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顾先生,我们别谈爱情 > 117 你别走、别离开。
    张熏怡紧紧的抱着怀中的柳承易,声泪俱下,满是泪水的脸庞贴在柳承易的脸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承易,承易,你醒醒,你醒醒啊,你醒来我陪你去楼下走走,散散步。你刚才不是精神很好吗?承易……”

    经历过最爱的人离开你时候的痛苦吗?

    张熏怡此时只感觉整颗心脏被瞬间撕裂,身体里的器官都已经濒临死亡。

    “承易,我不要你说对不起啊。你起来,你起来啊!”

    “承易,你知道最辛苦的是什么吗?最辛苦的是没有你的余生!我拿什么去想念一个不在世上的你啊!”

    “承易,你醒醒,你别吓我好不好,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经不起这样的玩笑。”

    “承易,你答应过我要陪我去我喜欢的地方走走的,你还没有履行承诺呢。”

    “承易,你肯定是累了对不对!累了你就睡一下,就一下!别睡太久了~”

    医护人员听到张熏怡的哭喊声,就立马赶了过来,医生蹲下身子,想要看看柳承易的情况,张熏怡却抬手就将医生给推到,一脸惊恐的护着柳承易,“你要干什么?你走开!谁都不可以伤害承易!”

    医生眉头紧紧的皱着,轻声的安慰道,“让我看看,也许病人还有救是不是?”

    一句话,张熏怡身子立马一顿,好像忽然反应过来的样子,连忙松开柳承易的脑袋,“医生,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承易啊,他今天早上还好好的,他还可以下床走了……”

    医生检查了一番,最后手停住了,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张熏怡便看懂了,她一把将柳承易抱在了怀里,“我要求换个医生,你的医术不行!承易,我们去美国,去美国看……”

    医生看到张熏怡这个模样,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去面对的,深深的叹一口气,“病人已经死了,请节哀吧……”

    话音刚落,张熏怡就朝着医生哭喊道,“你骗人!!你骗人!!承易才没有死!没有死!分明是你医术不行!承易还没有死,他今天早上可精神了,好久都没有看他这么精神了……”

    越说张熏怡的声音越小……

    医生大叹一口气,“病人那个是回光返照了,您要接受这个事实……逝者已逝,生者节哀啊!”

    张熏怡再也忍不住的将脑袋埋在柳承易的脸庞上,失声大哭起来……

    医护人员见她好似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也就不在说什么了,整个走廊上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悲伤。

    “承易,你死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啊……”

    ————

    安汐冉的病房内。

    程采曼出去之后,两人僵持了一会,最后还是顾煜尘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看上去很严肃,声音也低沉的让人觉得害怕,“安汐冉,你在你的心里,到底有我跟你肚子里的孩子吗?”

    安汐冉抬眼望着顾煜尘,心口忽然像是被哗啦就被划开一个口子,她不禁想起那晚,他跟一个女孩子,一起有说有笑的那晚。

    但是最后她也只是苦笑一下,便深深的吸一口气,紧抿着唇瓣,没有说话。

    有些时候,沉默比语言更加的伤人。

    顾煜尘多少次被这样的沉默给伤得心脏碎裂……

    顾煜尘只觉得心脏的位置隐隐作痛,尤其是看到安汐冉此时紧皱着眉头,却不想说话的表情。

    “怎么?不敢回答了?在你心里,只有柳承易!根本就没有我跟孩子!不是吗?”

    安汐冉知道顾煜尘是爱她的,从他一次次的原谅,一次次的包容,她就知道自己在他的心中的分量,更加别说,这次奋不顾身的要将自己解救出去了。

    安汐冉只觉得胸口闷的很,在他的第二次反问下,她缓缓抬起微红的眼眸,“煜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能说,我的心里有你跟孩子,只是我不可能对承易的生死坐视不管。他曾经为了救我,同样的可以连性命都不要。这是我欠他的。”

    安汐冉的这句话,每个字上面都像是带着毒的箭,刺穿了顾煜尘的心,顾煜尘冷笑一声,点点头,“恩,好一个这是我欠他的。所以,如果这次,我和柳承易同时被危及性命,只能救一个人,你会救谁?恩?”

