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最后的深爱 > 第136章 我是他的救命恩人
    听到背后突兀的声音,顾然打开盒子的手一顿,旋即一个反手又将盒子推进石洞中,回头道,“没什么,我刚才好像看见一排蚂蚁搬家,就停下来看看。”

    刘朵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我也是听人说的,这假山存在的年代很久远了,所以上面难免有一些昆虫之类的。”

    刘朵说罢,微微晃了一下,毕竟这假山不是真山,两个人还是有些难控制的。

    顾然佯装惊讶的点了点头,“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大规模的假山呢。”

    “那可不,听说这整个海城恐怕也就只有苏家的后院里才有这样的假山群,这都是先生为从前的太太亲手打造的呢。”

    刘朵一边说着,眼底是满满的羡慕,心下不由得冷笑。

    当年是不是真爱,她不知道。但是现在,那个让她尊敬不已的爸爸,早就变了。

    刘朵又没站稳,晃了一下,顿时吓得脸色发白,“顾小姐,我们先下去吧。”

    顾然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石洞的方向,见那盒子隐藏的还算好,便点了点头,“好,你带路。”

    刘朵闻言,胖乎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顾小姐,您跑得可真快,我刚才一眨眼您就不见了,倒像是对这里很熟悉的似得。”

    顾然微微一愣,笑道,“不过是好奇,我像你一样,对这假山早有耳闻。”

    刘朵见顾然如此的平易近人,不禁也亲近起来。毕竟眼前这位,虽然她以前没见过,但是名头却是听过的,堂堂海城传承集团的少夫人。

    最重要的是,她一点都不像家里的大小姐,老是对她们颐指气使的。

    “那您听到的是我的一样吗?”刘朵忽闪着眼睛吗,好奇的看着顾然,仿佛在鉴定他们那些有钱人的圈子是否和他们一样的八卦。

    顾然被她的表情逗得有些好笑,但还是认真的说道,“我听说的倒和你听说的不同,据说当您建造这个假山,是因为苏家的大小姐,喜欢爬山。”

    顾然是故意这么说的,不过就是为了转移刘朵的注意力。

    本以为自己随口这么一说,谁知道刘朵却当真了,她忙辩解,“那您肯定是听错了,先不说是因为什么建造的。但是我们大小姐一点也不喜欢爬山,而且很讨厌这假山。那天我还听说,她叫人把这假山弄掉呢!”

    “什么?”顾然心下一凛,这老宅是妈妈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就算这假山将来真的不要,也不是由别人来破坏的。

    刘朵被她认真的样子吓了一跳,“顾小姐,您怎么了?”

    顾然自知失言,缓了缓心神道,“没事,就是觉得太可惜了。”

    “也是,我们也都觉得可惜,但是大小姐……”

    “小朵,都带着顾小姐看完了?”不等刘朵说完话,身后便传来一个稍稍有些凌厉的声音,和刘朵的单纯好说话不同,这声音一听就是个难缠的。

    刘朵浑身一震,忙缩了缩脖子道,“徐姐……”

    被叫做徐姐的人一脸的倨傲,一上来便是一副从鼻孔里看人的表情,“顾小姐如果已经看好了,大小姐说可以在客厅稍事休息。”

    果然是苏半夏的人,表情都是一样的。

    顾然也不想跟她有什么争执,但按下心底的吐槽的,淡淡道,“那就回去吧。”

    ……

    客厅里,顾然刚进去便捕捉到正靠在沙发上坐着的苏国锋。

    他只穿了灰色的衬衫,上半身都尽数靠在沙发的靠背上。身边的沙发上随意的放着他的外套。

    这样的场景,让顾然不由得想起小时候,那时候每次苏国锋工作回来,都是这样的疲惫。

    而每当这个时候,妈妈都会端上一杯亲自熬好的药茶,递给他,一边帮他按摩头部,一边埋怨着他要注意身体。

    那样温馨和谐的画面,现在想来竟然像是一场梦。

    “茶来了。”一道温柔的声线将顾然从思绪中拉回现实。顾然下意识的往后一靠,躲在一个枣红色得柱子后面。

    从客厅后面的门里,芳姐端着茶盘走了出来。

    “你尝尝这茶,喝着怎么样?”将茶盘放在茶几上,芳姐端出了里面的一杯茶。

    闻言,苏国锋缓缓睁开眼睛,含笑看着她,“你的手艺,我一直很放心。”

    茶水的气息在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顾然凭借着对中药的了解,闻出了这边是当年妈妈亲手为爸爸煮的那一味。

