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用尽余生说我爱你 > 第114章 万一毁容了
    尽管心中想要吐槽,但文艾还是将心中的苦水往肚子里吞。

    她是个识时务的女人,不会那么蠢死了去莽撞,否则也不会出现刚才那一幕,文艾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期期艾艾的目光看向简安然:“简设计师,若是你觉得麻烦真的不需要陪我去的……”

    简安然看着这张和柳微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心中不是个滋味,伸出手搀扶起她的手腕,恢复正常的玉雕,轻笑道:“你这是说什么话呢,大家同事一场,而且你还是新人,我是你的前辈,自然是要照顾你的,不用和我客气。”

    方才曾兰为什么要关闭她的手机,简安然又怎么会不知道?

    如果她方才说不陪文艾去医院的话,那么手机上的录音绝对会被这个女人利用在三,她还没有这么傻,所以曾兰刻意做的事情她都清楚明白。

    文艾本来想要挣脱开来,但真的是因为浑身使不上力气,只能被简安然掌控,到最后,索性朝简安然的肩膀上考取,幽幽弱弱的眸光盯着她的下巴仔细的看。

    就好像是在看着一样很宝贝的东西,只不过那眼神,真的让人觉得有点阴森森的寒气……

    曾兰在旁边自然也看的出来,这个文艾就是故意将整个人的重量压在简安然的身上,她走上前,想要帮忙一把,可哪知道文艾在这时突的痛呼出声:“曾设计师,你能不能轻一点,我可是一个病人!”

    “文设计师,抱歉方才是我没有注意。”曾兰道歉了,但手上的动作不停,一把将文艾的身体给搀扶了过来,笑道:“我的导师看起来就没有我的身子骨好,所以还请你靠在我的身上吧。”

    文艾眸光眯了眯,看不能再争执,就靠在曾兰的身上一步步的朝电梯上走,那骨子里的柔弱劲儿,倒是装的比谁都像!

    简安然看着两人的背影,回过神来后就走到前面去按电梯门,眨了眨眼又按了往下的楼层,三人一口气就走到大厅的门口,陈潇眼尖的看到几人,匆匆走过来。

    看到有气无力的文艾,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急忙就道:“夫人,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妮子,难道没有看出来有事的可不是她,而是这位文设计师,“开车送我们去医院,尽快就好,文设计师的伤可是等不及,万一毁容了……”

    “夫人,我这就去开!”

    陈潇虽然不喜欢文艾,但还是急急忙忙的将车子给开了过来,行动迅速的样子让简安然不由得给她点了一个赞。

    就在几人上车准备走后,有个男人冲到几人的车前,敲了敲车门。

    陈潇将车门降下,冷着眼看着不认识的男人:“这位先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

    那个男人指了指文艾,然后嘟囔道:“不知道文小姐出了什么事,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文艾别过眼,淡淡道:“她们要送我去医院。”

    果然是监视么!

    莫于谦就这么不放心她?找个男人随时随刻监视着她,根本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文艾心中泛起苦涩的味道,但是偏过头装作不想说话的样子,一路来到医院后,简安然几人就将文艾送进里面,之后交了药费,就坐在外面等着。

    大约半小时后,文艾一系列的检查完毕,没有出任何意外,只不过脸上的伤口有些拉伤到了喉咙。

    所以这段时间不能吃太多的辣味,不能吃刺激性食物和发物。

    医生将这些交代完毕后就走人,文艾也不想继续装下去,大步走向前,轻微的笑道:“两位是不准备回公司了吗?”

    “你这是说哪里的话,还没下班,我和导师自然要回去。”曾兰推了推眼镜框,轻微一笑:“只不过我倒是好奇你居然好的这么快,是不是在里面医生给了一些滋润?”

    “……”曾兰说话向来是直来直往的,可这个滋润实在是让人遐想万分。

    文艾的脸色有点变化,抿了抿唇:“曾兰,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曾兰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眨巴眨巴眼睛:“我倒是想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呢,突然这么凶巴巴的对着我,你说要是我将这录音给她们听,她们会不会相信?”