    安汐冉望着眸子有些微微发红的顾煜尘,紧抿着唇瓣,听着他问出的话,心口直疼,如果他们两个被危及性命,只能选一个,她要选谁……

    只见安汐冉收回看向顾煜尘的视线,“顾煜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幼稚了,竟然问出这样不切实际的问题。”

    “安汐冉,回答我!你会选谁!”顾煜尘没有理会她的逃避,冷声的问着。

    安汐冉捏着被角的手,更加的紧了几分,紧抿着唇瓣,不再说话。这个选择她做不出,如果可以让她的命去换两个人的,她会选择自己死。

    顾煜尘眼神一刻不离的望着她,“回答我!在你的心中,到底谁更加重要。”

    安汐冉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身子都不自觉的跟着颤抖了,满是伤痛的抬眼望向同样满身伤痕的他,“煜尘,何必这样逼问我,你知道我回答不出,你们任何一人死,我都受不了。”

    安汐冉的话音一落,顾煜尘便仰头哈哈大笑着,“我逼问你,到底是我逼你,还是你逼得我这样?安汐冉你可曾弄清楚过?你是我的妻子,却在我跟另外一个男人之前做不出选择?”

    顾煜尘一步步的紧逼,安汐冉一步步后退,她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悬崖边上了,再往后她真的就是她的万丈深渊了。

    “我是你的妻子,手指上的戒指、我肚子里的孩子,都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你!是我的丈夫!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安汐冉一字一顿的说着。

    可是这样的话并没有让顾煜尘觉得开心,“所以呢?没有了戒指,没有了孩子,没有了那一纸的结婚证明,我们两个就是什么关系都没有了路人?”

    安汐冉真的快要疯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要怎样说话了,她觉得只要自己一张口,顾煜尘就能会钻空子。

    “我觉得我们两个这样子聊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我说什么你都会歪解。”安汐冉忽然一脸无奈一脸疲惫的说着。

    顾煜尘像是又被重重的一击,看着这样的她,竟然一时之间一点的办法都没有,“我歪解?可是……安汐冉,你连一个欺骗都不愿意给我啊……当我问你,我和柳承易你会救谁。你宁愿沉默,宁愿说我逼问你,都不愿意回答。你骗骗我也好啊……”

    安汐冉望着满脸受伤的顾煜尘,心口也难受的紧,坐起身子,便抱住了顾煜尘,“煜尘,这个问题实在是太残忍了,我真的回答不出。”

    顾煜尘冷笑一声,安汐冉啊安汐冉,我都说道这个份上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说救我呢?哪怕只是骗骗我,哪怕只是哄哄我……

    顾煜尘一把将安汐冉推到,紧接着身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他帅气俊朗的面容离他很近,看得安汐冉的心口一顿,眸子不禁就红了,紧抿着唇瓣,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到底是我的问题太残忍了,还是你太残忍了?”说着,顾煜尘的手就覆上她的小腹,然后鼻子忽然一酸,手上的力道微微的一重,吓得安汐冉紧忙的要压在自己身上的顾煜尘,“你干什么!起来!”

    就安汐冉的力气哪里能将他推开,顾煜尘忽然松手,就一把紧紧的抓住安汐冉用力推攘着她的手,好像积压已久的情绪,终于要在此刻爆发一般。

    “我要干什么?没有了这个孩子,你不就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全心全意的对柳承易好了吗?你不是为了救柳承易,连自己的性命,连肚子里的孩子的性命,都可以不顾吗?你现在在害怕什么?如果我没有救你,安汐冉,你觉得孩子还会在吗?所以,这个孩子的命是我的,按照你的话来说,他是不是也欠我一条命?我想要他死,他就可以死?”

    安汐冉的不敢置信的睁大着眸子,看着眼前冷漠的顾煜尘,微红的眸子,不知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愤怒……

    或许两者都有。

    顾煜尘的话音刚落,安汐冉就挣开他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抬手就给了顾煜尘一个响亮的耳光,紧接着泪水也跟着滑落了下来,声音满是哭腔的朝着他吼道,“顾煜尘!你疯了吗?!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想要弄死他吗?”

