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傲剑震江湖 > 第1000章 生死赌局!!
    在红面老者的眼中,琴啸天就是个小辈,他是沐浴宗的副宗主怎么样?只不过是得到路通天的赏识,才让他有着一飞升天的机会。

    换成其他的修仙弟子,依然在百万之众的修仙浪潮中被湮灭·····

    本来路通天都在为此事生气,红面老者却怀疑是琴啸天所为,根本毫无证据,连鬼都不相信!“郭仙尊,你们都别争了,我已经够烦躁了。”

    人家啸天与我一起进宗,他便回自己家去了,怎么可能怀疑到他?若是像你这样猜忌的话,本宗主还怀疑是你所为呢,你会愿意么?

    路通天的话也是顺着推断了一下,使得郭一刀心头一紧,心脏砰砰跳过不停,同时,脸上一阵火辣的发烫。还好,他的脸每时每刻都是红着,才掩盖了他的异样。于是赶紧争辩,道:“宗主,我郭一刀不是那种人,请您别误会我。”

    郭一刀的异样,被琴啸天发现了。他便带着一种戏谑的口吻,道:“人心险恶,有谁能保证你不是那种人呢。”

    对郭一刀这人的确不了解。何况他的名字,有种卑鄙的感觉,琴啸天就不喜欢这样的名字。

    “郭仙尊,如今你就当着宗主的面,说一说自己好了。”琴啸天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开始留意他。

    若不是他站出来强出头,琴啸天也不会枪打出头鸟,这样针对他。若是真的是他所为,这也得怪郭一刀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时露了馅,给琴啸天制造了一定的猜忌机会。

    但此时此刻,都还没有十足的证据可言,还得进一步调查此事。

    郭一刀的确是琴啸天离开沐浴宗时,从洞府里回到沐浴宗。这样算起来,琴啸天和他不认识,但郭一刀却对他的大名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对三界中这样的后起之秀,他的心中既羡慕,又嫉妒。

    区区一介凡人弟子,居然在三界中混得风生水起,呼风唤雨,这种本领,非一般的修仙弟子所能。

    自己在三界修炼了数十年,如今在修炼途中还遇上了前所未有的瓶颈,正需要某种可以提升自己修为的仙丹。随后一想,只要沐浴宗才有这种无价之宝。

    这下,台下的仙尊及长老几乎都哑然无语,刚才的唏嘘声莫名消失了。随后个个的脸上都出现黯然的神色,他们都害怕宗主让他们查找真凶!

    的确,他们很多人都从洞府里赶过来,对此事一无所知。又怎么可能查找到盗取宗主仙丹的盗贼和杀害弟子们的凶手?

    路通天见他们都保持了沉默,气得离开了龙椅,来回地走动,一副神色非常不安的样子。忽然,他停住了脚步,对着台下的郭一刀说道:“郭仙尊,你不是事事都了如指掌?这事就交给你去查凶!”

    还有,啸天也得参与这件事情!你办事,我放心,可能要耽搁你一点时间了。外宗方面,有刘二虎等人在撑着,暂且还不会有什么大碍!

    “不过,我限你们三日期限,务必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路通天又继续说道。

    郭一刀听罢后,一脸惊骇,红润的脸上皱成了疙瘩,心里想:“这不是要老朽的命?”

    刚才不是自己一时太过激动,自己就不会摊上这事,也不会被琴啸天怀疑。如今坏了,破绽将会慢慢露出马脚来。想到这些,几乎脚下也不稳了,其实,看似死了几位普通小弟子,此事又与二盒顶级仙丹联系在一起,还根本不是一般的小事,却是非常震动的大事。

    仅凭二盒顶级仙丹,已是价值连城,还出了人命案,仅限三日的期限,若是在三天内,都无法查出此事的真凶,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赔上性命?使不得·····

    “宗主,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有二盒顶级仙丹。”恕老朽直言,能不能把寻凶的期限延长一些?

    琴啸天在一旁闻言,一阵冷笑,接着瞥向郭一刀,道:“郭仙尊,此事要上心,事怕有心人呢。”

    办事最忌拖拖拉拉,若是不肯出力,就算宗主给出一年的期限,怕是也找不到凶手!我不怕,你又怕什么?再则,在规定的期限内,若是我们俩人都无法查找到凶手,都得接受宗主的惩罚。

    郭一刀原本对琴啸天产生嫉妒之心,对他的话深表厌恶,鼻孔哼了哼,道:“你一个小辈,别跟我联系在一起!”

    抓凶之事,各干各的,互不往来,明白吗?郭一刀就铁定琴啸天在三天期限内,查不到真凶,才敢说这种轻狂的话。

    众多仙尊及长老,见没自己的事,有的趁机溜了。路通天见他们很多都是窝囊废,也想早点打发他们离开,免得碍了自己的眼睛。

    最后,大厅里,仅剩下琴啸天和郭一刀二人,路通天这时已经坐回自己的龙椅上,双眼微闭,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遇上这种事情,已经让他够心烦了。

    又过了半晌,路通天才睁开眼,道:“郭仙尊,你说三日期限太短,难道还要我给出你一年的期限?”

    给出的期限越长,更会让凶手逍遥法外,惨死的弟子性命和二盒顶级仙丹,这些问题,难道你没有考虑过么?

    依我瞧来,若是要早日寻找出真凶,你还是跟琴啸天合作好了。他呀,对于这些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不,老朽为什么会与一个小辈合作?”郭一刀一口否决道。

    他总是一口一个小辈,使得路通天极为不快,但琴啸天倒是不觉得,自己本来在他们面前,就是一个小辈而已。

    “对,你老是沐浴宗的仙尊,当然不屑与我合作!”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同样也不与你合作,就瞧你我的本事了。

    这样好了,我们就打个赌如何?

    “怎么个赌法。”郭一刀似乎对此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急迫说道。

    琴啸天嘿嘿一笑,道:“我们来个生死赌局,怎么样?”

    若是在三天规定的期限里,你先抓到真凶,就算你赢了,我便交给你任何处置。反之,你就得交给我任何处置!

    这种赌局,对两者都公平,郭一刀毫不迟疑,冷峻地回答,道:“好啊,一言为定!”

    坐在龙椅上的路通天,闻言后,微微叹息了一下,便再次紧闭双眼,在闭目养神,不想参与此事。

    总之,自己已经规定了抓凶的期限了,其他的事情,就得瞧他们的造化。不过,他对琴啸天非常有信心,因为从未让自己失望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