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次元幻想 > 第226章
    噬身之蛇三人都在兰花塔。

    小丑:“好了,幻焰计划的舞台已经转移到帝国,接下来,你准备按照原定计划静观其变吗?”

    “嗯,是的。”第七柱说:“在帝国那边的行动进展到下一阶段之前,我就再陪他们一阵吧、”

    “呵呵,零之至宝如今的力量,已经可以和消失的幻之至宝相匹敌。”博士说。

    “而且还逐渐展现出了原版并不具备的潜在能力,哼哼,究竟可以进化到什么地步呢?

    就让我好好见识一下库洛伊斯家族的本事吧。”

    小丑:“呵呵,博士你可真是兴致勃勃啊。”

    “说起来,他们终于开始行动了?”

    “这反倒是一个好机会,为了以后也应该彻底明确他们和我们的立场差别。”第七柱说。

    “呵呵,那些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就在这里继续收集零之至宝的数据,确认联系人和神的终极媒介是否存在!”博士说。

    ......

    在兰花塔内,琪亚一个人看着外面。

    “琪亚。”小雨来了。

    “啊,小雨,你的眼已经没有问题了?”

    “嗯,已经不会头晕目眩了,连色彩都能清晰分辨了。”小雨说。

    “这一切都多亏了琪亚,真是太感谢你了。”

    “嘿嘿,太好了,不过这也是因为小雨和医院的各位一直都非常努力哦。”琪亚说:“我只是在在最后推了一把而已。”

    “是吗。”

    “而且,总算拥有了这种力量,如果不有效利用,未免太可惜了。”琪亚说:‘嘿嘿可以将小雨的眼睛治疗好,我变成这样也值得了。”

    小雨:‘不!我现在确实因为眼睛好了很高兴,我一直都为了眼睛看不到而感觉不安,总觉得自已是爸爸的累赘。”

    “明明和你成为了好朋友却连你长什么样子都看不到,现在终于可以看到你的样子,我高兴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可是,琪亚你这样下去真的号码?和罗伊德他们分开,被迫做这种事情,我觉得这样绝对是错的。”

    “玛利亚小姐还有迪特先生都错,就连爸爸也!”

    “小雨。”琪亚轻轻的抱着她:“谢谢你,我最喜欢你了,小雨,不过我没事,因为这是在知道一切的情况下,我自已做出的决定。”

    “所以呢,你没必要担心哦。”

    另一边,在诺克斯拘留所。

    罗伊德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内。

    埃尔曾经来见过他。

    “支援科的其他成员都在别的地方接受保护。”埃尔说:“很抱歉,单独将你拘留在这种地方。”

    “我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罗伊德说:‘但是保护这种说法,未免太奇怪了吧?你们到底要在什么势力的威胁下保护我们?’

    “我想你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究竟是谁才是发动拿起袭击克罗斯贝尔事件的幕后黑手了,究竟是谁伤害了你的没灭芙兰。”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依然有自已的职责,我也有信念。”埃尔说:‘否则的话克罗斯贝尔,真的会被帝国和史密斯毁灭的。’

    “埃尔。”罗伊德说。

    “当然,我并不认为琪亚应该继续遭受那种对待。”埃尔说:‘也不赞同借助结社那群来历不明的家伙的力量。’

    “但是帝国真的用那种恐怖至极的武器攻击我们了啊,如果不是因为琪亚,他们动用的那种一旦命中就造成数百人死伤的大规模导力武器。”

    埃尔说:‘所以,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啊,对不起,我并没有资格对你说这种话,你拘留的时间不会太长,等克罗斯贝尔渡过这场危机之后一定会马上释放你,所以暂时就请忍耐一阵子吧。”

    “那个时候根本无法反驳埃尔,而且完全没有察觉到琪亚的苦恼,被忙碌的工作蒙蔽了双眼,连最该保护的人都没有保护好。”

    “琪亚的来历,还有杀害大哥的犯人,当初明明在心中发誓,决心将一切都调查清楚。”

    亚里欧斯先生,真的是你吗?