    文艾眉角紧皱,片刻后笑了笑,盯着曾兰手中的那只手机道:“曾兰,你骗不了我的,根本就没有什么录音。”

    “呵……”曾兰冷笑,将手机给塞回兜里:“有没有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的算,另外还请你让让,我们要回公司了。”

    文艾也只好追上去,在后面恨不得跺脚。

    回到公司,那群人也都被训斥然后回了办公室,雪莉一看到文艾回来,就连忙走过来,担忧的道:“文艾,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不好?那两个人有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她之前跟着凌韵锦的身后团团转,但也没有被凌韵锦这么拼命的保护过,所以对文艾那种行为除了感动还夹杂着其他莫名的情绪,总之,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文艾,比凌韵锦要好的多!

    这种想法似乎在扩大,愈发的不受控制,幸好凌韵锦不在这,不然她非得将自己吓死不可。

    “放心吧,那两个人不会对这样的人做什么。”温敏在旁边接话,冷笑几声就坐回自己的椅子上,雪莉刚准备要说些什么,但最后被文艾拉住,摇了摇头。

    “别和她继续纠缠,不值得。”文艾说完,就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和脸颊。

    “你说的对,我们不和这种人计较。”

    温敏冷哼一声,但也不再多说什么,显然是被总监训斥怕了,伸出手快速的写着什么。

    下班后。

    文艾坐在后车座上,司机有些欲言又止,到最后文艾忍受不住的道:“你要说什么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让我难受!”

    司机这才道:“文小姐,你来脸上的伤口最好用什么东西遮掩一下,不然四少看见……”

    “你怕被找麻烦?”文艾勾起嘴角,冷淡的很:“放心,我会说是我自己弄得,和你没有丝毫关系。”

    “那四少若是问起你的伤口是从哪里来的,我该怎么回答?”司机小心翼翼的问,这可是他工作的职责,说起来轻松,但也无比艰难,稍有差错可不是丢了饭碗那么简单。

    文艾静默片刻,想了想:“你就说我是在公司劝架。”

    “好!”

    车一路开进公寓楼下,文艾拿起包下车,进了电梯就数着楼层的数字,到了门口后就打开门,将包甩下,自己一个人进了浴室。

    将一切整理好后,她倒头就睡,那模样似乎困极、累极!

    门,打开的声音。

    可还是没有吵醒文艾,莫于谦走进来,看到客厅没人,直接将手上的东西放下走进卧室,等看到上面睡觉的人儿后这才松了口气,他轻轻的走过去,压在她的耳边。

    “我回来了。”

    “嗯。”文艾应声,不冷不淡。

    莫于谦似乎不满意她这样的态度,伸出手扣住她的脑袋,没想到这一动作牵扯到她脸颊上的伤口,痛的文艾抽了口冷气,连忙将他的手推开,怒道:“很疼!”

    “你怎么了?”莫于谦有些惊讶,伸出手抚上文艾的脸颊,眸光里盛满了担忧,等看到文艾脸颊上的伤口后,眸子里透露着些许阴霾之气:“怎么弄得?”

    “公司里面同事打架,然后我去劝架,误伤的。”文艾满不在乎的说了句,拉过被单又准备继续睡,哪知道这次却没有成功,被莫于谦直接扣到怀里,小心翼翼端详着她的脸蛋。

    “谁弄得?”

    文艾闭上眼不准备回答,可莫于谦却不放过她,阴鸷的目光锁定在她的伤口上,指尖摩擦在她脸颊上,轻微的蹭了蹭:“为什么不保护好自己,文艾,你可是我的,不是自己的!”

    她身体一震,猛地睁开眼,颤颤巍巍的睫毛勾的他心痒难耐:“于谦,我都说了是不小心弄得……”

    “你觉得我会相信?”莫于谦冷冷一笑:“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会被误伤?文艾,你,千万别将我当成傻子在骗,明不明白?”

