼睛休息,反复做着噩梦,然后睁着眼睛看着前方的高速路,宁爵西一直在观察着她,不由的把她的手握在掌心,冰冷的触感令他蹙眉:“浓浓,你不能再这样了。”

    “我知道。”她朝他露出微笑,“放心吧,画儿暂时是安全的,我不会担心。我这样主要是去看了妈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我睡一觉就没事了。”说到这里,她把他的手按回方向盘上去:“专心开车。”

    “刚好我开车也有点困乏,那你陪我聊天,讲讲你小时候的事情。”

    她眉头舒展,轻轻笑着说起来:“其实我小时候活动空间挺无聊的,基本上没什么可说,不过我妈妈的手艺我倒是一直记得,逢年过节她会做各种糕点,我特别喜欢吃她做的汤圆,有馅的,没馅的都喜欢。我妈妈特别喜欢搞创意,有时候会煮很多颜色的汤圆,非常能勾人食欲。”

    他眸光柔色的笑着看她一眼:“你喜欢吃汤圆的话,回去我给你做。”

    “那你要做多一些,我特别喜欢吃。”她欣然同意,兀自低头陷在回忆里,眼角隐隐有层湿意。

    “没问题。”他看着她笑了,心头压着的阴霾也驱散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