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2139 新基地
    那怪物实在无法一人力敌,如果有武器就另说,但谁也无法保证现存的武器可以给那个疑似安德医生的怪物造成怎样的伤害。尽管那怪物看起来是一种物质生命,愚笨又迟钝,只有一个高大强壮的身躯,但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常识中的生物,以及高塔内那不寻常的空间,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情况,都无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去理解。不作夫靠坐在门边,心悸未定,回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一时间也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当时到底是在怎样一种情感的驱动下,才超越了恐惧和理智,去做出那般九死一生的行动。没有死在那个怪物手上,不仅仅是自己曾经身为杀手的素质,也不仅仅是自身能力的超长发挥,更是一种幸运。

    话又说回来,这些东西真的值得自己做出那样冒险的行动吗?在当时,不作夫十分肯定值得,现在却又觉得,自己是不是鲁莽冲动了。更进一步去设想,他也无法保证,从怪物手中夺走的东西真的是好东西,很明显,理性一点去判断,从怪物手中夺走的东西,哪怕真的是宝物,是一时救命的东西,也往往会在某个时刻变成致命的毒药。

    自己,真的要将这本书和这些卡牌交给其他研究者吗?亦或者,自己真的可以将这些东西留下来吗?自己和其他人真的可以从这些东西中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吗?而不是让问题变得更加麻烦恶劣?不作夫只觉得自己当时脑袋犯浑,但又觉得,自己当时的状态以及所面临的那异常诡异惊怖的场景,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理解。哪怕时光倒流,一切重置,自己仍旧会做出相同的反应。

    不作夫一想到那个怪物很可能就是安德医生,就不禁心中叹息,尽管在那紧迫的时间里,他给出了种种理由去述说安德医生的不好,然而,在脱离了危机,松了一口气后,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实在太过于偏颇,安德医生当然有让人看不顺眼的地方,但他的做法,其实有很多都是能够理解,并且不能用对错与否去评估的。换做是其他人站在安德医生的角度和位置上,有没有安德医生的水准还难说。

    不管怎样,自己已经抢走了这些东西,这就是结果,不可更改的结果——不作夫将手掌贴在额头上,感受肌肤的冰冷和那仍未停止的颤抖。这个时候,他才有余力去观察周遭。他可没有忘记,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才在千钧一发之际做出放弃开门的行为——

    正如他所想,来到高塔这边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其他人。所有人想到了一块,只是行动时机上有先后而已。

    就在他的身侧,以及更往外的范围,十多个身穿防化服,头戴猪鼻全防护面罩的家伙将他围了起来。他们的鼻息穿过呼吸装置,发出沙沙的声音,在这个无光的夜晚,仿佛一头头野兽匍匐在黑暗中。尽管看起来,夜的深沉和异常的着装让这些人看起来更像是故事中的反派,但是,不作夫更加确定了,他们是自己人。

    在这个异变越来越深刻,危险越来越大,而人迹也越来越罕见的病院里,每一个仍旧有思考能力和行动能力的幸存者都是珍贵的。在这个严酷的大环境下,无论一个人打扮成怎样,他们都不会是敌人。而且,经过那么多次的排查,能够在如今的病院里幸存下来的人,其实也就那么几十个而已,或许到现在,已经没有几十个了。眼下这些人,大概不是“全部人”,也是“大部分人”了吧。

    “不要进去了。”不作夫一边调整呼吸,一边对这些人说:“里面已经不是原来的高塔了。”

    这些带着猪鼻面罩和防护服的人似乎在等待不作夫的开口,当他这么一说话,两侧的人立刻从腰后摘下相同式样的猪鼻面罩,粗暴而迅速地给不作夫戴上。不作夫没有反抗,他知道,这些人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对方为猪鼻面罩调整了一下,不作夫立刻吸入了一股清新的空气,他只觉得五脏六腑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般,不由得再深深吸了一口。紧接着,猪鼻面罩的眼部镜片立刻变成了显示屏,出现了大量的自检数据和分析数据,一部分是关于这种装置的信息,一部分则是关于不作夫自身状态的信息。不作夫隔着这层镜片看向四周,四周每件事物都被一一标注,哪怕在这样一个无光的深夜,也足以将围观的人们瞧得清清楚楚。

    “不作夫,里面发生了什么?”熟悉的声音在电子变调后,仍旧足以让不作夫知道谁来了。

    正是幸存者临时结成的研究团队,他原本就是其中一员,发话人是一个平素和他维持友善关系的同伴。

    “一个五米高的怪物,还有异常的空间。”不作夫没有隐藏信息的想法,直接对他们说:“我怀疑,那个怪物是安德医生,但现在,它已经不是安德医生了,只是一个可怕的怪物。谁来拉我一把?我差点就死在里面,现在脚都软了。”

    闻言,两侧的人都对他伸出手。

    不作夫抓住两人的手,借助他们拉扯的力量站了起来,这时,他的双脚还在颤抖。

    “安德医生果然在里面。”其他戴着猪鼻面罩的人彼此交流了一下,他们没有掩饰这些交流,猪鼻面罩中也内置有语音装置,很快就让不作夫明白了,他们来到这里的更具体的目的——正如不作夫想的那样,他们怀疑安德医生拿走了至关重要的东西。

    安德医生本来就是一个充满了秘密,亦或者说,保管着病院内诸多秘密的人。尽管他无法抓完隐藏在病院中的“老鼠”,但那些“老鼠”也并没有知道得比他更多。其实,在临时研究团队早先决定接纳安德医生的时候,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冲着安德医生的秘密去的。

    “我奉劝诸位不要打开这扇门,我无法确定,里面的东西会不会跑出来。”不作夫慎重地警告到。

    “如果你已经拿走了里面的东西,我们自然不需要再进去。”其中一个猪鼻面罩说。

    “能够拿走的,我已经拿到了。”不作夫把书和卡牌都亮了出来,“那个疑似安德医生的怪物,似乎还在研究这两样东西。”

    “这是……被隐藏起来的卡牌?”一些猪鼻面罩骚动起来,“安德医生果然藏起了一部分。”

    “现在,我们的工作可以继续了。”站在不作夫身边的一个猪面罩说:“我们不能再停留在这里了。”紧接着,另一边的猪鼻面罩也说到:“我们立刻返回新基地。”

    “新基地?你们又发生了什么?”不作夫愕然看向这些人,“还有其他安全的地方?”