    这个巴掌声很响亮,顾煜尘的脸上立马就多了五个手指印,安汐冉的话音刚落,唇瓣就被堵上。

    顾煜尘疯狂的亲吻着安汐冉的唇瓣,这都不可以说是亲吻,只能说是撕咬……

    安汐冉闪躲,挣扎,最后呜咽的哭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滑,嘴里一声声的“煜尘……”

    也让顾煜尘的心一点点的绝望……当两人口腔里充斥着恶心的血腥味的时候,顾煜尘的心中竟然有着报复的喜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痛,这种喜悦感很痛,他伤害安汐冉的没一毫,都以十倍百倍的疼痛还了回来!他这是在折磨自己啊……

    顾煜尘啃着她的脖子,锁骨,留下一个口口的牙齿印,安汐冉闭上眸子,声音微弱而又绝望,“顾煜尘,早知道这样,你当初真的就不该救我……不如让我死了……”

    顾煜尘听到安汐冉这样的话,动作猛然一顿,手紧紧的抓住床单,用力的呼吸着……

    他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安汐冉,一字一顿的说着,“死?你怎么能死呢?你得给我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安汐冉垂眸望向顾煜尘的眸子,“活在这个世界上,任你折磨?”

    又是致命的一击,顾煜尘的身子几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从安汐冉的身上爬起来,“现在跟我在一起,只剩下折磨了?”

    一句话,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顾煜尘微颤着手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心脏的血,都快要流干了。他冷眼看了看安汐冉,便转身走向浴室,将门一关,打开水龙头,顾煜尘便撑着洗手台,无声的痛哭起来……

    这是顾煜尘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哭。

    他真的很难受,他面对着这样的安汐冉,他真的无可奈何,可是他好爱,因为好爱,所以始终舍不得放手,因为好爱,所以在辛苦,他都想努力一下跟她在一起,就是因为好爱,所以才会在她一次次的选择柳承易的时候,然后选择一次次的原谅……

    可是这样的爱,也有耗尽的一天,也有精疲力尽的一天,也有该放手的一天。

    因为这样的爱,是有期限的,是需要延续和培养的……

    一旦得不到回应,一旦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它就会一点点的瓦解,破碎……最后这支离破碎的爱,便再也无法去原谅去包容去保护了。

    顾煜尘紧紧的捂住心脏的位置,他此刻只觉得很疼,他是不是应该听简深的话,也该去看看医生了。

    深深的吸一口气,整个人身子都跟着颤抖着,顾煜尘抬眼看向眼眸猩红,脸上挂满泪水的自己,嘲讽的一笑,紧接着就是嘭的一声,镜子四分五裂,上面还沾着血迹……

    顾煜尘一拳就打在了镜子上,手背上传来的疼痛感竟然让顾煜尘觉得有一阵快感,至少比心痛要舒服多了。

    安汐冉在顾煜尘进去之后,泪水也根本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知道,顾煜尘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

    但是她无可奈何,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在他与柳承易之间做个谁生谁死的选择。

    如果问她,柳承易和顾煜尘你会跟谁在意,安汐冉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答,顾煜尘。

    因为这个人是她的丈夫。

    只听到从浴室听到一声“嘭”接着就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安汐冉的身子猛的一惊,小声的唤而紧张的唤了一声,“煜尘……”就立即费劲的从床上爬起来,满脸紧张的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只是刚走了两步,浴室的门就忽然打开,顾煜尘一脸冷漠,脸色有些惨白的从里面走出来,一只手插在了裤子口袋里。

    安汐冉见到好像没有什么事的顾煜尘微微的一阵,视线转移到那只没有拿出来的手上,紧皱着眉头,抬眼看向他,“把手拿出来!”

    顾煜尘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安汐冉心中顿时一凉,她深吸一口气便走向顾煜尘,抓住他的手臂,试图让他将手给拿出来,只是刚一碰到手臂,顾煜尘便冷声道:“安汐冉,等你身体好些,把孩子打掉……”

    一句话,安汐冉的身子忽然顿住,瞪大着眸子,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一脸冷漠,心意已决的顾煜尘,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说……什么?”