    文艾心尖颤了颤,伸出手摸上他脸颊,委婉一笑:“怎么会呢?谁都知道莫四少聪明的厉害,我这个小女子怎么可能骗的了他?”

    “那你就和我老实交代脸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我挡了别人的一巴掌。”

    “为什么?”

    “人心。”

    莫于谦的眸光闪了几下,最后从床边离开,伸出手道:“我买了东西,一起吃吧。”

    原来是人心啊……

    他作为一个商人,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那只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看来那个公司真的有文艾要坚持的东西,不然怎么会损伤自己也要得到人心?

    简安然回到家中正好看到莫廷均擦着头发走出浴室,她将包一放,笑道:“今天下班这么早?”

    “特意早点回来,怎么了?”

    莫廷均看向简安然,略微皱眉:“公司有事情?”

    “没,多谢你给我送曾兰过来。”

    莫廷均摸了摸简安然的脑袋:“她也闲了好久,若不给点事情做肯定要在我身后碎碎念。”

    简安然噗嗤一声笑出音来。

    眼珠一转,就错开身:“我去洗澡。”

    等澡洗完后,莫廷均已经准备东西,都是宋封送过来的。

    简安然拉开椅子坐下,有些无奈的道:“这么多东西这是要养胖我么?”

    “不够胖,还要多吃点。”

    莫廷均说着就将东西放在简安然的碗里面,笑的满脸宠溺的道:“今天有点冷,补充热量。”

    看着碗里面的肉,简安然顿时感到头疼。

    一顿饭下来,肚子已经撑得不行,就在她准备打开电脑的时候,手机开始震动,她一看,眸子微微一亮,将手机接过,声音也紧接着响起。

    “喂,是安然吗?”

    电话是夏晴晴打来的,很久没有通过电话,倒有些怀念。

    “是我,你最近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夏晴晴在那边沉默了会,似乎在什么安静的地方,那边的音调还真的是有些嘈杂,等彻底安静下来后,她就道:“我们现在在庆祝晚会上,反正他们就是疯玩,我在这边可是无聊死了,凌韵锦倒是很吃得开。”

    “嗯。”

    凌韵锦那样的人,去哪里应该都吃得开……

    温婉的性子,长得比较好看的脸,给人就是加分的印象。

    “你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简安然交代了句。

    “我知道呢。”夏晴晴突的又问:“我听陈潇说,我的位置被人给占了?而且那个女人还是和你以前的朋友长得一模一样?”

    就知道陈潇那个家伙会和夏晴晴说,简安然也不打算瞒着,应了声:“或许只是长得像吧,不用太担心,我应付的了。”

    “你可不知道我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恨不得赶快回国,然后好好的护着你,别让你被欺负!”

    “原来我在你的眼中就是这么弱小。”

    简安然调笑,那边的夏晴晴似乎有点不知所措,急忙就要解释:“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想要这么做而已!”

    “好的,我明白的。”

    这份心意,她能够接受。

    想到自己之前和夏晴晴第一次交锋,她不由得勾起嘴角:“晴晴,你还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夏晴晴似乎有点愣,反应过来后就不好意思的娇嗔了句:“安然,那个时候我还不懂事,你可别放在心上,不然我可就丢脸死了……”

    “是是是,我不会放的。”

    “你现在和你家那位怎么样,现在会不会有宝宝?”夏晴晴在那边轻笑着问了句,将简安然弄得脸红心跳的,莫廷均也在这时走过来,轻轻的拥着她的腰身。

    咬着耳朵道:“在和谁讲电话?”

    竟然看到她在讲电话就要好好的让她讲,现在站到她背后该怎么让她发挥口舌?

