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山海无限镜花缘 > 第四百七十章 风伯邑与吴刚
    唐敖哪会将这点不快放在心里,随口胡诌几句常红珠在玄洲的近况,最后询问百花众仙子都有那些人来到祖洲仙境聆听元始天王讲道。

    从易紫菱口中得知百花仙子和牡丹仙子都没来,他隐晦提及的镜灵也没有得到易紫菱的正面回应,只是知道来到祖洲仙境的百花众仙子包括易紫菱等人在内只有十个。

    他很想见见另外六人,看看是不是有过交集的百花众仙子,但冒然开口不免唐突。

    就在唐敖不知道怎么说的时候,易紫菱开口道:“蔷薇花仙子离开蓬莱仙山已经很长时间了,我的另外几位姐妹亦是十分想念,今次来到祖洲仙境恰好带着几坛百花仙露,唐仙人若是不嫌弃,不妨去我等暂居的仙居做客,也给我那几位姐妹讲讲蔷薇花仙子的近况,唐仙人不为难吧?”

    唐敖求之不得,一口应允下来,随着易紫菱等人前往。

    一路上旁敲侧击百花众仙子的情况,看着易紫菱的侧脸神情不禁有些恍惚。

    在这段时空里易紫菱乃是百花众仙子,而在无数岁月之后,易紫菱被凤凰神兽救走,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钱玉英扯了扯董花钿的衣袖,传音道:“这个唐敖好不知羞,竟然和紫菱姐姐挨的那么近,会不会心生不轨?紫菱姐姐不会着恼吧!”

    柳瑞春嬉笑一声:“那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紫菱姐姐进阶飞仙指日可待,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仙人可以觊觎,而且还是太玄仙宫的仙人,听说太玄仙宫的仙人大多会修炼阴阳太玄经,擅长汲取女仙仙灵之气,在仙境的名声十分不好,我们得离太玄仙宫的仙人远一点,免得被他们纠缠,那可是不小的麻烦。”

    仙人之间的传音秘法都是仙术,奈何唐敖此时的实力境界远远高出百花众仙子,把钱玉英等人的窃窃私语听的明明白白,心下不禁汗颜。

    他没想到太玄仙宫的仙人名声如此差劲,希望不会被当成登徒子。

    行不多时,唐敖和易紫菱等人来到暂居的仙居。

    当他看到矗立在门口的那个娇小的倩影,激动之下脱口而出道:“红樱?”

    那俏生生的模样,正是唐敖朝思暮想的魏红樱。

    易紫菱诧异的看着唐敖:“唐仙人以前见过紫樱妹妹吗?那是秋海棠花仙子魏紫樱,却不是唐仙人口中的红樱呢!”

    唐敖收摄心神,歉然道:“是本仙认错了,本仙以前有一位至交好友,倒是和秋海棠花仙子样貌十分相近,一时眼花倒是让凤仙花仙子见笑。”

    易紫菱嗯了一声,但眼中神色已然有了戒备。

    她自然知道太玄仙宫的仙人是什么脾气秉性,只当唐敖觊觎魏紫樱的美貌。

    心中不喜的同时想着快些把唐敖打发了,免得唐敖过于纠缠。

    此时的魏红樱哪知道唐敖是何许人也,见易紫菱陪着唐敖来访,小脸带着笑容迎上来,声音绵糯道:“紫菱姐姐,这是哪位仙人啊?”

    易紫菱把唐敖的身份一说,魏红樱惊啊一声道:“太玄仙宫的仙人?那些仙人都是登徒浪子,万万不可亲近,小心被打蛇随棍上纠缠不休,那个谁,唐仙人是吧?你快点离开,可别污染了百花众仙子的仙灵之气。”

    唐敖脸色微黑,虽然知道魏红樱的话痨肯定和此时差不多,但这样心直口快真的好吗?

    就凭这张嘴,恐怕在仙境也没少得罪人。

    他突然又想起一件诡异的事情,魏红樱此时应该和六大部落没有关系,但后来为何会传承了人皇血脉?

    难道就是因为重玄部首谋夺三阳戮仙刀,才使魏红樱和六大部落有了交集?

    还是因为他的到来改变了这段已经发生的历史?

    唐敖想到这悚然而惊,如果是因为他的凭空出现使魏红樱和六大部落有了联系。

    岂不是说这段已经发生的历史也是可以改变的,改变了当下会不会影响到未来?