    顾煜尘单手将安汐冉已决无力的手给推开,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始终看不出一点的情绪,“我们离婚吧,正好有一份离婚协议书,就不用再去麻烦了。。”

    “离婚?”安汐冉眼眶再一次的存上了泪水,声音满是哭腔的问道,“煜尘,你要跟我离婚了吗?”

    顾煜尘没有回答她的任何一个反问,而是继续说着,“其她一些离婚财产,我私下给你。你在顾家的东西,我会让小颖给你送到你家去。如果你不想会安家,到时候我会给你在你名下的别墅,就送到那里去也可以。”

    安汐冉的身子往后踉跄了两步,深深的呼吸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似的大颗大颗的往下砸,他们的爱情,到这里为止了,是吗?

    过了良久,安汐冉才声音清冷的在房内响起,“孩子,我不会流掉,你的离婚财产我也不需要,你直接把离婚协议交上去吧。”

    顾煜尘望着她,“这个由不得你。”说着就深深的看了一眼始终沉浸在悲伤里的安汐冉。

    心口猛烈的疼着……

    他转过身子,就往门口走去,手刚打开门,就听到安汐冉忽然开口道,“煜尘……”

    顾煜尘的身子一顿,就听到安汐冉说道,“我无法在救谁的上面选择谁,但是如果你问我的是,跟谁在一起。我的答案是你。只是……现在说这些好像已经晚了,是吗?”

    好像只要安汐冉朝他靠近一步,顾煜尘便的心便会动摇,他捏着门把的手忽而紧了紧,胸口有些沉闷,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顾煜尘拿起来一看,是前两天存的张熏怡的电话,眉头紧紧的一蹙,心脏的位置忽然像是被一个利器狠狠的刺穿般的疼痛。

    连忙接通,便听到张熏怡满是绝望无助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承易……死了……”

    顾煜尘身子猛烈的晃了两下,眸子不禁睁大,连忙转过头看向始终晃神的没有注意自己的安汐冉,他的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的便紧了紧,看到安汐冉缓缓抬起的头,顾煜尘连忙打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不能让安汐冉知道这件事……

    因为她的身体根本撑不住!

    安汐冉只抓到顾煜尘那一抹背影,紧接着就是那紧闭着的冰冷的大门,他……走了。

    他这次是真的放弃了……放弃了自己还有……他们两个的孩子……

    安汐冉双手捂住小腹,一低下头,眼泪就砸在了手背上,“宝宝,别怕,爸爸不要你了,妈妈要你。妈妈答应你,你一定会看到这个美好又残忍的世界。”

    ——

    顾煜尘的时候,只见张熏怡紧紧的抱着柳承易在走廊上,围了好些人,但是她都熟视无睹,医生护士推来了病床,一个个劝着让她将柳承易放到病床上,可是她就是不干,谁都不可以靠近和碰她。

    顾煜尘站在人群的外面,看着躺在张熏怡怀里,紧闭着双眸的跟自己近乎一样脸庞的柳承易,心口猛烈的疼着。

    这就是亲情,就是血缘,当柳承易死后,他竟然会如此的难过。

    他推开人群,当那些人看到顾煜尘的脸庞的时候都先是惊讶,之后就反应过来了,他们应该是双胞胎。

    顾煜尘蹲下身子,微颤着双手想要接过张熏怡怀里的柳承易,有一只手的手背还在冒着血出,鲜红的血滴落在地面上。

    张熏怡的身子往后微微的一退,抬眼看向顾煜尘的那张脸的时候,顿了好久。

    顾煜尘就在这个空闲将柳承易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那一瞬,张熏怡又一次失声的痛苦了起来。

    顾煜尘低头看向柳承易只见他的手忽然从心脏的那个位置滑落……

    眉头紧紧的一蹙,盯着他心脏的位置,望了一会,便将他大衣拉开,手伸向衣服里的一个内口袋。

    有东西……微微的一怔。

    拿出来一看,是两封信。

    张熏怡忽然顿住哭声,望着顾煜尘手中的两封信,只见两份信上分别写着,冉冉收,熏怡收。

    张熏怡看清那字之后,一把就抢过了顾煜尘手中的那信,微颤着手打开信封,看着里面她从大学开始就十分熟悉的字迹。

    顾煜尘望着此时安静下来的他,皱了皱眉头,将柳承易的身子放在了病床上,就见医护人员将白布一点点的盖上他英俊却毫无生气的面容。

    白布一盖上,就见张熏怡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掀开盖着柳承易脸上的白色床单,满是悲伤的难过哭喊道,“承易,你给我起来,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我不要找别的男人,我也不要将你火化,我只要你醒过来……”