    “大哥,真是对不起了,果然还是完全追不上你的脚步,我甚至于已经完全不知道以后怎么办了。”

    “真难看呢,身为把我们彼德走投无路的队长,如今却一副如此落魄的狼狈样。”

    同在一间房的是加尔西亚:“我居然会因为你这种人而吃了半年多的老饭实在是太荒缪了。”

    罗伊德:“不用你管,你会呆在这种地方完全是自作自受,我们能成功抓捕你们,也不过是因为运气好而已。”

    “没错,我们并不是凭借自已的实力跨越屏障的。”

    “哼,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加尔西亚说:“不过倒也情有可原,据我所知,现在的局势好像相当麻烦。”

    “IBC就是一系列事件的幕后黑手,而且他现在已经就任为盟主了,赤色星座,结社,守备队,在加上风之剑圣,全部都成为你们的敌人了。”

    加尔西亚:“哼,这可是比抽到同花顺还难啊,总之老老实实呆在这里,静待这场风波过去才是正确的选择。”

    “只有彻头彻尾的大笨蛋才会反抗现在的情况,就和你的大哥一样。”

    罗伊德:“你说什么,你认识我大哥?”

    “可不是认识这么简单,不管我威胁他多少次,他都不长教训,继续四处调查。”加尔西亚说;“可是但我们子啊街边的酒摊偶然碰到的时候,他有会满不在乎的邀请我一起喝酒。”

    “真是既麻烦又让人讨厌的小子。”

    “哈,大哥就是那样的人。”罗伊德说。

    “真是的,他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会被轻易杀掉的家伙,结果却一下子死掉了。”加尔西亚说。

    “真是世事难料啊。”

    “大哥他一直都在抗争啊。”

    “是啊,除了我们鲁巴切之外,他还调查过不少事情。”加尔西亚说:‘从重要的大人物的事情和各种谍报,以及阿希姆那家伙的动向。’

    “他的精力真是旺盛道了让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这样啊。”罗伊德说。

    “喂,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其实凯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男人。”

    加尔西亚说。

    “唉?”

    “要说战斗力和震慑力他完全不及风之剑圣。”加尔西亚说:“说起来见缝插针的能力和外交疏通能力谢尔盖显然在他之上。”

    “至于判断力和处理能力还是一科的达德利更胜一筹,总之,他的能力不过如此。”

    “这。”仔细想想或许是这样。

    “要说他有什么胜过别人的长处,恐怕也就是那种永不放弃的信念了。”加尔西亚说。

    “啊。”

    '“正因为拥有那种信念,他才能产生惊人的行动力。”加尔西亚说:“这也是他在面对那些大人物的时候,可以永不放弃的原动力吧。”

    “话说回来那小子不顾周围的环境,也完全不在乎场合和气氛,我当时还在想这小子怎么回事呢。”

    罗伊德想起哥哥的话。

    “听好了罗伊德,身为男子汉面对眼前任何事物,都要勇往直前的撞上去试试,要用的你自已的心去抓住真相,这样的话,你应该就能找到自已的目标了。”

    “大哥那种永不放弃的精神,应该是为了守护重要的人才形成的。”罗伊德说:“他想要守护的不只是自已的家人,而是克罗斯贝尔的这座城市。”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也许你们鲁巴切都是他想要守护的对象呢。”

    加尔西亚:“什么。”

    “哈哈使用守护这种说法或许还是太狂妄了,大哥之所以拼尽全力,恐怕是为了查明那股让克罗斯贝尔陷入如今这种局面的暗流。”

    罗伊德说:“在这个基础上,他想以自已的方式,来守护克罗斯贝尔。”

    “那家伙,真是个比笨蛋还笨的超级大笨蛋啊。”加尔西亚说。

    “是啊,我终究无法成为像他那样的笨蛋。”罗伊德说:‘但是我们毕竟是兄弟还是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什么?”加尔西亚说。

    罗伊德走向拘留所大门。

    “你这小子,事到如今还要做什么?难道想要逃出这里?”

    罗伊德:“并不是逃,我只是想看清楚事实真相。”

    “身为克罗斯贝色儿的特务支援科的搜查官,我必须要解救被囚禁的同伴,救出琪亚。”

    加尔西亚:“哼哼,哈哈,你也是个十足的笨蛋啊。”

    “加尔西亚?”

    “那就让我见识下,让我看看你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些什么,拿出全部的觉悟吧。”加尔西亚说。

    在这之后,罗伊德和加尔西亚专作在打架。

    “混账东西,你就只有这点实力吗?死小鬼!”加尔西亚怒吼道。

    守备的巡逻:“嗯,这情况?”