    可莫廷均似乎没有注意这一点,仍旧是我行我素的道:“你讲了有一段时间了,都不来陪陪我……”

    简安然额头上挂着黑线,耳朵里面也传来一丝低笑声:“好了,安然,我也不打扰你们两个夫妻恩爱了,我就好好的去玩,下次再给你打电话,晚安。”

    还不等她说上一句晚安,手机就匆匆忙忙的挂断。

    简安然眉头挑了挑,将手机摔在床上,眼神瞥向莫廷均:“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吧?”

    莫廷均似乎有点无辜的模样,搂着她的腰身将她转身对准自己的脸,低声道:“难道我说错了么?你讲电话讲了半小时……我可是在门口等了你半小时,可你依旧看都没看我一眼!”

    说的貌似挺有道理。

    掷地有声,但……为什么她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伸出手摸了摸莫廷均的额头,嘀咕道:“没有发烧,很正常!”

    他将她手指一把抓过:“我正常不正常,你待会试过就知道。”

    “……”

    一番折腾,根本不顾外面风花雪月,也不管外面细碎音调,只让人注重室内的温情,还有那隐隐约约的呻吟之声,撩拨的人脸红心热,皮肤似血的模样。

    醒过来后已经七点,一看时钟,简安然睡意全无,匆匆忙忙收拾好东西,刷牙洗脸几乎是一气呵成,等走到客厅只看到莫廷均一本正经的坐在那里。

    那种淡然的模样直接让简安然想到一句话,穿起衣服是谦谦君子,脱了衣服则是野兽!

    这话说的就是莫廷均这种人,做那种事情的狂野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了的。

    莫廷均抬眸看她,似笑非笑的目光在她脖颈上流淌一圈:“脖颈上……”

    简安然明白过来,抓起包包就进了浴室,将那痕迹掩盖后,她就冲到莫廷均的前面,低下头,狠狠的在他脖颈上亲了一口,痕迹,妖娆而又暧昧。

    “安然,我不会将这痕迹给藏起来的。”

    不藏?

    不藏起来能干嘛,给谁看?

    突的,简安然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还能给谁看,肯定是公司里面的那些人,等那些人看到这些痕迹,该怎么想她?

    莫廷均脸上的笑,实在是有点欠揍!

    她伸出手就想去擦,莫廷均也没有反抗,就任由她的动作,可到了最后,口红是没有了,可因为亲的太用力,“草莓”已经形成,在白皙的皮肤上很是扎眼。

    “将围巾给围上!”

    她将围巾给套在他的脖颈上,包裹严实了才松了口气,拉起他的手腕就朝门口走,再不去上班,可就要迟到了。

    两人分开后,莫廷均直接去了公司。

    他刚一下车就将围巾给扯了下来,露出脖颈上的那个痕迹,暧昧又清晰,让人想入非非。

    宋封看到那个痕迹也是震撼了一下,没想到夫人的战斗力居然这么猛!

    直接将二少给吃的死死的。

    莫廷均坐在办公椅上,批改着文件,不用多久就抬起头来,盯着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莫于谦,他十指交叉:“四弟,你难道不知道进别人办公室前要先敲敲门?”

    “二哥,我们这都是什么关系,那套有的没的还是免了吧,你说呢?”

    “我说?”莫廷均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淡淡的道:“公司有公司的规矩。”

    “二哥,何必这么绝情!”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无事不登三宝殿,莫廷均直接挑明了说清楚,莫于谦是只阴险狡猾的狼,比莫向阳更加难对付。

    莫于谦将手中的我呢间拿出来,淡淡的道:“二哥,我知道你是老手,帮忙看看一份文件呗,这文件可是很多东西在里面,可算是一件大案子。”

    一眼扫过,莫廷均就知道莫于谦是来没事找事,将文件放在桌上,他道:“文件没有问题,但还是需要律师好好核对。”

    莫于谦轻笑着将文件接过,带着独特阴柔的嗓音在这时响起:“二哥,女人之间的斗争,我们男人是不是不应该参与?”