    冷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苏国锋笑容灿烂的接过那碗茶,一饮而尽,“好喝。”

    芳姐笑着嗔怪了一句,“药哪里有什么好喝不好喝的?”说罢,她自然而然的上前帮苏国锋按起了太阳穴。

    顾然心下微冷,想起妈妈,总觉得无限的悲哀。

    为妈妈那糊里糊涂的一身,也为她无尽的付出而悲哀。

    耳边传来苏国锋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甜言蜜语,“有你在,我这辈子算是值得了。”

    顾然不由得冷笑一声,从柱子后面闪身出来。

    “苏先生,有幸得到您的邀请,感谢。”

    苏国锋显然没发现这房间里还有别人,顿时愣了一下。而芳姐也吓得快速的缩回了手,两人就那样怔在顾然的对面不远处,活像是一对被惊醒的鸳鸯。

    “你怎么在这里?”苏国锋的脸色也不太好,但终究还是压抑了一点怒火。

    “是大小姐叫人带我来客厅休息的。”顾然直接将苏半夏招了出来,反正她说的是事实,也没撒谎。

    苏国锋闻言顿了一下,看得出来他心里还有有些恼火的,但终究没说什么。

    芳姐见状作势要走,顾然忙叫住她,“这位是上次在咖啡厅见到的那位女士吧?两位的感情真好。”

    看得出来,刚才顾然的突然出现,是把她们两个吓到了。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些地下活动的意思。

    顾然索性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大声的说出来,也算是帮妈妈出了一口气。

    原本,妈妈去世多年。她对苏国锋也早就不报期待了,他就算结婚,另爱,都跟她没关系。

    但是偏偏是芳姐,这让顾然十分的气恼。

    芳姐可是当年妈妈亲手救回来的,对她是那么信任。尤其是刚才他们俩之间的互动,和当年的妈妈如出一辙。

    听见顾然的声音从屋外看过来的佣人,都齐齐的看向芳姐,议论纷纷。

    芳姐被指点的脸色一白,往后退了一步。

    苏国锋见状顿时冷了脸,只是他还在努力的隐忍。

    门外,突然传来苏半夏的声音,她厉声呵斥道,“都在这看什么?不需要工作了吗?”

    闻言,佣人都怏怏的走开了。

    旋即,苏半夏走进客厅,环视了一圈三人。

    “发生了什么事?”

    苏国锋蹙了蹙眉,“家里请客人,怎么也不事先跟我说一下,这要是在客人面前失礼,多不好?”

    苏半夏闻言咬了咬唇,“爸爸,您不是知道吗?上次您跟我提过,要请顾小姐来家里坐坐的。”

    苏国锋顿时语塞,他是说过,但是不能这样就请回来啊。

    不过转念一想,这顾然又不认识芳姐,所以影响还不算大。便缓了缓语气道,“行了,你好好招待吧,我先上去休息一下。”

    苏半夏顿时恭恭敬敬的点头,“那等下开席的时候,我叫人去请您。”

    这一次,苏国锋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然转头看了一眼苏半夏,“苏小姐想让我知道什么?”

    苏半夏一愣,旋即点了点头,“挺聪明,我以为你不会明白。”

    顾然顿时笑了,“这样刻意的安排。如果我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话,那岂不是白费了你的心思。”

    苏半夏挑了挑眉,既然如此,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说罢,她低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伸到顾然面前,“自己看。”

    顾然心下微冷,打开手机视频。

    刚出现一个声音,她便心尖一沉。快速的看了一眼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苏半夏得意的扬眉,“放心,没有人。”

    录音里面是她昨天在外婆家的对话,她自己亲口承认了自己就是苏半夏的事实。没想到竟然被这个苏半夏给拍到了。

    “你跟踪我?”顾然心下微凉,如果是这样的话,她竟然一点也没有察觉。

    “你把我想的太聪明了,并没有。”苏半夏倒是很诚实,“不过就是误打误撞我的人录到了录音,交给了我而已。”

    “你想怎么样?”顾然沉声道。

    苏半夏顿时轻笑一声,“我就说,和聪明的人聊天就是好,不需要多费唇舌。”顿了一下,她道,“很简单,离开贺荆南。”

    这一次,换做顾然笑了,“你以为就你有证据么?”说罢,她上前一步扯开了苏半夏胸前的领子,“顾然,我说对么?”

    苏半夏比顾然还镇定,“那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胸口有痣的人多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不是苏半夏呢?”