    “目前为止最安全的地方,如果那地方仍旧不安全,其它地方只会更加糟糕。”猪鼻面罩将视线从不作夫手中挪开,盯着不作夫,再三确认到:“我们真的已经没必要再进入塔内了吗?”

    “无法肯定,但是,如今再打开这扇门,会变得更加危险。”不作夫摇摇头,“我不会再陪你们冒险了,如果你们要进去,就给我新基地的位置,我要回去继续研究。”

    “不,我们一起离开。”猪鼻面罩的话,明显让其他猪鼻面罩松了一口气,显然他们也不太愿意走进这个诡异的高塔内。

    这些人可谓是雷厉风行,在指令下达后,完全没有异议,便各自转身朝同一个方向跑去,很快,最先头的人便隐没在更深的黑暗中。

    “断后的人就只剩你一个了吗?”和不作夫同行的猪鼻面罩问,他们这些人,正是反对再回病人宿舍调查的那些幸存者,正因为他们没有亲历现场,只是在后方做支援调查工作,所以,他们并不清楚,当时在病人宿舍大楼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的询问,也让不作夫再次想起当时那让人绝望的境况,以及“伟大种族”的嘱托。他现在已经完成了承诺,那么,那个自称的“伟大种族”是否又能活下来呢?可是,从当时的情况来看,那个“伟大种族”明摆着是想要牺牲自己,将信息传达出去。

    不作夫摇了摇头,反问到:“你们一直都在监视那边的状况,没有其他人逃出来吗?”

    “没有,连你是怎么出来的,我们都没有发现。”猪鼻面罩沉声说:“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发生了许多难以想象的事情,我是被传送出来的。”不作夫回答到:“具体的情况,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就连我自己都没能弄清楚。”

    猪鼻面罩顿了顿,没有追问详情,只是问到:“他呢?”

    不作夫知道,他问的是这个临时研究团队的主事人,对方虽然在研究方面无法成为即战力,但却是统筹的一把好手,正是这个人,将四分五裂的幸存者们整合在一起,许多人都受了他的救命之恩。

    然而,不作夫只能摇摇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总不能说,主事人其实是一个自称“伟大种族”的来自于遥远未来的外星人吧。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那匪夷所思的景象,亲眼见到那难以言喻的战斗,他也要将说这话的人当成是妄想症。

    虽然不作夫觉得,就算是“伟大种族”也无法在当时的大楼里幸存下来,但是,他同样不能肯定,对方真的已经完全没有生存的底牌。对方是怎样的存在,对方有怎样的本事,是无法直接从那自己无法理解的战斗中判断出来的。

    不作夫的摇头和沉默,在猪鼻面罩看来已经是一个肯定的暗示,对方也陷入短暂的沉默中。

    “已经有很多人死了,我们已经是最后的希望。”不作夫率先打破了让人不愉快的沉默。

    “最后的希望?”猪鼻面具用叹息的声音这般反问般说着,“我们已经尽力了。”

    “我们还没死,不是吗?”不作夫转开这个会越来越沉重的话题,问到:“新基地在什么地方?”

    猪鼻面罩听到他这么问,声音反倒像是振作起来,有力地回答到:“在系色中枢!”

    不作夫也被这个回答震动了,他惊疑不定地转过目光。只听到猪鼻面具继续说到:“或许我们还有一点幸存眷顾,系色中枢还在运转,是它找到了我们。安德医生似乎在逃离前,启动了最后的保险,那是以他自身的安危为信号的保险。一旦他出了意外,系色中枢就会解除所有的限制,以自身的判断为主,进行重启和运作。就在刚才,你已经证明了安德医生的结果。”

    “也就是说,系色中枢已经全面恢复了智能和人格?”不作夫感到吃惊,系色中枢是以特殊的末日症候群患者“系色”进行改造,最终诞生的类似于生物计算机一样的存在。但是,它的能力可不紧紧局限于常识中的超巨型计算机,能够接入并在一定程度上控制LCL中的人格反应,乃至于,从一种至今尚未有人可以理解的渠道,进入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精神世界。它的存在,证明了,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格、意识和精神世界具备比正常人更加清晰的关联,证明了一个群体精神世界的存在,也证明了LCL能够保存人格,以及这些人格的活动状态,以及更多的情况。

    可以说,如果没有系色中枢,那么,病院对病人和“病毒”的研究,要比现在的进度还不如。系色中枢的出现是如何关键、重要、核心,乃至于,在失去系色中枢后,临时的研究团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鼓舞起士气来,因为,他们的许多推论和研究无法在一个有效环境下去证明,也就无法拿出实际的成果。系色中枢所在的地方,保存有最完备的研究物资,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需要安德医生的缘故——安德医生封锁了系色中枢,也只有安德医生能够重启系色中枢所在区域,至今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安德医生要封锁系色中枢,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