    易紫菱等人看到唐敖神色有异,更是认为唐敖原形毕露,但已经开口相邀再把人赶走,难免会污了百花众仙子的清誉。

    易紫菱当即让魏红樱取来一坛百花仙露,想着让唐敖尝过仙露的味道再把唐敖送走,这样也没人能挑出毛病。

    当易紫菱把余下的几位花仙子找来的时候,唐敖略感失落的同时又有些欣喜。

    因为这几位花仙子皆是他后来熟悉的人,分别是钟绣田,谭惠芳,蒋秋辉,孟瑶芝,井尧春,崔小莺。

    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一张张脸庞,唐敖心怀激荡,可惜无法将这种情绪过于流露,更不能讲出这些花仙子将来的遭遇。

    特别是钟绣田,二人之间的牵扯剪不断理还乱,最是纷扰不过。

    唐敖的状态让易紫菱等人略感厌恶,以为唐敖被百花众仙子的美色所迷,顿时把唐敖看轻了几分,对太玄仙宫的印象愈发不好。

    易紫菱给唐敖倒了一杯百花仙露,催促唐敖快些讲讲常红珠的近况,只待唐敖讲完之后便委婉的送客。

    唐敖后知后觉,看到易紫菱等人的神情也琢磨出几分味道来,只能苦笑被太玄仙宫龌龊的名头所累。

    但他想更多的了解此时百花众仙子的情况,因此讲的时候能慢则慢,而且添油加醋的编排了一些常红珠的事情。

    同时偶尔询问几句,重点则是百花仙子和镜灵。

    这更让易紫菱等人误会,以为唐敖觊觎百花仙子,一杯百花仙露刚喝完,易紫菱便想客气的把唐敖请出去。

    免得再从唐敖口中听到过分的询问,那时候岂不是让双方难堪。

    就在易紫菱准备端杯送客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看到出现的两个身影,易紫菱的脸色顿时变的无比难看。

    其他花仙子亦是面色不愉,钱玉英和魏红樱更是冷哼连连。

    唐敖回首望去,只见来的是两个男性神仙,前面那位仪表堂堂,一身宝衣无比绚烂,身上的宝衣和发丝无风自动,看起来气势不凡。

    另一位则是莽苍大汉,一身盔甲散发着耀眼的光泽,背着一柄短斧仙宝,举手投足不怒而威。

    唐敖正疑惑这两个神仙是什么人的时候,魏红樱小嘴嘚嘚道:“风伯邑,吴刚,你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别以为你们俩一个是灵仙一个是灵人就自以为是,再来纠缠小心本仙子去三天真皇那里告状。”

    听着魏红樱的话,唐敖眼中泛起一抹精光。

    他没想到会在此地此时见到风伯邑,据易紫菱后来诉说,风伯邑这个家伙一肚子坏水,最擅长挑拨离间。

    百花仙劫倒是有一大半的因由应在此人身上。

    至于吴刚,唐敖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其和常羲仙子过从甚密,是常羲的心腹之一。

    后来好像因为击杀了三天真皇的一个皇孙而被三天真皇责罚,贬斥到月宫砍伐永远不会被砍倒的月桂神树。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意思,三天真皇之孙伯陵和吴刚之妻私通,吴刚知道之后恼怒非常打杀了伯陵,这才导致吴刚受罚。

    后来吴刚之妻心生愧疚,便把自己的三个儿子送到月宫陪伴永远砍捕到月桂树的吴刚,而那三个儿子也变成了蟾蜍,玉兔和蛇。

    唐敖想着这些后来发生的事情,风伯邑面带微笑道:“秋海棠仙子的嘴还是如此凌厉,真是不饶人呢!有道是远来是客,我等又都在祖洲仙境做客,还望秋海棠仙子饶过则个。”

    易紫菱不想太得罪风伯邑和吴刚,毕竟这两位的身份地位都高过百花众仙子,闹僵了对百花众仙子亦是不利。

    只好虚以逶迤道:“刚好开了一坛百花仙露宴请太玄仙宫的唐仙人,还剩下许多,两位倒是口福不浅呢!”

    魏红樱毛茸茸的长睫毛呼扇呼扇,看看唐敖又看看风伯邑和吴刚,眼中顿时泛起光彩。

    风伯邑和吴刚很是让百花众仙子讨厌,而太玄仙宫也不是什么好货色,若是让双方起了冲突岂不美哉!

    魏红樱无论前世今生皆不是省油灯,有了这个想法立即付诸实施。

    她知道风伯邑对百花仙子姐姐觊觎许久,这便是引发冲突的导火索,保证一试一个准。

    “唐仙人,这是百花仙子姐姐亲手绣的荷包,你送来了蔷薇花仙子的消息,我也没有什么可回报的,就把这个荷包转送给你吧!你一定要小心珍藏,因为这荷包上还有百花仙子姐姐的一丝魂血呢!”

    唐敖看到魏红樱手中的荷包,只见荷包上绣着瑰丽的百花图案,每一朵花都栩栩如生。

    这分明不是普通的荷包而是一件仙宝。

    熟知魏红樱秉性的唐敖马上猜到了她在打什么主意,这是要挑起他和风伯邑的争斗啊!

    不过魏红樱此举正合他意,他还真想收拾收拾风伯邑,哪怕这是过去的时空,也能替百花众仙子出口气不是。

    唐敖极其配合的接过百花荷包,做出痴迷姿态手指在荷包上抚摸。

    好像在抚摸着百花仙子的肌肤,完全把登徒浪子的做派演的活灵活现。