    顾然现在确实没有证据,但是只要她说服了顾天佑,自然可以之让他去和她做DNA,届时一定水落石出。

    见她不语,苏半夏仿佛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道,“别想做什么DNA,你别太天真了。顾天佑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吧?现在他托你的福,和顾家保持着那么好的合作关系,他肯定不会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愧是顾天佑的女儿,她说的很对。

    “但是,如果真的如你所言,顾天佑不会让我和贺荆南分开,那么你叫我离开贺荆南这个说法,可以成立吗?”

    “当然可以!”苏半夏信心满满,“只要你答应了,那么顾天佑那边我会去搞定。”

    “如果我不肯呢?”顾然问道。

    “那就把这个视频直接转发给他,那么到时候你会形象尽毁,会更加狼狈的离开。”

    苏半夏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反而十分的不真实,苏半夏会有这么好心?

    顾然淡笑一声,“那就麻烦苏小姐了。”

    苏半夏一愣,旋即意识到顾然这是不肯配合,叫她去爆料的节奏。

    “顾然,你!”苏半夏顿时恼了,“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见苏半夏一阵着急,倒让顾然更加疑惑了。

    按理说,苏半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且拿到了证据之后,第一时间应该威胁她自己出来自首,然后两人换回各自的身份,她就可以和‘心爱’的贺荆南在一起了。

    可是现在看她的反应,根本不想和自己换身份啊。

    正想着,门外之前出现过的徐姐又过来道,“大小姐,客人到了。”

    又有客人?顾然愣了一下。苏半夏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你先将客人的车子放进来,我马上去迎接。”说罢,她一转身仔细的照了镜子,然后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一系列动作,顾然突然心下微沉。

    能让苏半夏这么精心对待的客人,除了贺荆南,还会有谁呢?

    这种想法一生出来,就像是一根淬了毒的藤蔓,渐渐地在顾然的四肢百骸蔓延着,直将她缠绕的无法动弹。

    ……

    苏半夏装扮一新的走到车库那边,亲自上前迎接。

    车门打开,贺存希率先走出来。

    这让满心欢喜想见到贺荆南的苏半夏愣了一下,旋即便有些失望。

    贺存希轻笑一声,小声道,“说好了帮你完成心愿的,我从不食言。”说罢,司机拉开另外一边的车门,贺荆南从容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贺总,贺董,两位光临蓬荜生辉。”

    贺荆南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看向贺存希,“贺董说的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

    贺存希点了点头,“当然,本草集团是我们公司今年新增的一个最有实力的原料供货商,作为高层的你我,难道不应该对供应商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么?”

    “既然你觉得需要了解,那就开始吧。”贺荆南抬眼看了看手腕上的白色腕表,“两个小时后,我就要离开。”

    苏半夏顿时有些泄气,但一想到顾然还在大厅那边等着,她便又燃起了斗志。

    “我都准备好了,请两位现在就过去吧。”

    ……

    客厅里,一行人缓缓走了进来。

    顾然已经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今天事情重大,她看着这客厅里细节方面还保留着原来的装饰。

    总让她不经意间,还能捕捉到从前。

    这么一看下来,顾然觉得心情缓和了很多。

    等到听见脚步声越走越近,顾然抬起头。

    贺存希一看见她便惊讶道,“嫂子,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顾然本以为只会看见贺荆南,没想到贺存希也来了。她快速的扫了一眼贺荆南,便说道,“是苏先生邀请我来做客的,之前又一次喝咖啡遇到,帮了他一个小忙。”

    “原来是这样。”贺存希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缘分。”

    顾然不置可否,再看贺荆南显然他也并不这么认为,只和平常一样冷着一张脸站在后面。

    “回去!”突然,他冷声道。“谁叫你出来的!”

    他语气冷漠,一点也没给顾然面子。

    顾然心下微恼,“做客完毕,我自然会回去。”

    “是啊,我们都在这里,嫂子一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贺存希打着圆场道。

    闻言,苏半夏目光微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须臾,她说道,“时间不早了,厨房准备好了午餐,不如我们先吃了饭,再去看文件吧、”

    贺荆南几不可闻的蹙了蹙眉,瞥向顾然。

    顾然一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心下却在盘算着苏半夏刚才说的文件,难道今天贺荆南和贺存希过来是看文件的?只是巧合吗?