    莫廷均眸子微微眯起,他自然知道莫于谦说的是什么意思。

    “参与不参与是男人说了算,而且还要看看是什么斗争,是什么人……”莫廷均软硬不吃,单手撑着下巴:“比如安然对我来说就是唯一的,所以不管是谁伤了她我都会还回去,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男人或者女人我都不会区别对待!”

    莫于谦背过身去,低笑:“二哥,你说得对,我不打扰你了。”

    看着莫于谦的背影,莫廷均突的笑了笑,你,也喜欢上一个女人了么?

    简安然到了公司,那些女人脸上的伤口都处理的干净,办公室也整齐的很,根本不像是昨天才打过架的场景。

    文艾敲了敲桌板,简安然抬眼看去,这以前都是夏晴晴专用动作,没想到居然被她给用了。

    “简安然,今天中午为了答谢你和曾兰,要不要我请你们吃午餐?”

    “不用了。”简安然拒绝。

    而文艾似乎不够死心,直接拧了拧眉头:“你难道这么点面子都不肯给我吗?”

    曾兰在旁边插话:“文设计师,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而是你中午应该是有约吧?雪莉要请你吃饭,你若是现在请我们吃饭,又是怎么一回事,你要推掉雪莉的约?”

    “这不太好吧……”简安然在旁边补刀。

    雪莉耳尖也听到了些许,直接道:“你们在说我什么,我可是听到了你们在说我的名字!”

    文艾连忙摆手:“放心,没事。”

    听到这答案,雪莉就安心的坐下,一点没有激动的情绪,曾兰冷笑两声,居然就这么快勾搭好了人心,而且还让雪莉这样死心塌地,看来本事不简单啊。

    这心机……

    也不知道简安然吃不吃得消,就连她自己都有点心累的慌啊。

    “既然两位不准备去,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了。”文艾轻笑着点了点了脑袋,继续整理文件,合同方案。

    转眼间。

    势同水火的两大对营开始比赛,简安然好和曾兰则是隔岸观火,很是热闹。

    两人都有自己的支持,突的,她道:“也不知道凌韵锦知道这个状况会是什么反应,我倒是想知道她会怎么应对呢。”

    等凌韵锦回来,公司的状况恐怕要大翻天了。

    就看雪莉喜欢文艾那个劲头,这样的情况也不远了。

    简安然承认这样的想法有点小人,但也不能打扰她想看好戏的心情。

    “安然,你这么一说我居然也想看了。”

    曾兰也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进笔在纸上一划,直接道:“也不知道她们两人什么时候能够出结果。”

    “在比赛之前我就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不期待。”

    “结果是什么样的?”

    曾兰还是有点好奇,可简安然没有回答,只是轻声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下午,比赛结果救出来了。

    毫无悬念。

    文艾赢了!

    而温敏似乎也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这是最令简安然惊讶的事情,温敏一直给人很难狂躁的性子,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这么安静的接受结局。

    曾兰摸了摸下巴,疑惑的道:“所以说,你是早就知道比赛结果的?”

    “嗯。”不比之前就已经猜到,要知道柳微的天分仅次于她!

    但她不确定文艾是不是柳微,所以不好说……

    可现在又因为文艾没有露出狐狸尾巴,只会让人感觉懵懂的很。

    下班后,温敏却是一把抓住简安然的手指拉近茶水间,曾兰本来想跟着进去,但被简安然给拒绝,只好守在门口不让人打扰。

    “什么事?”

    “你一开始就知道比赛的结局对不对!”温敏质问,这么几个月一来,她一直就是受到打击的那方,现在居然还变成这样,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适合当一个合格的设计师!

    感觉这里面掺杂着太多的东西,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你在为自己的成绩沾沾自喜的时候,突的来了一个能力更加厉害的人,文艾就算是,温敏赤红这样,压低了嗓音,可简安然依旧是淡定的模样,不急不躁。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结局,只是现在知道了。”

    “呵,你说的都是屁话!”温敏爆了个粗口,将脚下的桌子踢得哗啦啦的响,“你难道和文艾以前不认识么?你们那个诡异的气氛都在告诉我你们之间有仇!”