    顾煜尘见她这个模样,心里一阵的难受,可是这里实在围着太多看热闹的人了,医护人员也很为难。

    顾煜尘一把将张熏怡扯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抱住,“柳承易死了!你要接受这个事实!!他醒不过来!再也醒不过来了!”医护人员趁此将柳承易的病床推走,张张熏怡挣扎着,痛哭着,最后将头埋在他的胸膛上,狠狠的痛哭着。

    可能是因为身前的这个男人,跟她爱的那个男人有着一样的面孔,跟她爱着的那个男人身上流着同一脉血液,所以她才会放下所有的戒备。

    最后,张熏怡哭晕在了顾煜尘的怀里。

    张熏怡紧紧握在手中的纸也掉落在了地上,顾煜尘抱起她捡起地上的纸,便往病房里走去。

    熏怡:

    首先对不起,我最后没能履行我对你的承诺,我没能陪你去你喜欢的国家,去你喜欢的地方。我知道这件事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我,因为你多么想着我能多活几年,但是,在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就只剩下对不起可以说了。

    这三年来谢谢你,谢谢你的照顾,谢谢你的爱。现在我希望你能把对我的爱封存起来,永远、永远都不要打开,只要记得你曾经爱过我这么一个人就够了,至于是如何爱的请都忘掉。

    因为你需要再去遇见一个宠你爱你身体健康能陪你共度余生的男人,你的身边该有那样一个男人的守护。

    其实我倒是有些庆幸,庆幸我能在此时死去,这样你就可以早点从我的身边摆脱了。我拖了你太久了,真的是太久太久了。

    我是时候该走了,你也是时候该放下了。

    我死后,将我的尸体火化了吧。如果你不嫌弃可以带着我的骨灰,陪着你漂洋过海去你喜欢的地方。

    熏怡,这次真的要说后会无期了,请早点忘记我。

    ————承易书

    顾煜尘看到看到这份信的内容的时候,只觉得胸口闷的很,他紧紧的握着手中另一封信,是柳承易给安汐冉的。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很想很想安汐冉。他好像将安汐冉紧紧的抱在怀里,感受她的柔软,她的体温。

    因为如果柳承易不是得了这个病的话,恐怕他们两个早就结婚了,恐怕自己根本就不会遇到安汐冉,也永远不会体验到爱一个人的感受。

    柳承易这一生该是遗憾的,因为他是如此热烈而深沉的爱着安汐冉。这份爱,是顾煜尘都为之感动和震撼的。

    他忽然想起就在不久前,他竟然跟安汐冉说要离婚,还要她打掉孩子,眉头不禁紧紧的一皱,心脏猛烈的颤抖着。

    他这是亲手将自己最爱的女人给赶走吗?

    脑海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不要,不要赶她走,她走了,你们便是永远的遗憾,你活着就会死去一样。”

    紧接着就想起安汐冉在听到自己要她打掉孩子,要跟她离婚的时候,她一脸的绝望,还有她说的,孩子她会生下来……

    顾煜尘忽然觉得自己混蛋极了,他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柳承易用生命守护到现在的女人,他正在将她无情的赶走。

    顾煜尘心脏猛得一疼,便拿出手机给简深打着电话,电话一接通,便急促的说道,“你给我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医院。柳承易死了。”

    简深正坐在医院的花园的一个木椅上,颓废的抽着一根根烟,听到顾煜尘电话的时候,微微的一愣,一根快要吸完的烟夹在手上都忘记丢了,从木椅上站起来,手上的烟便掉落在衣服上,连忙拍开,满是惊讶的说道,“什么!?死了?怎么就死了?他昨天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就死了?”