    “住手你在干什么!”

    :“都是因为你这混蛋,害的我们被关在这里!”加尔西亚:“我要打死你。”

    “啊!”罗伊德说。

    “不行,他完全不听,没办法了进去看看。”守备A说。

    “好的,不过不能放松警惕。”

    俩人打开门冲了进去。

    看到了加尔西亚正抓着罗伊德。

    “住手,加尔西亚,你再不停止行凶我们就要动手了。”守备说。

    加尔西亚:‘呵呵,哈哈,真不好意思我一时冲动没有控制情绪。’

    “混蛋,还以为你拘留以后老实了不少。”

    “废话少说,退后举起手。”

    守备B走过去;“看来不管怎么缺少人手都不应该讲他们关在一起。”

    :“你怎么样了?”

    “我?”罗伊德和加尔西亚一起出手将守备全部一击都打晕俩

    “真是感觉过意不去啊。”

    加尔西亚;“哼哼,事到如此还说这些干什么,你主要要求我揍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的脑子出毛病了呢。”

    “没想到你挺有智慧的。”

    ‘哈哈,彼此彼此,你的演技还真是逼真,但是没想到你会真的这么狠啊。”

    “呵,多亏如此,这场演戏才如此逼真啊。’加尔西亚说:“我会遵守规定协助你离开的。”

    “好的,这里是拘留所的三层看守的巡逻很少,想办法突破其他的巡逻的人,我们冲向一层的逃生。”

    “呵呵,好吧。”加尔西亚:‘好久没有活动过了,就让我大闹一场吧。’

    俩人开始小心的进行逃脱。

    这时候出来了换班的巡逻守备,发现了2人。

    “你们是?”

    “太慢了!”加尔西亚说。

    “解决他们!”罗伊德说。

    俩名守备被击败之前,将惊报拉响了。

    罗伊德:“他们启动了应急系统,这下我们都暴露了。”

    “哼哼,那接下来怎么办?”加尔西亚说。

    “这种事态也在预料之中,继续前进,强行突破吧。”罗伊德说。

    加尔西亚:“哈哈,就这么办。”

    俩人一路突破,来到了第二层,又击败了一伙守备。

    “话说回来,你的战斗力果然很惊人啊,恐怕不在兰迪和赤色星座的首领之下啊。”

    “哼赤色战鬼西格蒙德吗?我子啊以前见过他很多次还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怪物,听说他的女儿也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

    加尔西亚说。

    “是啊,单单说战斗力,他们说不定比结社的那些家伙还要强大。”罗伊德说。

    “但是结社中也有不少厉害人物。”

    “哼哼,你以后恐怕还要面对那些怪物吧。”加尔西亚说:“你小子真是前途多难啊。

    “嗯确实如此。”罗伊德说:“我们走。”

    俩人一路突破冲出了拘留所。

    加尔西亚说:“好了,我们的合作关系到此为止了,之后的路你就一个人走下去吧。”

    “什么?”罗伊德说。

    “在怎么说我也是鲁巴切的二当家,总部能丢下其余人和会长独自一人逃跑。”

    “等一下。”罗伊德;“既然如此你为何和我来到这里,在说了就算是你也不可能一直以一敌众吧。”

    “不然的话,我也。”

    “你别本末倒置了小鬼,你不是说过了吗?要看清楚真相!”加尔西亚说:“而且还要解救被捕的同伴,并且夺回那个小丫头。”

    “你现在还有时间在这里磨磨蹭蹭吗?”

    “谢谢你了,加尔西亚,站在我的立场上自然无法支持你们逃跑,但是希望你平安无事。。”

    罗伊德说。

    “哈哈,多余的担心。”加尔西亚笑了笑。

    “罗伊德,那家伙的弟弟如今也成长了不少啊。”

    很快守备队们冲了过去。

    加尔西亚一夫当关:“呵呵,地势条件对我很有利,就让你们品尝一下我的厉害吧。”

    这边罗伊德一个人开始逃跑,在路上看到野外已经长上了灵智之草。

    “总之,先逃离这里到街道上才行,思考所有的路线开始吧。”

    罗伊德想了想,开始小心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