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最风流 > 206 万金不如一文重
    糜芳到了州府,拜见荀贞,不但献上了自家盐坊,还带了几大箱的礼物呈献席前。

    荀贞见糜芳来府领任,并献上糜家盐坊,大喜,心道:“糜子仲果疏财之士,可谓识时务者。”

    他当即起身,亲把伏拜堂中的糜芳扶起,笑对他道:“今州用匮缺,是以不得不行榷盐之政。夫功未必皆野战也,将士击敌,可称沙场,君今榷三郡盐,可称盐场,待事成日,功过拔城!昔贾复请击郾贼,世祖笑曰:‘执金吾击郾,吾复何忧。’今我以此任托君,亦无忧也。”

    糜芳说道:“敢不为明公竭忠尽智,效命盐场!”

    荀贞令陈仪起草辟除文书。

    陈仪笔走龙蛇,瞬时而成,呈给荀贞。

    荀贞阅览,见写道:“管仲子设轻重鱼盐之利,以赡养贫穷,禄贤能,齐人皆悦。兵灾之后,州人困弊,效古贤善政,不亦可乎!糜芳智深才能,致远任重,授司盐都尉。”看罢,深觉合意,唯欠一点,对陈仪说道,“再加上一句:‘以便宜从事,勿复先请’。”

    陈仪应诺,在文书后又加上了这么一句。

    辟除文成,盖上州刺史的印章,荀贞当时就叫人拿去幕府,下发诸郡。

    辟除可以此时就完成,但糜芳却需得再等上两天才能上任,一则,衣冠印绶还没有做好,二来,沿海煮盐之家或许会有用武力抵抗的,故而得给糜芳调拨一些兵士。

    衣冠印绶自有人负责制作。

    关於军士的调拨,荀贞想了一想,因为州内的盐坊皆在沿海地带,最合适的当是从琅琊、东海、广陵三郡的驻军中抽调一部出来协助糜芳办理此事,琅琊驻军需震泰山兵,广陵驻军任在防丹阳来犯,皆不能动,那便只有从东海调了,当下决定,调姚颁部给糜芳指挥。

    姚颁是姚昇的从弟,初平元年,荀贞击董卓,兵士有损,姚昇遣人回吴郡招募勇士,得了五百人,由姚攽领着到了颍川,荀贞除他为别部司马,此次攻徐,姚颁虽无大功,但也立了些功劳,弟以兄贵,荀贞擢他为了军司马,现统两曲兵士,共计六百人。

    荀贞决定用姚颁,而不是其它人,乃是出於两个缘故。

    姚颁是吴郡人,吴郡亦有很多盐坊,他对盐业比较熟悉,此其一。

    糜芳家在东海朐县,吴郡与东海郡间只隔了广陵一郡,吴郡姚氏、东海糜氏,这两家的族姓,糜芳与姚颁两人彼此皆闻,想来此前虽不相识,但共起事来应也不会需太久的磨合。此其二。

    荀贞对糜芳说道:“我帐下有一人,吴郡姚家子弟,名颁,年岁与君相仿,磊落飒爽,可共行事。”问道,“我意令此人为君佐助,君可愿否?”

    “唯明公之意是从。”

    “好,那我就传檄给他,叫他带兵来郯,听你调派。”

    糜家献上了盐坊,又愿意为荀贞马前驱,对本州的盐坊下刀子,荀贞不能只下个辟除书就行了,当晚,召聚荀攸、荀彧、戏志才等,和屯驻在郯县的辛瑷等,一起饮宴,席上,诸人俱礼重糜芳,便是疏懒如辛瑷的,因知榷盐一事的重要性,也特地离席给糜芳端了杯酒。

    是夜,糜芳大醉,留宿府中。

    次日,他酒醒过来,只觉头疼欲裂,然心情却与刚到州府时截然不同了。

    昨晚夜宴,凡出席之人俱荀贞心腹,没有一个外人,如果真说外人的话,也有一个,那就是他糜芳了,可他既能出席昨晚的那种场合,也就说明在荀贞的心目中,他已经不是外人了。

    糜芳大大佩服他的兄长,心道:“主上雄杰,左右又尽皆国士,诚如吾兄所言,非一州可限。今从吾兄言,虽是献上了家中盐坊,又或会得罪州中盐豪,可较之日后若能附骥果成,得东郭咸阳之权、李通之贵,这点代价实是不算什么!”

    虽是头疼,腹胃亦翻,糜芳却没有多在榻上躺,起来后,略作洗漱,请外边伺候的小奴引路,即去到前院堂上,恭候荀贞过来,好再次拜见,并谢擢他为司盐都尉之“恩”。

    昨天糜芳呈送给荀贞了几箱礼物,荀贞对这些身外物兴趣不大,当时没有看,昨晚又饮酒,更是没想起来看,今日早起,在自住的院中击剑健体时,瞧见几个奴婢吃力地抬着几个箱子进来,看着眼熟,略一回思,记起是昨天糜芳呈上的,这才想起此事。

    荀贞因停下击剑,召那几个奴婢近前,问道:“你们要把箱子抬到哪里去?”

    “禀告家长,此是昨日糜君献给家长的礼物,前院府中把之送来了后宅,庶子诸葛君让奴婢们拿来给家长、主母过目,然后再决定是存放抑或它用。”

    荀贞心道:“子瑜懂我!”

    “拿来给家长、主母过目,然后再决定是存放抑或它用”,诸葛瑾这是在请示荀贞,这些东西是存起来,锁入库中,还是转赠给臣属,以揽人心。

    既明白了诸葛瑾的用意,荀贞即令这几个奴婢把箱子都打开。

    奴婢们打开箱子,将其中的各种玩物、用具等小心取出。

    荀贞一一检视。

    别的则罢,忽见一尊玉美人,长三尺余,柳眉樱唇,明眸顾波,翘袖折腰,曼妙无暇。

    饶以荀贞之不好外物,观之亦喜,拿在手中,抚/玩了会儿,他心中一动,却是想起了一人,遂对奴婢们说道:“玉之所贵,德比君子,吾弟斯人也。”令道,“将此玉美人拿去给子瑜,叫他遣人给吾弟玄德送去。”

    余下的物事,荀贞按照种类的不同,也令拿给诸葛瑾,分别送去给各有此好的臣属,内中有一柄拍髀短刀,鞘丽刃锋,叫送给周泰,又取了一面铜镜,令诸葛瑾呈给他的继母。

    须臾间,几大箱的珍宝大多送出,只留下了三五件,吩咐给陈芷拿去,如有喜欢的,便留下赏用,不喜欢的,可分给诸女。

    这几个奴婢见荀贞竟拿万金不当一文,无不咋舌。

    却是燕雀安知鸿鹄志,尔曹焉晓荀贞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