    “别问这么多,你现在在哪里?”顾煜尘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安汐冉了,但是柳承易这里此时又需要有人来处理,他根本走不开身子。

    简深连忙小跑了起来,“我就在医院,马上赶过来!”

    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刚跑了一步,就听到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谁……谁死了?”

    简深的步子猛然的顿住,连忙转过身子,就看到程采曼手中拿着给安汐冉买的吃的,一脸惊讶的问着,其实她大概猜到是谁了,但是始终有些不敢置信。

    简深望着她的眸子,紧抿了一下嘴唇,伸手就忽然将程采曼深深的抱在了怀里,很紧很紧,“采曼,我不想像柳承易这样满带遗憾的死去,所以,你不要那么快的喜欢上别的男人,等我一下,等我将你风光的娶进简家的大门!”

    程采曼心口一阵的悸动,紧紧的抓住手中的袋子,没有伸手抱住简深。

    “承易……承易他死了吗?”程采曼声音有些微颤的问着。

    简深拥住程采曼的力道更加的重了几分,从喉咙里有些难受的发出一个“嗯”字。

    程采曼深吸一口气,“那冉冉……冉冉知道这件事吗?”

    简深摇摇头,“估计不知道,我猜想煜尘应该不会让她现在知道这件事。安汐冉的身子会受不了的。”

    程采曼忽然将简深推开,便往医院内走去,简深微微的一愣,连忙上前拉住程采曼,“采曼……你要干什么?”

    只见她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红,“我没有要干什么,我只是想给冉冉送吃的上去。你放心,我不会现在告诉她这些的。”

    简深望着她的眸子,深深的吸一口气,沉沉的“嗯”了声。

    程采曼走到安汐冉的病房门口,做了一个深呼吸,她望向坐在床上,将整个脸蛋埋在臂弯和膝盖里的安汐冉,心口一阵的难受。

    做了好大的一个准备,嘴角上扬着笑容将房门推开,“咦,顾总呢?他不在吗?我还给他带了一份呢!”

    安汐冉听到程采曼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眼睛有些红肿,湿润,微微的一愣,连忙上前,坐到床边,“你这是怎么了?”

    身子忽然被安汐冉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正在涩涩的发抖,程采曼微微的一惊,难道她知道了柳承易……

    “采曼,抱抱我。”安汐冉的声音有些哭腔,听着满是难受。

    她的话音一落,程采曼就满是心疼的伸手紧紧抱住了瘦弱的安汐冉。

    “采曼,煜尘他要跟我离婚,还要我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安汐冉的声音里满是浓郁的悲伤。

    程采曼微微的一愣,有些疑惑的问道,“顾总亲口说的?”

    “嗯……他亲口说的。他最后终于还是要跟我离婚了。”安汐冉的声音里忽而就满是哭腔,“我留过他了……在我以为他不会走的时候,他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不过不怪他,这都怪我自己。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我对承易的在乎。煜尘,能忍我到现在,已经说明他很爱我了,这次也是我触碰到了他的极限了……”

    程采曼安静的听着,她不知道在她出去的这个期间,他们到底经历的什么,但是看到安汐冉脖颈上的咬痕便知道,肯定很不愉快。

    安汐冉的声音顿了顿,又接着响起,“我跟他的爱情和婚姻可以就真的只能到这里了,孩子,我一定会保下来,还有采曼,我准备离开凉城了。承易有张熏怡照顾,应该不会再有事了……”

    说道柳承易,程采曼的身子忽然一颤,胸口有些发闷,抱着安汐冉的手臂更加的紧了几分,声音有些微颤,“没事,不喜欢这里就离开,我跟你一起离开,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两个一起生活,你当孩子的妈妈,我当孩子的爸爸。”

    话音刚落,门就忽然被打开,只见顾煜尘沉着一张脸,大迈步的就朝着安汐冉走去,程采曼微微的一愣,将安汐冉松开,从床上站起身子,“顾煜尘,你要干什么!”

    顾煜尘一把将程采曼推开,然后弯下身子,紧紧的将安汐冉抱在了怀里,“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冉冉,我们不离婚,孩子也不打掉!你别走、别离开!”