    观察力倒是敏锐,但是不是弄错对象了?

    “温敏,有没有人教过你……”简安然顿了顿,偏过头问道:“以后说话做事要经过大脑思考,若是没人教过你,你也可以将这句话给记在脑海里。”

    “因为,我刚刚对你——说了!”

    转身,就准备离开茶水间,但没想到温敏一把扯过简安然的手腕,凄惨的问道:“简安然,我知道我有些地方让你不高兴了,但是有些时候我是真心实意想让自己的技术进步,可是总之停滞不前,然后就和人的相处就会发生矛盾。”

    “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不起!”温敏说完,样子诚恳的很,“简安然,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做?”

    “我可以将这句当做你是在请教我么?”简安然整理了一下衣摆,轻笑。

    温敏本来还想嘴硬,可是考虑到自己的处境,立马改了口道:“是!”

    “那你最好按兵别动,别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说一些让人无法挽回的话!”简安然拍了拍手,转身走向门口,“做事情之前,一定要动动脑子,考虑一下后果。”

    莽撞,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只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这也是简安然没有和温敏合作的原因,追根究底,温敏的心性还有待磨练,但是经过这件事,应该是学到不少。

    “那么简安然,我们现在是不是……伙伴?”

    简安然转身,轻轻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温敏僵住嘴角:“很抱歉,你现在还不能当我的伙伴。”

    因为你还不够格,还需要磨练!

    两人说完,就准备离开茶水间,却没料到外面走进来几个人,笑嘻嘻的道:“温设计师,你这次输了可真的好惨,和我们韵锦比不过,和简安然也比不过,现在就连文艾都比不过了,你是不是技术退步看,所以才这样糟糕?”

    人,明显就是来落井下石的,而且还是凌韵锦那边的人!

    温敏冷哼一声:“我就算是再怎么插进也别你们好,你们这些人也别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

    “你到底怎么说话的!”

    “我说话一向是这样。你能将我怎么的?还是说你要将你家的韵锦叫过来?”温敏停顿一下,若有所思的道:“不对,应该不是韵锦了,而是你家文艾的,唉,真的替凌韵锦感到不值,居然将自己的成果让个别人,还真的是比我还可怜的可怜虫!”

    简安然觉得脑袋大的厉害,没想到这么两三下又说上了。

    嘴角轻微的抿了抿,手指握上门把,自己一个人出去和曾兰离开,再不下去,陈潇应该会着急。

    果然,刚看到陈潇,这妮子就冲了上来,前前后后打量了一样才点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夫人,你可不知道,我现在最怕的就是你有事,那样的话,我的脑袋也是有事了!”

    将简安然送回家,陈潇就回到家中,没想到楼下居然有包裹在,她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是一个手机盒子。

    她抿紧嘴角,又抽出卡片,心脏怦怦跳动。

    应该不会是夏晴晴的东西,因为她现在还在国外,不可能在网上购物,那么只会是她的东西了……

    是一部白色的手机,简单干净,很漂亮,最新款的机型,夏晴晴看向卡片,只看到上面写着几个好看的字迹:赔你的手机,自己试试好不好用,跟在夫人身边,不能不用手机。

    “蹩脚的理由!”

    陈潇嘀咕了一句,将手机开机,玩了好几下,将卡上进去,第一时间给宋封发了句“谢谢”。

    宋封对她真的挺好的,又是鞋子又是手机,下次该是什么?

    自己又该怎么还?

    宋封在那边看着手机出神,看到谢谢这两个字,嘴角轻不可察的开始上扬,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他都尽量用笑容回复。

    “你们说,宋助理不会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吧?”

    “我看八成就是,不然也不会笑的这么灿烂。”某人插话道:“就是就是,平常和二少一模一样,都是一张扑克脸,现在一张笑脸,局对是受刺激了。”

    “你们今天看到二少脖颈上的痕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