    客随主便,没有太多的议论之后,便由着苏半夏叫上菜了。

    吃饭的时候,苏半夏叫人上去请了苏国锋,但是他刚才可能气坏了,就没有下来。

    饭毕之后,苏半夏又准备了茶水,在后院的凉亭里饮用,而他们的文件也将在这里开始查看。

    后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安排好了‘会场。’

    凉亭内撑好了用来投影的白幕布,其余东西也都一应俱全。

    顾然跟在身后看着他们一幕一幕的放着关于邕城种植基地的图片,以及今年的各项数据。

    数据看起来,中药基地现在的规模,比她小时候的时候,已经大多了。

    在凉亭的身后不远处,就是那片人造假山。

    邕城中药种植基地越是红火,顾然越是想到一心创办中药基地的妈妈。一想到这些,顾然的心思越是全部留在了石洞里的文件上。

    许子骞当初说的那么郑重,所以那到底是一份怎么样的文件呢?

    “顾小姐,顾小姐?”耳边突然传来苏半夏的声音,“顾小姐你在想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苏半夏一脸的嘚瑟,大概是终于看见顾然在人前出丑了吧?更是因为是在贺荆南的面前。

    贺荆南是一个完美主义者,顾然如此不完美,他还能心无旁骛吗?

    “哦,没事。”顾然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将文件那件事往下压了一点。

    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微妙,贺存希顺势起身道,“说了这么半天了,我也有些困了。不如我们来个提神小游戏。”

    贺存希一提出来,只得到苏半夏一个人的捧场,其余两人一个冷着脸,一个发着呆。

    贺存希也不着急,顺势说下去道,“看见那边的假山了吗?我们叫人在山上放上一个彩头,谁先上去便获得彩头。然后另外一个人要满足那个人的愿望。”

    这个游戏,说实话真的很烂。

    不过听说假山上,顾然顿时来了精神,她正愁着找不到机会上去呢。便忙甩了甩头,将自己刚才的评价收回。

    “我参加!”

    下一秒,苏半夏跟着举手,“算我一个。”

    贺存希顿时笑了,“嫂子,苏经理,多谢两位的捧场。”说罢,他便脱下了袖口的琥珀袖扣,“这个当做彩头。”

    贺荆南轻笑一声,“男人的东西,她们两个女人要做什么?”

    顾然一点也不在意彩头是什么,苏半夏更是如此。顾然的目标在盒子上,苏半夏的目标则是在顾然身上。

    于是,两人异口同声,“无所谓。”

    惹得贺荆南脸瞬间黑的如同锅底一样黑,只是这一点,顾然没看见。反倒是苏半夏看的真切,心里不由得漾起阵阵涟漪。

    论起熟悉,当然是顾然最熟悉了。

    这座假山,她从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在这里跑来跑去。后来大一点就和许子骞在这里面捉迷藏,他们将这里当做寻找宝藏的地方,所以才会在假山上有盒子,

    那盒子是找专人订做,用的是防腐木和防水材料,这么久了依旧光洁如新。

    不出一分钟,顾然已经消失在假山丛中。

    苏半夏不甘示弱,跟了上去。两人一前一后互不相让。

    可就在往上爬山的时候,苏半夏才发现自己今天没做好准备。她穿的是一条修身包臀裙,五厘米的高跟鞋,根本迈不开步子。

    反而是穿着小脚铅笔裤的顾然,健步如飞。

    眼瞅着,她就上去了。

    苏半夏索性一把撕开包臀裙的边角,脱掉高跟鞋,开始往上爬!

    顾然爬上去之后,趁着苏半夏还没上来,便快速的将那盒子抽出来,然后将里面的文件折好塞进口袋里。

    做好一切之后,她将盒子放回去,然后便看了贺存希放的那枚袖扣一眼。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枚袖扣是顾薇买来送给贺存希的。那个时候,顾薇还特意问了她的意见。

    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顾然并不准备拿。

    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将那袖扣踢下去,苏半夏手脚并用的上来了。

    狭小的山头,因为两人的介入而变的尤为逼仄。

    两人都晃了一下,才站稳脚步。

    苏半夏看了一眼那袖扣,率先一步拿过来放在手里。“我赢了,你现在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

    顾然有些无语,还有人可以这样耍赖的。但是苏半夏并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她继续道,“我说过的,你自动离开贺荆南。”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不会同意你的要求。”

    “不行!”苏半夏显然急了,上来就要拽顾然。

    顾然身形一晃,顿时叫道,“别发神经,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证据,你想怎么做都可以,只要别来骚扰我。”

    “你别以为你说这种话,就能骗我去做傻事,你以为你赖着他不肯放就可以了吗?怎么说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顾然一愣,“你是救命恩人?”

    只是话未落音,苏半夏便大叫一声,整个人径直倒了下去。

    顾然看了一眼,只觉得心下一紧,山下乱石肆虐,沟壑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