    安汐冉被顾煜尘紧紧的抱着,微微的一愣,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仅仅几十分钟的时间,他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了。

    “煜尘……你到底……怎么了……”安汐冉的眉头微微的一蹙疑惑的问着。

    程采曼站在一旁,只觉得胸口闷的慌,转过身,就往门外走去。

    顾煜尘微微的将安汐冉松开,手轻轻抚着刚才被自己咬破的唇瓣,一阵的心疼,“冉冉,对不起。从现在开始,对于之前我们谁都不要提,我只想和你好好的一起过日子然后等宝宝出世。”

    说着就深深的吻上了安汐冉的唇瓣。

    很轻柔很轻柔,好像安汐冉就是一张纸,生怕一不小心就将她弄碎了似得。

    安汐冉开始还有些抵抗,觉得一切都太突然了,推攘了他几次,没有推开,便抱住他,热烈的回应着。

    没一会两人的呼吸便有些粗重,顾煜尘将安汐冉松开,将她的头发捋到耳后,温柔而又深情的望着安汐冉的眸子,“冉冉,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让程总监先陪陪你,好吗?”

    安汐冉因为刚才的热吻,脸庞和唇瓣终于有了些血色,她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疑惑,紧皱着眉头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顾煜尘一愣,眼神几不可察的闪躲着,安汐冉一眼便看出来了,“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顾煜尘眉头微微的一皱,捂住她的脑袋,将火热的唇瓣印在了她的额头上,脑海中不禁回忆起柳承易那死去时的模样,还有那封写个安汐冉的信。

    他眼神认真而坚毅的与安汐冉对视着,声音不禁有些沉闷,“冉冉,你相信我吗?”

    安汐冉心中忽然满是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这样的不安从该何处而来,望着顾煜尘眼中认真,安汐冉最终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既然你相信我,那么冉冉,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问我,但凡我能告诉你的,都不会选择隐瞒。”说着两人的眉头都不禁一皱,顾煜尘无声的叹了口气,有将安汐冉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冉冉,你只要知道,我爱你,这就够了,我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你好。”

    安汐冉没有说话,没有回应,顾煜尘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安。

    她想要说什么,却忽然不想打破此时的美好。所以最后她只是浅浅的“嗯”了声。

    得到了安汐冉的一声肯定的“恩”,顾煜尘将安汐冉松开,正预备说话,忽然想起浴室里那被他一锤捶烂的玻璃,和他放在口袋里不肯拿出来的手。

    低下头,一下没注意,便抓起了顾煜尘手上的手,只听到他倒吸一口冷气,安汐冉便惊吓一般将手松开。

    只见顾煜尘的手背上被刮开了好几个口子,因为伤口没有处理,血只是干在那里,还没有结成血痂。

    安汐冉心疼的轻轻的捧起他的手,紧皱着眉头,“先去找医生处理一下伤口,再去忙。”

    说着就扭过身子,按响护士铃。

    顾煜尘犹豫了一下,看到安汐冉这么紧张的表情,他便不在说什么了,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安汐冉此刻紧张自己的模样了。

    顾煜尘将伤口包扎好了,吻了吻安汐冉的额头,看到床头柜上的餐盒,忽然响起她还没吃东西的,眉头轻轻一蹙,拿过饭盒,“先把饭吃了,等会凉了。”

    ————

    顾煜尘从安汐冉的并非那个出来,就赶到了柳承易那边,基本的手续已经处理好了,张熏怡也已经醒过来了。

    “冉冉的身体现在不还不宜知道柳承易死了的消息,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顾煜尘看着有些安静的过分不再状态的张熏怡。

    只见她忽而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安汐冉的。等将承易的后事处理好,我便会离开,一个人都不联系。”

    顾煜尘紧抿了下唇瓣,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道,“恩,除了不告诉冉冉之外,我还想你能骗一下她,告诉她,你跟柳承易到国外治疗去了。”

    张熏怡缓缓抬起眸子看着眼前的这个跟柳承易几乎长得一样的男人,心口忽然一紧,然后将眸子移开,苦笑一声,“我知道了。真是羡慕安汐冉,能被你跟承易这样的人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